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40章 秋水门

第40章 秋水门

过了木桥便是一排石阶,两人顺着石阶走下,就见一面平阔之地,四周生着些野花山草,并不出奇。倒是一旁的石壁前立着两尊高有三丈的泥像,黑髯虬须,执剑骑虎,煞是威猛。此时,正有三个青年男女在空地上查探。

“许师哥,我们明明看到多宝道人跑到此处,为何眨眼间便不见了。”

说话的是个温婉俏美的女子,肤色雪白,眉目娟好,一头乌缎般的秀发几可及腰,写意无端。莹润的小耳上垂着两粒红豆大小的白玉细缀,皎皎然有皓月之姿,高华之美。

那许师哥一身蓝袍,身姿挺拔,面目俊朗,听白衣女子细语相问,连忙一脸温和的笑道:“是啊,那多宝道人真是狡猾,咱们一路紧赶慢赶,还是被他跑了。我看此处机关诡秘,隐蔽难寻。咱们却要小心行事,免得遭了暗算。”

白衣女子点头道:“多宝道人的修为只和咱们师兄妹在伯仲之间,在咱们的严密监视下,断然没有忽然间踪迹全无的道理。我看这里多半有些不为人知的机关。成师兄,你心思缜思,倒是说说看他能逃向哪里?”

成师兄身穿黑色布衣,幞巾包头,看来约摸三十来岁年纪,相貌平实。看女子目光灼灼,显出一丝紧张,暗自吸了口气,说道:“我……我看那两尊神像甚是古怪。”

许师哥笑道:“这两尊泥将想必便是传说中的神荼、郁垒了。相传度朔山上有桃木,盘曲三千里,树枝垂到地上形成一道鬼门,是山中群鬼出入之地。鬼门前便站着这两位神人,但有那做恶之鬼经过此门,便被二神以苇索绑了喂虎。这两尊泥像我早已看过,并没有什么出奇处。”

三人议论间,丹语冰两个转了出来。丹语冰抿嘴笑道:“这两个泥像吸食天地精华,早已成了妖身,这才被谷中之人摆来作守门之用,待我拘他们出来。”

她轻笑着曲指在唇下虚按,便有两个音符飘进泥像气海之中。只听‘哎哟’两声,泥像上跳出两个人来。一个黑须狭眉,一个红脸赤髯。一个手持桃木剑,一个拿着套鬼索。身边伏一只吊睛猛虎,杀气腾腾。

红脸的浓眉一挑,怒声喝道:“是谁暗算我们?”

丹语冰笑道:“我正要入谷,烦请两位行个方便?”

黑须的昂首问道:“可有谷主令牌?”

“自然。”丹语冰浅浅一笑,手上白光闪动,现出一面巴掌大的白玉牌子。上面刻着一条瀑布图象,淡笔勾勒,极有神韵。

红脸的打个哈欠,点头道:“令牌无误,你可以进去。”

郁垒伸出桃木剑,朝着两尊泥像中间一指,咯噔声中,泥像拉开容两人通行的距离,现出一条小路。

“有劳了。”丹语冰一拽楚煌,两人方欲进谷。

那许师哥一脸惊喜,叫道:“师妹,多宝道人八成是从这里进谷去了。”

三人递个眼神,心意相通。脱兔一般朝泥像中间的小路掠去。

“呔——。”郁垒一横桃木剑,大喝道:“尔等何人,此乃忘川谷禁地,外人休要乱闯,可有令牌?”

许师哥哈哈笑道:“我兄妹乃谷主好友,要什么令牌。”

“胡言乱语。”神荼厉叱一声,双目放出两道神光,向许师哥射去,灼烫如烈日一般。

许师哥觑得一惊,连忙纵身掠开。神光击到地上,顿时灼出一个大洞。

神荼冷哼道:“给你一个小小教训,若再敢无礼硬闯,我二人便不客气了。”

“许师哥,你没事吧。”白衣女子看那神光厉害,连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她不问还好,这一问许师哥登时面皮紫涨,怒喝道:“小爷今儿还非要看看这谷中有什么稀罕处。你两个偷胎妖物,能有多大本领,竟敢狂言欺我。”

许一飞手捏剑诀,厉叱一声,‘五雷真诀’幻出一道金光护住肉身,背上一声龙吟,‘紫电’剑出鞘,寒光烁人。许一飞拔剑在手,刷刷两声疾砍,剑上白光盘绕,雷声隐动,两道银蛇一般的急电向两人抽去,声势惊人。

神荼两人也吃了一惊,桃木剑一合,织起一张金色大网,将银蛇电劲罩在其中。银蛇盘舞,张牙吐舌,犹自厮斗不休。

丹语冰轻撩发丝,低声道:“此人使得是‘五雷电劲’,看来这三个都是‘秋水门’的人。”

秋水门是十大玄门上四门之一,徒属之众仅次于蜉羽门。门中讲求勾通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种愿力,以自然为师,成大神通。

许一飞见‘雷龙电劲’被神荼、郁垒桃木剑化出的金网束住,难以凑功,大喝一声,飞剑抢上。他道息丰沛,紫电剑劈出一道道白光电蛇,诡秘莫测,让两个家伙一时闹了个手忙脚乱。

许一飞面色顿和,高声叫道:“成师弟,你和师妹先走,我随后就来。”

成坤迟疑了一下,说道:“请师妹先行,我去助许师哥一臂之力。”

白如萱看许一飞与神、郁两人争斗甚急,如何肯走。

两人这一分神,郁垒百忙中扭过头来,喝道:“想走,哪那么容易。”手上一抖,那套鬼桃条一圈一圈向两人卷来。

白如萱一声清叱,‘白虹剑’出鞘,挥起剑芒朝桃条劈去。

“要糟。”楚煌对紫电索、捆仙索的能为知之甚稔,对这套鬼索自不会轻易视之,见白如萱挥剑就斩,暗暗替她惋惜。

白如萱腾身而起,‘刷刷’挥动剑芒,桃条当之纷纷应手而断。成坤也执乌辰剑在手,如法施为。两人挥动宝剑,不一刻,断条烂索落了一地。

神荼、郁垒将许一飞围在核心,那木剑朴实无华,暗暗却散着沉腐之气,许一飞斗得一会儿,便觉得身法不灵,头昏脑涨,神思猛醒,惊了一身冷汗。

那桃条堆在一处,慢慢盘踞一起,巨手一般将大地抓得龟裂开来,枝干渐拧渐粗,慢慢的,长成一棵狰狞老树,挥舞着枝干向白、成两人抽去。

白如萱吃了一惊,连忙旋身退开。剑诀起处,罡气布体,使出‘离火真诀’,白虹剑上赤芒凝聚,反手劈出两道火焰,夭矫如龙,将整个桃树缠了几缠。

“白师妹,我来助你。”成坤忙捏个剑诀,使出‘疾风诀’,乌辰剑挥处,狂风呼呀,荡地嘶卷。

风助火势,火缠风吼。立时将桃树卷裹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