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42章 神游

第42章 神游

“阿璎?”楚煌看翠鸟钻了出来,心头一喜。从绿云岛失手被擒,一直不见阿璎露面,楚煌几乎把她忘了。

阿璎关切地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楚煌闻言顿时愁上心头,把灵力全失说了一遍。

阿璎咋舌道:“这白猕王竟有这般厉害。少爷你都有『自在天』的修为了吧,她还能禁制的你一点灵力都使不出来?”

“自在天还早呢?自在天起步是鬼仙之境,也算超脱生死之外了。我的魂体虽然有定魂砂培炼,肉身有太液池浸泡,魂魄合一,却还不能走魂,算不得鬼仙。”楚煌摇头道:“白猕王尊为妖族七圣之一,至少也是轮回天修为,你看她不施妖法时,活脱脱就是一个凡人女子,一丝妖气也无。恐怕离神道大成,斩却三尸已是不远。”

“不过大道之境无边无际,无有止息。『轮回天』之上还有『混沌天』,那是先天圣人的境界,想想也让人气馁。”

阿璎默然了一会儿,问道:“少爷,咱们何时回家呢?”

楚煌心里咯噔一跳,连忙坐了起来,大喘了几口气。

“少爷——。”阿璎见楚煌有些反常,可怜兮兮地叫道。

楚煌轻轻抚摸它的毛羽,微笑道:“等我进入『自在天』境界吧,一旦鬼仙大成,便不用借助灵器飞行,东鲁万里瞬息可到。”

“哦——那就可以看到惜蕊、妍霜她们了……。”阿璎娇笑着扑扇着翅膀绕着楚煌飞了几圈,仿佛立即便能回到家中似的。

+++++++++++++++++++++

“我的魂体经定魂砂炼铸,不用北斗玉辰玄衣遮护也可行走于白日,就算魂魄合一之后,不能立即修成走魂,也不至于一点感觉不到,如同常人一般呀?”

楚煌坐在**,努力理清丝绪。其实修行也和治病一样,只有先弄清病因,才好对症下药。

“凡人魂体皆归于灵窍,主其魂者曰识海。凡人灵力皆归于筋髓,主其力者曰气海。识海壮大为阳魂,气海结胎为元神。这两者便是现下大行其道的修行法门。”

“修缘教我的‘北溟接引力’应该算修炼气海元神的方法,所以我能以此术吸取妖凤的本源真炎,有了一定的灵力。殷月教的‘化蝶离魂术’明显是修炼魂体的法门。虽然,两者一种强调提升力量,壮大气海,一种坚持修炼精神,培养识海。

说到底,两种法门还不是殊途同归。只是我刚刚合体,未能走魂。白猕王又封了我的气海,灵力难施,这才如同常人一般。当务之急,要么冲破气海禁制,要么,就抓紧壮大识海。白猕王神通惊人,要冲破她的禁制恐怕很难,现在惟有想方设法走魂出来。”

走魂——走魂——走魂——走魂——

楚煌反复思考,身边的哪件灵器能帮助自己壮大魂体。猛得胸前紫光一涨,紫芯梧桐‘倏’的离体而出。楚煌顿时脑中一炸。

轰!

他下意识的从**跳起,将紫沁梧桐抓在手中。回头一看,却见另一个楚煌面无表情的躺在**,不由吓了一跳。心里泛起一种明悟,振奋异常。

成功了!

眉心的金线一闪即逝,楚煌有一种感觉,一种破茧而出的感觉。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

“这个忘川谷不知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隐藏之神秘若非有心人绝难找到。这谷中的重楼殿宇,一草一木又莫不是用心经营,决非仓促之中置办下来的。那个‘混世魔王’樊瑞据说能使‘八楞紫金锤’,看来是修气海入道。瞧那架式,也是八九金钟武尊的修为,不能小视。便是他手下二将,一个八臂修罗,一个飞天夜叉,只怕也有六九金钟能为。”

楚煌走魂而出,也算解了丹语冰的禁制,危机暂解。忘川谷的种种奇异便泛上心头。

大雍尚武,军队中对将官的武道修为有一整套具体而微的章程。天生蛮武,把式粗浅的且不说他。百夫长以上就要开始以金钟衡量,以肉掌击钟,能撞出砰訇巨响为准,方算入武,称为一九金钟武师,以此递增。到五九升六九,又是一个坎,要做到单掌劈钟,一击即破,掌缘无伤,方能过关,从此晋升武尊,在行伍中也是统领一级的中级将官了。楚煌家世显贵,对这些划分倒不陌生。

独自坐想能得出什么好结果来,楚煌暗自失笑,在房中转了两转,从墙壁间一穿而过。他现在是离魂之体,穿墙过壁自然比肉身方便许多。在回廊间小心走动,厢房中灯火透亮,呼喝笑谈之声此起彼伏,楚煌知道这些人士多半修为不俗,也不敢太过接近。况且,要探知谷中奥妙,从这些外来客身上入手也不啻缘木求鱼。

穿过一面月洞门,迎面却是一片极大花园。谷中气候宜人,这花也开得极好。一片锦绣中竟是毫无杂色,红艳花朵簇拥着假山凉亭,小溪分径,瀑布迎客,设计的极是巧妙。

楚煌不自觉的脚下放慢,心头也升起几分宁静无虑的心思。眼角忽的掠过一个熟悉的人影,楚煌呆了一下,连忙跟了过去。

他是魂体出窍,不虞被人发现,行事自也肆无忌惮,折了几个捷径,便跟上了那人。

那人穿一袭破旧的青布道袍,身躯矮瘦,形容猥琐,原来是跟许一飞师兄妹有些龃龉的多宝道人。

多宝道人趴在假山夹缝中间,正自以为隐蔽的冲着对面探头探脑。楚煌有些好笑,也被他的古怪举动带出几分好奇来。慢慢靠近过去,只听多宝道人低声嘀咕道:“这好小子原来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自己跑来偷看师兄师妹幽会。也罢,让你们追我老道的苦,这回正好给你们制造点麻烦,让你们窝里斗去。”

楚煌顺着多宝道人的方向看去,却见这片假山正对着花丛中的一角凉亭,凉亭中站着一对年轻男女,正低头说着话。那两人一个蓝袍英俊,一个白衫娇美,正是许一飞、白如萱无疑。

楚煌心头失笑,眼角一瞟,又见右边十余步一丛半人多高的茂密花枝下蛰伏着一个男子,看那身形,倒是像极了成坤。

“这师兄妹三个搞什么玄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