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2章 阎浮天书

第32章 阎浮天书

涟岚道:“七弟,你今年多大了?”

楚煌闻言一愕,笑道:“岚姐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只知孩提守岁,一年一度总是记得特别分明。一旦入了修行之途,山中无甲子,谁还记得清年纪?”

“你年岁不大,说起话来倒是老气横秋。”涟岚抿嘴笑道:“我只是奇怪,像你这般岁数,正是如花似绵的年纪,该当绸缪成家立业的居多。生且不知畏死,年华分明如梦,学人修什么道?”

楚煌轻笑道:“岚姐刚还说我老气横秋,你这便学作长者了。岚姐可别拿人间好梦说我,我向道之心并不坚定,倘若就此灰了心,回头又找不到岚姐口中的锦瑟年华,却该怎地?”

涟岚气恼的白他一眼,轻哼了一声,“我这刚认的姐姐,如何便不是长者了。我把好言语劝你,反被你埋怨了,如何心甘。待会儿兄长们醒了,倒要他们来评评理。免得你恃宠而娇,倒骑到姐姐头上来了。”

楚煌嘿然一笑,怪异地看她一眼,嘀咕道:“我如何敢骑到岚姐头上?”

涟岚也不知听到也无,连小耳都红透了。霍的一下,站了起来,转身想走。

楚煌吓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挡住涟岚,讪笑不已。

“你拦我作甚?”涟岚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两人毕竟相交不深,楚煌只道她明丽聪慧,能识大体,却不知性情究竟如何?这刚拜了把子的义姐就这般得罪了,如何得了?连忙打躬作揖,小声道:“岚姐息怒,小弟知错了。”

“你错在何处?”

“这?——”说的轻了固然不好对付,说的重了岂不是自寻死路。

涟岚板起俏脸,轻哼道:“让开。”

若就这般让开了,岂不坐实了我心中有愧。楚煌心念电转,连忙面容一肃,低声道:“岚姐,我有件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涟岚黛眉略紧,不由问道:“什么事?”

楚煌松了口气,暗道得计。面上却不敢有一毫放松,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岚姐,这边走。”当先向一片树林行去。涟岚微微迟疑了一下,便跟了上去。

楚煌并没有让涟岚疑惑太久,稍微转折了一下,便在一棵大树后面停了下来。涟岚左右看了看,并无什么异样,催促道:“到底什么事,搞得这般神神秘秘的?”

楚煌叹了口气,将树坑里的蔓草扒开,露出一具五大三粗的尸体出来。

涟岚看了一眼,惊呼出声:“李铁牛。”

“不错,”楚煌道:“我们进入幻阵的时候,李铁牛也被摄了来。黑水剑派一行人欲为雷大纲报仇,丛、水二长老围着他鏖战良久,被我逮了个空隙,用金砂将他制住了。”

“他还没死?”涟岚惊异的看了楚煌一眼,琢磨不透他到底意欲何为。

“他只是被我以定魂砂封了灵窍,魂不附体,所以形如死人一般。”楚煌见她雪腻有脸蛋微现疑惑之色,叹口气道:“我看李铁牛一身修为不弱,虽是嗜杀,其实本性憨直,并非十恶不赦之人。我欲留他一命,但他差点伤了四哥,彼此恐不好相见。岚姐认为该如何处置才好?”

涟岚苦笑着看了楚煌一眼,轻叹道:“你既觉得他有用时,四哥还能逼你打杀了他不成?即便心中有些疙瘩,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倒是他实实杀了雷大纲,跟黑水剑派已有不解之仇,若人死仇消也便罢了,你偏是使了个幌子,诳骗了过去。日后倘被鹿小姐知了,如何了局。七弟,你年纪太轻,毕竟功利之心稍重了些。咱们既然义结金兰,所贵者莫过于以诚相待。姐姐给你提个醒儿,来日莫要伤了兄弟们的心才好。”

涟岚神情复杂的看了楚煌一眼,慢慢转身去了。

楚煌抱膝在树下呆坐,却不知想些什么,一直到东方见白。

+++++++++++++

楚煌默运灵力,双手聚起阴阳之气,打开‘紫芯梧桐’中的『阎浮天书』。这两日楚煌数度观察,发现‘紫芯梧桐’也并非无知无识。而是拥有一个识海一般的内空间。所谓万年寿元,三万六千幻境便在这识海之中。只是以楚煌现在的修为除了偶尔打开一幅奇异幻境看看之外,并不能像吓唬铁牛时说的将他随意摄将进去。

而这三万六千幻境便记载在金字闪烁的『阎浮天书』之中。幻境真是包罗万象,天上地下,过去未来,玄奥无穷。难得的是,楚煌可以通过幻境施展‘颠倒乾坤’的法门,任意穿越方圆百里之境,所见所闻俱与真实无异。这真、幻之间如何变化,却是一种难解处。楚煌甚至想如果有一天神通强大,是不是可以随意在这些幻境之中游走,那又该是怎样一种瑰丽莫测的情景。

楚煌翻动天书里面的金字,笑道:“以我的修为只能送几位哥哥到北海之滨,来日方长,咱们就此分手吧。”长袖一拂,天书中图象一变,现出蓝天白云,海浪沙滩,鸥鹭成群,潮汐起落,似乎便是北海边上。

兄弟几个抱拳道别,都有依依之色。顺时风笑道:“七弟若是有暇,便到东海桃花岛相聚。”

楚煌忙道一定。财生主摆着袍袖呵呵笑道:“七弟岂比得我等闲散,且等他合了真身,再来相聚便了。你我兄弟但教在世上一天,便总有相见之日。我等去也。”

“七弟保重。”财生主几个各道珍重,纷纷掠入光团之中。涟岚一直在一旁亭亭站立,浅浅微笑。到这刻,方袅娜上前,轻声道:“昨日五姐话说重了,七弟不怪我吧。”

“岂敢。”楚煌不敢和她温和的明眸对视,笑了笑道。

涟岚明眸一转,微微叹道:“是不敢而非不怪咯?”

楚煌摇摇头,正色说道:“真的不怪。”

涟岚动了动红唇,轻声说道:“瞧你莽莽撞撞的样子,我真不放心你。”

楚煌一愕抬头,却见涟岚眸中分明有一种眷恋的情绪,她些许落寞的摇摇头,掠入光团之中去了。

楚煌从光团中望见六人汇合一处,似乎在讨论走哪个方向。顺时风面目刚毅,财生主腆肚直笑,一卦清捻须不语,鬼难藏郑重其事,观彻宇咧嘴傻笑。楚煌不由的有些羡慕,愣了一会儿,忽见涟岚清澈的眸子定定的看了过来,似乎还轻轻的笑了一下。

楚煌觉得心头一酸,连忙转身向树林走去,反手一拂合上阎浮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