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5章 是我

第26章 是我

雷小舟浑身一震,有些结巴地道:“如今敌强我弱,还是先平安离岛为好,至于——师伯——。”他蓦然看到柏幽城孑然而立,面容冷漠,好像陌生人一般看着他,不由心头一突,脑中一片空白,只想着:师伯为什么这样看我?难道我真的做错了?不会的。

神情恍惚中,一条人影飞掠面前,抓得他肩头一痛,雷小舟连忙定神看去,却是北海龙太子站在面前。

“说,到底是谁杀了我巡海夜叉?”敖迁冷冷问道。

“是——是——。”雷小舟心里有点慌,这般情景跟想象中太不一样了。

“小舟——。”雷大纲情急呼喊,一振大环刀,就欲上前。雷小舟一旦说出来,必为正道中人所不耻,下半辈子也就毁了,他如何不急?

雷大纲身体方动,五德星君纷纷围了上来,隐成包抄之势,将雷小舟与黑水剑派诸人分挡开来。

“快说?”敖迁手上一紧,微微皱眉。

“放开他。”雷大纲圆瞪环眼,发髯皆动。

“是我。”声音不大,却很清楚地传入每个人耳里。

楚煌淡笑着远远站立,眼见众人目光纷纷看来,竟尔有些腼腆。

“你是何人?”敖迁随手将雷小舟丢到一边,大步上前。

楚煌想了想,笑道:“我是我。”被人兴师问罪估计没什么人愿意沾上关系了吧。

“何蛮真是你杀的?”敖迁问。

“是。”

“为何杀他?”

“该杀。”

敖迁仰天笑道:“好一个该杀。……杀人偿命,你可心服?”

楚煌长眉一挑。

石越低声在晁盖耳边说了什么。晁盖挥袖让五德星君退开,高声问道:“我晁冲孩儿又是何人所伤?”

楚煌一笑,道:“这却不能告诉你。”

晁盖抚动蓬髯,说道:“如此说来,你是知道晁冲被谁所伤,而那人极有可能就在这院子当中了。”

鬼难藏浓眉一轩,就欲出头。却被身体大好的顺时风劈手抓住了。

“那又如何?”

晁盖沉吟道:“你既是我家晁冲师兄,我本不想为难你。便是你杀了巡海夜叉,在我看来也是小事一桩。但你须告诉我晁冲是何人所害,只要那人交出解药,我饶他一命便是。”

“表兄,既然凶手已经查出,不如由小弟先将他拿回龙宫问罪,免得夜长梦多。”泾河小螯龙早就认出楚煌,暗道冤家路窄。看晁盖言语似乎有意替他开脱,生怕楚煌将毒害晁冲之人招了出来。

敖迁微微皱眉,笑道:“既然此子嘴硬不说,不如由小王拿回龙宫治罪,回头给天王一个答复便了。至于三太子的毒伤,我龙宫有无数灵丹妙药,天王治不好时,可向父王讨上一些,管保药到即愈。如何?”

“你们不能抓他。”鹿酥焦急地跑上前来,抓住楚煌大手,觉着心头一热,好像一件极宝贝的物事失而复得一般。

白色裘帽早已摘了下来,鹿酥的长发斜斜扎起,更显俏美风姿,楚煌不由的摸摸她的小脑袋,轻轻一笑。

鬼难藏挣开大哥的手掌,大步迈了出来。大喝道:“那晁冲三太子便是我伤的,他恃强凌虐黑水剑派弟子,连死人尸首都不放过。又使乾坤圈伤我大哥,我为大哥报仇,给被他凌辱的人出气,坦坦荡荡,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顺时风跟了出来,朝李晋拱拱手,苦笑道:“李兄,蒙你千里相邀,我兄妹不辞路远而来。晁天王才略,奢乐岛大势,尽在目前矣。我兄妹闲云野鹤,恐怕要辜负李兄相邀聚义之情。至于,我兄妹与晁冲赌斗,败了是自己技不如人,胜了也不惧恃强报复。今日言尽于此,还望李兄谅解。”

李晋抱拳还礼,叹息道:“风兄言重了。”

晁盖脸色一沉,喝道:“召三十六天罡过来,将这些人全部拿下,再做区处。”

“是。”晁盖身边一个面容冷漠的汉子,从腰间解下一只号角,呜呜吹了起来。这号角名叫‘乌龙角’,又叫‘点将角’。声音苍凉辽远。有天风海涛之意,幽忆怨断之音。一旦吹起,奢乐岛上不管左右四方,天上地下,都能听得一毫不差,岛上将领必须立时赶到号角响起之地,听侯号令。

那汉子生得甚为精干,丹凤眼,卧蚕眉,面阔口方,甚是威严,乃是木德星君裴宣。晃盖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高瘦的文士,使一支判官笔,乃是有圣手书生之称的萧让,是九曜星君之中的水德星君。

太阳星君李晋见晁盖下了全部擒拿的命令,不由眉峰一紧,“天王,今日之事似可从长计议,这些人并非全是敌人,若是全部擒拿,恐怕要大费一番周折。”

“如何从长计议?”晁盖闻言一怒,“你的……这些朋友伤了我儿晁冲,不抓了,他肯好好给晁冲治伤吗?黑水剑派斩杀了土德星君,若不擒杀报仇,如何告慰岛上兄弟?”

雷小舟惊的跳了起来,叫道:“晁……天王,你可是答应过我,放我们安全离岛的呀。”

晁盖嫌恶的一皱眉,指着他道:“此人甚是可厌,黑水剑派中怎么会收容这么个浅薄无知之徒,难怪一蹶不振,在十大玄门中可有可无。如此下去,我看他覆亡之日亦不远矣。”

雷小舟满脸通红,急道:“晁天王,你是奢乐岛之主,可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呀。”

公孙太白笑道:“这人果然惫赖,我家天王何曾答应过你什么条件,况且,那杀了何蛮之人也并非从你口中说出来的。”

“你……你们……”雷小舟指着他们,再也说不出话来。

“小子,你过来。”晁盖向他招了招手。

雷小舟一喜,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天王……你要说话算……啊……。”

晃盖笑着拍拍他肩膀,雷小舟正自傻笑,不及妨晁盖笑容一收,一掌拍在他头盖骨上,雷小舟惨叫一声,头骨破裂,倒地毙命。

“不……小舟……。”雷大纲惊呼一声,抢上前去。将雷小舟尸身抱在怀里。原本壮硕的身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你为何要杀他……为什么……他还是个孩子。”雷大纲声泪俱下,大声喝问。

晁盖冷淡地瞟他一眼,“这么个白痴儿子,死便死了,又何足惜。子不教,父之过,你这个当老子的不好好管教儿子,倒劳动我替你动手。”

顺时风看得目眦俱裂,大声道:“李兄,这就是你所谓的雄才大略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