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43章 粘龙铁尺

第43章 粘龙铁尺

楚煌对这些男女痴缠的事情不感兴趣,正要返身离开。却见白如萱似乎对许一飞说了句什么,扭身走下亭来。许一飞神情焦躁,抢上几步伸开两臂遮拦,似乎在急切肯求。白如萱退了一步,郑重的说了一句,一拂袖子,快步走过。再看成坤,躲在一旁也是不停的抓耳挠腮。

许一飞却不放行,急忙欲拉时却抓到白如萱衣袖。白如萱不妨有此,两下拉扯,衣袖刺啦嘶破,露出半截雪白如玉的臂膀。白如萱大为羞愤,慌忙用另只衣袖遮住胳膊,快步跑下亭来。

多宝道人觑的时候到了,连忙捂嘴捏鼻,大声叫了一声:“成坤师兄,你怎么躲在这里?”

“成师兄?”白如萱不由站定,大睁美目,惊呼出声。

成坤以为行踪暴露,大惊跳开,指着白如萱结巴起来:“师妹——,我……我……”

“好你个姓成的,我要杀了你。”许一飞见成坤藏身一边,勃然大怒。方才两人的不快都是因他而起,此刻罪魁祸首现身,许一飞哪还管得许多,‘呛啷’一声拔出‘紫电剑’,劈面砍来。

“许师兄,你听我解释……。”成坤面皮涨红,百忙中挥鞘格挡。

许一飞大喝:“拔你的剑出来。”

多宝道人奸计得成,捂着嘴巴不住偷笑。楚煌恶他奸猾,在假山上摸了两枚石子,扣在手中。运起凤炎之劲,弹指向他打去。

石子携了凤炎真火,滚烫炙人,又比凡石不同。多宝道人全无妨备,脑袋登时着了一枚,惨呼着跳将起来,慌忙手上一晃,白光闪动,将另一枚收了。

“多宝道人——。”看到假山上惊呼着跳出一条人影,白如萱微吃一惊,待得看清是素不对付的多宝道人,叱喝一声,急掠而来,挡住去路。

多宝道人嘻嘻笑道:“贤兄妹真是大忙人呀,这深更半夜的,老道就不打搅你们争风吃醋了,我睡觉去也。”

“恶贼,哪里逃。”白如萱冰雪聪明,哪还不知多宝道人使了暗鬼,俏脸一沉,一转‘白虹剑’,叱剑在手。

多宝道人啧啧两声,“白师妹,你现在的样子可不雅观呀,被我老道见了也便罢了,若是呆会儿招了旁人过来,你白女侠冰清玉洁的名声,嘿嘿……。”

“恶贼住口。”许一飞飞身赶至,抖手就是一道雷电。

多宝道人忙闪身躲了,见三兄妹隐成合围之势,怪声叫道:“贤兄妹,莫不是要杀人灭口吗?”

成坤干咳一声,说道:“请师妹先回,这恶道就交给我和许师兄吧。”

白如萱闻言沉默,她的衣袖被不小心扯裂了,若被旁人看到,也着实人言可畏。

“要走?”多宝道人嘿然道:“贤兄妹不是一直想抢我的‘金羚赤角’,白师妹若先走了,两位师兄抢到却该是谁的?师妹难道不知,若以金羚赤角取悦一个貌美女修,那可是手到擒来。”

修行之道除了精修突破,杀伐争抢也是在所难免。修士们为了利益厮抢起来,比世俗争战也有过之而无不极。

金羚赤角是在女修中的受欢迎程度稳居第二,仅次于有驻颜灵宝之称的‘天山雪莲’。金羚生活在北麓冰原,头生赤角,或一或二,极善奔跑,据说它们休息的时候能够将赤角挂在树上,整个身体便隐身不见,真可谓“金羚挂角,无迹可寻”。如此避开一切凶兽猛禽的伤害。

金羚赤角有此妙用,经过修行者的炼制,便可用以储物,轻巧方便。又因它通体红艳,赤如珊瑚。所以女修往往将其打磨戒指或手镯,既美观,又实用。

白如萱师兄妹三个在冰源守了几个月,终于将一只金羚迫的筋疲力尽,正要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却被多宝道人一记雷珠打翻,整只金羚都拖跑了。兄妹三个如何不怒,这梁子便这般结下了,一路追来,大有不死不休之势。

“贼道,休要卖弄口舌,今日不把你撂下,我就不姓许。”许一飞早已怒不可遏,岂容多宝道人拖延。‘五雷诀’运处,三尺紫电剑吞吐紫色剑芒,向多宝道人肩头劈去。他打定主意,今天非把多宝零碎了不可。

多宝道人一撩道袍,翻出一把三尺长的铁戒尺,咬牙格挡。

只听‘啪’的一声,剑尺相交,立时粘在一起,许一飞推也不是,拉也不是,紫电剑空自剑芒闪烁,却被多宝道人扭着戒尺,胡乱引向一边。

“贼道受死。”成坤健步抢上,使开疾风诀,‘乌辰剑’荡起风旋,朝多宝道人脖颈急砍。花枝尽斜,树影飘摇。多宝道人唬了一跳,连忙引着戒尺急架,那戒尺似有无穷魔力,许一飞紧握长剑,随着铁尺向乌辰剑格去,竟尔挣脱不开。

又是‘啪’的一声,乌辰剑也被铁尺拿住,三人俱舍不得剑器,各自挣扎,又如何脱得开去。

“粘龙铁尺。”

白如萱娇呼出声,粘龙乃是红果树上一种毒虫,据说它形如树枝,皮色皆同,惯会依附果树,吸食树汁为生,肉眼难辨。

粘龙铁尺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灵器,却惯会拿人兵器,被粘上了也是麻烦。多宝道人修为平平,『阴阳修』四阶,『御物』,『遁光』,『潜形』,『神游』。潜形以下在各大修行门派中多如牛毛,不值一提。

多宝道人也就遁光的水准,不过他以多宝为名,却着实收集了不少灵器,虽然绝品极少,‘粘龙铁尺’这种古怪难缠的却有几多。这也就是白如萱三人单个修为都在多宝道人之上,但一路上却拿他不下的原因。

“贼道,还不快快收手。”

许一飞急运五雷真劲夺剑,剑上紫光缠绕,向铁尺缠去。

“我不放,要放你们放。哎哟……。”多宝道人正笑得得意,不妨那紫电绕着铁尺缠了过来,登时半只手臂一片麻痛。

“许师哥,快住手。”成坤也大惊叫道,三般兵器缠在一起,许一飞五雷真劲也顺着乌辰剑传了过来,成坤如遭电击,偏是脱身不开,只得运起疾风真劲抵御。

“哎哟,好小子你也来。”

多宝道人叫苦不迭。成坤的疾风真劲是阴极一路,跟五雷劲阴阳相抵,顿时舒展许多。多宝道人却无此能为,被一阴一阳两股真劲一冷一热的不断冲击,难受欲死。

“呵……。”许一飞感受到剑上传来的疾风黑劲,不由打了个哆嗦,斜睨了成坤一眼,暗道:“好小子,原来灵力这般强劲,往常倒被你瞒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