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0章 议嫁

第290章 议嫁

“这……”裴行寂略一迟疑,轻笑道:“想必是卫长史生怕大王忧心太甚,所以才暂缓报知。”

“大王,臣下并无收到战报……”卫都慌忙分辩。

“卫都,”兰修儒冷喝一声,怒目而视。

“臣……臣下知罪。”卫都咬了咬牙,拜伏于地,不敢再说。

“念你一片忠心,今日之过,暂且记下。”兰修儒一拂衣袖,怒气稍息,淡淡道:“丞相可还有别的事?”

裴行寂察颜观色,轻喟道:“黄天贼四处剽掠,卫军多是从陵安撤下,对家乡父老多怀挂望,援军迟迟不到,我军困守孤城,长此以往,军心浮动,怨言四起,大王不可不防呀。”

“那依丞相之意,又该当如何?”兰修儒和声问道。

“我军从国都陵安撤出,五卫军伤亡不等,异于旧时。更有兰泽国各郡郡兵,一路多有纠合,退守临安之后,又有郡守章迟募集的郡兵,是以兵员杂糅,编制混乱,如今大战在即,急待一番整合,方有固守之望。”

裴行寂陈说道:“我国都本有五卫军十万余人,乃是镇南侯揭起反帜之后,逐年扩充所得。经过数场大战,也已十去二三,左右两卫又被抽调分守丽城、宁州,以成掎角之势,中卫军本穆雄统领,护卫王府,最为精锐,约有二三千人。前后两军合而为一,设一都尉,登城御敌,现由小儿裴阳秋统领,约有五万余人,又得各郡纠合之众约有四五万人,章迟郡守招募之兵,又有二万余人,杂糅一算,仍有十万之众。”

“不过章郡守之兵只是寻常百姓,军械尚难齐备,各郡之兵又是新败之后,斗志全失,且其中多杂有难民,不可为恃。以臣下之议,谋划守城之策,须得先设一大将,统领全城之兵,选其壮士,补充精锐,兵马粮草,统一调配各营,教守习战,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丞相所言甚有道理。”兰修儒一指裴阳秋,呵呵笑道:“裴少将军忠勇果决,素有气力,这大将是非他莫属了。阳秋现为卫军都尉,提调前后两卫,本王今封你为大将军,统率全城兵马,可从各路郡兵中选调精壮,扩充卫军。”

裴氏父子对视一眼,裴阳秋忙恭身道:“末将谢大王隆宠,必肝脑涂地,为大王守好四门。”

兰修儒满意一笑,招手道:“我再为两位爱卿引介一下,这位是右国师庞入霄,乃是‘龙城凤都’龙城四圣之一。本王想请国师入裴大将军幕下参赞,两位以为如何?”

“大王高瞻远瞩,得庞国师相助,胜过十万雄师。小儿荣幸之至。”裴行寂呵呵而笑,兰修儒授给裴阳秋那么大的权柄,自然要找个信的过的人从旁监视,各人心照不宣,面上却颇为热络。

“大王,末将听说郡主玉体欠安,不知可有请医士看过?”裴阳秋瞅了兰毓一眼,毕恭毕敬的道。

兰修儒轻哦一声,故作恍然道:“毓儿最近有些心疾,本王已着左国师行素道长为他诊治,料想应无大碍。”

“行素道长?”裴阳秋老大不悦,“这位行素道长听闻是什么金灯道长的弟子,大王竟封了个左国师给他?还让他给郡主治病?”

“行素道长是太乙门下,又从万军之中救了穆统领回城复命,功劳不小,神通堪任,爱卿何必多疑。”兰修儒淡淡摆手,他现在也知道楚煌身上有诸多疑点,不过当着裴氏父子的面,可不好揭破。

“大王,末将对郡主爱慕已久,今见郡主无人照料,积忧成病,实是感同身受,情发于衷,不能自已。敢请大王将郡主许配于我为妻,末将一心一意,绝不敢辜负她半分。”裴阳秋一撩战袍,跪在地上,心意坚决。

“毓儿芳龄不小,前因许配太傅韩胤之子韩志公,韩胤目无尊上,谤毁重臣,韩志公则久伏逆志,刺杀太宰,本王所谋不良,遂遭蹉跎。”

兰修儒轻捋髭须,望着裴行寂笑道:“裴爱卿公忠体国,当朝纯臣,无出其右,阳秋又年轻有为,统领有方,毓儿能嫁入你家,本王也很是欣慰。”

“如今国事艰难,本不当为儿女私计,只是小儿对郡主一往情深,无时或忘。臣下身为人父,也颇想玉成其事,所幸大王恳允,我裴氏幸何如之。”裴行寂恭身为礼,轻喝道:“阳秋,你还不快来谢过大王。”

“末将谢大王许婚。”裴阳秋大喜过望。

“虽是国家多难,但礼不可废。但以目下情势,实也不易大肆操办。”兰修儒沉吟道:“不如三日后聚集群臣,举行婚礼。迟则恐怕黄天贼大举攻城,无暇计及于此。”

“大王英明,臣下这就回去打扫厅堂,准备一应礼庆事物。”裴行寂恭身笑道。

“也好,今日天色太晚,大家也都忙碌半晌,疲累不堪,有什么事还是明日再谈吧。”兰修儒笑笑。

“臣下告退。”

兰修儒微微颔首,裴氏父子便收起兵卫,退出王府,健马长嘶,步声杂沓,渐渐去的远了。

……

“庞国师、于仙姑也回去歇息吧,有劳三位道长护送夫人和世子回房安歇,毓儿和行素道长留下,我还有事跟你们谈。”

兰修儒挥散众人,引着楚煌和兰毓走进书房。卫都跟了进来,吞吐道:“大王,我……”

兰修儒摆手道:“卫长史,方才委屈你了,裴行寂父子气势汹汹,我也不得不做做样子。各路战报都是先呈送丞相府,裴行寂不欲我知,或者丽城失守,有他的责任,我岂会毫无所觉。”

卫都轻叹一声,“大王让裴阳秋抽调左右两卫助守丽城、宁州,可他仅派一些老弱病残及各卫统领与他不睦的,却将精锐人马编进前后两卫当中,如今,裴行寂又逼着大王将城守之权都交给裴阳秋,其心昭然若揭,大王不可不防呀。”

“大景立基,京畿以外又分为六郡国,四方侯,兵不与政合,六国情势虽不一致,世家主政却不稍变。我本是建威军之将,虽然略通政理,也无特别过人之处。朝廷封我为王,用为国主,不过想使我和中天庄任广图、天王寨金大鹏等建威旧将相互堤防,互为牵制。实权却在裴行寂手里,他是十大神将之后,树大根深。即便临安陷落,兰泽国被黄天贼扫荡无余,裴行寂回到朝廷,仍不失公卿之位。”

兰修儒轻轻一叹,“这临安城的防守,裴氏父子可是半点指望不上的。”

卫都忖思道:“丽城既已失陷,宁州恐也难保。事已至此,孤城难守,大王何不图日后之计。”

兰修儒摇头道:“我这一生,少年四战,颇快心意,中年为王,不失富贵,如今行将老矣,二十年来,惟欠一死。当年建威军百战之师,非无能战之将,可惜,皆以富贵偷生,无人敢效死力,我若弃城而走,和裴行寂又有何区别?”他叹息了一回,摆手道:“你先下去吧。”

“是。”卫都退了出去,将房门阖上。

“爹爹……”兰毓轻咬口唇,欲言又止。

“你便是当年楚庄王抱与扞东侯抚养的楚煌?”兰修儒打量楚煌一眼,露出缅怀之色,“见到你,真仿佛回到当年,我和威侯,我们年轻的时候。‘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当朝揖高义,举世钦英风’甚矣,吾衰矣。”

“想不到临安城的形势,危殆至此。”楚煌默然道:“若是裴氏父子只谋一己之私,根本无心守城,临安如何可保?不知大王终究作何打算?”

“裴氏误国,我欲杀之。”兰修儒沉着脸道。

“何时?何地?”

“三日后,就在毓儿的婚礼之上。”

两人对视一眼,楚煌轻叹道:“倘若裴氏父子有所防备,此计万难得手。”

“事到如今,不得不行险一试。”兰修儒岂会看不透其中厉害。

“裴氏手握重权,猝然格杀,恐怕军心大乱。”楚煌道:“况且城外屯驻黄天贼三十多万大军,纵然杀了裴氏父子,临安也难以为守,难道大王想率军民死战?”

“先将裴氏父子拿下,或和或战皆有余地。”兰修儒长吁道:“我现在苦无援手,穆雄所统中卫军不过二三千人马,军中诸将即便不对裴氏父子死心塌地,也无甚可以倚重之人,龙城凤都虽然来了几个高手,却不可以参入机密。我更担心的是,万一黄天贼突然大举攻城,所有谋划未免终成泡影。”

“城外任、楚、韩三路大军都是冲着你来的,先时之所以逡巡不进,是因为要攻拔丽城、宁州,剪去你的羽翼,如今任广图大将已攻下丽城,宁州怕也难保。三路大军合而为一,随时都有可能攻来。”楚煌暗暗感叹,这个准岳父还真够遭人恨的。

“任广图、楚庄王对我误会颇多,韩志公更是恨我入骨,你可有办法让他们缓两日攻城?”兰修儒微微苦笑。

“可以一试。”楚煌笑道:“我也有多时未见楚叔叔,正好去城外看看他。这些年来,他从没跟我提过大哥之事,多半也以为死于你手,任广图想必也是一样。这次起兵,虽遥奉黄天贼为主,却是以建威军相号召,先来攻打临安,也就不足为奇了。”

“子衿,”楚煌握着兰毓的玉手,温柔一笑,“三日以内,不管事情办的如何,我一定回来寻你,你可不能真的嫁给那个姓裴的混球。”

“嗯,除了你,我谁都不嫁。”兰毓贴到他怀里,深吸口气,她的心结得以解开,便如满天乌云被风吹散,虽在兵凶战危之中,却不觉得可惧了。

“照胧云和太史紫仪都是可任之人,有她二人充作护卫,大王可无后顾之忧。”楚煌和兰修儒说了一声,抚着兰毓的肩膀,轻笑道:“等我。”

兰毓惦起脚尖,飞快在他唇上吻了一下,粉颊红红的道:“不要太久。”

楚煌笑了笑,转身出了书房,再留连下去,他生怕就此改了主意,再也舍不得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