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8章 白猕王

第38章 白猕王

楚煌见那人身穿皂袍,手持宝剑向温暧飞身追砍。眉毛一挑,劈手朝他后心疾搠,那人听得背后风声响动,百忙中回身折转,挥剑借力,跃了开去。

楚煌这才看清他的相貌,贼眉鼠须,下巴突出,生得甚是丑陋,目光闪烁,更有种阴鸷之气,很不讨喜。

那人眼球一扫,看出是楚煌从后突袭,眉头一皱,质问道:“你这小子好不晓事,本官正要捉拿这贼女子,你为何从后袭我?我观你二人本是敌对,好心助你,你怎可恩将仇报。真是糊涂透顶。”

说话间,又有四条人影纷纷掠了过来,向那人躬身行礼,口呼大人。楚煌随意扫了一眼,看那四人俱是相貌古怪,不类良善。

楚煌听他反诘,冷笑道:“你又是哪里来的本官?这绿云岛上只有本岛主一人可以发号施令,本岛主愿斗便斗,愿和便和,岂能由你这等无耻小人冠冕堂皇的跳出来捡便宜。”

“大胆。”鼠须男子勃然大怒,喝道:“本官乃是三界伏魔司北方巡察明玄,此女是蛟魔王手下妖女,你可有明辨。我看你小小年纪,极易误入邪途,切莫仗着一点修为便目中无人。要知道,三界之中,上有天条,下有律法。只有正道直行方有希望成仙得道。你方才言语偏迷执狂,若不悔悟,必入魔道。”

楚煌将蛇矛往地上一扎,抬抬下巴,指着明玄问道:“你也是为着北海璇玑图来得吧?”

明玄一呆,没想到楚煌问得如此直截了当。老脸一红,干咳一声,说道:“本官受命保北方安靖,四海秘宝出世在即,本官自然要妥为探查,以免其落入邪道之手,致使生灵涂炭。”

楚煌呵呵一笑,指着温暧道:“那好,邪道在此,就请大人快快除魔卫道吧,本岛主就不奉陪了。”

明玄见楚煌提矛欲行,连忙招手道:“且慢。这个……小兄弟,秘宝出世,势必会招来屑小之辈的觊觎,你既是修道之人,难道不想为天下苍生出一份力?”

“天下苍生?”楚煌一笑,问道:“大人代表的了天下苍生吗?”

明玄高傲的仰了仰脑袋,哈哈笑道:“我三界伏魔司乃是人皇所设,天帝授箓。向来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小兄弟若能为我伏魔司出力,自然是为天帝、人皇办差,为昌明至道出力。小兄弟以为伏魔司是不是代表了天下苍生呢?”

“好一个天下苍生。”朗笑声中,烈无忌带着张竭泽两将从暗影中踱了出来。

烈无忌抱臂笑道:“我当是谁,说得出这般振聋发聩的壮语豪言,还道说话之人颇有伏魔司鹰爪的风采,哪知还真是明兄当面,惭愧!惭愧!”

“烈无忌?”明玄眼睛眯起,“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在此处与烈兄相见。”

烈无忌哈哈笑道:“我却是早就想到了,璇玑图出世这般重大的事,怎能少得了你明兄的身影。只是,多年不见,明兄你却是一点没变,仍旧是——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

“呵呵——呵呵——”烈无忌三人相顾,旁若无人的大笑起来。

张竭泽嘿然道:“多年不见,伏魔司的伎俩也是一点没变,总爱找些不相干的人出来当炮灰。不过这回,明老儿你可看走眼了,楚相公可不是你左一句天帝人皇,右一句天下苍生糊弄的了的。这小子心里鬼着呢?你们习惯了让人冲锋在前,自己摇旗呐喊,可千万不要偷鸡不成反蚀米才好?”

明玄面色铁青,冷哼一声道:“邪魔妖道,伏魔司早晚将你们荡灭。”

烈无忌拊掌笑道:“是我失语,戳到明兄的痛处,明兄这可不是恼羞成怒了吗?”

一语未尽,大地剧震,无数水箭从太液池中喷涌出来,游鱼惊跳,芰荷乱飞。清荷静池一片狼籍。须臾,土地震裂,火焰从中喷薄而出,道道光焰又猛又疾,躲得迟的,尽被火伤。

烈飞绝大喊道:“岛上水火尽出,大哥可知是何缘故?”

张竭泽瞪圆眼睛,急道:“敢是火山喷发了吧?”

烈无忌也是满面惊异,脱口说道:“是不是璇玑图要出世了?”

此言说中众人心中所想,都是脑中一嗡,又惊又喜。

轰!

池水怒喷,一条银白人影从水底掠出,轻踩莲头而立。衣带当风,有如凌风仙人。

砰!砰!砰!

三道水光翻滚,更有三条人影追了出来,遥成合围之势,将那人围在核心。

那银白人影一身素淡,外罩银缎披风。璎珞点缀,面容极美。她看到岸上聚着许多人,讶色一闪即收,轻‘哟’了一声,眉眼盈盈的说道:“今儿可真热闹呀,看来璇玑图毕竟不是凡物,竟有这么许多人赶来捧场。”

围着她的三人,一着浅蓝,一着素白,一着玄墨,却是一个比一个美貌,一个比一个动人。众人方自奇怪哪里突然钻出这么许多艳美的人儿来,楚煌大喜叫道:“颜意师傅——,殷月师傅——,修缘师傅——。”

那秀首童童,一袭缁衣的俊俏尼姑瑶鼻轻哼,算作回应。

素衣如月,学作道髻的清美女子眼眸一亮,浅笑道:“你回来了。”

纱绢如仙的蓝衣女子秀眉微凝,急呼道:“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银衣女子咯咯一笑,飞身向楚煌掠来。

楚煌神情微哂,他见此女与三位师尊敌对,早抓一把金砂在手,觑得银衣女子近前,劈手向她面门打去。

银衣女子既不闪躲,又不格挡。伸出纤纤玉指,在口前虚按,便有两个音符从虚无中传来,‘卟’的一声,将金砂尽皆打散了。她浅浅一笑,“这是定魂砂,如何伤得了我。”

楚煌唬得一惊,这等轻描淡写的手段,他只在龙岩婆婆身上见过。当下不敢怠慢,一振蛇矛,使一式‘巨蟒腾云’,向银衣女子急扫。

女子笑了笑,又是曲指虚按,长睫弯弯,眉眼盈盈。说不出的静好,恬美姿态让人心头一慌,两声音符灵气‘卟’的一声,没入楚煌双肩。他方觉臂上一软,又是一道气流钻入丹田,忽尔火炙,忽如握冰,气海扎疼,哪还提得起力气。

“楚煌——。”三女飞身赶至,怎奈银衣女子动作实在太快,一个照面就将楚煌擒了,劈手抓在手中。

修缘急道:“白猕王,那璇玑图我不与你抢了,你快将楚煌放了。”

“哟——。”银衣女子朝楚煌身上打量了一下,啧啧道:“我倒看不出这小子有何出奇处,倒让修缘仙子这般情真意切,如此说来,更是轻易放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