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03章 天人合一

第203章 天人合一

竹谷六友见楚钟哑了火,自然也没有主动挑衅云崖宫的道理,混天大圣鹏魔王身为妖族魁首,可不是他几个湖海散人招惹得起的。诸豪虽对楚钟的所为不以为然,惮于云崖宫的名头,都是自扫门前雪,敬而远之,免得麻烦找上身。

傅尘霄乃【雪苍云府】府主白云生九大弟子之首,云府座次,只在白云生一人之下,地位尊显,华贵莫比。楚钟虽是鹏魔王之孙,却是初出茅庐,他自不会放在眼里,况且仙妖异途,也没有交结的必要。

如今泰平军方兴,四海震动,天下气运为之一变。又有桃花源主撒下英雄贴,广招天下豪士入谷参详【九歌真解】。这桃花源在人族自来便是一神秘居所,被视作奇谈。仙道看来,却又不同。凡人之视野,只能及生身之百年而已,上不能通天,下不能彻地。仙道则参天化地,功夺造化,是以能博知事物,从而逍遥物外。

诸豪接了那桃花笺,还在疑惑不定。只因好利之心驱使,才不辞艰险而来。傅尘霄却大为震动,因那【九歌真解】关系人神格局,历代被天庭讳莫如深。

当年夏启开创家天下之局,天帝赐以【九歌】、【九辩】,夏启答以【九招】,这一段记在【山海经】中,向来被人忽视。只道【九招】也如大舜【南风】诗一般,乃是颂扬天下大治的乐曲。不知这其实是‘春秋笔法’,晦其意而已。

今人或讶异希腊、北欧皆有‘人格神’,而中夏独为‘教化神’,泥塑木雕而已。不知人格神时代,以力为威,力强为尊。教化神时代论资排辈,万世一系。是以,‘教化神’非从古而然,一旦掌控天地,自然要力辟‘人格神’,方能稳住神位。

希腊、北欧,国亡种灭,法门早失,所以神话得以流传。中夏则万古一人种、一人道,所以古神话窜乱、漫灭,深为天庭忌讳。如今天庭第一天条,便是仙凡不相婚配,古来仙女私配凡人者,皆受严惩,便是玉帝亲眷也不得姑息。其中因由岂不可深思?实是害怕太古、上古‘人格神’血脉流入人间,因为上古神以力称强,无所忌惮,容易对天庭的万世一系构成威胁,如今的天庭战神二郎神便是其中典型,他是玉帝之妹私配凡人所生,勇武无畏,在天庭地位超然,所谓‘听调不听宣’者便是。

昔日,天帝赐夏启【九歌】,【九辩】,夏启答以【九招】。双方答成谅解。从此人族开创家天下之局,天道愈高,人道愈卑。天子即天之子,代天抚下,作之君,作之师,抚育万民。兴周封神之战,仙神合力覆灭截教,截教门下妖灵,蔑为湿生卵化之辈,死无噍类。从此人、妖异途,灵族一厥不振,得成神道的被天庭羁绊,融入天神。妖族遗民皆窜逐化外,失去和人族争夺至尊的能力。

后来妖族裹胁徐偃王叛乱,西王母派遣【八骏】日行三万里,协助周穆王平叛,旋生旋灭,不成气侯。此事记在【穆天子传】。秦始皇六合诸侯,一统天下,致力于万世一系,一则恐招天庭所忌,一则惧生民多力,乃焚毁周室及诸侯国史,深隐太古、上古诸神事迹及麟凤龟龙四灵古族史实和人族自燧人氏,伏羲氏以来与四灵争强,并最终代替灵族支配大地之事,只有一部【山海经】因为有图无志凡人难懂,又因是四灵族圣经流传极广无法尽毁,得以流传。

自伏羲之时,始订嫁娶之礼,黄帝时,鼓励与灵族通婚,人族血脉渐强,神异辈出,刑天,夸父便是其中佼佼者。自夏启时,人神格局划定,天子奉天之命,抚育万民。周武王伐纣,覆灭截教,窜逐灵族,并蔑之为妖。周公制礼,渐有夷夏之分。诸夏自尊,不由蛮夷杂处,至汉时,人族血统又神异大失。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当年女娲补天,炼成灵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只用了三万千万五百块,余一块未用。一日,受天地灵气感生,化了一只石猴出来,去海外学成神通,自号‘齐天大圣’美猴王。因其神通广大,便和妖族六圣结作兄弟,渐渐引起天庭注意。

玉皇上帝听了太白金星的主意,便招他上天作官,加以羁绊。谁知美猴王生性怠赖,不喜拘管,适值王母娘娘召开【蟠桃大会】,因他出身卑微,资历浅薄,未得邀请与会。美猴王恼羞成怒,便使计骗开众仙,大闹蟠桃盛会,偷蟠桃,吃御酒。又醉入三十三天【兜率宫】老子道场,盗吃仙丹无数。接着反下天宫,约上六大圣,与神人两族争强。

西王母乃与汉武帝结盟,出兵南越,击退狮猊王,又邀请西天如来镇伏妖圣。其余几圣眼见事不可为,便暂且罢兵。这段故事流传人间,便有人作了一部道书,一部情书。作道书的便是吴承恩,专叙美猴王出世得道,大闹天宫及后来归依佛门,保护唐僧上西天求取真经之事。唤作【西游释厄传】。作情书的则是曹雪芹,专写美猴王不合适宜,无才补天,混迹人间之事。唤作【石头记】,又叫【红楼梦】。一人两传,本就有虚有实,孰真孰假,只能让看官自辨了。

汉武帝征逐匈奴,寰区大定。董仲舒进【天人三策】,称道‘天人合一’之意。天人合一,便是要君主服从天道。亦是天庭和官家联合治民之意,天庭掌主权,官家掌治权。汉武帝然其说,便尊奉【五经】为官学,儒士百倍,因习五经而大盛,统治两汉四百年。其实这五经原非儒家之书,【诗经】,风、雅、颂乃是前古诗乐。【易经】,乃是伏羲、文王所传。【尚书】,【春秋】皆是上古史书,古说‘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乃中夏古史的传统。‘言’便是尚书,记叙朝廷颁布的典章文诰,‘事’便是春秋,记载古事及人物。【礼记】乃是周公制定的礼仪系统。有说六经皆史,便是指六经记叙了前古以来的方方面面。

所以,六经本是官学,又是中夏人道传承所系。自从周天子衰微,王官之学散入民间。大师多隐入齐鲁之地。后来,人道大圣孔子删定诗书,删去里面的所谓怪、力、乱、神,也即是‘四灵’之事,同是避讳天庭的意思。庄子也说‘六合以外,存而不论’,墨子则言天志天命。自夏启至孔子,圣人百辈,皆以妖族为大敌,而天庭则难以抗衡,取合作态度。天道遐,地道迩,致力修其孝悌仁义,希望可以远祸全族。

汉武帝尊【五经】,儒士因为历代修习五经,所以因而昌兴。又因孔子为大圣,‘子不语怪、力、乱、神。’‘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所以后儒通常只着眼于人事政治。可以说,人族以失忆的代价,和天庭获得永久联盟。这个联盟的核心意义就是‘万世一系,共辟妖族’。

其实域外人族也是一样,今传四大古国,五大文明,埃及、巴比伦,希腊都数度亡国,失其种类。印度素来不重历史,中夏汉时,印度佛教大盛,古神皆被尊入佛教,譬如创世神‘大梵天’成为佛教护法神大梵天王。因为古史古神被始皇禁毁,儒家又不言怪力乱神,中夏神道出现空白,佛教乘虚而入,汉时开始传入中夏。太清太上老君乃授意张天师开创道教,道教将万世一系的理念发挥至极,所谓‘先有鸿钧后有天’,‘道祖一气化三清’,‘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大神生其中,开天辟地,化身万物’。三清四御掌管天界,三皇五帝掌管大地,从此,古神和四灵族类彻底从古史中抹去,一若天人从来尊贵,妖族从来卑贱,天地生民,以天子作之君,作之师,抚育万民,宠于四方。万民不但须向官家交纳粮税,还须向天神供俸香火。妖族战败溃逃,万民便成为天神和官家座下的大悲剧。

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