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58章

第58章 卿须怜我我怜卿

孙茗微吃一惊,秀眉一紧,挥起飞云笔,在身前轻描淡写勾勒几笔,现出一个硕大黑色龙头,张开巨口将炎潮一口吞尽。

楚煌剑眉一挑,魈丹九转,灵力提聚,倒转阴阳,洪涛一般的灵力在体力迅速转动,腾腾如火山喷发。

双掌平开,正反相对,灵力转化的阳劲肆意卷裹起来,整个房间顿时如同一口活火山,蒸蒸热气让人心头烦闷。房门上烧着的明火激烈跳动起来,火炼一般沿着墙壁游走,立时将厢房团成一个巨大火球。

孙茗想要提笔划出咒法破解,整个空间都被无边炎气充斥,灵劲迫人,燥热难当,登觉身体乏力,酸楚不堪。

楚煌心头一喜,悄悄取了捆仙绳在手,摧定灵力,急喝道:“把孙茗给我绑了。”

捆仙绳夭若游龙,腾空而去,兜身将孙茗缠裹起来,孙茗急挣时已是晚了,呼吸之间便被绑了个结实。

楚煌飞身抢去,将阿璎夺了过来,施了个小小术法,在她朱喙前虚捻。

阿璎扑腾下翅膀,‘缄语咒’立时解了。她探着细爪在楚煌胸前用力抓了两下,委屈叫道:“少爷,我不知道这个道姑跟你有仇,不然,阿璎一定不会叫你的名字……。”

楚煌轻抚她毛绒绒地脑袋,见她翠羽上颇有焦糊痕迹,大为怜惜。火苗扑卷,其势甚汹,楚煌不及多言,小声哄道:“阿璎,你先去紫芯梧桐里躲一会儿,等外间安全了,我再放你出来。”

阿璎歪歪脑袋,不舍的点点头。

楚煌伸手勾起一道紫光,在她小巧的身周一圈,明光扑闪,收进‘紫芯梧桐’中去了。

孙茗瞪大眼睛,急挣了两下,不但无济于事,反被浓烟呛得咳了两口,怒道:“恶贼,你施得什么左道之术拿我?”

楚煌撇撇嘴,将‘飞云笔’从捆仙绳下拽了出来,又从她身上把‘分光镜’搜走了,晃了晃,笑道:“就你还自居正道之士不成,这两件却是何物?”

孙茗被他在身上掏掏摸摸,面颊如火,骂道:“**贼,你敢抢夺我的灵器,我让你不得好死。”

楚煌将两件东西收进‘紫芯梧桐’之中,不妨已从恶贼晋升到**贼了。正要指着孙茗臭骂两句,却见她被捆仙绳绑了个结实,宽大道袍紧缚身上,露出纤细的腰身,不知是否她挣扎的关系,那捆仙绳扎得甚密,偏生在她胸口部位,分出偌大空隙,露出两团高耸的饱满,沉淀淀的好似熟透得水果。

“看什么,姑奶奶日后一定要挖了你的狗眼。”孙茗明眸中满是怒意,凶巴巴的道。

“啊——。”

不及防,楚煌忽然伸出大手,在她一只手难以掌握胸乳上抓了个结实,揉了两下,慢慢在她皱巴巴的道袍上捋出一点葡萄珠似的尖挺。

“知道我是**贼、恶贼,你还不老实一点。惹火了我让你……让你生个大胖小子再回去。”

孙茗闻言打个寒噤,喃喃说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眸中升起水雾,整个人反倒有种柔弱凄迷之美。

门窗和房中器具多为木制,本就极易点燃。房间又经过楚煌灵力转化的阳劲摧逼,更是越燎越旺。

园中武士发现厢房着火,呼救之声大起,螭吻旗主连忙组织武士救火。厢房相连,一传十,十传百,火焰张天,如同坠日红霞。火苗张牙舞爪如夭矫巨龙一般恣意吞卷,急切间如何扑得它灭。

楚煌方才借助火势施展灵力,生怕它烧得不旺。此时,火苗将被褥床架尽数吞没,房间早成一具骨架。一道木梁带着火势‘呼’的一声砸将下来,楚煌觑得准时,拳握锤势砰的甩在上面,发出一声轰然震响,房梁纸扎一般飞了出去,撞在窗架上,那木窗早就被火烧得酥了,吃这一撞顿时砰砰崩坏。

楚煌微微皱眉,低头只见孙茗跌坐地上,乌绸般的长发披散下来,露出半边赛雪欺霜的脸蛋,好似雪中梅花,大有清寒之意。姣好的身段被捆仙绳紧紧绑着,狼狈中凭添一段诱惑。

掌中还残留着柔软的感觉,此时火气全消,楚煌又觉好笑,又感歉然,伸手轻掠她柔软的发丝,楚煌轻笑道:“好了,再不走的话,就被烤熟……。”

指上一痛,楚煌轻笑也嘎然而止。孙茗猛一扭头,将他手掌咬住,一双清亮的眸子却仰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楚煌,极澄澈中似有幽火冷焰,让他为之一呆,脑中片刻恍惚。

房间中烟薰火燎,‘噼啪’燃烧声不绝于耳。梁木瓦屑簌簌下落,一条木椽‘喀嚓’一声烧断一头,照着楚煌肩背就势抡将下来,怒如虎扑。

风声呼啸,一刹那间,楚煌仿佛从她清冷的眸子里看到哧哧火光,梁椽倒曳。

砰!

房椽结结实实砸在背上,压得他膝上一软,接着戳到地上摔成两截。楚煌一个激灵,挥手劈出两道灵劲,将破椽火屑尽皆震开。身体一矮,将孙茗扛在肩上,慌忙祭出北斗玉辰玄衣护住两人身体。

“谁在里面?”

房门外一声大喝,门窗猛得被一阵风漩裹起,哗啦声中,搅成粉碎。

楚煌如一支箭矢,怀携鹰隼扑击之势从房中穿掠而出。

庭院中正有不少蓝衣武士架起数条水龙,顶着火势,冲着火场奋力施救。

水龙后数步,卓然站立着一个蓝袍男子。赤发虬髯,浓眉硕鼻,唇如鱼吻,好像煮熟了一般,腥红油亮,让人侧目。一双眼睛锐利如电,开阖之中颇有威势。楚煌认得此人便是防卫厢房的螭吻旗主。

他身后默然肃立着两排跨刀背弩的玄衣武士,面目沉凝,身形彪悍,都是严阵以待。

楚煌见了这般阵势,嘻笑道:“哟,好大阵仗呀?”

螭吻旗主浓眉一皱,“谷主有令,今日谷中戒严,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请贵客稍待。等此间火灭,樊旗主再为你安排新的住处。”

“青天白日之中,贵谷竟无端着了火,再住下去实在让人惊心,没准儿小命都要撂在此处了,我娘子对此事甚是着恼,你们若不放人时,我娘子恼将起来,恐怕整个忘川谷也一把火烧了。”

孙茗听楚煌口齿轻薄,大为气恼,小脑袋一晃一晃,就想在他身上逮个地方,咬上一口。楚煌心头暗怒,不客气地在她肥美挺翘的香/臀上扇了一记。

孙茗身子一僵,却挣得更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