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47章 夺丹

第47章 夺丹

不知过了多久,水流渐缓。楚煌估摸着方向,携着白如萱顺着甬壁向上直游,眼见的似有光亮,楚煌朝着明光靠近,约摸行了盏茶时候,他长出口气,游身钻出水面。

落身处是一个大大的池塘,池塘外则是一座富丽堂皇的石室,大青石的铸壁,华贵非凡。石壁上涂满了彩色壁画,栋宇殿堂,异代衣冠,浓墨重彩,非常精美。

楚煌匆匆看了几眼,顾不得为这些壁画惊艳。低头查看手上的白如萱时,顿时神情一傻。

白如萱本就是美如兰,馥比仙。在水底呆了多时,早已衣衫尽湿,几如透明,单薄的纱衣紧裹在美妙体态上,淡粉亵衣如云山雾遮,若隐若现。无限美景尽在眼前,让人心旷神怡。

楚煌心口急速跳动几下,不由的面红耳赤。小心伸手在她柔腻的瑶鼻下探了一探,顿时心中一凉。虽然早知白如萱必无幸理,真个看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香消面前,仍是惋惜至极。

楚煌揽着她坐到池塘边沿,让她玉首轻靠肩上。此刻的白如萱面容静美,如一束优雅纯美的百合花一般,让人无法拿她当死人看待。楚煌悄然一叹,脑中盘算着起死回生之法,说不得只有将她先以北斗玉辰衣护住,放入紫芯梧桐内,有机会再想办法施救了。

+++++++++++++++++++++

“小哥儿,你怀中的美人七窍已灰,心魂将散,你若不救它,便该任她安息,只管呆坐着干什么?”

楚煌在水中折腾半日,本是有些疲累,陡闻人声,一激灵便醒了过来。

“是谁?是谁在说话?”

楚煌扭头四顾,宽大石室除自己和白如萱外,空空落落,哪里有半个人影?

“难道是思慕太甚,出现了幻觉不成?”

楚煌一念及此,不由失笑。看看怀中人事不知的美人儿,自语道:“白姑娘,你的确是七窍已灰,心魂将散。我现在虽救你不得,却决不会任你这般死去。你放心吧,待出得此间,我上昆仑,下沧海,必为你求取仙药。让你重见这大千世界,朗朗乾坤。”

一声叹息悠悠传来,“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双花脉脉娇相向,只是旧家儿女……。”

这一次楚煌听的分明,那声音低沉微哑,颇有种无奈意绪。

“是谁在说话?”

楚煌修为激增,耳力也强,顺着声音望去,除一壁画,更无别物。楚煌心头疑惑,突发奇想,“难道那声音是从画中传来不成?”

想及此处,也觉异想天开,自己便先笑了起来。朝那壁画细看时,画上却是一片庄园,屋宇明净,桃花烂漫,一个清瘦道人闲挥拂尘,靠坐在桃树下,手执酒葫芦,满面萧散之气。

楚煌定睛看时,那道人拿着葫芦忽然呷了一口。“呃……眼花了?”楚煌唬了一跳,连忙揉揉眼睛。

道人一摆拂尘,捋须笑道:“独酌无聊,小友可有意过来与老道一唔?”

楚煌心头一动,顿时脑中一蒙,好像心魂遗失一般。定神再看时,眼前窗明几净,桃花缤纷,清癯道人浅笑为礼,一应景物都似那画壁中一般。

楚煌看身上却脱了多宝道人肉身,大奇问道:“敢问道长,莫非我已进入画壁之中了?”

道人笑道:“‘真作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贫道张无眠,世居多梦山龙湫瀑下忘川谷中。闲居无友,难得今日小哥儿光临,三生有幸。”

“不敢。”楚煌见道人温良识礼,也连忙揖了一揖。暗道张无眠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道长招我高饮,楚某深为荣幸。只不知白姑娘现在何处?”楚煌道:“白姑娘就是……。”

张无眠摆手笑道:“就是那位白衫姑娘么。小哥儿真是有情人,好、好,你看那不是么?”

他随手一指,楚煌顺目看去,果见不远处一堆桃花落蕊上躺着一个白衫如雪的女子。

“道长术法精奇,不知可有良方救我朋友?”

张无眠捋须笑道:“这又有何难?”

他一边掐着手指推算,挥动拂尘在原地徘徊了几圈,一拽楚煌衣袖,笑道:“你随我来。”拂尘一甩,两人脚底生出云气,立时腾空而起。

+++++++++++++++++

云层之中,不辨方向,楚煌也不知驾云飞了多久。两人才在一片破败的院落之中停了下来。

天色早黑,浮云散尽。天空现出一轮银盘也似的圆月,照得庭宇融融,殊无阴森之意。

“今日便是月中了吗?”

楚煌暗自摇头,既然画壁之中真幻难明,想必年月时日也当不得真。

张无眠竖指作了个噤声的手势,两人飞掠到一处矮檐之上,潜伏了下来。

楚煌看张无眠神情凝重,全没有方才的洒脱样子。张了张嘴,又不好贸然相问。只好垫了垫胳膊,静观其变。

入夜。子时刚过。

院中猛然刮起一阵凉飕飕的阴风,张无眠一按楚煌,两人伏低身子,大气也不敢出。‘咯吱’一声让人牙酸的推门声,一条黑影出现在月光下,枝叉横张,甚是可怖。

楚煌偷眼看去,院中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灰衣破败的怪物,他身形高大,面目如同鬼魅,肤色如千年古树一般。几个孔洞依稀分辨得出五官。

那怪物在院中转了几圈,飕的带起一阵狂风,扑到房檐上。楚煌心头一突,见它自顾蹲了下来,并没发现自己两个,才略略放心。

怪物大睁着浑浊的眼白,对着中天明月,‘呃呃’的低嘶几声。‘呵’的大口一张,仰天吐出一个鸡蛋大小的明黄珠子。毫光闪烁,扎眼之极。珠子定在头上一尺处,和嘴巴连着一道淡淡白气,珠子被月光罩定,蓦然光华大盛,怪物喉头发出怪异的呵声,将珠子纳还口中,在腹中转得几转,稍时,又如法呼将出来。

对月哺珠!

这是——妖修!

楚煌煞时明了,大凡世上的山魈木怪,花狐妖兽要修成神通,就得想发设法吸食日精月华,培丹养胎,结元神入道。这山魈不知什么树木成精,内丹竟然如鸡丹般大小,怕不有千年修为。

他念头转时,那山魈又将内丹呼了出去,这回竟带起数尺毫光,圆润剔透,如日如月。

张无眠在楚煌肩上一拍,倏地隐没,潜行数十步,靠近山魈,突然现身收来,用拂尘裹住金丹便走。山魈呆了半晌,哇哇大叫着追了过来,那房屋年久失修,如何经得住它这一番踩踏,行不几步,‘哗啦’一声,一脚将房顶踩出个大洞,身体一斜,便栽将下去。

张无眠使个‘遁地金光法’,闪身一扯楚煌,掏出金丹来,急喝道:“快将它吞了。”

如此天大好事,更不容楚煌细想,连忙依言吞下。

“快走。”

张无眠一挥拂尘,驾起云雾,等到山魈从屋里跑出来追时,早失了两人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