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54章 或欲擎天,或欲架海

第54章 或欲擎天,或欲架海

那道姑虚空一抓,将‘分光镜’和‘飞云笔’收入手中。众人这才发现变生肘腋,自发向四周退开,在石室中间空出一片圆形空地。

樊锐深吸口气,沉声喝道:“你可是赤练仙子孙茗?”

道姑咯咯一笑,身板一挺,好像突然间拔高数寸一般。她面上的腊黄之色随即隐没,露出洁如雪,白如玉的细嫩肌肤,柳眉凤眼,皓齿红唇,整个人便像一朵即将枯萎的娇花瞬间怒放起来。

孙茗冷冷一哼,薄怒道:“你们忘川谷好大的狗胆,竟敢盗杀我的花斑豹,妄想取它的尖牙炼制灵器。如此切齿深恨,我岂能饶你?”

樊锐哈哈一笑,不屑道:“你赤练仙子恶名昭著,花斑豹为人忌恨,我谷中有此奇士,杀了那恶畜,简直可算是为民除害,孙茗,你若识势时,便该闭门潜修,永不踏足凡尘才对。”

“恶贼,好不知死。”孙茗气得浑身发抖,挥袖祭起‘分光镜’,翻转间如同烈日当空,炙热难当。

“大家快退。”

樊锐急喝一声,欲待发出攒心钉,一身功夫全在手上,如今双手寒冻,砭人欲死,哪里施展得开。孙茗轻哼一声,‘分光镜’一转,射出万道神光,当其冲着立时全身滚烫,闷热难当。惨叫声中,便有几人软倒在地。

楚煌吃了一惊,连忙以‘定魂砂’护住魂体,被明光扫过,也觉炙烫难忍。

丹语冰娥眉略紧,她尚有要紧事做,想不到孙茗中道杀出,生怕被她搅了好事,连忙曲指在唇下虚按,势如搦管,‘呜聿’一声,两道气线从虚无中飞出,‘铛’的击在‘分光镜’上,声响震耳。

孙茗微吃一惊,怕她坏了宝贝,连忙收了宝镜。丹语冰浅浅一笑,祭出一根两边套有金箍的‘紫金摩云杵’,一晃粗如合抱,重如梁柱,向孙茗顶门砸下,光影煌煌,这一下若压实了,不成肉馅才怪。

孙茗连忙摇动‘飞云笔’,虚空摄出一面金光大网,将悍杵兜住。

咣!金光大震,摩云杵缓的一缓,撕破金网,死命压将下来。孙茗见势不妙,连忙就地一滚。又是‘咣’的一声,摩云杵实实砸在地上,震得孙茗一阵气血翻涌,心知事不可为,掠身飞出铁门,头也不回的去了。

樊锐松了口气,拱手道:“这次多亏丹小姐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而已。”丹语冰谦逊一笑,手上一招,现出一幅黄卷,眯眼笑道:“姐姐这里也有一件灵宝,劳烦浅语妹妹给我看看,还有没有修复的可能?”

张浅语淡然一笑,似乎方才突变丝毫不与她相关,接过丹语冰手上黄卷,细细展开看时,不由娥眉微蹙,问道:“这幅黄卷灵气惊人,不知唤作何名,莫非是八大宝卷之一?”

丹语冰明眸流转,轻笑道:“此图乃姐姐无意中所得,喜它灵气逼人,倒不知有无来历。你看这图上四方,各有流泉飞瀑,竹林荷池,果然是一幅绝好图画,只是北方微缺,不知可能修补?”

张浅语见她不愿说出宝卷名字,也不强求,细看图卷美景,云遮雾拦,便如坐对山川一般,真个是栩栩如生。沉吟道:“世间能收聚如此灵气的非八大宝卷莫属,八大宝卷首推八极图、太极图、山河图、璇玑图。前三种都是有主之物,只有璇玑图是禹圣治水之宝,据传留镇北海之中。此图八九便是璇玑图了,这缺坏的灵气不是不能补,只是它原本镇伏北海,北极之中却有一处是此图镇慑不到的,所以留缺。”

“璇玑图——”在场众人听说丹语冰所携竟是八大宝卷之中的‘璇玑图’,登时躁动起来,目光中禁不住露出贪婪之意。八大宝卷无一不是天地造化所钟,鬼神莫测之机。若得此图相助真仙之路要平坦许多。

丹语冰暗自冷笑,面上却一脸和气地问道:“此图可能修复吗?”

“修是能修。”张浅语将璇玑图交还到她手上,轻叹道:“只是要修此图决非一蹴可就,恐怕要很费一番周章。”

“只要妹妹不嫌麻烦,我倒正想在谷中多留一段时日呢?”

言笑之间,猛然传来一声轰然大震,一面石室‘砰’的被撞出一个大洞,一条人影倒射而出,摔倒在地。只见他拂尘一甩,又麻利地跃身而起。

楚煌寻声看时,不由一愕。那人一身灰白道袍,虽然形容狼狈,却面貌清癯,举止洒脱。却是方才分途的张无眠。

石壁上‘喀嚓’声动,一排暗格缓缓移开,现出两人宽的一个窄门,一个身躯高大的道者缓步走出,天庭饱满,地阔方圆,相貌堂堂,有种睥睨之气。

楚煌见张无缺果真隐身于此,也无太多惊讶。他早知此人修为不凡,如今看来,似乎所图也是不小。正猜测时,白如萱在紫芯梧桐中问道:“这道人是谁,似乎连无眠道长都不是对手。忘川谷恁多高手?”

“他便是张无缺了。”楚煌暗自叹了口气,若论心机,张无眠只怕差得更远。

“二弟,你我多年不见。刚刚出来便跟大哥玩这一手。你不助我也便罢了,难道还要处处掣肘不成?”

张无缺一甩拂尘,神色颇不好看。

张无眠苦笑道:“大哥,永乐大天王当年何等英雄,到头来又落得个什么下场。咱们祖辈千辛万苦才在‘忘川谷’中寻了这么一块安身之地,大哥不知避祸,反而将‘忘川谷’宣扬的尽人皆知。纸如何包得住火,一旦雍廷查知我等行踪,岂不是要给谷中带来灭顶之灾?”

众中闻言大哗,看着张氏兄弟如避瘟神,激愤、惊惧种种神情不一而足。

雁天南惊怒道:“好啊,原来你们是天平天国余孽,杀人狂魔狄飞惊的后人?大伙今日少不了要为天下苍生铲除祸根。”

一个光头和尚挥着禅杖叫道:“我道‘忘川谷’如何收集到这么多极品灵宝,敢情是狄老贼当年收刮的民脂民膏,大伙还跟他们客气什么,抢他娘的,为百姓除害。”

众人一听纷纷红了眼睛,盯着各色灵宝,各掣兵刃大呼着为民除害。

张无缺仰天长笑,笑声清越,无孔不入。众人顿觉耳中轰鸣,唬得一惊,呼喝声登时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