修仙帝国

第21章 帝师

第320章推衍仙传

楚煌淡淡扫了雷小舟一眼,也不分辩。

雷小舟吃他一看,不由心里一突。只觉楚煌眼神冷漠异常,没有一丝情绪,好像在他眼中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死物。

惊恼才息,怒意又生,雷小舟大喝道:“姓楚的,你使尽心机接近我们到底是何居心,若不坦白交待,我立即让你血溅五步。”

“住口。”鹿静嫌恶的一紧娥眉,鹿酥劝降之举虽然有失轻率,甚难建功,但还算明智。雷小舟如此搅局,却显得浮躁浅薄,不识大体。鹿静轻掠发丝,借以平整有些紊乱的思绪。

“楚相公,你若有办法救我王后脱此困厄,别说区区一个将军,就是亲王,我看也做得。”

楚煌闻言抬头,正好看到她如玉的面庞上隐现的潮红,乌发玉颜,齿白唇红,真如画中人一般。

楚煌顿觉呼吸一窒,不由说了一句:“亲王做来又有何趣味,若是鹿小姐的夫君,真神仙不易也。”

鹿静听的一呆,见楚煌温醇如玉,笑意如风,心头一跳,不由得螓首微垂,也不知是喜是恼。

鹿酥小口微张,呆了一呆,嘟嘴道:“你想做我小姑父呀。”

雷小舟见鹿静并未勃然大怒,只得忍住心头火气,狠声道:“痴人说梦。”

众人下得马车,发现已进了一座坞堡之中。坞堡内房屋鳞次栉比,高楼相望。大体按东南西北四方分布,灰砖红瓦,恢宏大气。

石越引着一行人介绍道:“南楼便是晁天王居处‘摘星楼’,东楼乃李大哥居所,西楼是五德星君的住处,至于北楼住得则是天罡三十六兄弟。小弟居处便是北楼第三座院子,几位大哥若有差遣,只管前来寻我。”

“使得,使得。”财生主腆着肚皮笑道。

鹿静将石越的话暗记在心,向西楼望了望,只见高楼林立甚是静默,也不知有无人在。

财生主笑道:“石越兄弟,我们兄妹久闻奢乐岛九曜星君,天罡兄弟都是艺业非凡之辈。李晋大哥也很是称赞,不知此番前来几位星君都在岛上否?我等可有缘拜识?”

石越引着众人向晁天王的摘星楼行去,一路上随意指点些园林建筑,竟然颇为风雅,听财生主问起,朗笑道:“岛上星君除计都、罗侯两位飘忽不定之外,其他几位各有职司,轻易不会涉行太远。”

一行人边走边谈,看看来到一处偏殿,远远传来斥喝之声,似乎有人正在比斗。

财生主疑道:“莫非有不善之辈闯上岛来?”

石越浓眉一紧,加快步伐向偏殿走来。转过回廊,见持枪军士殿外站立,并无慌乱之色。顿时松了口气,说道:“想必是哪位星君与客人比武较技,以助酒兴,不必生疑。”

石越向几人告声罪,大步入殿禀报。

楚煌悄然踱到窗边,见那窗户都是黑纱所糊,略凝一点真炎在手,伸出手指在上面戳出一个小洞。透着小孔看去,只见殿中灯火辉煌,一个黑龙锦缎,面目苍劲的四旬汉子坐在主位,两边各自铺开小案,左首坐着五人,道俗不一,面目各异,想*潢色小说?都市小说是那五德星君。右首隔着一张短案坐了两人,都是锦袍紫冠,仪表整齐。背对着窗户,一时看不清面目。

此时殿中诸人都把目光投注场中,场中一个夹袄破烂的老者正和一个锦袍青年正龙腾虎跃,斗得不亦乐乎。楚煌看清那老者面目,不由大吃一惊。此老却是那风凌渡中吟诗之人,楚煌还曾与他对坐共饮来着。

此时,那老者使开一路太祖长拳,大开大阖,拳风刚劲,将锦袍青年逼着左遮右挡,狼狈不堪。威风凛凛,哪还有丝毫颓唐之气。

太祖长拳是五百年前一手缔造大雍王朝的天齐帝所创。天齐帝文治武功俱是一时之选,太祖长拳流传极广,本是毫不出奇,在老者手中施展出来却别有种高迈之气。

锦袍青年节节败退,左边席上站起一个低矮之人,高声叫道:“好好,没想到帝师还有这么一手绝活,今天让老涂大开了眼界。蟠龙太子,我看你还是乖乖给老丈人认个错,大伙和和气气,还作一家岂不甚好?”

高声叫好之人,一张圆脸,两撇鼠须,树桩一般的肚皮,高不满五尺,整个人看来圆乎乎的,很是滑稽。

“是他,是他,”鹿酥往楚煌身前挤了挤,一脸兴奋的叫道:“这人肯定就是掳走婶婶的坏蛋。”

她这般欢喜一跳,胸前两团发育势头甚好的柔腻也在贴花薄袄下颤了两颤,淡淡馨香隐约从领口飘来。楚煌稍觉尴尬,慢慢退开两步。鹿静上前看了看,娥眉微凝,低声道:“帝师为何在此?”

楚煌看这姑侄两个趴在窗口,你一眼,我一眼,早将他这个开创者丢到脑后,不由心中郁闷,暗想你们要看自己不会戳一个出来?

听得鹿静低语,楚煌好奇问道:“那老者便是帝师吗?”

鹿静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似是还在嗔怪他在车上的无礼言语。整整花容,方始言道:“他便是帝师商容,威名赫赫的一朝太宰。只因当年雍王将镇南将军孙翦斩首分尸,商容犯颜直谏,雍王心中大怒,又惧他名望。正巧北海大旱,雍王立封他为靖海祈雨大使,命他出使北海龙宫祈雨。

想商容一介凡人如何入得龙宫,侥天之幸北海适时降雨,雍王却说是商容之灵,并要他驻节龙宫,祈愿北海风调雨顺,事实上如同流放,距今已有七个年头了。想不到他将太祖长拳使得如此精强,那蟠龙太子又是何人,难道是北海龙宫的?”

说话之间,商容一式‘魁星踢斗’,身捷步健,带起一阵罡风朝蟠龙太子颈项劈下,蟠龙太子向后急闪时,商容踏破短案,劲力激得杯盘横飞,砸得左右两案坐客几乎狼狈。

坐在上首的青年急忙跳起,怒叫道:“商容,你一介贬臣,竟敢如此张狂,无端插手我龙宫之事,再不退走,休怪我辣手无情。”

商容肃然而立,冷冷地笑:“你又是谁?”

“我是谁?”青年仰天大笑,一脸傲然之色。

与他相隔一案站起一个面皮淡银的青年,高声说道:“此乃北海龙太子当面。你这老儿何德何能竟敢插手我们的家事。”

楚煌见那青年面目冷傲,一副趾高气扬之态。不由失笑,原来那青年不是别人,竟是洞庭龙宫会过的四渎镇海将军泾阳小螯龙。

“那又如何?难道这世间只允许你们仗势欺人,就不能由我来讲讲公道。你们既已对那洞庭龙女了无顾惜,让她风餐雪宿,牧羊于北海。长天空阔,心目断尽,无有知其哀者。何不与她一纸休书,任她另寻良配。她既尊我一声义父,难道我商容还为她说不得一句话?”

“休书?妄想——。”蟠龙太子暴跳而起,一脸阴鸷,“洞庭龙女生是我家人,死是我家鬼。她不顺我意,自然要受些责罚,此是我家门中事,你一个败颓老朽,休要不自量力,信口多言。”

商容目眦俱裂,戟指怒喝道:“我乃靖海祈雨大使,当朝帝师,我王乃真龙天子,我即龙师也,小辈安敢自恃狂诞,藐视于我。”

他从怀中掏出一面白旄节牌,挂在手中黑木杆上,拄持而立,威怒尽显。

“我看你如何一个龙师?”

蟠龙太子颔首低眉,喉间闷哼隐然有风雷之声,‘嘿’的一声,喷出一道黑色毒水。

商容觑得一惊,忙把手中节杖一横,身上显出一股淡淡的护体真劲,正大刚直,不可轻侮。那黑水被他真劲所挡,发出‘兹兹’之声,却沾他不得。

“孽障,该打。”商容抢上两步,挥起节杖朝蟠龙太子背上打去,‘砰’的一声,金光大震,蟠龙原形一现又变回人身。

“手下留情。”北海龙太子见蟠龙差点被打出原形,不由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