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5章 璇玑图

第35章 璇玑图

烈无忌淡然一笑,道:“张将军多虑了。我观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两人对话自然瞒不过楚煌耳朵,他微笑着抚摸阿璎毛羽,忽尔灿然一笑,抬眼道:“我也久闻覆海大圣英名,心仪久矣。只是恨无尺寸之功,恐怕年轻识浅,入不得蛟王法眼。”

烈无忌哈哈笑道:“岛主若有心报效,功劳只在反掌之间耳。”烈无忌说着做了一个反手的动作,心中振奋,阴沉的面上顿时显出几分意气风发的神采来。

“哦?”楚煌一笑。

烈无忌看楚煌意动,大喜跳下马来,左右两将也下马跟上。烈无忌随手驱开提盾遮护的武士,一脸和善的走上前来。本想和楚煌携手畅谈,却见他悠然自得的逗着鸟儿,似乎没看到他这片热忱,只得作罢。

“岛主岂不闻物华天宝,地杰人灵。绿云岛真乃天钟地孕之福地,灵气汇聚,宛如一幅天道运行图。我观此岛东西南三边俱是灵气充盈,西边就是此一片紫竹林,东面却是一条千丈急瀑,南面则是一片百里荷池。只北边稍缺,好似玉之有玦。天道忌满,此真乃一幅绝好阵图。”

楚煌微微皱眉,“我倒被烈总管说糊涂了,什么玉之有玦,什么天道忌满。本岛主却是参不透烈总管的话中玄机。”

“对,就是璇玑。”烈无忌击掌喝道:“老弟可有听过,‘东海神针铁,西海定神珠,南海玉如意,北海璇玑图’。这段歌诀。”

“北海璇玑图?”

“对啊。”烈无忌见楚煌渐渐堕入彀中,神情越发亲热,解释道:“上古末世,天崩地变,四海汹涌,淹没州陆,死伤百姓无数。唐君祈祷天帝,终于在人族中降下了一位盖世英雄。此人出生便怀携四件神器,乃是左手的三宝玉如意,右手的定海神针铁,脖颈上挂着二十四颗虚弥定海珠,又叫定神珠,背上绘着一幅璇玑图。后来,他以这四件宝贝分别平息四海水患。千万年来,波平浪息,四宝便留在了四海之中,永靖海宇。”

楚煌嘿然一笑,“如此说来,若是谁能驱得四宝,便是当之无愧的海霸王。蛟王必是对这几件宝贝动心了,所以烈总管才驾起巨舰远巡,此言可对?”

“如今四海被这几件宝贝压了万年,已成驯兽,颇不足虑。这四件宝贝静极思动,机缘巧合之下已相继出世。老弟想必对妖族七圣这名头也有听闻,那美猴王虽是我家蛟王的结义兄弟,为人却甚是惫赖,万事随心所欲,难以常理约束。他修道初成,便向那东海龙宫求件兵器,可是他要什么不好,偏是相中了那定海神针铁,强抢之下,海水颠倒,龙宫翻覆。那敖广如何敌得他过,不但把神针铁任他拿去,还送上了一套宝甲。”

烈无忌轻叹口气,接道:“四宝之中,除了这定海神针沉没东海深堑,龙族密知之外。其他三件却向来无人知其具体位置。不料,那蜉羽门的散人照空明又在西海撞上了仙缘,得了二十四颗定海珠。我家蛟王虽然神通天成,对此神兵秘宝颇是不以为然。无忌身为北海总管,平靖北海却是职责所在。为防璇玑图落入屑小之手,招来不测之祸,这才带武士驾巨舰出海,冀盼天遂人愿,将此宝进呈蛟王。”

楚煌眯眼轻笑,暗道原来是这般缘故。“不知烈总管可找到那北海璇玑图?”

“尚未?”

“那——可有线索?”楚煌问。

烈无忌看了楚煌一眼,说了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话。他道:“以某观之,璇玑图便在这绿云岛中。

++++++++++++++++++++++

大帐中。

烈无忌差人摆下七十二道水陆大宴,款待楚煌和李铁牛两个。什么龙肝凤脑,狮胚豹胎,鹿茸熊掌,猩唇雀舌,络绎不绝送将上来,脂浓肉鲜,美轮美奂,让人垂涎三尺。完了,还有琼浆玉液侍候着,真是远胜琼林宴,不让蟠桃会。

烈无忌当仁不让坐了主席,烈飞绝三将坐了对面。让楚煌颇感惊讶的是那光头女将竟然还坐在两将上首,看来她即便不在七将军之数,地位也是只高不低。

李铁牛早被这些美味勾动馋虫,他以前只道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是人间痛快事。两相比对之下才发现以前吃的如同糟糠,喝的可比马尿。这厮嫌独自喝着不过瘾,抱着酒坛跑到对案,便跟烈飞绝和张竭泽自来熟的胡吃海喝起来。便是那光头女将温暧也难以幸免。

烈无忌指着李铁牛哈哈笑道:“李兄弟真是世间真率汉子,……楚相公,咱们也别闲着,请。”烈无忌满斟了一爵向楚煌举杯示意。

楚煌微笑着和他干了一杯。如此觥来筹往,宾客尽欢。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有惺忪之意。楚煌伸个懒腰掀帐走了出去。

+++++++++++++++

“三位师尊师承各别,以前似乎也并不熟识,她们为何不约而同都选了这‘绿云岛’潜修,难道除了本岛仙气凝聚,对修行者裨益甚大之外,那北海璇玑图也是一个重要缘故?”

楚煌真魂之体,凡酒自然醉他不倒。此刻被海风一吹,神思更加明晰。

海浪拍岸之声不时传来,天地越发宁静,疏星朗月高悬在澄净的黑幕之上,幽婉静谧,遥不可及。

楚煌打了个转,浑身被北斗玉辰玄衣裹住,在凡人眼中如同隐身一般,大摇大摆的出营而去。分辨了一下方向,向西边急速掠去。

功行九转,一片广阔的荷池便出现眼前。这百里荷塘唤作『太液芙蓉池』,与『紫竹林』,『清音洞』都是绿云岛上灵气极佳的所在。

池中荷叶如伞,亭亭玉立,荷花尽开,低眉信手。单看来,确实如娇媚女子,拎裙弯腰。放眼开来,千百荷花铺展开去,又如同刀枪阵列,军旅夜伏一般,让人脑中一炸,睥睨之感顿生。

楚煌笑了一笑,扭身化成一缕雾气,钻入一朵洁白的莲苞之中,夜月静,清涟纹,百里荷花在月下假寐,好像从未有人来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