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3章 捆仙绳

第23章 捆仙绳

楚煌是见识过鹿静的飞剑之能的,叱咤入云,绕行周天,让人叹为观止。涂矮虎虽然神通不俗,料也不敢轻撄其锋。本以为两人间有一场好斗,谁知道鹿静一时不察,便着了道。

那绳索是金丝玄绦经由‘九大丹炉’之一的‘九灯莲火炉’炼制,上面有『自在天』修为的真人设下灵力伽持,唤作‘捆仙绳’,端得是非同小可。鹿静肉体凡躯如何挣得脱。

大体修行之人较技,本身实力固然重要,灵器法宝同样也是制胜关键。

前辈祖师认为,圣人升天时在凡人身体上施了禁制,所以普通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抬,只能庸庸碌碌,好比蝼蚁之苟生。

有人不甘于这般埋没的,入名山,访名师,修得一点道术,叫做修阴阳。凡人之体非阴即阳,而天象之道则是阴阳互济。所以,凡人要修天道,就要叩苍天,合阴阳。

凡人智慧有限,白驹过隙,寿命也不过数十春秋。很多人修行几十载合道无望。回头早得,凭着些许道术,尚能求个人间富贵;痴顽些的,只能老死荒野,湮没无闻。

修行之中,有万分之一的幸运儿,天生质美,悟力超群,又能以灵丹妙液给养,延长寿命。经过千锤百炼,终于修出一般神通,如五行遁术,虚空摄物,御剑飞行,在凡人眼中已是如同天人了。

其实在修行道路上,只是进入『阴阳天』境界,算是初窥门境。这些人,往往是玄门长老、魔道悍将,甚至是一门宗主,可是多则四五百年,少则二三甲子,一旦身死,依然是神消道散。

所以那修到『阴阳天』的人,要想修个仙道,求个长生,进入『自在天』之境,真是寸阴如金,少有把时间花在世道纷争上的。在世间争名夺利,大行其道的,多半是『阴阳天』修为中合道无望的人,因为境界上相差不大,胜负之数固是未知。灵器、异术的作用便大大突显出来。

+++++++++++++++++++

楚煌看那丝绦泛着一重淡淡金色光泽,不由想起孙绰的‘紫电索’来,隔空拿人,两者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涂矮虎见捆仙绳绑了鹿静,顿时大为得意,挥动镔铁棒大叫道:“小子,死到临头,还不速速就擒?”

观彻宇忙将灵器拿在手中,却是一只雷公锥,一把布云锤,‘咣’的一声大震,锥锤相击,就有一道闪电朝涂矮虎劈去。

涂矮虎唬得一惊,连忙朝后一翻,钻入地下不见,地上顿被劈出一个大坑,土石飞溅。涂矮虎在地下飞钻,正想着出奇不意,探头出去拿捆仙绳绑人。却不知观彻宇双目厉害,能看透地下动静,当下运起目力,正看到涂矮虎惊疑不定缩在一边,连忙一正雷公锥,‘咣’的一声,银锤砸出一道火光,向他头顶击去。

大地剧震,涂矮虎大叫一声,从地下蹦了出来,衣衫破烂,灰头土脸,几难辨清面目。看到观彻宇又要施锥,连忙朝他一指,喝道:“把这小子与我绑了。”捆仙绳从天而降,连人带锥将观彻宇缚得牢了。

“哎哟,这天杀的小兔崽子,让你家涂爷爷遭雷劈。”涂矮虎见绑了观彻宇,略感放心,顿时捂着背膊叫苦不迭。那雷电虽是隔着数重土地打来,威力犹自不减,他看观彻宇抬手施锤,原是急躲了躲,又哪能全身而退。

“涂星君——。”急骤的拍门声音忽的传来。

“谁呀?”涂矮虎方自嘶着嗓门问了一声。却听‘轰’的一声,两扇门板被撞了开来,六七个人大步抢进院中,看到场中情影,都是一呆。

“大哥、三哥、四哥、五姐——”观彻宇看清来人顿时叫出声来。

楚煌也认在路上与晁冲比斗的红裙女子四人,都在其中。为首的却是一对丰神绝佳的青年男女,男的一袭锦缎白袍,面如冠玉,颇有须髯,眉细目亮,气度颇佳。女子穿一身黑色衣裙,娇靥似玉,眉黛如烟,双眸湛如寒星,发如乌缎,光可鉴人。衣带将蛮腰扎得紧紧的,更显得身姿绰约,清丽无端。

几人身后还跟着两个黑水剑派第子,楚煌认得一人是被他绞断胳膊的刘简昌。两个黑水弟子眼见鹿静被缚,连忙冲上前来。

“我道是谁,原来是太阳星君夫妇,我老涂不知哪里得罪了二位,竟然无端撞坏我的院门。”涂矮虎眼见忽然撞进来这么一伙人,本来就焦头烂额的他更加恼火。

黑衣女子冷哼一声:“涂矮虎,你的院门便是我砸坏的。我正要看看大名鼎鼎的土德星君能做出什么好事来。”

“张出尘。”涂矮虎闻言大怒,“我老涂做事还要你来说三道四不成,你们夫妇固然威名赫赫,我老涂也为着本岛出生入死,积功坐到这土德星君,难道还能任你们随意捏揉?”

“涂矮子,你强抢凡人妻子,岂是修行之人所为,人证俱在,你还要嘴硬。我太阴星君真是羞与你这种人为伍……。”

张出尘还要再言,却被那白衣男子止住,他朝涂矮虎抱拳一礼,和声道:“涂星君,今日李某有几个朋友上岛,路上遇见黑水剑派大举来袭。其因都是因为你强抢一名王室女子所致,李某怕你铸成大错,这才匆忙赶来,方才拙荆一时冲动,坏了你的院门,我这里给你赔礼道歉。我且问你,你抢夺凡女之事,可是不谬。”

原来楚煌抓着晁冲去后,刘简昌感念桃花岛四人相救,又看他们神通不俗,便把所谋之事说了出来。四人听罢就存了就中和解的心思,加上顺时风被乾坤圈所伤,急需施救,于是马不停蹄向奢乐岛赶来。顺时风有直接联系太阳星君李晋的方法,比财生主靠谱的多。两下一汇合,便把此事说与李晋知道,李晋夫妇觉得情事甚急,连忙赶了过来。

涂矮虎被李晋质问,气得面皮通红,叫道:“是又怎地,我也不瞒你,我就是看上了那黑水国王后,掳她来也并非儿戏,乃是要她做我的压寨夫人,这有何不可?”

王后被掳之事鹿静只说与几位长老知道,二代弟子之中也就雷小舟略知一二,李晋赶来时也只听说是王室中人,可此事既惊动黑水剑派弟子倾巢出动,可见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涂矮虎色胆包天,竟将人家王后都掳了来。

李晋面色一沉,问道:“你可知道黑水剑派已经倾巢而出,四大长老联袂而来。你知道给我奢乐岛惹下多大祸事吗?”

涂矮虎碍不过脸,摇着铁棍嚷道:“他黑水剑派都来了又能怎样,我老涂一根镔铁棍,一条捆仙绳,包管将他们一个一个全都拿了。”

张出尘冷笑道:“既然涂矮子如此英勇,就让他独自迎战便了。”

李晋不由一叹,说道:“双拳难敌四手,此事我已报与晁天王知道,不知黑水四长老现在何处,却要好生堤防。”

“李大哥,我六弟也被涂星君捆仙绳拿了,你看这事如何得了。”一卦清满头大汗的叫了起来,兄妹几个围在一起瞧来瞧去也寻思不出解那捆仙绳的办法,只好求助于李晋。

李晋正要让涂矮虎解了法术。涂矮虎倒先叫喊起来:“这个使雷公锥的很是有些门道,我方才藏在地下,都被他雷电劈了。若非我老涂逃得快,恐怕早都死的透了。绝对放他不得。”

涂矮虎说着脑袋摇得波浪鼓也似,瞅了瞅明素心,顿时眼眸一转,“我老涂就要出去迎敌,可不能让她跑喽,还是绑了放心。娘子,说不得要委屈你一下了。”

涂矮虎嘿嘿笑着,掏出一根‘捆仙绳’,叫道:“把这娘子也给我绑了。”

“不可——。”李晋急叫时,如何阻得及。

那捆仙绳游龙一般夭矫而去,明素心凡躯弱女,早就吓得呆了。

楚煌一直留心涂矮虎行止,知道他‘捆仙绳’厉害,待他将绳索祭起,连忙挡在明素心身前,撑开北斗玉辰玄衣。那玄衣有无穷妙用,衣上星图伽持银芒急闪时,玄衣顿如吹起的气球一般,涨有两丈方圆大小,将两人罩在其中。那捆仙绳却也厉害,和玄衣一接触顿时奇异的变长起来,仍然将玄衣撑起的巨球缠了几匝,绑将起来。

“此宝可是‘北斗玉辰玄衣’?”李晋看到玄衣上的北斗星芒,连忙问道。

涂矮虎嚷道:“管他什么衣,在我捆仙绳面前,都是白给。”

楚煌两人被玄衣裹定,只余下两颗脑袋露在外面。舞衣斗法虽然颇为凶险,香泽在畔,又很是香艳。明素心颊如玉润,眸似秋水,发丝微乱,却不掩国色。半日挣逃实是她二十多年从未遇到过的波澜,气息微促使得面上浮现两片桃花般的红艳,惊心动魄,诱人之极。

四目相视,楚煌明显察觉到她眸中闪过一丝惊乱。

双目微闭,猛然将灵力贯注玄衣之中,玄衣突然急剧膨胀,大了十倍不止,好像随时都要炸破一般。与此同时,捆仙绳也跟着越变越长,始终牢牢缚在上面。

涂矮虎哈哈大笑道:“如何,我的‘捆仙绳’乃真仙宝器,连鬼仙都逃他不过。小子,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还有,千万别对我娘子动手动脚,否则我可饶你不过。”

明素心闻言急得面红耳赤,骂道:“恶贼,谁是你娘子。”

杂乱脚步声响起,似是有人匆忙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