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89章 救孤

第289章 救孤

“巧言令色,”楚钟狠呸一声,冷笑道:“当年,瀛寇东侵,荆威侯赤心报国,立下赫赫战功。撼山易,撼建威军难。九夏不亡,究竟是何人之力?天道昭彰,可谓乌云终能蔽日耶?”

“我也自知遭人訾议,死不足惜。”兰修儒微喟道:“只是如今黄天贼围城,杀掠奇重,我身为兰泽王,守土保民之责未尽,不敢轻言生死。”

“哈哈哈哈……,殷官家与天下百姓离心离德,非只一日。往日九夏清平,你不思植民之力,四方无事,你不思重民之产,一旦天崩地裂,只有延颈受戮而已。”楚钟做了一个劈砍的手势,仰天笑道:“我大军所至,州县官员望风鼠窜,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有装载金银的,有不忘妻子的,可没有哪个惦记过百姓。若尔等真有此心,天下又岂能至于今日?”

“大厦将倾,非一木可支。虽然如此,城破之日,我必与民同生死。”兰修儒神色自若。

“可惜你等不到那一日了。”楚钟轻哼。

“你或许不知,当年我本有一长子,唤作兰钟,小女则名兰毓。自古言,钟灵毓秀,我这一儿一女,便是一灵一秀。”

兰修儒想起往事,脸上露出温柔之色,“威侯有两个儿子,长子楚钟,年方五岁,幼子楚煌,尚在襁褓之中。当年建威军战败,威侯自戕,我军城池也不可保。朝廷因威侯功大,对他避忌甚深,这两个儿子自是非得不可。众将商议,将一子送与威东侯,一子送与镇南侯,这两人都是博雅君子,德高望重,足以庇护二子。新军势锐,任广图率众登城死战,楚庄王携着楚煌突围,而将楚钟托付于我。”

“他们哪里知道你狼子野心,早就和新军暗通款曲,将建威军的部署泄露了出去,否则,我父百战之将,人称‘无敌’,岂能陷此绝境,山穷水尽。”楚钟惨然一笑,“而我则被误托匪类,正好由你这卑鄙小人献给新军邀功领赏。”

“我确实和新军暗中联络,甚至帮他们在建威军中安插不少人,便连自己身边也伏有眼线。”兰修儒苦笑道:“这件事情自然瞒不过他们的耳目,城池甫破,新军大将便闯入我家要人。当时,我那小儿兰钟正和楚钟在院中玩耍,我一念之差……”

“什么?”楚钟面色大变。

“我一新败之将,正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惟恐行差踏错。这人我是不能不交的,但威侯乃盖世英雄,待我不薄,我素以气义自许,众将托我,深信不疑。……”兰修儒仰天长吁,盯着他道:“我当年一念之差,让小儿兰钟以身相代。而真的楚钟却辗转送往镇南侯孙翦那里。”

“你胡说,你胡说……”楚钟圆瞪双眼,暴怒道:“我不信。”

“你道我兰泽国无能战之将,无赫赫之师,黄天贼一起,土崩瓦解。当年,镇南侯孙翦身死,孙翊高张反帜,攻打三关山数年,祸不及兰泽,中间岂能无因?黄天贼都知道,兰泽富庶,据之可以图远。孙翊难道不知?他久战艰困,兵疲将乏,孙绰一起,立克四郡,何以能如此?难道是孙翊兵事真不及其姊?”

兰修儒一连数问,问的楚钟哑口无言,他苦涩一笑,“当年,你被异人所救,虽是有些风声传出来,朝廷却矢口否认。我不肯死心,这些年一直暗中派人,四处打探你的消息,可惜当年押送你的兵卒,大半亡故,这几年法禁渐驰,我才得以证实此事,可与你的生死下落终究难以察明。我只道……只道我们父子再也难以一见……”

“住口,谁是你的儿子,简直一派胡言。”楚钟沉着脸道:“你又有什么证据?”

兰修儒默然道:“我也没有什么证据,你若是信得过我,可以向镇南侯孙翊求证一二。”

“我……我娘呢?”楚钟问。

“她……念你成疾,忧心而死。”兰修儒神情黯然。

“我不要相信。”楚钟用力摇了摇头,目露凶光,“谁要认你这种狼心狗肺之徒。纳命来。”抓起匕首,飞身疾刺。

兰修儒不妨他突然动手,抬眼间匕首已刺破重衣,一道指风从屋底传来,铛的一声,将匕首震开。楚煌掀破屋顶,落到房中,手臂一长,将兰修儒拽开数步。

“是你?”楚钟手臂微麻,定睛一看,认出两人在桃源谷见过。

“行素道长,你怎么来了?”兰修儒微微皱眉,不知方才说话是否被他听到。

“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楚煌轻叹道:“兰钟,你不能杀他。”

“你是兰修儒请来守城的帮手?”楚钟冷冷问道。

“楚煌,你不要杀我爹。”兰毓急呼一声,推开屋门,闯了进来。她刚回到前院,便听得房中传出楚煌声音,顿时大惊失色,不管不顾的撞了来,于、庞等人不妨有此,竟然没能拦住。

“毓儿,你刚才喊了什么?”兰修儒一脸诧异。

“不错,我就是楚煌。”楚煌抿了抿嘴。

“楚煌,你别害我爹。”兰毓扑到他怀里,轻泣道:“他不是有心的。”

“子衿,”楚煌抱紧她香软的娇躯,轻嗅她的发香。

“楚煌?莫非……”兰修儒吃惊地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

打斗声从外间传来,一个女声道:“兰修儒,你的小儿子在我手里,你不想他有事的话,快点放我大哥出来。”

“小双……”陈鱼惊呼一声,脸上露出慌乱之色。她方才一直不言不动,兰修儒还以为她被点了哑穴。

楚钟在她肩头拍了一掌,解开禁制,几人连忙冲出房间观望。

楚齐的黑巾也已解下,柳眉凤眼,粉面含煞。她一手抱着小双,一手握持鸾刀,金芒流溢,精巧之极。

“妖女,快把小世子放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照胧云横持‘豹骑枪’,将她截住。瞪圆了一双明眸,偏是投鼠忌器,不敢上前急攻。

小双睁着晶亮的眼睛,瞅来瞅去,眼见兰修儒等人出来,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要爹爹,我要娘亲……”

楚钟跃了出来,将小双接到手里,捏了捏他的小脸,不由露出怜爱之色,上前几步,交还到陈鱼手里。

“大哥,你怎么……”楚齐一脸不解。

“回去再说。”楚钟摆摆手,朗声道:“兰修儒,方才所言之事,我自会去找镇南侯孙翊求证,倘若我查到你所言不实,到时再杀你不晚。”

“我等你。”兰修儒点点头,目中颇有喜慰之意。

“我们走。”楚钟冷哼一声,元力凝起,背后哗然一声,展出两只黑色羽翼,掠起空中,楚齐也摇身一变,化作一只鸾鸟,扶遥而上,眨眼消失在夜幕当中。

庞入霄变色道:“这两人竟有如此神通,黄天贼果有能人,怪不得席卷半壁,所向披靡。”

兰修儒轻咳一声,拱手笑道:“多谢右国师和仙姑闻讯来救,今日天晚,两位先回去歇息吧。”

“大王一身系全城安危,世子、郡主难免遭人觊觎。”于采湘沉吟道:“不如分派我门下弟子,妥为保护,大王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兰修儒轻轻点头。观今夜之势,陈鱼和小双确也需要道门高手护卫。

于采湘回头吩咐,“红珠、云霞、月绡,你三个负责保护夫人和世子,寸步不离。”

“是。”三个女弟子恭身应命。

“太史师侄,由你来保护郡主,如何?”于采湘微笑着询问一个玄衣女郎,一来此女不是她亲传,二来门中地位不同,便客气几分。

“紫仪遵命。”玄衣女郎瞥了兰毓一眼,眸光一黯。

“这就不必了吧。”照胧云小嘴一撇,嚷道:“保护郡主有我照胧云一人足矣。”

于采湘见她稚气未脱,轻笑道:“倒不是说照将军护卫不力,只我师侄原是洞庭龙宫镇殿大将,性情稳重,武艺不凡,有她从旁帮衬,可以万无一失。”原来这玄衣女郎便是太史紫仪,楚煌早知她是龙城凤都门下,却不知如何有空闲来此。他先时要隐瞒身份不便与她相见,紫仪又是个温吞水的性子,自也不会主动招惹于他。

“原来太史姑娘是天庭授箓,失敬,失敬。”兰修儒讶然。

“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作甚。”太史紫仪淡淡一笑。

一阵嘈杂之声从府门传来,卫都一脸惊慌的跑了来,急道:“大王,裴行寂(字无寂)率着卫军冲进府中,不听劝告,只说要面见大王。”

众人相顾失色,园外火光通明,果见裴氏父子引着一队卫军闯了进来,那裴行寂一身金丝玄锦,头戴进贤冠,身形高大,面目方正,颔有短髯,目中隐含煞气。裴阳秋仍是一身甲胄,跟着其父身边,寸步不离。

“无寂,何事如此惊慌,竟要你带着卫军入府?”兰修儒冷冷问道。

裴行寂赶至园中,一见兰修儒全家俱在,兵卒也全都列阵守护,暗诧他如何能见机的如此之快,忙和裴阳秋躬身行礼,“臣下见过大王。”

兰修儒暗松口气,和声道:“到底有何事端?”

“大王莫非还不知道?”裴行寂道:“三日前,任广图大将风朗空,朱汉拔已经攻下丽城,又率步骑日行数百里,晚间已和韩志公大军合兵一处,方才在南门一阵佯攻,试探我军虚实。本相得了回报,连忙上城拒守,还好贼寇不久退却,我看此事甚急,因此不及卸甲,便赶来报与大王知道。”

“竟有此事?”兰修儒怒道:“丽城三日前便已陷落,为何无人报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