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46章 杀手

第46章 杀手

樊锐稳稳站定,待那剑及眉睫之时,身不动腿不弯,‘刷’的横掠五步,右手就势一甩,火龙标像一溜火团向许一飞劈面扎到,许一飞大吃一惊,竖剑急挡时,标剑相撞,铮的一声,火龙标一分为二,倏的扎进许一飞双颊。

那火龙标乃『自在天』真人以三昧真火炼制,不但快如流火,神鬼难防,毒标本身也携着不息不灭毒火炎气。许一飞双颊中标,惨叫一声,仰天便倒。

成坤吃了一惊,白如萱被樊锐暗算,且不说它。许一飞可是秋水门中的杰出弟子,单以境界论,已臻修罗天第三阶『潜形』之境,五雷真劲刚猛无俦,岂料两个照面便断送在樊锐手中。

“恶贼,你以何左道伤我师兄?”

成坤细看许一飞两边面颊各插一枚弯月般的火龙钢标,炙热炎气将他原本英俊的面孔灼烧的恶臭难当,伤处尚不停流出汩汩黑血,观之惊心。成坤又惊又怒,手掣‘乌辰剑’小心戒备。

“早就听闻樊旗主一手‘八楞紫金锤’使得是出神入化,可惜今日阴贼险狠、左道毒计都见识过了,独不见樊旗主施展成名绝学,未免遗憾。”

楚煌淡淡说道,心里却在寻思脱身之计。这樊锐术法、心机俱是一时之选,搞不好就是一场恶战。

樊锐惊异不定的看了楚煌一眼,他原以为早就对多宝道人的术法修为了如指掌,想不到他还有胆出头说话。思及他先时鼻一把泪一把的唱作俱佳,难道这老东西还是个深藏不透的高手。

至于多宝道人早被楚煌夺了肉身,真正的多宝已是魂飞魄散一节,却非他所能逆想和看破。

樊锐淡笑道:“秋水门妄自尊大,我樊锐却喜欢速战速决,不管灵器手段,达到目的便好。”

“樊旗主是急着杀人灭口吧?”楚煌恬然说道。

“那又如何?”

樊锐哈哈一笑,双手打出八道银光,每道都有六寸长短,寒光闪烁,冷厉毒辣。

攒心钉!

楚煌忙祭北斗玉辰衣护住肉身,飞身急闪。银钉却如附骨之蛆,蚯蚓一般扭身追袭,丝丝声中,如尖针,如急雨,幽光闪闪,触之非死即伤。

成坤见许一飞脸上血肉焦糊,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又见樊锐驱使攒心钉将多宝道人(楚煌所化)打的左支右绌,连忙大喝一声,‘乌辰剑’搅起一阵阴寒之气,狂沙肆荡,衰草披离,飞身向樊锐连攻七七四十九剑,招招攻心,剑剑要命。全然一副奋不顾身的打法。

樊锐在成坤剑下游走,眼见天色愈晚,顿时焦躁起来。纵身一跃,双掌摆如鹰翼,聚起一团淡金之色,‘刷’的穿进剑幕朝成坤胸前拍去,纤巧如游鱼一般。

成坤剑势绵密,眼睁睁看着樊锐泛着淡金色的手掌穿了进来,竟然截他不住,心头掠过极为怪异的感觉,剑势一滞,心头一慌。

樊锐猛得拳握凤眼,手上金光大盛,一抖如巨锤,‘砰’的在成坤胸口怒摔了一下。喀嚓声中,胸骨尽折。

成坤惨叫一声,飞跌出去,以剑支地,狂喷一口鲜血,布满血丝的双目猛然大亮,指着樊锐吃力的道:“你……你……这是大光明之力,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是太平天国余孽?”

“你去问阎罗王吧。”

樊锐冷哼一声,劈手打出一枚攒心钉,银钉鬼魅般穿透成坤前胸,成坤闷哼一声,慢慢软倒。

楚煌见樊锐连杀三人,眼都不眨一下,暗道这场架打得好没来由。也罢,说不得只好装死糊弄他一回。主意打定,倏的将魂体收归识海,多宝道人肉身失了操控,顿被攒心钉扎了个透心凉,在地上滚了几滚,便不动了。

樊锐目光闪烁,小心翼翼的蛰了过来,待看清多宝道人面皮晦暗,确实死的透了,方才放心。看看三人尸体,一边夹起多宝道人,又过去夹起成坤,轮到许一飞时,看他被火龙标打穿的面孔实在恶心,暗暗皱眉,将成坤和许一飞扔在一边,各拖起两人一条腿,来到井边。把三人一个一个投进井里,又找块大石将井口压上,看看没什么明显痕迹,才施施然走了出去。

+++++++++++++++

“这樊锐真是好辣的手段,好重的心机。”

楚煌听得地面上樊锐走得远了,才从识海中走了出来,重新占据肉身。感到多宝道人肉身被攒心钉打过的地方阴冷难忍,不由打个寒噤,还好他早以定魂砂护体,只要魂体无伤,以修行者惊人的自我修复能力,肉身的伤害倒算不了什么。

看看头顶的井口已被大石堵严实了,他『神游』境界大成,几可窥『自在天』门径,虽不说火眼金睛,目力却已极强,暗估水井的深度,怕不有百丈之多。

身体半浸在井水之中,幽冷异常,倒无甚浊臭,大约还是活水。楚煌打量井中,方圆不过三丈,许一飞师兄弟的尸身被冷水冲到井壁的砖石上,其余却无一物。

楚煌呆了一会儿,暗道:以樊锐的谨慎多半会分派得力手下守着井口。现在上去,实在无益。况且今日的事端从头到尾透着蹊跷,若要探他一探,又该从哪里入手才好。

……井内阴冷难捱,实在不是人呆的地方,况且身边还有两个死鬼。上是上不得,难道就这般困在这里不成。

楚煌不由失笑,忽的想起一事,暗道:白姑娘先被樊锐算计,打落井中,也不知是死是活。

四面看看,井中狭小一览无余,哪里有白如萱的人影。

楚煌微微皱眉,探头向水中潜去。

井水之中难辨方向,楚煌只管凭着记忆一直向下游去。大约潜了百十米深,堪堪见底。水底极为开阔,地上扎着几个巨型齿轮,铁索相连,也不知作何用处。楚煌游目细看,见不远处有一片白色衣影。急忙捏个分水诀,向白影游去。

脚踏实地,楚煌将白影拽了起来,见她容色绝俗,肌肤似玉,正是白如萱无疑。只是这会儿黛眉微凝,双目紧闭,似有无限痛楚。

楚煌将她拦腰扶起,才发现白如萱身下埋着一只水闸。闸上铁索正和齿轮连在一起。楚煌暗暗心惊,却听喀嚓一声,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齿轮拉动铁索慢慢转动起来,流水为之一浑,搅起急漩向上面回冲。流水势大,楚煌站立不住,连忙抱紧白如萱,两人刹时被卷没涡漩之中,裹胁而去。

楚煌勉力睁眼,只见离水底数十米处,修了一条巨蟒也似的甬道,长宽皆数丈,齿轮转动,甬道大开,张着巨兽也似的血盆大口,将地水拼命吸纳,楚煌忙祭北斗玉辰衣护住两人,顺着急流冲击之力带进甬道,向深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