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56章 腥红毒针

第56章 腥红毒针

楚煌可谓黄雀在后,抖出打出两道凤炎真劲,大喝道:“樊锐狗贼,快来受死。”

樊锐陡觉炎气加身,识得厉害,顾不得追拦阻截张无眠。回步转身,罡气立时布满全身,双掌发力,‘大光明之力’如巨龙咆哮,汹涌而来。

龙罡凤炎相交,金光烈火互嘶。青石地板被劈出道道钩痕,壁上暗格被烧成飞灰。装乘灵品的容器瓶子刮倒一地。

两人劈面交还,各施神通斗了几合,楚煌怕被丹语冰看出形迹,连忙撤身移入人群。樊锐罡布全身,目光中惊疑不定,楚煌不以灵力来袭,他便拿不准对方位置。场上人多,若有误伤反而不美。

“何方鼠辈,为何不敢现身出来。”

樊锐呼喝两声,却无人响应。心念转时,不由脸色一变,正要追入密室。

轰!轰!

两声惊人巨震,密室中罡风漩裹,涨如气墙,被撞出大洞的石壁支捂不住,整个倒塌下来。

众人惊呼闪避,觑目向密室中看时。石室不过一丈见方,壁上也有木格摆放许多炼器灵品。场中却摆着一只白金丹炉。炉体上列布群星罡位,火光灼灼,照得星位也不时变幻。

张无缺端坐丹炉后面的莆团上,拂尘慢摇照看炉火,一手平推,掌中金光叱咤,宛如雷电交崩。张无眠站在他身前三步,手捏两道白色光团,如同游龙一般,慢慢向前挪步,额头已然见汗。

“二弟,我便知道你不会甘心看我成功,必然出死力阻我。你我兄弟同心,我处人生得意之秋,若无你一同叹赏,也是遗憾。”

张无缺微微笑道,随手摆动拂尘,‘七星照月炉’中火苗立时跳动起来,哄涨不少。意态悠然处倒似闲庭信步一般。

“你逆天行事,戕害万民。我绝不让你得逞。”

张无眠咬牙说道,每一个字都似用着千钧之力。

张无缺仰天大笑,指着他微哂:“螳臂当车辙,可笑不自量。二弟,你什么都好,惟独脑中少根弦,不识时务。”

“你坐在一边好好瞧着吧。”张无缺掀掌一挥,好似刀光剑影,将张无眠聚起灵光搅为粉碎,指甲现出殷红毒刺,在他胸口飞快戳了一下。

张无眠气息一窒,一口气提不上来,连忙盘坐在地,潜运道息,只觉胸口酸麻,气息紊乱,一时心浮气躁,喉头一甜,一股血腥之气顶了上来。

“你这是什么恶毒功夫?”

张无缺伸手轻抚光华灿烂的银铸炉盖,目光中兴奋难掩,呵呵笑道:“二弟不必惊慌,我这手功夫唤作‘腥红毒针’,毒素乃是从西海红尾毒蝎身上提炼,你虽中了一针,只要不妄运灵力,也只是四肢酸麻而已,不会有性命之忧。”

他手抚丹炉,脸上现出无限痴迷之意,抓住盖上把手,朗声道:

“摩云金翅铁面,一朝重见天日。域中从此要改姓了。”

众人大多听过摩云金面的凶名,眼见这盖世凶兵就要重新出世,脸上都有兴奋之色。脚步也不由齐齐凑上前来。

张无眠陡然大喝一声,手如老树枝杈,带起一阵迅猛罡风呼啸而至,劈面抓来。

张无缺眉头微皱,挥动拂尘架住,沉声喝道:“二弟,你还不死心吗?”

张无眠嘿然一声,右手如抱锤,‘砰砰’脆响如爆竹,呼的一声朝丹炉甩去。这一势又疾又猛,比先前一掌更见威力。

‘七星照月炉’粗如抱树,有一人多高,几乎挡了张无缺半边身子。他见张无眠忽然现了杀技,意在毁炉,不由浓眉一竖,怒喝道:“大胆。”右手一长,张如龙爪,向张无眠的掌锤劈手拿去。

张无眠这套锤势乃是存了志在必得的心思,威猛刚烈处有直臣撞柱的气魄。军伍之中,六九武尊便可徒手裂金钟,张无眠虽不精武,一身修为却是『自在天』地仙境界。双锤如同震雷,端得非同小可。

拳掌相交,张无缺闷哼一声,险些拿他不住,怒道:“二弟,你若执意坏我大事,休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张无眠淡然一笑,左拳又至,双拳击击如锤,势势如雷,张无缺不敢离了丹炉,倒被他猛虎裂牛之势,逼得施展不开。

丹语冰明眸一转,巧笑道:“这个炉子是什么东西呀,怎么太平道长好像很宝贝的样子?”

樊锐看了她一眼,见场中争斗甚急,也无暇跟她解释。

张浅语淡淡道:“这具丹炉自然是不凡之物,谷中修宝炼宝都离不得它。”

“哦?既然这样正好借我用用吧,璇玑图就不忙妹妹来修了。”丹语冰狡黠一笑,一翻嫩白手掌,祭起‘璇玑图’,明光闪烁,倏得将‘七星照月炉’整个收了进去。

张无缺大为惊怒,偏是被张无眠猛虎怒蛟般的霸道双拳缠得脱身不开,急喝道:“你是何人,竟敢抢我丹炉?”

樊锐也忙道:“此炉对谷中至关重要,丹小姐切莫一时冒失,与本谷为敌。”

丹语冰摇摇手上宝卷,咯咯一笑,“我便喜欢了,借来玩玩罢了。你们若是好言语时,没准儿我玩厌了就还了回来。倘要恃强抢夺,那就各凭本事吧。”

她笑着微一转身,化为一道光束,倏然遁去。

“快追——。”

张氏兄弟同声大喝,一个抱拳如锤,一个箕张如爪,卷起狂风罡劲,交撞在一起。

樊锐不敢怠慢,连忙掠身追了出去。楚煌看张氏兄弟斗得正凶,心知‘摩云金面’要紧,留下也帮不上忙,飞身蹑着樊锐去了。

“二弟,你坏了我的大事。”张无缺须眉皆动,神情狂躁。双手灵力飞绕,划出繁复结印,聚起一道气墙,伸手一推,劲气溢满将张无眠逼得连连退后。

张无眠咳出一口鲜血,吃力叫道:“我不能让你——毁了‘忘川谷’。”

张无缺狂嘶一声,劲气乍发乍收,将张无眠带得一个踉跄,劈手吸入手中。手掌一翻,抓住胸口举将起来,须发飞扬,宛如天神。

“二弟,大哥对不起你了。”张无缺右手一翻,殷红指尖凝成胭脂一点,聚起腥红毒劲,在他眉心戳了一下。

张无眠举目下视,场中摇荡的身影逐渐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