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02章 一见钟情的钟

第202章 一见钟情的钟

“七弟,我们过去见见大哥他们。”

涟岚招呼了楚煌一声,两人双双从桃树后面走了出来,诸豪早见识了【天河倒影阵】的奇诡变幻,看到他两人在此现身,也不深怪。

“五姐,七弟。”观彻宇眼目奇异,楚煌两个一露面,便当先叫出声来。他自幼双目失明,后从道法高人修得秘术,眼眶中生出两棵枝杈,各握着一枚碧玉珠,可上观九天,下察九地。十方世界俱在眼目之中。

兄弟相见,自然欢喜。

涟岚打量了一眼观彻宇,问道:“六弟,方才那阵法险恶,没有伤到你吧。”

“还是多亏了【冷睛剑楼】的谪仙子出手相助,不然我可就凶多吉少了。”观彻宇庆幸说道。

“原来如此。”涟岚微微恍然,怪道竹谷六友对那谪仙子神情热络,他也知几位义兄并非痴迷美色之人,原来这中间还有这段缘故。谪仙子既是出手救了观彻宇,竹谷六友兄弟情深,自然是对她感恩戴德。

“湖海盛传【冷睛剑楼】皆是近神之人,今日得睹谪仙子风采,果然是尘世难觅。”

涟岚笑着走上前来,细看那谪仙子,直是个芙蓉为面,秋水为神,即便以最挑剔的目光来看,也找不到半点瑕疵,本来有些恭维的意思,话一出口,也不觉由衷称叹起来。

“我在竹谷七友中排行第五,唤作涟岚,这是我七弟楚煌,仙子救了我六弟,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是仙子有用到我们竹谷兄妹之处,还望你莫嫌我们人卑力薄。”

楚煌听她已为自己作了介绍,便一本正经的拱拱手。

“涟岚小姐说哪里话,”谪仙子浅浅一笑,梨涡隐现,让人顿有如沐春风之感,她道:“竹谷六友素称豪俊,我也久闻大名。这桃花水泽漩涡万亿,虽是变幻莫测,看似凶险,其实却并不害人。我也只是举手之劳,谈不上甚么救命的恩情,岂敢学医之好治不病,而贪以为己功呢?”

涟岚淡淡一笑,也不争辩,竹谷六友向来言出必践,不论谪仙子是谦逊也好,婉拒也罢。他们行事只求义所当为,别种因由皆置之度外。

楚钟抱着双臂站在一旁,心神却全在那谪仙子身上。他一见此姝,便惊为天人。暗忖自己以云崖宫少宫主之尊,和她冷睛剑楼倒也相配。他几次三番想上前厮见,又生怕唐突佳人,或折了自己颜面。谁知竹谷兄弟因谪仙子救了观彻宇性命,倒有机会攀谈起来。虽则只是客套一二,也让楚钟看的怒火中烧。好在傅尘霄施术断开【天河倒影阵】,诸豪纷纷跃进桃花水泽中,他也心系‘九歌真解’,才恨恨作罢。

谁知一刻钟不到,涟岚又引着楚煌上前称谢,涟岚也还罢了,楚煌先前和他争夺三皇神兵,已是有了过节。再看桃谷六友也乐呵呵跟了过去。楚钟闷哼一声,心中暗怒,大声道:“小妹,我看这般中原的豪客,平日里狂呼叫嚣,指天骂地,好像有些气慨。临到急难,却又畏怯如鼠,各为私计,自相践踏,惟恐不至。人家剑楼的仙子,只是心存善念,聊以渡人而已。有的人拣了一条狗命,还不赶快滚蛋,偏要死皮赖脸的厮扰不休,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敢学人觊觎‘九歌真解’。”

他话中冷嘲热讽,看似和妹妹楚齐答话,却是吐气开声,声震四野,场上诸豪个个听的滴水不露,听他讥讽众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都是又气又怒,只是对他背景有些顾忌,只好相顾讪笑,装傻充愣罢了。听到后来,却是明了讥嘲竹谷六友了,诸豪一时纷纷注目过去,竹谷六友在江湖上名气不小,修为几不在一派宗主之下,倒要看看他们如何应对。

楚齐听兄长忽然大放厥词,也是怔了一怔,暗自不解。待见他一双眼珠有意无意在谪仙子身边打转,顿时微微恍然起来。

竹谷六友不是傻子,自然听出楚钟话中意味,一个个气怒非常,朝他怒目而视。

“正是呀正是。”财生主眼珠一转,见诸豪诧异望来,嘻笑道:“正是有些人恬不知耻,人家谷中都已他赶打一顿,只因心中觊觎着‘九歌真解’,硬是死皮赖脸的不走。好在他并非我九夏豪杰,不然大伙儿可要跟着丢人现眼。”

诸豪见他反唇相讥,心中大感痛快,嘘声四起。

楚钟涨红了脸,指着竹谷六友骂道:“你几个丑八怪,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德行,还敢妄称英雄好汉。又不知羞耻在人家剑楼仙子面前卖乖丢丑,真……真是岂有此理。”

竹谷兄弟一个个黑了脸,若论貌相,他们虽与风流俊俏沾不上边,倒也并非奇丑之人,除了鬼难藏一身毒功,面如蓝靛丑怪了些,观彻宇目有奇功,看似吓人。顺时风面如寒铁,财生主方面大耳,一卦清蓬须如虎,倒是一副豪杰之表,只是兄弟几个游历江湖,未免有些不修边幅,财生主着僧衣,一卦清穿道袍,鬼难藏又是作头陀打扮,兄弟几人又向来形影不离,显得扎眼罢了。

竹谷六友中,财生主性情怠赖,口舌又佳,见楚钟闪烁其词,故作恍然的长喔一声,“我佛爷一脸福相,未必差过你这干瘦猴子,为何便不是英雄好汉的相貌。听你言语,敢情不光觊觎‘九歌真解’,对人家谪仙子也怀有不轨之心,我们竹谷兄弟生性坦荡,谪仙子救了我家六弟,我们岂能不表谢忱。倒是你这夷虫,言语中藏头露尾,实则妒火中烧,满腔的龌龊心思,不说也罢。也不看你云崖宫是些什么样的扁毛畜生,竟敢打人家九天仙娥的主意。”

“放屁。你胆敢强逞口舌,小爷非要让你尝些厉害不可。”楚钟被他戳破心事,恼羞成怒。更有甚者,财生主言语中将他编排的一文不值,谪仙子虽是清冷自若,一副毫不萦心的样子。却让他又是失望,又是愤恨,满脸怒火自然要撒到竹谷兄弟身上。

“哈哈……”财生主大笑道:“云崖宫又如何,凭你这般德行,也妄想染指人家谪仙子。冷睛剑楼执掌九夏仙道牛耳,岂是你妖荒蛮类高攀得起的。谪仙子对我六弟有救命之恩,我竹谷兄弟正愁无处报效,今天便代她教训教训你这不识礼仪之徒。”他素来颇有智计,自是知晓云崖宫并非无势可依的竹谷六友招惹的起的,因此言语中却拐弯抹脚将云崖宫和冷晴剑楼对立起来。

今日诸豪俱在一旁,竹谷六友若和楚钟大起冲突,不论胜败如何,日后传扬出去,必然和冷睛剑楼难脱干系。他们竹谷兄弟为谪仙子挡了架,也算维护冷睛剑楼的声誉,将来若是云崖宫要报复他们,冷睛剑楼为着自己在仙道门派中的超然地位,又岂能坐视不理。要知‘通天六隐’虽然气焰盖世,毕竟远悬海外,论及人脉还不如天元正宗抑或七大左道,它若要保持自己的超然与神秘,便须庇护自己的信奉和追随者,如此才能长盛不衰。

楚钟怒气冲冲,背后黑气乍现,两只羽翅便要伸展出来。

楚齐暗自一叹,急忙说道:“大哥,这个财生主甚是狡猾,他想让我们和冷睛剑楼对立起来,你不可上他的当。”

“那又如何?”楚钟不服。

“大哥,千万莫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楚齐耐心地道:“如今‘九歌真解’尚未到手,你我可说是寸功未建,怎好和冷睛剑楼结下仇怨。你若如此莽撞,受些责罚事小,爷爷必对我们心生失望,诸长老只会更加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日后还谈什么借助圣宫为父亲报仇。”

这番话便如当头冷水浇下,楚钟身体一僵,浑身灵力渐渐散去,额上汗渍微现。顿了半晌,才道:“多谢小妹提醒,来日方长,我便让他们多逍遥几天。”

楚齐板起面孔,轻哼道:“我兄妹虽然神通初成,急于一试。也不能滥用其锋,寸功未建,强敌先竖。你身为荆威侯长子,更不该器量狭小,耽于儿女私情,树下无穷祸患。今日之事若被一些旧日的叔叔伯伯知道了,岂不堕了父亲的威名。”

“我知道。”楚钟虽知妹妹说得在理,被她这般教训,面上也是挂不住。

楚齐微微摇头,见他面上多有狂躁之气,心中更是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