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4章 斩杀

第24章 斩杀

第二更3000+送上!求推荐!

+++++++++++++++++++++++++

“好热闹啊。”锦袍散发的天王晁盖大步走进院中,看到院中情景,微微一愕,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他身后一个身披八卦衣的清雅道者,便是金德星君公孙太白。看到涂矮虎一身狼狈,不由笑道:“涂矮子,你不说出恭去了吗?怎么搞成了这般模样。莫非一脚踩脱了不成?”

“老牛鼻子,休要在一旁说风凉话,没看我正与人赌斗着吗?”

“小姑姑——长公主——”鹿酥和柏幽城等黑水长老随后跟来,看到鹿静被缚,顾不得掩饰身份,连忙围了上来。

“六弟——。”财生主一见观彻宇也被绑了,先是一惊。待得看清围在一边的几个兄妹,大喜道:“三弟,四弟,五妹,……大哥——大哥怎么了?”

晁盖见院中呼兄唤弟,招朋纳友之声不绝于耳,顿时又是诧异,又是好笑。看到李晋夫妇也在一旁,招手问道:“太阳星君,你着人与我传话说黑水剑派突袭我岛,到底是何因由,传话人语焉不详,又说让我到涂矮子院中相见,这院中许多人都是你邀来朋友吗?那几人被涂矮子捆仙绳所绑,又是什么缘故?”

李晋连忙上前,踌蹰着将涂矮虎掳了黑水国王后,黑水剑派倾巢来救,路上遇到自己邀来好友一事简短说了一遍。

晁盖指了指和财生主同来的几个黑水剑派长老,问道:“想必尽在此了。这几个人中,哪几位是你的朋友?”

李晋只与顺时风相熟,对他几个结义兄妹多是素未谋面,顺时风正巧被晁冲所伤,闭目呻吟,痛楚难忍,已是说不得话。

李晋正寻思向一卦清询问一下。那边雷大纲见鹿静被缚,王后也是凶多吉少。他本是个暴躁性子,如何不怒。当下拔出金丝大环刀,喝骂道:“哪个是涂矮虎那厮,快快站出来受死?”

涂矮虎盯他两眼,哈哈一笑,道:“你这老儿,想必就是那黑水剑派什么长老吧,来得好,今日索性将你们一股脑拿了,免得再有人前来聒噪。”

雷大纲一看涂矮虎尊容,大骂道:“你这三寸丁,烂树皮,鬼一般的残废。也配在世上行走。”

涂矮虎闻言大怒,舞动镔铁棍就要和雷大纲放对。

楚煌见玄衣神通一时破不得捆仙绳,禁不住有了怒意。看那涂矮虎耀武扬威,很是嚣张,暗抓一把金砂在手,欲要打他,又知他地行之术甚是伶俐,怕被他躲了。

涂矮虎拉开架式和雷大纲战在一起。他的镔铁棍使的刁钻,雷大纲威猛雄壮,砍他不着,反被他使棍在腿上打了十七八下,气得哇哇大叫。连忙一个怒龙翻身,大喝一声,使出‘怒龙罡劲’,推刀离手。

这是他成名绝技‘分雷刀法’,乃是从黑水剑派的飞剑绝技中变化而来,刀如怒龙,威猛无俦。涂矮虎看着难敌,连忙一个翻滚,钻入地中。在地下钻得两钻,从雷大纲身后飞跃而起,举棍向他背上砸下。

楚煌看的就是这片刻之机,连忙一揽明素心腰肢,玄衣巨球一个翻滚朝涂矮虎碾去。听得身后异响,涂矮虎大讶扭头,楚煌探手而出,劈手就是一把金砂。

噼里啪啦——

涂矮虎只见眼前金光闪烁,身在半空,如何闪得脱。噼啪声中,脸上一阵火辣,顿时心中一慌。

雷大纲接刀在手,就势一个转身,刀上罡风大盛,众人连惊呼都未发出,涂矮虎已被斩成两断。

明素心只觉腰上一紧,被楚煌揽住朝涂矮虎碾去,一时风声呼哧,脑中一片茫乱。直到涂矮虎瞬间被斩,明素心看到他不远处血肉模糊的尸身,方才如梦方醒,趴在地上,干呕了起来。

涂矮虎已死,他的符咒自也失效。捆仙绳本身的灵力已难不倒楚煌,手指上运起至炎真劲在绳上一捻,那真炎乃妖凤本源,与三昧真火相比也毫不逊色。绳索应手而断,被楚煌解下收进怀里。

晁盖素知涂矮虎神通了得,在九曜星君之中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不想大意之下,已然被害。惊了半晌,方才反应过来,心头大怒,厉声喝道:“你是何人,竟敢杀吾爱将?”

雷大纲斩了涂矮虎,信心爆膨,顿时起了横扫奢乐岛群雄的心思,哈哈大笑道:“一个三寸丁,本就是无用之物,死何足惜。好叫天王知道,我乃黑水剑派长老雷大纲是也。这三寸丁竟敢劫掠王后,被我等明正典刑,正是死有余辜。待我回去禀明大王,只说是三寸丁自己做下恶事,不罪你奢乐岛便了。”

涂矮虎虽是貌相不佳,赋性狂妄。却是大名素著的九曜星君之一,今被雷大纲一口一个三寸丁叫着,兔死狐悲,旁边人听着如何不怒。

当下就有一个威武壮硕的汉子站出来叫道:“兀那鸟人,休要狂妄。且与我邬天峙斗上一斗。”

雷大纲扭头看时,见那汉子赤面蓬头,戴一银箍,作头陀打扮。身高九尺,果然顶天好汉,胸阔十围,分明立地伟男。脖颈挂着一条由一百零八颗骷髅头穿成银链。手上两把千锤百炼精钢镔铁尖刀。昂首一站如同下山猛虎,杀气腾腾。

雷大纲一见顿时心上一虚,邬天峙却是万安城中见过的。当时两人言语冲突,于是拦街交手,此人天生神力,雷大纲略有不敌。黑水王不知从哪得了消息,召他入宫面圣,龙颜大悦,还封他做了国师。哪知三日不到,便出了这趟事。

邬天峙位列火德星君,金木水火土,排名犹在涂矮虎之上。

雷大纲干咳一声,说道:“涂矮虎倒行逆施,已被我斩杀。火德星君曾受我王礼遇,为何不思报效,自堕浊泥,毁了大好前程。”

邬天峙大喝道:“我邬天峙堂堂丈夫,但求坦荡为人,焉能为鹿践(黑水王)那鸟人充作爪牙,坏了我英雄名头。你这鸟人,杀我兄弟,别走,吃我一刀。”

邬天峙手握两把镔铁尖刀,大步抢上。雷大纲暗自咬牙,只得硬着头皮上阵。

楚煌脱身而出,顾不得明素心在一旁呕得难受。赶忙将鹿静身上绳索如法捏断,收了起来。

柏幽城见鹿静无事,放下心来。又看邬天峙出来挑战,心知雷大纲被他败过,连忙高叫道:“雷师弟,你且退后,让我来会他。”

雷大纲正中下怀,见柏幽城提剑而出,小声道:“此人力大无穷,须要小心。”

黑水剑派四长老都是『阴阳天』修为,境界上原也相差不大。说起实战,倒数雷大纲经验最丰。不过雷大纲被他败过,未免挫动锐气,是以并不想揽这场仗。

邬天峙体格魁伟,又以力大无穷著称,对阵起来,却甚是冷静。柏幽城更是佩剑也未拔出,两人隔着三五丈远,脚上站得不丁不八,凝神以对。

鹿静看了看楚煌,目有忧色,低声道:“邬天峙是个有真才实学的,柏师伯轻易胜不得他。雷师叔杀了涂矮虎,今日之事恐怕难以善了。你道该当如何?”

楚煌笑道:“打不过就跑,还能怎样?王后都救出来了,莫非你还对这里生出感情了不成?”

鹿静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说道:“跑得了自然是好。……。”鹿静动了动嘴,没有说下去。却见观彻宇那边一个红裙女子走了过来,不由拿眼盯了盯楚煌。

“这位公子。”涟岚见楚煌看了过来,忙道:“我想……请你帮我六弟也去了束缚。”她拿不定楚煌是敌是友,所以有些迟疑。

“我这就过去。”楚煌笑道。

楚煌很轻巧的在捆仙绳上一捏,绳索应手而断。观彻宇长舒口气,挣脱出来。

“这位大哥似有无限痛楚,不知是被何物所伤?”鹿静指着顺时风问道。她看得出桃花岛六人各有异术,即便不能同心,也希望不要互相为难才好。

涟岚应道:“我大哥是被晁冲的乾坤圈所伤。”

鹿静点头从一个细瓷瓶中倒出两颗红色药丸,说道:“这药丸乃我黑水剑派灵宝,是我师尊取‘草还丹’炼制而成,取一粒碾碎外敷,一粒内服,便可痊愈。”

“那草还丹可是黑水三宝之一呀。”一卦清不敢怠慢,连忙小心接过,依法服用,果然外敷之后,顺时风呼痛之声便停了,又加内服,便能自己坐起来,调匀道息。

兄妹几个见顺时风果然大好,连忙上前称谢。鹿静忙道财生主、观彻宇相助之德,谦和沉静,让桃花岛众人大生好感。

说话之间,鹿酥扶持明素心走了过来,四个美女站在一起,好似星光灿烂,让人目炫神迷。桃花岛兄弟虽然神通各异,面对美女却一率的干板生硬,形若痴呆。让楚煌大跌眼镜,暗自窃笑不已。

他们这边春风细雨,和乐融融。那边柏幽城已和邬天峙交上了手,凌厉狠辣之处,让人心惊。

两人一以矫捷一以沉稳,一以泼辣一以猛利。三十合后,柏幽城身法渐滞,只能挥剑游斗。邬天峙避退之间颇有章法,始终占据主动,他知柏幽城有飞剑绝技,也不敢过份强逼。

飞剑之技,若非占据绝对优势,一击必杀。或者拼死反噬,力求伤人。则不能轻易使用。一击不中,势必为人所乘。柏幽城沉稳有余,迟迟不敢出手。反被邬天峙逼乱阵角,邬天峙力大无穷,体力惊人,尖刀翻转间罡风霍霍,旁观之人都感到冷意袭身。柏幽城身陷局中,想必更加难挨。

邬天峙越杀越猛,好像有无穷精力一般。

鹿静看的脸色一变,暗道:“糟了,柏师伯迟迟不出飞剑,最后势必落个不死不休的结局,这可如何是好?”

众人正被两人激斗摄住心神,陡听的一声冷喝:“晁天王何在?快快出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