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05章 空前绝后的人族盛世

第205章 昙花一现的人族盛世

黄帝封少昊于东夷,临崩传位于王孙颛顼,颛顼乃少昊养子,传位于少昊之孙帝喾,帝喾崩,传位长子帝挚。

自黄帝时,制作大备,制衣裳,造文字,人文始大。从黄帝到帝喾,四君皆贤明仁德,位列五帝。不但于中夏治史中为仅尔,放眼天地万族之中,四代皆圣人,亦是绝无仅有。人族又安能不盛不强?

是以,黄帝至帝喾四代之中,承伏羲神农之治,征亡逐北,疆土大辟。万族莫敢与我争强。

至帝挚之时,龙族势微,白虎乃有合纵之议,遣使游说诸侯,结连万族,联兵抗御人族。

当是时,海皇龙神若兴风作浪,提劲旅威行大陆,十二孽龙为其前驱,江河泛滥,人族为鱼鳖,鏖战九年之久。

妖族沆瀣一气,以六君为首,合四方之众,八面来攻。

其一,为窫窳,赤身人面,其状如牛,嗜血残虐,杀人如麻。为妖族三军大元帅。

其二,为凿齿,齿长三尺,尖利如凿,左手操戈,右手持盾,雄武非常,驻军畴华大野。

其三,为九婴,生有九头,能喷水吐火,呼其名能止婴孩夜啼,因名之为婴。驻军凶水之上。

其四,为大风,鸷鹫之类,排翼如云,凶猛异常。驻军青邱大泽。

其五,为修蛇,身长数丈,碧眼鲸齿,能生吞犀象。又名巴蛇,后世蛇吞象的典故便因此而来。驻军洞庭。

其六,为封豕,体似巨象,铜头刚鬣,万夫莫敌。驻军桑林。

当时,合纵军声势浩大,翻江蹈海,移山造陆,即便千万年后,提及洪水猛兽,人族还心有余悸。

帝挚无计可施,只得求告于天皇。帝俊之意,自然不愿任何一族太过壮大,威胁天庭地位。当年,祖龙一统大地,开创【万世系】,气焰万丈,帝俊也不敢轻撄其锋,后来,祖龙崩逝,帝国裂而为五,五龙帝攻战不休,天庭才得以尊威起来。前车之鉴不远,帝俊自然是深以为戒。现今妖族合纵攻伐人族,他也乐得人族削弱,达成制衡之局。可是作为至高无上,抚爱万族的天皇,帝挚的求告也不能置之不理。于是赐人族大将大羿彤(红)弓素缯(缯),使扶下国。意思是你们自己打吧。

帝挚气怒非常,却也无可奈何。既然天皇不肯出面,只得遣使与合纵军求和。海神若要求和帝挚约谈,帝挚无奈应允,结果被扣押在妖族大营之中,人族顿成群龙无首之局。

唐尧乃帝挚之弟,先被封于唐,当此危亡之际,便被迎立为帝。

帝尧于是起而收拾残局,命大羿率人族大军迎战妖族六君,又命鲧迎战海神若。

帝尧继位之时,人族看似日益强大,同时也是内忧外患。除了妖族六君和退居深海的海神若。人族内部又有所谓四凶,各拥众兵,难以节制。

其一为驩兜,黄帝之子,好行凶恶,是非不分。

其二为共工,少昊之子,毁信恶忠,崇饰恶言。

其三为鲧,颛顼之子,不可教训,好勇斗狠。

其四为三苗,蚩尤之后,贪财好利,溺于享乐。

这四人俱是名族之后,节制一方,又因性情跋扈,诸帝碍于情面,不能处置,至帝挚时,遂成尾大不掉。

当时,帝尧命鲧迎击海神之军,鲧知道帝尧有一宝物,唤作‘息壤’,祭出去能围筑土城,连绵不绝。于是想方设法窃出,鏖战之中,仗着宝物利害,不听帝尧号令,致使川决堤溃,损失惨重。帝尧命舜斩之,诸侯侧目,纲纪为之一肃。

随后,羿率人族大军连战连捷,诛杀妖族六君。

帝尧有季(小)女,唤作瑶姬,神通广大,勇冠三军,诛杀十二孽龙,万族震怖。

五龙帝不肯罢休,上天庭要求天皇惩治瑶姬。帝俊顾忌龙族势大,又见事与愿违,四灵及龙族死伤惨重,人族益发强盛。于是命十大金乌捉拿瑶姬,瑶姬力战不屈,肉身被十金乌晒化。

当十日齐出,焦禾稼,杀草木,五谷尽死,人族因先天体质所限,饿死、晒死者不计其数。帝尧大怒,命羿大战十大金乌,射落其九,向天庭宣战。

当是时,金乌坠落,万族胆寒,天皇被迫退位。帝尧又命大舜流放四凶族,镇守四方,命禹平治洪水。天下大定,帝尧封禅泰山,昭告天地,开创天皇、地皇之后的第三个时代,后世称为中古。

昔日,秦始皇六合诸侯,一统天下,自以为功越天皇,德超五帝,命群臣议定帝号。大臣说,‘古有天皇,地皇,泰皇,泰皇最贵。’然而泰皇为谁,古史已茫昧难知。

有说泰即是太,古时太写作大,泰皇即是人皇之误。却不知这天皇,地皇,人皇之说,本是汉代以后才有。其时,古史亡失,纖纬之说盛行,胡乱猜度层出不穷。却不知古之天皇、地皇、泰皇与道教盛行后的人族三皇原不是一回事。

事实上,这泰皇即是九歌中的东皇,名太一,亦作泰一,因而称作泰皇。

当时天地平靖,人族雄视万族,总管天地。帝尧封禅泰岳,自号东皇,亦称泰皇。

分封云中君代掌天庭。

分封大司命掌管冥府。

分封少司命为春神,掌管婚姻之事。

羿以射日之功,又诛杀妖族六君,封为东君,即日神。

舜以流放四凶之功,封为湘君,为大地之主。

娥皇、女英以女德,封为湘夫人,为水神。

瑶姬因斩杀十二孽龙,封为山鬼,为万山之主。

大禹以治水之功,封为河伯。

大祭阵亡将士,生为雄杰,死为鬼雄。

这便是【九歌】,又叫【东皇录】,【东皇语要】,其实便是尧舜时代的史书。古有【三坟】,【五典】,【八索】,【九丘】,皆是古史。【九歌】也一样,只不过【九歌】这一段历史太过惊人,可谓是人族治史上空前绝后的事业。上管天庭,下管冥府,悉决于人族。亘古以来,何曾有过。

尧舜时代人族至强,但飞禽一族经营天宇亿万年,和天庭千丝万缕,关系密切,便是龙族盛时,也奈何不得。龙、妖两族虽然死了六君,十二孽龙,大伤元气,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况且其煊赫历史决不在人族之下。不肯就此俯首,亦是显而易见。

此时,西王母便开始崭露头角,她审时度势,看出人族的神通大能专在九神,其中又以大羿最为强悍,于是赐以长生药,借机笼络于他。大羿坚拒,结果被害。

东君一死,人族势力便退出天庭。之后,帝尧渐老,四凶蠢蠢欲动,帝舜南巡,死于苍梧之野。

帝国三传以后,便不复尧舜时气象,后来大禹传子,开创家天下之局,亦是收势固本之计。夏启时,与天庭达成谅解,天庭赐以【九歌】,【九辩】,夏启达以【九招】,便不复分庭抗礼之势。

后来,三教共签‘封神榜’,人族要借重仙道抵抗妖族,这段历史自然渐渐深隐起来。几千年来,也只有一个屈灵均,好学深思,一篇【离骚】,一篇【天问】,能追本溯源,省察天道。想来屈灵均之时,【九歌】已经窜乱不能读,只是大舜、大禹的毕生志业与楚地关系甚大,所以楚地保有祭祀十神的风俗,大羿因为活跃在北方,所作所为又太过惊世骇俗,人道渐卑之后,百姓习惯了王道教化,自然就以虚诞视之了。

屈灵均之为人,心怀美政,志业不移。以楚王之愚弱,自保都困难,更别说尧舜那样的事业了。只好作【九歌】表出十神身份,后人只要爬梳古史,便不难缀而连之,揭示本原。所谓,‘众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屈灵均之志行言论让人难以理解,后人茫昧,只能以高洁视之,只有知道这一段隐秘之事,一切才能豁然开朗。

试问一个人心中藏着这样一段深隐的辉煌历史,藏着一腔光大人族,学法尧舜,总领三界的理想和抱负,偏又触怒时禁,无可言说。

这可不就是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吗?

……

……

有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