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3章 阿璎

第33章 阿璎

追看本书的朋友,请投张票,见见威吧!

+++++++++++++++++++++

大树下。

楚煌运转灵力收了封住李铁牛灵窍的金砂。叹口气上前,在他的黑脸上拍打几下。

李铁牛打个咆嗝,叫了声“哎呀妈呀”,坐将起来。

楚煌心头失笑,这家伙都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了,还以为是做梦饱餐了一顿不成。

“喂——。”

李铁牛双目惺忪的看了过来,嘀咕道:“这是哪呀,俺铁牛怎么会在这?……唔?”

“好好想想,想起什么来了?”楚煌笑了笑。

李铁牛怪叫一声,从屁股下面抽出两把板斧,叫道:“俺想起来了,俺正和那黑水剑派的两个鸟人斗得热乎,就觉着眼前金星乱冒。后来……后来……。”

楚煌接过话头,淡淡说道:“你已在那黑水剑派长老手上死过一遭了。我不过使了点小手段,这才让你暂且还魂。我且问你,你可愿为我效力,若是不愿时,我再送你回阎王殿报到便了。”

李铁牛唬了一惊,挠挠头道:“俺铁牛是死过一回了,两腿一蹬,跟睡着了一样。可就是没肉吃,没酒喝。你小子能耐不小,龙太子的真身都斗你不过。跟着你倒还有面子。俺跟了。”

楚煌盯着他瞅了一会儿,手上贯注凤炎离火之气,在他脑袋上虚拂,头发顿时掉了个干净。

李铁牛一摸脑袋,惊的跳将起来,不爽道:“好小子,你怎么让俺做了和尚。”

楚煌面色一沉,喝道:“你的命都是我的,要你如何便如何,哪来那么多废话。你这个铁牛的名字也不要叫了,我看你五大三粗的,很是魁武,改叫李魁得了。还有,再让我听你小子小子的叫,这舌头也别要了,反正不懂得尊卑上下,留张嘴吃饭就够了。”

李铁牛鼓起牛眼,憋了一口气,问道:“那俺叫你什么。”

“你管晁盖叫什么?”

“叫大哥——,”李铁牛瞅着楚煌上下打量了一番,晃着脑袋道:“你这么点年纪,叫大哥是不成的。公孙老道也说叫大哥太匪气,不像成大事的样子。天下霸主的臣下都是叫主公的,我也叫你主公好了。”

楚煌看李铁牛一脸认真的样子,好一阵无语。

++++++++++++++++++++++

楚煌打开阎浮天书,就近选了个位置,一拽铁牛掠入光团之中。天宇茫茫,浮云聚散。天海之间似从未有过这般接近。楚煌略辨一下方向,祭起北斗玉辰玄衣,腾云北去。

奢乐岛入海不过八百里行程,尚不足窥北海一斑。奢乐岛向北,海宇广阔,海岛极多。越向北去,气候越冷,先是浮冰在海面上缓缓飘移,再过一时,堆叠的冰山像巨兽一样盘踞深海之中,只露出一星半点的肌肤。

更向北行时,似乎是天道轮回,物极必反。气候反而温和下来。楚煌手搭凉蓬望去,隐约看到远处一蓬绿色的景象,心知是绿云岛天鹅池到了,顿时心头一喜,不由加快了速度。

急行片刻,岛上情景越发清晰起来。绿树张天,云笼雾罩,俨然瑶池仙境一般。楚煌按落云头,朝那岛上看时,不由‘咦’了一声。却见岛边接海处泊着一只庞然大物。透过云层运目细看时,却是一艘十丈多高的双桅巨舰。舰分三层,船身全以银色铁皮包裹,甲板以钢铸,踏上去有砰砰声。远远看去,好似一只静静蛰伏的银色巨鲨。

甲板上影影绰绰,全都是玄甲蒙面,长枪大戟的健硕武士。

“哪里钻出来这么一艘巨舰,真是古怪?”

楚煌心中惊疑,李铁牛晃晃被天风吹的迷糊的脑袋,一瞪牛眼,问道:“古怪?什么古怪?妈呀,这是什么泼怪?”

楚煌顾不得望着巨舰,一边啧啧称奇的李铁牛,心下暗思:“还是先上岛去,见过三位师尊,探问一番再作计较。”

主意打定,一振玄衣,好似鲲鹏之翼,扶摇而起,数十里行程瞬息便至。径向西行,来到一片紫竹林前面。竹节峥嵘,泉水叮淙,静谧处如同世外桃源,让人沉醉。

楚煌收了玄衣,认明林间蹊径,方欲迈步,却听一片聒噪之声传来,不由眉峰一蹙。

“哪来的扁毛畜牲,竟敢戏弄大爷,今儿非活烤了你不可?”

“岳老三,跟个畜牲啰嗦什么,莫非你还懂得鸟语不成?”

“哎,我看这鸟儿甚是伶俐,说不定还是个妖身得道的,岳老三你可加把劲,弄她回去作婆娘得了。”

楚煌快行几步,只见三五个玄甲操刀的武士正嘻笑着追赶一只翠羽朱喙的小鸟,那翠鸟拼命扑扇着翅膀,低声鸣叫着颇是凄惶。

楚煌微微皱眉,喝道:“铁牛,让过鸟儿,把那几个武士给我废了。”

李铁牛闻言精神一震,扛起板斧大步冲了上去。那几个武士看见来人,登时慎重起来,脚上放慢。只有追赶在前的岳老三,被那翠鸟劈面抓了,又被同僚取笑,正满心恚怒,看李铁牛格过翠鸟阻住道路,一抖手上陌刀,喝道:“哪来的?滚开。”

李铁牛浓眉一挑,举起板斧便砍,骂道:“直娘贼,瞎了你的狗眼,敢和黑爷爷放对。”

岳老三虽然还算壮硕,如何抵得过杀人如切菜的李铁牛,在他快如旋风的两斧轮砍下,勉得挡得三合,被李铁牛大步抢上,一斧砍断半边肩膀。

几个武士纷纷叱喝,抢了上来,看李铁牛肩扛双斧,神情睥睨,一时谁也不敢当先试手。

“少爷,少爷,你回来啦。”翠鸟急急扑扇几下,慌不择路的扑进楚煌怀里,连忙勾着他衣襟,伶俐的跃到楚煌肩上,长长舒了口气。

“阿璎,岛上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何会来了一艘巨舰,三位师尊又在何处,她们怎会容许这些带甲武士在岛上如此放肆?”

楚煌怜惜的抚摸着她翠如滴玉的毛羽,翠鸟生于东海,因它灵慧善语,歌喉又宛转动听。向来是大雍权贵万金难求的爱物。

阿樱本是别国所献。玲珑饱满,雅致非常。家中长者很是喜爱,常常亲自投饵给它。楚煌少时,见长者投饵,奇怪问道:“喂养它有什么用呢?”长者哈哈大笑,作弄他道:“长大了好给你做媳妇。”此后翠鸟乏食,长者便呼唤楚煌,谑笑道:“不赶快喂它吃,要饿坏你媳妇了。”家中传为笑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