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1章 化蝶

第31章 化蝶

修行之人要成就天人之变,或修元神,或壮魂体。

修元神者如同十月怀胎,筑基、培丹、结胎,经历千辛万苦,最终瓜熟蒂落。壮魂体者有如老鬼夜行,通过对月哺丹,阴阳双修等手段,由阴魂而阳魂,从而成就鬼仙。

据说西极『长生之渊』,有万斤陨石,猿猴难攀,飞鸟难渡。陨石坚如顽铁,天降之日,即有蝌蚪文刻镂其上。内容广博难知,若河汉而无极也。五百年前,天齐帝全盛之时,有域外大贤者远来参谒,带来陨石拓片,上有长生之秘,与中土修行大相径庭。

其曰:『取生命之印记转注初生子体中,待其长成,与其人分毫不差』。闻者哗然,称其为『魔典』。

古往今来,不论王侯将相、帝王巨贾,还是化外修行之人,对长生之秘的探索从未间断。仅中土而论,除了十大玄门这等风头正劲、弟子如云的门派,至少还有六个极其神秘,极有权威,让修行者肃然起敬甚至胆颤心惊的门派。号称『六隐』。

六隐传人很少踏足俗世,除非山河巨变,万民倒悬。六隐不出,则太平无事,甚至被人遗忘。六隐一出,必是惊才绝艳,影从云集。

灭一国,扶一国的能为。

执三界,掌六道的神通。

六隐有三正,或曰:『洱海云府』,『云梦仙阁』,『冷晴剑楼』。

有二邪,或曰:『北天神宗』,『婆娑世界』。

有非正非邪,亦正亦邪,则必曰:『六魅玄藏』。

六魅玄藏对元神修练嗤之以鼻,人生数十春秋,转眼即成白首,三品六阶,一步一步,修到何时方证仙道?虽然,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是很平常,很平实的法门,机缘好的,终于得道,运气差的,竹篮打水,如此而已。但六魅中人自视奇高,断然不甘心庸人庸行。

六魅玄藏对鬼妖修行也弃如蔽屣,对月哺珠、采阴补阳,一个是虚耗日月,一个是饮鸩止渴,终不可取。

他们对魔典的印记转注之法更是不屑,荒外野人哪里懂得修行?

他们有的是聪明才智,多的是天生奇巧。他们偏要既享了人生富贵,又要得道长生。相看红尘,永不相厌。

『春蚕吐丝,作茧以自缚,其茧密实无隙,幼蚕在其中养精蓄锐,久后,茧破,化蝶而出,彩翅翩跹,让人惊艳』。

人的精神同样被身体驱策,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岁月消磨,难闻可夕死之道,百年之后,身死魂散,终与草木同朽。

两者同趣而结局大异。六魅玄藏中人多是寻奇求异之辈,终有大智慧者窥得其中法门,传下一脉。即为六魅其一。

这个法门就叫做化蝶。

以肉身为羁舟,该如何长风破浪,挂云帆而济沧海?

++++++++++++++

楚煌不由叹了口气,多少人走遍名山大川,求仙问道而不可得。他却很容易就遇到了。而且师傅还不只一个,据说名头来历都还不小。遗憾的是她们并非一个一个来到,那样的话,转益多师,楚煌的修为说不定会一日千里。

她们却似乎相约为师,这个教一点,那个教一点,这个教点这,那个教点那。她们教的并非一脉相承,相互补益也就罢了。经常还会互相抵触,指摘对方。

楚煌修练了『化蝶』。

抱元守一,膨膨欲燃。是为『萌动』。

终日默坐,心寂如死。是为『作茧』。

楚煌一个月就达到萌动了,可他用了一年零一个月才作成了茧。当然一年多的时候也不算很长,用殷月师傅的话来说,还算马马虎虎了。

可是楚煌等不及了。

——人人都知道要做成一件事,并不容易。但他如果没去做,永远都不知道会有多么不易。

——一个人要去成就一件事,他可能做好了经历困难的准备,但他不经历困难,永远不知道自己到底准备好了没有。

数月前,楚煌破茧而出。幼蛹破茧只有死路一条。还好楚煌有北斗玉辰玄衣护着,才没有立时魂飞魄散。

化蝶,这是谁想出的变态法门?

七年前,他从国都长乐狼狈东归。道路险阻,追兵在后,一日步行七百里,不知倦痛。穷途末路之时,拔剑西向,斩杀雍使,何等意气风发。

当时,有道者奇之,赠他‘北斗玉辰玄衣’,助他一日飞过五关,又是何等得意。

真可谓是:

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三层。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人毕竟不是蚕,幼虫不到其时,破茧而出,将终生软弱,翅不能飞,死路一条。

而对楚煌来说,化蝶是一条路,化蝶不成也是一条路。

只有谁比谁自由,没有谁比谁艰辛。

坐死待毙,便成大道又如何?

难道未求得来世,便先放弃了今生?

+++++++++++++

“我身上有殷月教的‘化蝶离魂之术’,有修缘教的‘北溟接引术’,还有吸纳妖凤的凤炎离火真劲。离火之气经反复运用,基本上已能运转如意,为我所有。

……化蝶离魂术和北溟接引术都是功夺造化的不世法门。化蝶虽然未成,肉身经过‘太液池’浸泡,筋骨皮革必定远胜一般熬炼。魂体经由定魂砂打磨灵窍,已不惧青天白日。看来马上得回绿云岛一趟,使神魂相合,也算小圆满。北溟接引术有鲸吞海纳之能,夺人灵力尽为我所用,这一节固然是好,但以我现在的修为却要仔细,吸纳庞杂,恐遭反噬。”

楚煌躺在槐树下的大石上,默想这段时间的经历,不由懒懒地叹了口气,“洞庭之行,龙岩婆婆赠了定魂砂,鬼潭石窟,得了天地神兵丈八蛇矛。再加上多年前,无名老道赠的北斗玉辰玄衣。身上灵宝虽不十分丰盛,三件却都是极有分量的。定魂砂和北斗衣算件宝器应该没问题,湛龙腾雾矛在十三神兵中排名第三,兵器之中算是绝顶的了。”

“北海之行本就有取回肉身的打算,只是未得其便。适逢其会,本想看看那晁天王有多大能为,看来不过豪强之属。顺时风兄妹几个远道而来,未必没有择明主、尽所学的心思,晁盖如此,想必这心也淡了。”

楚煌想着,不由的朝躺得东倒西歪的顺时风兄弟几个看了看。眼前红裙微荡,楚煌仰头看去,涟岚不知何时站在身前,从这个角度看过,正见得涟岚身姿窈窕,曲线动人。若白云以出岫,烟岚以笼月。撩人无限遐思。

楚煌眨眨眼睛,笑道:“五姐,你醒了?”

涟岚被他贼兮兮地看得不惯,不由面颊微红,看楚煌没有站起来的心思,只好在他对面找块圆石坐下。点头道:“我又不像大哥他们,喝得醉醺醺的,没怎么睡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