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7章 争锋

第37章 争锋

先天妖火足以焚毁一切,便是真金也能炼化,温暧岂有不知。她虽然素来冷傲,此刻见玉斧被炼出金雀妖身,恹恹欲毙,也不由心头酸楚,珠泪只在眼眶里打转。

楚煌不为所动,轻笑道:“人说法宝通灵,况且是名动乾坤的天地神兵。听说一些先天神器,上古妖体,被那三昧真火一炼,不但不会废掉,反而可以炼出偌大神通来,你要不要赌一赌?”

传说美猴王昔年曾被天庭招安,因不忿官小职卑,大闹蟠桃会,偷吃蟠桃御酒,又一口气上了三十三天兜率宫老子居处,盗取仙丹无数,修成金钢之躯。天帝派天兵将他拿住,天刀雷电俱杀他不得,老子动了肝火,将他在八卦炉中以三昧真火炼了七七四十九日,丹成之日,美猴王不但未死,反被炼出一副火眼金睛,天宫震动。

那美猴王乃是『轮回天』修为,成了神道的。蟠桃、仙丹哪样不是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却被他不知忌讳吃了无数。才侥幸脱了烈火焚烧之劫。这是万中无一的机缘,温暧对金雀神斧珍若性命,如何肯冒这个险。

楚煌紧扣斧眼,如同捏住金雀咽喉。温暧心疼不已,咬牙道:“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楚煌意颇不平,紧紧手上矛柄,蛇头距温暧面颊只有毫厘之差,她虽不畏死,但若就这么被刮破了相,却是心有未甘。

“你们驾着一艘巡洋巨舰跑到我绿云岛上耀武扬威,还想打什么北海璇玑图的主意,我身为岛主,是可忍,孰不可忍?你倒好意思问,我想怎样?也罢,你们人多势重,我也料理不过来。今天算你晦气,落在我的手中,说不得要好好整治一番。来个杀鸡儆猴,给他们看看。”

“你……?”温暧气鼓鼓的瞪大眼睛。

楚煌撇嘴道:“你这小娘子如何使得第七神兵,正好我那扈从铁牛也善使板斧,虽然长短不同,单双也异。好在这是神兵,送了与他。铁牛必也欢喜。待我将此斧从新祭炼过了,再和你计较。”

大凡要灵器认主,不外是祭炼和符咒两途。符咒乃是一种驱动法诀,只要熟知法诀,修为精湛,便可加以役使。祭炼之法又深一层,若是境界达到,便符咒也可以任意抿灭和修改。

还有一种情况便是灵器主动认主,这种情况机缘至为关键。而且灵器和主人之间多半需要某种契合。灵器既然沾了一个‘灵’字,顾名思义便具有了一些人性。有的甚至上古流传,遥遥万年,不知阅尽多少世事。一件有份量的灵器,对主人自然助益非凡。主人也往往视它如师如友。

楚煌不过初窥『自在天』门径,依境界来看,原是无法祭炼『金雀宣花斧』这等天地奇兵,好在他有一手凤炎真火,用来对付灵器真好比终南捷径。

施为之下,手掌尽赤,熊熊真火将斧头卷裹其中,玉斧的金雀妖身惊惧鸣叫,嗡的一声,斧柄剧震,温暧急握不住,神斧脱手。

“不……,你不能夺我金雀神斧……。”温暧腿上一软,伏倒在地,双目死死的盯着楚煌,愤恨、无奈、仇视,种种情绪宛如一团跳动的火焰。

楚煌微微皱眉,暗叹道:“不能心软呀。”

玉斧妖身挣扎中,楚煌看到金雀眉心有一点胭脂般的殷红血迹,正要伸指抹去。异变突起,温暧健豹一般飞掠开去,掌心金光闪烁,陡出打出两枚光灿灿的物事,照人眼目。

楚煌冷哼一声,挥矛疾扫。

砰!

砰!

蛇矛与金光一接,接连两声巨响,金光暴射开来,好像烈日当头,到处一面金灿灿的世界。

掌心雷!

楚煌暗道不好,连忙以玄衣护体。手上玉斧‘嗡’的一阵急旋,锋刃生寒,楚煌一个拿捏不住,金雀斧倒射而出,被迎面掠来的温暧挥手接住。

楚煌振开玄衣,见温暧手持玉斧,当面站立。两人相距不过五步。楚煌见她玉面生寒,方要搭话。温暧低叱一声,旋起条条光旋,一式“拦斗截江”,劲气如怒潮一般扑卷而至,狂风呼啸,当者披靡。

得意不可再往,故伎焉能重施。

楚煌避退不得,蛇矛打个半旋,搅起一道黑色巨浪,飞身而起,幻出黑蟒妖身,使一式“怒破千军”,朝斧锋迎面扎去。

轰!

矛斧相交,金雀黑蟒掀起无边气浪,两人收势不住,纷纷后退数步。这一式劈面交锋,以硬碰硬。也不知是楚、温两人相争,还是两件神兵较劲。

如此神充气满的拼杀消耗灵力甚巨,只能偶一为之,志在必杀。两人一退之下,各持神兵抢上,矛搠斧劈,你来我往,施展起战场厮并的功夫。

两人斗得片刻,楚煌方才领教到温暧的厉害。

+++++++++++++++

大雍武风极盛,宗匠辈出。

相传,五百年前天齐帝一统天下,文治武功煊赫一时。他收聚九州之青铜铸成九只铜鼎,八十一口金钟,鼎上绘山川河岳,每一只都有万斤之重,钟上镌刻龙凤龟鳞,各重千斤。

天齐帝大封诸侯,便召集九位皇子,十大元帅,在未央宫前铺展九九八十一丈长,八八六十四丈宽的‘山河社稷图’。让这些皇子元帅各执鼎、钟,与图上争抢封地,鼎万邑,钟万户。金口一决,砺山带河,永不矢言。

虽然此事本是老谋深算的天齐帝为警策皇子元帅作的政治秀,但人们更乐意谈论九皇子,十元帅的武道修为。此后,武者便用金钟罩来称谓武尊,以扛鼎来称谓武圣。

以四象修立基的龙象门贵为十大玄门上四门之一,便对役使灵器嗤之以鼻,专以修出龙象之力,以武入道为目标,可谓是大雍武将的摇篮。

金钟八十一,数目庞大。武者以九为基数,一九到五九称武师,六九到九九称武尊。力能扛鼎者为武圣,已是超凡入圣的修为。温暧使开七十二斤的金雀宣化斧如同无物,旋舞之间怕不有八九金钟修为。便不是武圣修为,恐怕离门槛也是一脚之差。

楚煌与人赌斗全凭一时锐气,狡计盘算,遇到温暧这种武艺精熟的,久斗之下胜面反而愈小。边斗边退,正想取定魂砂胜他。不及防,一支白玉琢飞将过来,楚煌方自一愕,那琢子打中温暧肩膊,她手上巨斧一滞,有些运转不灵,横斧疾退。

一人从荷池中飞扑过来,大喝道:“且看我来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