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87章 陈鱼

第287章 陈鱼

“行素道长,”兰修儒面露忧虑,和声道:“小女的病,还须道长多加费心。若是需要什么药材,只管吩咐卫长史采办。只要能保得毓儿无恙,本王在所不惜。”

“父亲——”兰毓口唇微动,欲言又止。

兰修儒摆手道:“你身体不适,还是快点回去歇息吧,呆会儿让行素道长为你好生诊断一番,他是太乙门下弟子,师承渊博,医道也自不俗。”

“是。”兰毓瞅了楚煌一眼,默默转身去了。

“行素道长,你请吧。”照胧云往边上一站,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煌微一颔首,朝兰修儒拱了拱手,“在下告辞。”

“道长请便。”兰修儒微微点头,招呼道:“庞先生、于道长,咱们再商议一下拒敌之策。”

……

楚煌随照胧云回到后园,主楼的房门却还开着,照胧云呶了呶嘴,低声道:“进去吧,好生说话。若是再把郡主气哭了,我可不饶你。”说着拽起拳头,在他面前晃了一下,守在一旁。

楚煌摇摇头,走进房中,兰毓看他进屋,连忙站了起来,微垂着螓首道:“我怕他们为难你,是以……”

楚煌摆手道:“郡主身体虚弱,还是卧床调养为好。”

“我……”兰毓口唇轻颤,泪水便要夺眶而出。

“别哭,”楚煌吓了一跳,上前揩着她的珠泪道:“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话,这些时日没少受惊吓,你又不会道法,虚弱一些是难免的。”

“谁让你叫我郡主,郡主也是你叫的?”兰毓咬着红唇,在他胸口捶了两记。

楚煌笑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反正没外人在的时候,不许你叫我郡主。”兰毓娇蛮的道。

“来,我扶你躺下。”楚煌笑了笑,将她扶到榻上。抖开薄被,帮她掖好,将绣橔搬了过来,放到床头,陪着她坐下。

“楚煌,你跟我说说话吧,这些天你都去了哪里?”兰毓枕着小臂,痴痴地道。

“好,我慢慢说给你听。”楚煌略一回思,便把当日如何跟黄天贼交战,防守飞熊寨,又是如何遇到陆灵枢,进得桃源谷,如何挖起了镇妖石碣,放跑了妖族六君,他又如何到了双雀庄,如何和鹰愁崖的人斗智斗勇,之后又如何解了济陵郡之围,楚煌缓缓陈说,巨细无遗,只不过将任何凶险都说的轻描淡写,兰毓也不多问,只是极耐心的听着,等他说到救下穆雄时,夜色已经暗了下来。

“之后,我便带着穆统领进了临安城,他去向你父亲复命,我就被胧云碰到了,往下的事你就知道了。”楚煌看了看天色,轻笑道:“困了吧,想吃东西吗?”

兰毓摇头道:“我想睡一会儿。”

“那好,你先睡着,我让胧云给你准备点吃的,等你一觉醒来,肚子饿了再吃。”

楚煌刚要站起,手臂一紧,却被兰毓抓住了。楚煌疑惑的扭过头来,兰毓眸中掠过一丝惊慌,小声恳求道:“我不饿,你等我睡着了再走好吗?”

“也好。”楚煌点头一笑。

兰毓甜甜一笑,伏在枕头上,阖上双目。双手却牢牢拽着他的大手,一点也不放松。她许多日都没睡过好觉,难得放下心事,倒是很快睡着了。楚煌见她模样恬静,唇角噙着一抹笑意,指不定做什么好梦呢。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楚煌手臂有些酸麻,刚想动一动,兰毓便樱唇微嘟,纤眉凝起,面上老大不愿。楚煌微微发笑,见她额上泛起一串细汗,握着袖口帮她擦了擦。

房门‘兹吜’一声推开,一串啪嗒脚步声响起,楚煌回头一看,却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跑了进来,他约摸也就六七岁年纪,锦衣绣裤,甚是整洁,头发抓了两个髻,颈上戴了一把长命锁。

“噓,”楚煌伸出手指在口上比了比,小童好像心知其意,蹑手蹑脚的走上前来,趴到榻边,盯着兰毓看了看,小声道:“姐姐,睡着了。”

“这小孩莫非是兰修儒的儿子?”楚煌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童怯怯地看他一眼,挠着头道:“我叫小双。”又指了指兰毓,“姐姐睡着了。”

楚煌笑了笑,还未说话。却听一个娇柔女声唤道:“小双,你在里面吗?”

“娘亲。”小双闻声连忙回头看去。

一个衣饰华美的丽人急步走了进来,看到楚煌坐在床边,竟和兰毓双手相握,不由怔了一怔,上前抓过小双,微怒道:“娘亲说过多少次了,你总是乱跑,真是该打。”

“小双没有乱跑,小双要和姐姐顽。”小童细声细气地道。

“姐姐是大人,哪有功夫跟小孩子玩,快跟我回去。”丽人拉着他要走,小童虽有几分不愿,却也不敢违拗,嘟着小嘴,一脸不快。

兰毓嘤咛一声,醒了过来,迷惑的看了丽人一眼,“姨娘,你怎么来了?”

“郡主,”丽人微觉尴尬,“小双,不肯好好吃饭,一眼没见,便跑出来玩耍,我来找他回去。”

“哦,”兰毓发觉还拽着楚煌的手,俏脸微晕,轻笑道:“小双,到姐姐身边来。”

“姐姐,我要跟姐姐玩。”小童挣脱了丽人的手,跑到床边。

“郡主,这位是……”丽人微感疑惑,她知兰毓素来清冷自持,多少世家子弟都难以博她一笑,而今竟然睡着了还要握着这个男子的手,足见两人关系匪浅。

“这位是太乙门行素道长,刚被父亲封为左国师。”兰毓赧然道:“我这两日心疾发作,难以成眠,是以请道长前来诊治。”

“原来如此。“丽人点了点头,也不好多问。

“道长,这位是我父亲的陈夫人,这是我弟弟小双。”兰毓抚着小双的脑袋,笑着说道。

“行素见过陈夫人。”楚煌起身拱了拱手。这陈夫人一身湘绮紫襦,风姿婀娜,头梳堕马髻,耳中明月珰,眉清目澈,妙丽绝伦。丰艳处比起兰毓还犹有过之。

“道长不须客气。”陈夫人也不看他,上前抱起小双,轻声道:“不打扰郡主休息了。”转过身疾步而去。

“怎么,看傻眼了呀。”兰毓卟哧笑道。

“哪有,”楚煌沉思着道:“我只是有些奇怪,这位陈夫人应该很得宠才对,怎么看起来反倒有些郁郁寡欢。”

“是么,我倒是不觉得。”兰毓饶有兴趣地道:“你猜这位陈夫人叫什么名字?”

“干嘛猜这个?”楚煌奇道:“这中间有什么稀罕处?”

“古来说起美女,都说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究竟如何一个美法,却是劳人悬想。你只看陈夫人,可是名实相符?”兰毓抱着被子坐起,瞟着楚煌一脸黠笑。

“哦,原来她叫作陈鱼呀,观其人,确也堪称是这两个字的注脚。”楚煌微微恍然。心中忽然想起一事,“当年,兰泽王处死韩志公之父,到底用的什么罪名?”

“怎么想起问这个?”兰毓微觉尴尬,想了想道:“韩胤在朝堂上罗列裴无寂十大罪状,结果被人家反咬一口,我父亲说那些罪状查无实据,按反坐论处,将韩胤下狱,后来韩胤便在狱中自尽了。韩志公不肯相信韩胤是畏罪自杀,带人刺杀裴无寂不成,反被裴阳秋率兵追杀。后面的事,便不必再提了。”

“原来如此。”楚煌笑道:“你那个小兄弟倒是挺腼腆的,乍一看,还以为是女孩呢。”

“是么,呵呵。”兰毓倒未多想,轻叹道:“其实这个陈夫人我也看她不透,她可是裴无寂送给我父亲的,只怕两人关系匪浅。”

“竟有此事。”楚煌大为惊讶。这倒不是什么新鲜事,当年吕不韦赠邯郸姬,生秦王政,成一统功业。那陈鱼生得美貌动人,让人一见难舍,兰修儒受之坦然,一点也不奇怪。况且,身处高位者往往顾盼自雄,以为可以受其利而拒其害,究竟如何,尚未可知?

“饿了吧,我找胧云给你弄点吃的。”楚煌压下烦乱丝绪,握着她的玉手,轻轻一笑。

“这一睡,还真有点饿了。”兰毓伸了个懒腰,抿嘴笑道:“行素道长果然医术通神,不施药石,便让人沉疴尽释。”

“谁说我未有下药,我这只手臂可被你抓了好一会儿了。”楚煌拍拍手掌,其实早就不麻了。

兰毓粉颊一羞,推他道:“不说了,快去快回。”

楚煌抚了抚她的秀发,目光中露出复杂之色。

出得房门,已是月上中天,四周一片悄寂。

如今黄天贼围城,战事严峻,王府守卫也抽去了三之二,这后园虽是紧要处,却也只有陈鱼和兰毓被特别看护。

楚煌和兰毓躲在房中叙话,照胧云开始还不时进去看看,后来见兰毓睡下,便不再进去打扰。这会儿也不知是去准备吃的,还是回房休息去了。楚煌刚想去寻个究竟,一阵衣袂破风声传入耳中,两条黑影从房檐上飞掠过去,迅如飞鸟,分明已达到凌波虚度的上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