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57章 冤家路窄

第57章 冤家路窄

樊锐匆忙赶出湖底石室,令箭传来睚眦、蒲牢、螭吻、霸下四大旗主,吩咐他们各自封锁出谷要道,带人戒备,又亲自领上一队武士朝‘通天桥’大路追过去了。

谷中人声扰嚷,武士杂沓,应旗主之令火速调动起来,忽喝声中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楚煌以阴魂行走,穿墙过室,却也无人发现。很快穿过后进花园,来到西边厢房。此间住客大多随着樊锐下了石室,螭吻旗主带领武士封锁了前后园门,放进不放出,却也不敢贸贸然进入各个房间搜查。

“丹语冰抢了丹炉,火速离谷犹自不及,恐怕不会回厢房来吧。”白如萱蛰伏紫芯梧桐之中,见楚煌自顾回了厢房,不由纳闷相询。

楚煌转到一个僻静处,取出梧桐在身上一刷,白影一闪,白如萱俏生生的现身出来,娇靥如染,更增艳色。

“你可知丹语冰便是‘通风大圣’白猕王,她是有名的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此间的种种机窍如何瞒得她过。便是樊锐带人将她赶上,就那一手‘天魔流韶’的本事,恐怕张无缺也未必能胜。”

白如萱惊呼道:“如此说来,‘摩云金面’落入她的手中,岂不更加糟糕。”

“天地生人,必是相生相克。不管有多大神通,又如何敢认天下无敌。她不起心为恶便罢,若真到了恶贯满盈,自会有人降她。”楚煌快步向着自己的厢房走去,笑道:“这却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了。”

白如萱不悦道:“你怎么这般消极。丹语冰抢了‘摩云金面’就算还是不测之祸。那张无缺召集四大寇君山会盟,却是迫在眉睫,江山倾覆已有燃眉之忧。到时,山河破碎,万民流徙,我等修道之人岂能不设法消弥?”

楚煌目光微冷,摇头道:“江山倾覆干我何事?俨纣帝倒行逆事,这一天只怕已是来得晚了。”

“你……?”白如萱指着楚煌,大为气恼。“这事,你管是不管?”

楚煌闻言失笑,“白姑娘,你把楚煌当何样人?江山倾覆,万民倒悬的大事,岂是我一介布衣、微薄修为能管得了的?你太高看我了。”

白如萱皱眉道:“我们自然是想方设法将这消息带给玄门正派,只要十大玄门像当年对付永乐天王那样,会盟围剿,蹈海之患何愁不息?”

楚煌摇头道:“我又不是玄门正派。”

白如萱一怒止步,眼看楚煌背影越行越远,却没有半点回头的意思,心头一梗,不觉掉下泪来。痴立半晌,眼见他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才狠狠转身,向园口飞掠而去。

++++++++++++++++++

忘川谷私密极多,张无缺起兵在即,此处已成是非之地,多留无益。丹语冰先夺璇玑图,又抢了‘七星照月炉’,楚煌倒觉得那‘摩云金翅铁面’和她干系不大,虽不知她这番作为的缘由,想来多半与证道有关。

楚煌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惦记着胁迫自己作人质,『神游』好比游子离乡,倘若肉身藏得不牢,难免总有背井离乡之感,返魂归窍总是自己的要紧事。

楚煌轻轻推开房门,小心的闪身进去。正要反身关门。头顶蓦得金光大盛,一面黄澄澄地镜子灿如日光当头照下,阴魂罩在其中,顿时一览无余。

楚煌心头暗惊,连忙以‘定魂砂’护住魂体。

一个美貌非凡的道姑现身出来,一手捏着一支玉管明净的‘飞云五彩笔’,一手捉着一只羽毛碧绿的翠鸟。楚煌大讶,此女分明就是刚才在湖底石室落败而走的赤练仙子孙茗。

那翠鸟扑腾两下从孙茗手上挣扎了出来,围着楚煌焦急的呼扇着翅膀,黑如点漆的眼睛里大有殷切之意。翠羽碰触到‘飞云镜’射下得强光,连忙不迭躲闪,倏时复又抢上,隐隐响起哧哧之声,定然被烫得不轻。

“阿璎……阿璎,要乖,这灵器厉害,不要逞强。”

楚煌着急说道,目光中大是怜惜。

孙茗大步抢上,将阿璎抓在手中,沉声喝问:“你可是楚煌?”

“是又如何?”

“你是哪个楚煌?”

楚煌失笑,面色不由一冷:“你既然不识得我,为何无缘无故找我麻烦?”

孙茗冷哼道:“你可认识洞庭龙宫的太史紫仪?”

“太史姑娘怎么了?”楚煌讶异的说了一句,脑中灵光一闪,问道:“孙茗,莫非你跟孙翊有什么关系?”

“果然是你。”孙茗一脸不善,“算你聪明,我便是镇南将军孙翦之妹,孙翊的姑姑。今日本为花斑豹报仇而来,谁料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倒叫我给碰到点子上了。我问你,你是如何害死我侄儿孙翊,从实招来,免受苦楚。”

“人都说赤练仙子貌美如花……。”楚煌淡然说道,看她面上颇有自矜之色,话锋一转,口气一冷,“其实却是个恃强蛮横,不明事理之辈,今日一见,方知空穴来风,绝非偶然。孙翊误入乾元金光阵中被阴风绞杀,此事孙绰已查得明明白白,你要报仇时,只管去洞庭龙岩破那奇阵便可。何必煞费苦心,寻我这不相干之人的麻烦。”

“你……?”孙茗一甩袍袖,咬牙道:“好,我便让你死得心服口服。就算孙翊是被阵中阴风所杀,当时你藏身何处,如何目见?你若能编的圆了,我便饶你一条狗命又如何?”

楚煌勃然大怒,大笑道:“你这泼妇,我不是在押囚犯,你也非坐堂官差,如何凭白审我。真是岂有此理,快将这‘分光镜’撤了,否则,我施为起来毁了这破玩意,要你后悔莫及。”

孙茗愀然变色,点头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手段,竟敢口出狂言。”

她聚起灵力,手上现出一个黄色火团,曲指向镜中一弹。分光镜好似炉火添薪,热力猛炙,碧绿窗纸离得较近,登时燃烧起来,连着门板不一刻烧为焦糊。

楚煌身经‘乾元金光古阵’的罡风阴火试炼,分光镜虽是灵宝,究竟比古阵略有不如,自是怡然不惧,抓起一把金砂在头顶一遮,用‘北斗玉辰玄衣’护住全身,化为一团黑芒,倏得冲出光影,钻进盘坐**的肉身灵窍之中。

魈丹在体力转得几转,月华推衍,将丹语冰施在气海的禁制解了。

双目一睁,灼灼然似有火焰扑朔,楚煌觉得神清目明,又有精进。抖手劈出一道凤炎真劲,怒潮汹涌一般向孙茗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