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9章 忘川谷

第39章 忘川谷

“你——。”修缘瞪圆美目,气得说不出话来。

“白痴——。”殷月冷冷一哼,“你上来就开出那么好的条件,妖女肯放人才叫见鬼了。奇货可居,楚煌反被你害了。”

“我没有——。”修缘急忙分辩。

楚煌见修缘莹润的小脸上满是委屈之意,连忙冲她微微一笑,偷偷作个口形说“别理会她。”

修缘心中一甜,见他为人所制更是担心。

明玄一振青鸿剑,上前喝道:“白猕王?你可是号称通风大圣的那个?妖族七圣之一?”

银衣女子微微皱眉,淡笑道:“我就是白猕王丹语冰,伏魔司要抢夺璇玑图,好歹也派出个景气点儿的人物,就凭你们几个?哼哼……”

她杏眼斜乜,浅笑不语,却是谁也看得出她话中的讥嘲之意。

“妖女狂妄。竟敢小觑我等。伏魔司正是专拿你这等冥顽妖孽。”

明玄身后的四条大汉,大声喝骂。中间一个身穿虎皮围裙,黄发赤髯,扛一把虎背大砍刀的汉子更是跳出来嚷叫,一脸凶相。

丹语冰柳眉一扬,面有怒意。“你这忘本的孽畜,进了伏魔司却又怎地,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手指在唇下略微按引几下,好像捏着一只横笛,吹出两声高亢短促的音符,赤髯汉子虎眼惊愕,‘啊’的一声,抱头倒地,滚了几滚,变成一只吊睛白额的猛虎。

丹语冰轻声一叹,她身为妖族七圣之一,见虎精现了原形,面上也不甚光彩。

明玄见丹语冰神通非凡,已知难敌。虎精现形,大损伏魔司颜面,心知事不可为,狠狠一跺脚,牵着虎精飞快去了。

明玄身为伏魔司北方巡察,在司中职位仅次于府主和降妖、荡魔两位将军,烈无忌与明玄曾有交锋,深知其人难缠。今见他在丹语冰面前却不战自溃,也觉气馁,干咳一声,拱手道:“未知五大王当面,在下烈无忌失礼了。”

丹语冰轻哦一声,笑道:“你们是蛟老魔的下属吧,动得老大阵仗。你回去跟蛟老魔支个声,这‘璇玑图’便是我拿走了,他若要时,便要他自己来取。我只在金鳌岛等着他。”

“白猕王,胜负未分,你倒想往哪里走。”殷月厉叱一声,一横青霜剑,挡住去路。

丹语冰扣着楚煌肩膀,咯咯笑道:“姐姐有这么个宝贝在手,哪还有功夫跟你们几个小姑娘斗死斗活。你们不惜他性命时,便直管施展手段上来吧。”

丹语冰美眸流转,见三女空自咬牙切齿,却是一般的投鼠忌器,犹疑不前。

“走吧,小兄弟。”丹语冰咯咯一笑,披皮甩处,带起一道飓风,楚煌双眼微眯,呼吸间,两人已在百丈高空。向下看时,绿云岛只有巴掌大一片。丹语冰伸出葱玉一般的手掌,五指变幻,仙灵之气凝聚成球。她挥手冲下空一抓一拍,喝道:“宝来。”

球体乍破,撞开一圈圈气浪,将绿云岛罩定其中。丹语冰伸手疾抓,只听‘刷’的一声,整个海岛好似被撕下上面一层,一幅黄卷向天空飞来,远处,颜意三女正腾云追来。

丹语冰娥眉略紧,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将黄卷收入掌中。披风一遮,瞬息万里,早把三女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丹语冰驾云而行,倏忽万里,地上已不知过了几多州县,终于在一座风景秀美的山上降落下来。

楚煌凝心默察,只觉气海沉滞,一丝灵力也无。心中大为惊诧,不知丹语冰使了什么手段,禁制的自己如同凡人一般。

丹语冰淡然一笑,也不点破。抓住楚煌只在僻静山路上低飞。山花满路,鸟兽不惊,颇多野趣。

飞过几番山重水复,楚煌正疑无路时,只见山路一斜,一道道急瀑从山崖间倾泻而下,喧声盈耳。丹语冰胁着他顺着瀑布掠下,飞瀑抖溅,尽显飞扬之姿。下了百十丈,以为到的实地时,那瀑布却汇成急湍,前流数十步,又自倾泻而下。如此数四,好似阶梯一般。

瀑布借着这几个台阶缓冲,落到崖下已成涓涓细流。填充进一面大镜般的碧潭中。

丹语冰拽着楚煌掠过细流,水帘后面却是一面青铜兽面墙,丹语冰在兽吻下的铜环上一拉,兽口‘忽哧’一声,猛得喷出两道白气,楚煌不妨有此,吓了一跳,欲要躲时,已被喷了一身。

丹语冰咯咯笑道:“不妨,这白烟只是示警之物,于人无害。若是不知底细的拉动兽环时,不得其法,兽眼黄光闪烁,口鼻有黑气攒射,未进此门,便成了朽骨了。”

楚煌听的如此凶险,也是心惊。

未几,兽门咯嚓两声抬了上去,现出洞口,楚煌跟着丹语冰迈步进去,两边的都是山石洞壁,走了数十步,霍然开朗,出口却在一面峭壁之上,对面除了一条数步宽的木板长桥更无别路可通。山上崖下烟笼雾罩,目力难透,也不知都是什么凶险去处。

丹语冰一抓楚煌手臂,低声道:“不要往下看,走吧。”一拽楚煌,快步而行。楚煌不及细思,便跟着她上桥急走。木桥极长,上空不时传来羽翼开合的声音,好像是什么禽鸟从头顶飞过。下方却是一阵阵咯吱咯吱的怪物磨牙声,尤其让人心惊。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楚煌被丹语冰施了禁制,一点灵力也使不出来,心底着实发虚。还好木桥虽长,终是无掠无险的走了过来。路上也记着丹语冰的叮嘱,尽量不胡乱张望。直到脚踏实地,方才松了口气。

丹语冰浅浅一笑,走了两步,转了半个圈,摇身一变,银衣披风的打扮已换了个样。成了一身素淡的兰花布裙,清汤挂面,不施脂粉。肌肤胜雪,娇靥生妍。不识她的,也只当是个美丽女子,哪想得到她会有偌大神通。

丹语冰眨眼笑道:“小兄弟,我道你是个聪明人,呆会儿进了这『忘川谷』中,可莫要让姐姐为难啊?”

楚煌听出她话中的要挟意味,但看她笑语盈盈,风姿窈窕,分明姣好淑女,心中戒备,脸上却笑吟吟地道:“自然是惟白猕王马首是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