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5章 凶手

第25章 凶手

喝声未已,被邬天峙压迫的喘不过气来的柏幽城猛然厉叱一声,飞身而退。邬天峙跨步急赶时。只见他长须飞动,嘴唇微启,喝一声:“吒!”

这一声,看似不动声色,听在邬天峙耳中,却宛如九天惊雷,似一张瓜面大锣在耳边突然敲响一般,立时发根直立,脑中一炸。一分神间,柏幽城翻转长剑,剑势如飞虹倒挂,急振间似有五彩之色,‘嗡’的一声朝他射来。

邬天峙大喝一声,两刀急架,于千钧一发之际,将飞剑以刀格住,剑身振颤不止,嗡嗡清鸣,以他之盖世气力也被带得急退五步,飞剑离眉心只差毫厘,无形剑气将他眉骨划出寸长血痕。

邬天峙大吼一声,挥刀猛拉。飞剑‘嗡’的一声倒射而出,柏幽城收剑在手,不由脸色一变,剑上一股大力传来,剑柄火烫,让他几乎拿捏不住。心神失守下,剑把倒攒而出撞到他胸口上面。邬天峙健豹一般飞扑而至,握刀疾劈。柏幽城仓促间吐了一口浓血,挥剑忙架。

‘铛’的金铁交鸣之声大振,柏幽城缩身急退,邬天峙反手一刀,迅如斩月,将他一只臂膀削了下来。

“师兄——师伯——。”

黑水剑派众人连忙抢出,邬天峙冷哼一声,走还本阵。丛幽疆几个手忙脚乱的为柏幽城疗伤止血。

柏幽城满头虚汗,看着自己断臂,惨笑道:“火德星君果然名不虚传,此战我道身全废,要在龙虎榜上除名了。”

丛幽疆几个也是一脸黯然,柏幽城就算能以‘换骨易筋术’接回断臂,一身修为也是十去七八,对于修道之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凄惨的。

院外呼喝之声大起,一条人影大步跃进院中,高大俊朗,面目刚毅,却是那石越。他肩上却还扛着一人,瞧那衣服,正是中毒昏迷的晁冲。石越手握单刀,衣服上破了数处,看来甚是狼狈。

晁盖皱眉道:“石越,什么事情这般慌张?”

石越尚未开言,院外惨叫之声大起。几个玄衣武士倒撞进来,摔落一地。

三个锦袍青年闯了进来,却是那北海龙太子敖迁和泾阳蟠龙太子、小螯龙。

晁盖面有怒色,大喝道:“敖迁太子,你因何去而复返,又为何打伤我岛上武士?”

敖迁一脸阴沉,目光在院中一扫即收,冷冷说道:“小王此行乃是为你三太子晁冲而来,他无端打死我龙宫巡海夜叉何蛮。那何蛮是天庭授箓之神,岂能被他打死,今日必要晁冲给我一个说法,否则,晁天王休要怪我不讲往日情面。”

晁盖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晁冲,勉强压了压火气,“就算是我儿将那何蛮打死,但他也同样被何蛮所伤,现在都还昏迷未醒,我看此事也可以抵过了吧。”今日事情是一波接着一波,晁冲受伤之事他虽知晓,但到底被谁打伤,石越也是语焉不详。

商容怒忿而走之后,李晋又差人禀报说黑水剑派举众来袭,他忙于奔走。看晁冲并无性命之忧,只好让石越先妥为照顾,等忙完了再想办法。现在见敖迁找上门来,还只道是晁冲和何蛮两败俱伤。

敖迁闻言瞧瞧石越肩上的晁冲,露出迟疑之色。三人好不容易把商容劝走,觉得甚是扫兴,刚回龙宫,便有虾卒说道巡海夜叉被晁天王三太子打死,今日商容怒打蟠龙太子,晁盖只作壁上观,敖迁本就颇为恚怒,又闻此言,登时驾起云雾来找晁冲算账。听说晁冲也伤了,怒气不由大减,暗道晁盖在北海势力强横,闹得狠了双方都没有好处。

蟠龙太子被商容捉住揪打,颜面丧尽,晦气难消,生怕别人好过。闻言冷冷说道:“巡海夜叉被他一枪戳了个透明窟窿,你晁冲却只是受点儿小伤。这便揭过,世上哪有这样的便宜事。”

晁盖冷眉一轩:“难道还要小儿为他偿命不成?”

蟠龙太子老实不客气地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晁盖问道:“敖迁太子也是一般想法?”

敖迁暗怪蟠龙太子将话说的太僵,但话已至此,自然示弱不得。慢慢道:“还请天王让我将晁冲带回龙宫问罪。便是天王也好给我父王有个交待。”

晁盖不怒反笑,冷然道:“他要杀我儿子,老夫还要给他什么交待?”

敖迁也怒道:“这么说天王是要一意孤行了?”

晁盖冷淡说道:“你龙宫虾兵蟹将数不胜数,死一两个又有什么打紧。左右都是些湿生卵化的畜生。”

“你……。”敖迁脸色铁青。

“晁天王——”一人忽于人群中高声喊道。

晁盖正与敖迁唇枪舌箭,一言不和就要大打出手。众人看得大气也不敢出,未料到有人高声叫喊。顺着声音看去,黑水剑派一众中走出一个黑裘锦袍的男子,眉细唇薄,面相尚佳。

“雷师兄,你要干什么?”鹿静看那青年竟是雷小舟,心中微吃一惊。

雷小舟冲她绽露一个自以为从容迷人的笑容,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不要太得意,不要太开怀。但他知道这件事一旦做成,自己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必定大为改观。派中的英雄,师长的称赞,小郡主的爱慕,甚至长公主的刮目相待,这一切都将不远。

“晁天王,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雷小舟见晁盖面容冷淡,不由心中失望,忙道:“是关于北海龙宫巡海夜叉被杀这件事的,我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晁盖淡淡‘哦’了一声。

“是真的,此事是我亲眼所见,我所有的师长都可以做证。”雷小舟见晁盖似乎有了兴趣,连忙说道。

“雷师兄,你疯了?”鹿静闻言大惊失色。

“我没疯,你才疯了,如果不是你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咱们怎么会被堵在这里。看吧,我会向所有人证明我的智慧。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术法精奇,才能成事。”雷小舟心中得意,小心地道:“但是,在我说出来事情真相之前,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晁盖问道,似乎还笑了一下。

雷小舟误以为自己的计划就要成功了,胸有成竹地道:“那就是,你要放我们平安离岛。我们,我黑水剑派的所有人。”那小子不是黑水剑派的,我就管不了你了,当然,事情真相揭开,那小子恐怕会被晁天王和北海龙太子分尸的,想管也管不到。

“雷小舟——。”鹿静俏脸一沉,喝道:“你以为说出了所谓的凶手,敌我双方就能恩怨两消了吗?晁天王一世枭雄岂会任你要胁,况且,柏师伯道身被废,血仇岂能不报?这般退走,我们便是丧师辱派,日后传到江湖上,黑水剑派还怎么在玄门中间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