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10章 镇妖殿

第210章 镇妖殿

“辛兄,那道清散人折了‘八音刀’,只怕是不会与我们善罢干休呀,她虽是名列‘十大剑’,却并非什么气量宽宏之人。”

楚煌说着向道清散人那边瞅了一眼,看着辛昭面露谑笑,意思是人家要傍上强靠了,咱们可得小心一些。

“怕个什么?”辛昭忍笑道:“俗话说,‘天塌下来,自有个儿高的顶着’。楚兄才智神通俱在我之上,这回有楚兄和我共同进退,莫说是什么道清散人,便是十大剑联手,我们也能杀个七进七出。”

楚煌闻言苦笑,“辛兄,我是说正经话。”

“哦,难道往日楚兄都是不正经的吗?”辛昭一语说完,便觉出有些不妥,脸颊上顿时微微一烫,眼神也有些飘忽起来。见楚煌面有尴尬之色,忙道:“我也知你是慎重其事了。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能有什么办法。你……方才和那位涟岚小姐避开众人许久,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避开?我和义姐是落入陷阵好不好?”楚煌闻言气结,听她的意思倒像自己两个溜开幽会一般。

“好,是落入陷阵。你心头没鬼,又急个什么。”辛昭笑了一笑,询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

“没有。”楚煌斩钉截铁的道,非是他不愿向辛昭透露,一来事有蹊跷,说了也徒然费人揣思。二来,人多目杂,若传入有心人耳中,反而招惹麻烦。

辛昭大有深意的望他一眼,便不再追问。倒是一旁的管方衡冷哼一声,脸色不善。楚煌微微一愕,笑了笑,也不以为意。

这时,只听得几个豪客大声叫嚷:“大伙儿快来看,这里有古怪。”

“什么古怪?”

“大家看看去。”

群豪原本就恋栈不去,谁也不愿空手而回,这会儿见有人发现状况,哪有不攘臂争先的道理,所谓‘人同此心,心有此理’。个个都怕旁人得了先手,立时一窝蜂的奔了过去。

……

万树桃花,雾霭郁郁。

一座祠堂坐落在僻静之处,瓦舍寂寂,颇为粗简。两扇木门,久经风霜,已多有斑驳痕迹。门头上挂着一块黑漆匾额,写着‘三皇殿’三字,古篆幽雅,让人心生敬意。

此时,大门已被豪客们推开,百十豪客一拥而入,里面却是个破旧的院落,正堂是‘天皇殿’,右廊是‘地皇殿’,左廊是‘泰皇殿’。

楚煌几个赶来的时候,三座大殿已被群豪翻了个底朝天,只是三殿中空空如也,许是废弃已久,便是蛛网都结了几多。群豪大为失望,聚在一起大声咒骂起来,喧腾四起,一时颇为热闹。

楚煌和辛、管两个在三殿中转悠了片刻,只见殿中空空落落,只余一些石台,像是供奉过神像的模样,再有,就是几张破烂桌椅。

“楚兄,你道这三皇殿供奉的都是何人?”辛昭问。

“看这天皇殿的规模阔大,远胜地皇两殿,想必有谷中先人陪祀。至于祭祀何人,却不好推测。伏羲氏,神农氏,燧人氏为三皇,也只是一说而已。”

辛昭轻轻点头,“不错。古来无万世不灭之鬼,也无万世不替之神。我九夏治史悠长,历代供奉皆是前史大圣。若我没有料错,这‘天皇殿’中供着的便是奠基中夏人道的伏羲、女娲两兄妹。”

“何以见得?”楚煌心中一奇。

“楚兄能看出这石台上陪祀的是谷中先祖,又怎会想不到这殿中供祭皆非神像。”

“不是神像?”楚煌微怔,心念电转,果见墙壁上露出一截钉头,只因土墙破败,蛛丝盈结,若非辛昭心细,可不易察觉得到。笑道:“我知辛兄为何断定是伏羲氏兄妹了。”

“举一隅能以三隅反,孺子可教也。”

辛昭抿嘴一笑,那墙上钉头两边各一,高下相齐,若非两像并挂,又作何解。

“那地皇、泰皇,辛兄想必也皆知为谁?”

“地皇神农氏,这点诸史皆同,论其功绩,尝百草,播五谷,也是当之无愧。”辛昭说着一顿,“至于这泰皇,却费人思解。史书言:‘始皇一统,自以为德越三皇,功过五帝,着臣下议立帝号。大臣说道,古有天皇,地皇,泰皇,泰皇最贵。’有人说泰皇便是人皇,古时泰即太,又写作大,泰皇系人皇之误。究竟确否,我不敢笃定。”

“古说虽是三皇议论良多,要之,也不过遂人氏,神农氏,伏羲氏,女娲氏,轩辕黄帝,盘古,祝融,共工几位。其实祝融即是女娲之号,便如伏羲又号太昊一般,与火神祝融本是两人。我中夏传承即久,同名同姓也不足为奇。古史每欲将名号相同之两人甚或数人指为一人,事迹矛盾,不能融合,实在是不通人情之常的缘故。伏羲,女娲即以合祀,亦是阴阳合尊之义,燧人氏渺远,可以不论。若论及古史,也只有轩辕黄帝可与伏羲、神农神台共尊。”

“辛兄一毫未见,已能十断七八,让人佩服。”

两人正议论间,只听门外嘈杂声大起,似乎又有什么新发现。

“走,看看去。”

……

“镇妖殿。”

一般的黑漆匾额,镏金大篆,投入眼中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一座殿宇不和三皇殿相连,却是在后院一极偏僻之处,若非群豪极尽爬搜之能事,还真不易找到。这座大殿极破旧,门前已长满青草,窗户皆有木板钉死,贴满各色镇伏邪魔的灵符,木门更以一把大铜锁牢牢锁定,又灌入铜汁,早锈死了。百十豪客聚在门前,纷纷揣测这殿中的古怪。

“七弟——”

竹谷六友远远躲在一旁看热闹,涟岚一眼瞟见楚煌赶来,连忙招了招手,面露喜色。

“岚姐,几位哥哥。”

楚煌和顺时风他们打个招呼,便笑嘻嘻地站到涟岚身边。

“看你,大殿里面脏兮兮的,你倒呆得住。”

涟岚说着从他衣襟上扯下两道蛛网,又为他拍打身上的尘土,一脸得温柔神色。楚煌面颊微红,讪笑着任她施为。只见她颜如桃李,娇艳异常,几缕发丝滑落下来,她拨了数次,也不知是否乌发太过柔顺,总是拨了复坠。楚煌笑了笑,伸出手来将那两缕青丝为她拂到耳后。

涟岚呆了一呆,被他温热的手指触到面庞,只觉心头一慌,飞快的直起身子。目光滑到楚煌身后,和辛昭碰个正着,不由得脸颊绯红,大不自在。

“楚兄真是好福气,有一个这般温柔的义姐,让人好生羡慕。”辛昭微笑说道,暗道:人言‘桃谷六友’的老五雅号‘女神龙’,英风侠烈,豪气干云,想不到温情之处,也让人沉醉。可惜女为己悦者容(修饰),知之者便少了。

“开了,开了。”

楚煌还不及问个所以然,便听得叫嚷声起,诸豪跟着吹呼雀跃,‘铛啷’声中铜锁落地,有人便将大殿的木门推了开来。让人牙酸‘咿呀’声传来,群豪都把心提到嗓子眼,一阵阴风刮起,大伙都是艺高胆大,也不由得后退几步。

“呸,大伙莫怕,这桃源谷就爱玩些鬼花样,什么狗屁‘镇妖殿’,老子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妖邪,若是雄的便一刀砍了,若是雌的,正好拿住了乐呵乐呵。”

一个豪客大声嚷道,却是在外间挑头攻袭陆灵枢那人,浑号叫作‘斩鬼刀’。此人修为平平,远不及那云岳道人,不过手中长刀却是件灵奇之物,据说能劈妖斩鬼。更兼为人粗豪,人缘倒颇不恶。群豪听他言语虽粗,却颇为豪迈,登时大声附和,胆气为之一壮。

当下,便有几个身手好的,冲进殿去。一旦有人当先,群豪便不肯落人后头,发声喊,一窝蜂涌了进去。

外间虽是青天白日,殿中却甚为幽暗,群豪各施神通,有的祭起夜光之宝,有的聚起灵力,掌上便有灵光,雷火之类,还有的拔出刀剑,提聚道息,贯注灵力,刀剑光华烁烁,比起明火也毫不逊色。

霎时间,殿中明火大亮,群豪聚起目力,小心翼翼打量殿中。只见这大殿有十丈方阔,大的惊人。殿中也无别物,只在中央矗立着一尊一人多高的石像,背生双翼,作飞翔之姿,背对大门,不见面目。

“谁?谁?”群豪见殿中有人,吃了一惊。

“别慌,别慌,是石怪。”

“呸,什么鸟怪,看看去。”

群豪各掣刀剑,明光闪烁,簇拥着向石怪靠近。为保险起见,不约而同的避开数尺间距,慢慢转到石像面前。

“别慌,是人。”

走在前面的提醒了一句,群豪缓缓放下心来。仔细看那石怪,头顶束发,戴大方巾。面目英挺,宛如刀刻。上身**,肌肉虬结,下身着鼻犊裤,裤腿高挽,赤脚凌空。背后双翼开张,眼目下视,面有怒忿之色。他右手握着一支长弓,左手搭箭,弓开如满月,指着足下。整个石像怕不有数百斤重,支点却是一支箭镞,如此造像,实在是鬼斧神工,让人叹为观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