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44章 夺舍

第44章 夺舍

“收……收……收吧。”

多宝道人被折腾的口齿都不清了,终于提出撤手。

“好,许师哥,我数一二三,咱们三人一同收手。多宝,你可不能使诈。”

成坤特别叮嘱多宝道人一声。多宝道人不迭点头,他现在巴不得快点收手,否则不是烧坏脑子,就是下身瘫痪。

“一、二、三……。”

多宝道人瞅着面目沉凝的两人,哆嗦着说道:“你……你……你们怎么都不收手。”

成坤面上微僵,不由向白如萱望了望。

许一飞冷哼一声:“铁尺是你的,你不先收手,又来怪谁?”

白如萱悄然一叹,看来/经此一事,两位师兄嫌隙已生,再不会互相信任了。‘铮’的一声,拔出白虹剑,白如萱掠到多宝道人身后,一剑朝他后心扎下。

“白师妹……白姑奶奶,你可不能杀我呀,那金羚赤角,我送你便是。”

白如萱身形一动,多宝道人便知不好,但他已成半废之人,哪还有还手之力。

“白姑娘,剑下留人。”

一条高大人影从月洞门大步走来,看到场中情势,先吃一惊。连忙大叫一声,同时双拳一推,打出两道浩大劲气,花树被他真劲一冲,尽皆倾摆欲折。

那人却不罢手,一道劲气方过,飞身掠近十步,又是两拳一挥,全身骨骼崩崩作响,劲气如有实质,和前波劲气撞在一起,一波才动,万波相随,如同涨潮一般。

劲风袭体,白如萱吃了一惊,连忙纵身掠开。人影掠至,也不追袭,手掌虚抬,打出一道银色光旋,劲气充溢。许一飞三人‘呵’的一声,剑器脱手而飞,那人曲指虚弹,‘卟’的破空之声大盛,‘砰’声中和尺剑撞在一起,三般兵器哗然分散,扎在地上。

楚煌看那人渊亭岳峙,气度不凡,正是引领几人入谷的‘混世魔王’樊锐。这时,八臂修罗向冲,飞天夜叉李滚才领着几个谷中武士赶到。

多宝道人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看来被折腾的够呛。楚煌心头一动,朝他慢慢靠近过去。

樊锐目光灼灼,沉声道:“看来几位果然并非为修宝鉴宝而来,我忘川谷中不是打杀之地,就请几位作速出谷吧,若有迁延,须按我谷规处置。”

多宝道人忙叫道:“樊旗主,你可误会我老道了。谁不知我多宝专爱收集奇巧灵器,怎会不为鉴宝而来。方才也并非恶意打杀,只是老友见面,有一点儿小误会,嘿嘿,小小误会。”

许一飞从地上拔起紫电剑,忿忿的道:“出谷便出谷,贼道你给我等着。”

多宝道人苦笑道:“樊旗主,你也看到了,这位秋水门的高足跟老道不对付。实不相瞒,事情皆因几个月前,我和几位贤兄妹在北麓冰原狩猎金羚,也是我老道运气,那金羚被我得了。当然,许师兄他们也是出了力气的,因此有些龃龉。”

他假意叹了口气,方才接道:“谁不知贵谷炼宝鉴宝的本领天下无双,我老道行遍天下,好容易蒙贵谷雷宝大师赠了一面邀请牌,刚进谷来,还没能见识一番,就被赶出去了,我老道……真是死不瞑目呀。”

多宝道人说着竟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当场痛哭起来。

“樊旗主,这位许师兄见了老道就不依不饶的,你可千万不能放我跟他一起出谷呀,江湖上传出去,还道‘忘川谷’庇护不了朋友,怕了他‘秋水门’呢?”

樊锐微微皱眉,淡然道:“我‘忘川谷’只管鉴宝,不问是非。多宝道人,你即是雷宝大师的朋友,我念在同是‘忘川谷’一脉,便容你一次。至于‘秋水门’的三位朋友,还是自请出谷吧。”

多宝道人双目一亮,连忙拱手道谢。楚煌见樊锐点头同意多宝道人留下,暗暗放心。他的肉身现在白猕王控制之中,便是还窍之后,气海禁制难解,肉身便如同凡人。倒不如使个金蝉脱壳,先盗一具肉身使用。多宝剧斗之后,身体灵力都急剧下降,倒是合适人选,虽然长得丑了点,也只得将就了。楚煌对樊锐甚是忌惮,一边观察他的动静,一边悄悄向多宝道人走近。

五步,三步……

多宝道人似有所感,猛得扭过头来,楚煌冷笑一声,倏的穿进灵窍,钻到多宝道人识海之中。

“你是谁?”识海中多宝道人吃惊问道。

“送你去死的人。”楚煌打出两把金砂,将多宝道人裹在其中,定魂砂善能破灵窍、吸灵力,多宝道人境界不过遁光,魂体薄弱,不一刻便被金砂抽干了。

楚煌占据了识海,凝神默思,魂体倏得壮大,攻进万千灵窍。

附体如穿衣。

他现在魂体大成,比先时抢占孙翊肉身不可同日而语,倏忽间,撑满肉身,便能如臂使指,随心所欲。

杀人,夺舍,附体,这在梦煌不过是呼吸间的事,自然也没人发觉异样。

刚刚成功,便听到许一飞满是怒意的大喝:“你让留就留,你让走就走。忘川谷好重的威煞。”

樊锐淡淡说道:“规矩如此,还请几位见谅。”

白如萱浅笑道:“我许师哥性情如火,倒要请樊旗主不要计较才好。正像多宝道人方才所言,我们师兄妹跟他不过是一星半点儿的小误会,不足挂齿。如萱也素闻贵谷炼器神技,此次也是专程前来见识一番的。樊旗主既然不罪多宝道人,希望也莫要厚此薄彼才好。”

樊锐面上波澜不惊,开口说道:“我‘忘川谷’每年三月三日都要召开一场鉴宝修宝大会,如果碰到绝好素材,也会当场开炉试炼。但有一点,入谷之人必须携带一面邀请牌。今次的邀请牌已经如数查点,并无三位在内。

……我本道三位是那丹小姐的朋友。却不想三位乃是秋水门之人,我忘川谷与秋水门素无瓜葛,规矩所限,就不留三位了。至于三位与多宝道人的纠葛,只要出的谷去,自然与我们无干。”

白如萱细细听完,笑道:“原来如此,敢问谷中对我们这种慕名前来,而又有机缘入谷的,便不曾破例吗?”

樊锐沉吟道:“除非你能有绝好素材,谷中自然会盛情相待。”

“什么样的绝好素材?”

世上炼器素材何只千万,但要加上绝好两字,便不易得了。白如萱黛眉纤纤,突然玉颊一红。从身上拿出巴掌大的一块玉珏出来。

“樊旗主以为这块珏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