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53章 赤练仙子

第53章 赤练仙子

“这两颗尖牙是‘赤练斑斓豹’的吧,此豹蛰居南荒‘幽冥森林’之中,中土许多年不见此物了。十年前,赤练仙子仗着此豹伤人无数。它不但威猛狠绝,两颗尖牙更携有剧毒,被他咬伤便是真仙也难以活命。”

一个长脸板牙道士捋着胡子唏吁不已。樊锐走了过来,笑道:“这两颗尖牙便是那赤练仙子坐骑斑斓豹口中之物,此牙虽是极毒,若能以秘法植入手臂,用精血豢养,却是一件绝好利器。一真道长,你乃蜉羽门名士,若能修成此法,日后撞着赤练仙子时,给她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为道门除一大害,岂不大善。”

一真道长嘿然一笑,大为意动。

“各位,请静一静。”一个豹头环眼的粗壮汉子大步抢出,向众人抱拳施礼,大声道:“在下听闻‘忘川谷’中有修宝炼宝盛会,与东海‘金螯岛’,南荒‘不乐城’同享大名。特地慕名而来,不知这修宝几时开始?”

樊锐施礼笑道:“原来是游侠儿雁天南,雁大侠是修宝?是炼宝?”

“某特来修宝。”雁天南从搭链里掏出一团金光闪闪的物事,递了过去。

樊锐呵呵笑着接过,毕恭毕敬呈到张浅语面前,“请大小姐过目。”

张浅语明眸转动,扫了一眼,淡淡说道:“此灵器名曰‘六耳飞蝗’,属投击类灵器,对魂体难以造成伤害,品次最下。名曰六耳乃法不传六耳之意,寓意无色无光,动若机括,十分隐蔽。你这块飞蝗有灵力创痕,想必是施放伤人反被人手刀所斩,此宝灵力粗浅,没有修复价值,徒耗心力。”

“什么?”雁天南面皮涨红,“我老雁千里迢迢便为修复此宝而来,你们到底能不能修?”

张浅语冷淡的乜他一眼,懒得说话。

“你……你这小姑娘太也目中无人。”雁天南指着她心火大旺。

“强宾不压主,即便人家不给修时,还是好言相商为好。雁大侠何必动怒。”一真道长呵呵一笑,从袍袖中拿出一个红色描金小盒,递上前来,“请小姐看看我这灵宝如何?”

樊锐揭开木盒,现出一枚猫眼大的碧绿珠子。

张浅语淡眼一瞟,说道:“此珠名曰‘黑水离珠’,据传是黑水真龙内丹,祭起之时,毫光闪动,观之者失魂落魄,任人宰割。其实不过是上好猫眼配上‘天山离魂草’淬炼了一番。道长想必是遇上了神坚魂牢之辈,被人劈手打落。此珠配料无甚稀奇之处,只是用火有些讲究,道长若宝它时,自己回去采些离魂草琢磨吧。”

“这……。”一真道长讪讪的接了木盒退开。

接着又有几个修士拿了灵器出来,张浅语略看一眼,便轻描淡写的道出灵器来历,简略分析几句,便以没价值修复结语。

白如萱悄悄拽了拽楚煌衣袖,轻笑道:“这位大小姐真是傲气的很,这般下去不是把这些人都得罪光了?”

楚煌见银丝渐渐从她发间显现出来,暗道不好,低声道:“‘银丝灵咒’的效力就要消失了。”

“那怎么办?”白如萱明眸闪动,渐渐对楚煌生出依赖之感,便不如何惊慌。

“委屈你一会儿。”楚煌想了想,手中幻出‘紫芯梧桐’,在身前一刷,将白如萱收了进去。默运元神,将灵力转为阴劲,现了魂体。

++++++++++++++++++++++++

东海‘金鳌岛’,南荒‘不乐城’和多梦山‘忘川谷’并称为天下三大灵宝集聚之地。

金鳌岛是东海‘银鲨王’开设的灵宝海市,修行者可在市中自由交易各种灵器或者炼宝素材。

‘不乐城’是五百年前天齐帝征伐南荒的古战场。南荒毗邻幽冥森林,妖兽奇多。南荒百蛮精擅驱使妖兽作战,天齐帝久战不下,于是便向玄门下了征发令,数百玄门的杰出弟子组成军队,开往前线。

每有交战,必是灵器攒飞,天崩地坼。最终,天齐帝惨胜,却殁死归途。无数玄门弟子怀携师门灵宝葬身南荒,数百年来,不断有后辈弟子前往南荒故地,冀盼能找到一件灵宝,使修为突飞猛进。久而久之,便成了这么一处藏龙卧虎之地。

四极之内,玄门魔道无数,炼宝之士如云。然而,像忘川谷这样能修复灵宝的,却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灵宝之杂,本就包罗万象,品次不一。要一一识辨绝无可能,更别说修复了。忘川谷有这面金字招牌,想不广结善缘都不成。

灵宝对修行者来说,往往意义非凡,珍逾性命。倘有毁伤,自然是惋惜不已。世人皆知入忘川谷必须要得到谷中的邀请牌,有灵宝急需修复的都是托亲友,找关系,好不容易才来到谷中。待得破镜即可重圆,完璧便将归赵之际,张浅语淡眼一瞟,红唇微启,便将人家满心希望,一脸殷切浇的拔凉。

张浅语推拒了七八人,只留下一面分光镜和一只飞云笔,着武士用垫着软绸的木盘乘了,许诺三日修好。

这两件灵器却是一人之物,那人是一个面皮腊黄的道姑,看起来病恹恹的,她一边伸手入袖中掏摸,一边低声笑道:“大小姐帮了贫道这么一个大忙,真让人感激不尽。我知世俗之物贵谷必然看不上眼,我这里有三寸寒光,采自西极昆仑冰山之顶。那赤练仙子的‘冰魄银针’便是由此光所炼呢?”

樊锐皱眉看了看那些个因修宝被拒而聚在一起抱怨的修士,淡笑道:“自古有言,红粉赠佳人,灵宝佩真仙。只要你的灵器还有修复价值,敝谷自然会成人之美,断不受分文酬报。”

道姑笑道:“贫道也不惯受人恩惠,更不能说了不算。樊旗主何必矫情呢?”

她说着从袖中摸出一段寒光,忽的脸色一沉,笑容一收,冷哼一声,寒光幽幽向樊锐甩去。

冰魄银针!

那寒光却是数段银针一般的虚影,樊锐急呼一声,虽惊不乱,双手在面门一挡,将寒光尽数抓在手中。掌中一寒,光影一触便倏然隐没,樊锐见双手上各有四个纤细红点,手掌瞬间寒如霜冻,忙运灵力将寒气逼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