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66章 毒兵龙蜃匣

第166章 毒兵龙蜃匣

楚庄王拳出如虎,刚猛无俦,两拳打出,倒有千军辟易的气势。他自忖道行要比卓道子差着一筹,是以一上来便是凌厉迫人的打法。谁知气劲打出,却如泥牛入海,卓道子在眼前晃了两晃,便失了踪影。楚庄王心头咯噔一跳,暗叫不好。

“凌空蹑虚?楚兄小心,卓道子目标在你。”

孔琬见卓道子隐了形迹,连忙说了一声。几人都见识过卓道子出现时那鬼魅莫测的身法,确实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

子衿自从得知了楚煌的身世,心头一直很受困扰,方才楚煌他们说的热闹,她却是心不在焉,十句也未有听得一句。直到卓道子突然杀出,事关楚煌,自然让她挂心不已。这时听孔琬大声提醒,不由将楚煌的臂膀挽紧了。

卓道子哈哈一笑,猛然从半空中跳了出来,手臂一长抓住楚煌肩头,嘿然道:“小哥儿,有劳你随老夫走一趟吧。”

“好啊,”楚煌笑了一笑,轻声叹了口气,抖手就是一把金砂。他虽然不愿竖敌,但是麻烦偏要找上来,躲也躲不开,不奋起反击又能如何?

面前霎时金灿灿一片,灼气熏人,卓道子也吃了一惊,不得不松开楚煌,身体一扭,掠了开去。他使开‘凌空蹑虚’身法,大袖飞舞,丰神飘逸,再加上童颜鹤发,倒真如仙人一般。稀奇的是他身形每一变幻,便放出一条虚影出来,好似水波荡出的涟漪,层层不绝,不一刻场中就满是卓道子的身影。

“大哥,这个卓道子的化形之法倒颇有几分鬼门道。”青衣骑士身边那个一直未开口的玄衫骑士见卓道子身法玄奇,轻轻侧了侧马缰,眼中露出惊异之色。

“哼,这老头若非仗着自己身手了得,哪里敢这么蛮不讲理。”叫胧云的少年面有不屑。

玄衫骑士轻轻点头,“这东岳的道行虽有几分出奇之处,人品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青衣人叹了口气,“两位贤弟切莫轻下结论,此老刚才不是说怀有苦衷吗?”

“有苦衷便可横行霸道吗?”胧云不满的道。

青衣骑士闻言一哑,轻笑一声道:“好,若此老不肯收手,我们三兄弟便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侠义道。”他说着一拍健马旁边挂着的布囊,神情中大有睥睨之意。胧云和那玄衫骑士似乎都以他马首是瞻,三人对视,不由莞尔一笑,莫逆于心。

……

卓道子身法展开,形影变幻,真假难辨,倒和楚煌修习的‘化蝶离魂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化蝶术乃分身之法,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卓道子此技,却纯是步法玄妙,变化之快到了肉眼难识的程度。明明是一个人,却硬是化出数十道残影,将楚煌遥遥围住。楚庄王空有一身勇力,追着他的身形赶了数次,却连他一片衣袂也没有够着,气的暴跳如雷。

兹——兹——

卓道子雪白的眉毛抖了一抖,变作数丈长短,随风一荡,好像拂尘一般,凌空穿梭将楚煌手脚缠住。

“楚煌——”子衿急欲上前时,那长眉迎风大涨,将她逼了开去。

“哼——”楚庄王大步冲上,早有数道长眉迎面扫来,共势甚疾。楚庄王冷喝一声,双手一合,势如屠蟒擒虎,将长眉牢牢锁在手中。谁知那长眉甚有灵性,伸缩变化,无有不至,攒动数下,反他两手两脚也一发缠了。这长眉都有灵力贯注,韧如蒲丝,楚庄王拳数刚猛有余,碰上这等缠绵之物,顿时生出有力难施的感觉,急切间却挣它不脱。

楚煌怒哼一声,朗声道:“卓先生,我念你是游侠阵的前辈。声誉斐然,素有威望,本无意与你交手。快意恩仇,先生之能为。然而义气若能谋国,瓦岗寨、梁山泊不至于终败。刘先主也不会百战天下,身无寸土。先生的相请,非我志愿。希望你不要一意孤行,回去多读几卷书,总好过妄求什么姜太公、诸葛卧龙。”

“你这小哥儿好生执拗。”卓道子将身一扭,残影消失,收了神通。此老也不知何时到了楚煌身边,白眉绞紧,将他团团绑缚住了。他伸手扣住楚煌肩头,呵呵笑道:“这回可对你不住了,只要你帮了老夫这个忙,我便把这手‘凌空蹑虚’的功夫传授给你如何?”

“凌空蹑虚?”楚煌冷淡一笑,反问道:“你这两条眉毛倒似更有几分门道?”他被白眉缚住,已察觉到这上面灵力流注,强韧之处更胜金铁。

卓道子不疑有它,捻着白须笑道:“若说一般修行之士,丹田如气海,腕脉如闸口,只要控制了这两处,其人纵有神通,也无能为矣。更上一层,鬼仙之属,金丹筑就,元婴修成,只要将其锁了神魂,也便形如常人。再上一步,金仙之品,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只要削了三花,灭了五气,便只能任人宰割。而我这两条眉毛,不管你是凡夫俗子,还是大罗金仙,只要被缠住了,都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相传释门十八罗汉之中,有一位长眉罗汉。通察大千,生来有道。”楚煌疑道:“‘娑婆世界’‘小西天’总览天下佛典,莫非你这门神通也是从释门学来?”

“原来你是相中了这手神通。”卓道子愕了一愕,沉吟道:“此法虽是难学,事成之后,我尽心传你便是。”

“叼人残唾,岂能通本察源。”楚煌摇头笑道:“我看你并未有道之人,又如何能大成有道之学。释门神通志在拔除众生苦难,你这等名位自喜之徒又能识的几分。挟持利器而妄行不义,你不怕业报吗?”

“你……可恶。”

卓道子被楚煌的一番言语讥的有气又怒,正在无处发泄的当儿,就见楚煌俊脸一冷,额上一条金线显现出来,冲破紫府,打出一道金光。

“啊,……”

卓道子闪躲不及,被金光打在面上,直觉得像被重锤夯了一下般,翻身摔飞出去,一时间头痛欲裂,几乎站立不起。他和楚煌并肩站立,自以为长眉缠劲万无一失,哪里想得到楚煌会有这等诡秘手段。

事实上,三界之内,仙道之属不乏其人,洞开天眼的却是少之又少。此功有成的也只有天庭第一战将二郎真君和当朝太师魏仲闻寥寥数人而已。而同一天眼,其中妙用也各有不同。知阴阳,察变化,博知事物,察知劫数,不一而足。

古往今来,只有[混沌天]的三教圣人能博通往古,预知劫数。等而下之的[轮回天]大罗金仙、巨魔妖圣则只能推算、观察而已,凭借其神通修为得知一个模糊的概念。这种推算的能力又不是单纯的神通广大便能办到。其人必须天生异秉,或得天地灵气的青睐,譬如妖族七圣之一的白猕王,善聆音,能察理。又比如人族流传的预言书。李淳风的[推背图],诸葛孔明的[马前课]之类。

天眼之能又比这种模糊的推算强胜一筹,俗说称为三只眼,虽然说的不确,像楚煌这种,平时隐而不现,必到施展之时,冲破紫府,天眼开豁,金光一片。虽有眼之形,却不像肉眼一般有瞳仁、眼白,实是一种灵力的贯注。但是天眼的说法又道出这种神通的一个特点,就是观能,眼是视觉器官,所以怀据天眼之人,要比仙道的所谓掐指一算,心血**,直观明晰的多。

只是博知万物,预知劫数的能力毕竟是天道所不允许的,所以天眼虽比后天修成的灵便,一般也只能达到察知阴阳,降妖荡魔的程度。比如,二郎神也只达到通达阴阳变化的境界,当年和美猴王赌斗,两人以地煞变化争胜,不论美猴王怎么变化,都难以逃脱二郎神的天眼追踪。而太师魏仲闻的天眼,则只达到识别妖魔的程度,所以他为人刚正不阿,邪佞之辈皆难以逃脱他的识辨。

这也是因为世间神通都有其属性,二郎神能察知变化,自然五行属水。魏仲闻能分辨妖邪,则是五行属火。楚煌的天眼金光灿烂,无坚不摧,则是五行属金。

相传,包龙图额上有月,能过阴断案,逝后成为十殿阎罗之一,则是天眼成月形,而五形属土。

卓道子被天眼金光打中额骨,长眉缠劲焕散,几乎破了罩门。捂着脑袋痛了半晌,狠声道:“好小子,出手恁的狠毒。老夫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青袍掀开,露出一个搭裢,里面插着一个暗红色的皮匣,赤纹如火,甚是华美。卓道子伸手在皮匣上一拂,一阵红光闪耀,一柄烈火熊熊的灵剑现在手中。那剑约摸有二尺数寸,剑柄却是一截莹白的兽骨,锋刃上火光吞吐,倒似刚从火炉里拿出来的一般。

“西域龙蜃匣?”孔琬在一旁看的长眉微紧,摇着羽扇道:“传说西域沙海无际,其中有异兽,一呼一吸则成旋风,此怪醒时,无人能逃性命。商旅呼之为龙蜃。白日则火海,夜晚则修罗场,雪日则寒毒,风日则沙陷地裂。这龙蜃匣乃龙蜃皮所制,内藏四剑,皆龙蜃之骨所炼,匣中暗藏龙蜃内丹,以火、暗、寒、吼四种灵力日夜淬炼,实在是盖世第一毒兵。”

卓道子听孔琬道出龙蜃匣的来历,冷淡的瞅了他一眼,轻哼道:“你倒是懂的不少。”

孔琬微微一笑,轻叹道:“卓先生,你和楚公子又无不解的深仇,何必轻动无名之火,龙蜃匣这等兵器,虽是威力奇大,妄造杀孽,实在有伤天和。”

卓道子盯了楚煌一眼,沉吟道:“只要他答应随我回去,老夫今天便放他一马。”事情弄到这个地步,卓道子也是老大没趣,不但事情没办成,反而被一个小辈突袭神通痛打了一记,若说心中没有芥蒂,实在也是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