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1章 任南王

第291章 任南王

楚煌走出王府,辩认一下方向,刚要使个腾云之术,赶往城外。耳畔风声倏动,一只暗器如飞打来。他也不及细想,心随意动,侧身急闪,反手一探,将暗器捏在手中。低头看时,却是一支卦签。两条人影在巷角一闪即逝。

“三哥?”楚煌使个‘遁地金光术’,摇身化作一道金光,倏隐倏没,跟了过去。

两人也并未走远,一个青布道袍,浓眉虎须,一个绮襦红裙,容色端丽。正是竹谷六友中的一卦清和涟岚。

楚煌见两人站在巷中等候,摇着卦签笑道:“三哥、岚姐,别来无恙。”

一卦清收回卦签,笑着解释道:“楚钟兄妹报仇心切,擅自离营,任南王生怕他们有个闪失,才让我和五妹同来接应。不料,却发现你也在兰修儒府中,我和五妹不知你作何打算,未即离去,便是想见你一见。”

“楚钟兄妹也在任广图营中?”楚煌微微一讶。

“是啊,”一卦清分说道:“楚钟是荆威侯遗孤,和任南王颇有瓜葛。张无缺数度致意任南王,晓以大义,动以爵禄,任南王都举棋不定,不敢承命。还是楚钟兄妹艺成下山,请求任南王召集建威军旧部,上可为天下除暴,下可以报仇雪恨。任南王才打定主意,受了黄天军封号,兴兵南下。”

“原来如此。”楚煌点头道:“任广图和楚钟兄妹对兰修儒有些误会,楚钟无功而返,也全是为此。若是误会解开,或许两军能免却拼杀,阖城百姓也可少受荼毒。”

“误会?”一卦清纳闷道:“怪不得我看楚钟脸色不善,还只道他是未能得手之故。原来还别有因缘。”

“那你又为何在此?”涟岚紧紧娥眉,心有疑虑。

“其实……我便是荆威侯少子。”楚煌也不愿多作解释,点到即止。

两人齐齐一怔,显是大感意外。一卦清轻喟道:“原来你也是向兰修儒寻仇的。”

“黄天军三路大军围城,临安城无不破之理。兰修儒命不久矣,是非曲直,自然要找他问个清楚。”楚煌淡淡笑道。

“我看你这是要出府而去吧。”涟岚瞪他一眼,若无其事的道:“这次又要去往何处?”

“我四叔楚庄王率大军驻在城外,我想去见见他。”楚煌道。

“七弟,你有所不知呀。”一卦清摸着胡子笑道:“任南王起兵之初,便知会飞熊寨卢追星、万荻花夫妇共谋大事,楚庄王虽是拔寨而起,却不愿奉任南王号令,双方约定,一攻宁州、一拔丽城,先到临安城下者为主,现今任南王率轻骑先至,楚庄王迟迟未到,只怕已是输了。”

“如此说来,我四叔的大军还在百里之外,未能和韩、任两军合兵一处?”楚煌暗暗寻思,若是楚庄王迟而未至,全军攻城只怕还要拖延,对于兰修儒的计策倒不无益处。

一卦清哈哈笑道:“楚庄王虽然未至,咱们竹谷兄弟可都在任南王军中,你我兄弟多日未见,大哥他们也甚为悬念。今日难得相聚,七弟莫非想过门不入?”

“三哥取笑了。”楚煌微笑道:“听闻大哥、二哥为黄天军将兵,攻城掠地,立下不少战功,此次攻拔丽城,更是斩将搴旗,率兵先登。任南王则为绿林豪雄,此次节制南方众将,声名煊赫,我也久思一见。”

“大哥,二哥如今在军中行走,确实不比以往江湖散人了。”一卦清摇头一笑,两手一拨,卦筒的溜溜盘旋半空,云气缭绕,眨间大了数倍,他纵身一跃骑到卦筒上面,招手道:“七弟,你上来,我载你一程。”

“如此甚好。”楚煌笑了笑,掠了上去。

“五妹,为兄先走一步了。”一卦清捏根卦签,向着前方一指,卦铜微震了震,倏的窜入云丛当中,声疾势猛,倒也稳当。涟岚伸出一划,灵芒闪动,御起‘金批雕翎箭’,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空中风大,楚煌倒骑在卦筒上,正好看到涟岚御箭飞在半空,红裙飘飞,宛如云间仙子。四目相视,涟岚大不自在,金箭微微一偏,倏的越过卦筒。一卦清也不甘人后,暗施灵力让卦筒加速,两人头尾相衔较劲了两三回,黄天军大帐已在眼前。

涟岚拨开云丛,金箭一折,飞落下来。一卦清也收起卦筒,大步走进营中。

两人都在军中为将,虽不如顺时风、财生主那般显要,但也颇为知名,营门将校虽见他们带了一个陌生面孔,也不敢上前盘问。

任广图刚拿下丽城,因和楚庄王事先有约,便拣拔精锐,率步骑直逼临安城下,傍晚时候,命顺时风、财生主率部佯攻,观看城上的战守虚实,入夜才消歇下来。任广图发现楚钟兄弟未有禀明,便擅自潜入城中找兰修儒复仇,生怕有个闪失,急命一卦清和涟岚前去接应。

他又得知楚庄王大军未到,便好整以暇的在营中排开宴席,为诸将请功。一卦清三个回来的时候,诸将正喝的杯盘狼藉、热火朝天。

任广图在主军大帐外面摆了数十道流水席,着兵卒杀牛宰羊,割鸡烹狗,虽不精细,却十分丰盛。

楚钟面色阴沉的坐在一旁,任广图只道他因未能得手,心有不快,安慰了几句,便暂将此事放下,继续向诸将劝酒。

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将官,踉踉跄跄的跑到楚钟桌前,举起酒杯叫道:“楚将军,来,喝一杯。”

楚钟淡淡瞟了他一眼,知他是军中旅帅,唤作什么耿大志,看了看桌上的浊酒,没有说话。

耿大志自顾一饮而尽,大着舌头道:“楚将军,你就是太心急了。胜败乃……乃兵家常事,何必闷闷不乐。有咱们诸将在此,还怕那姓兰的孙子多生条腿跑了不成,此事包在我老……耿身上,来日攻破了临安城,拿住了兰……兰修儒,我挖了他心肝下酒,给你楚将军出气。”说完笑嘻嘻的看了楚钟一眼,又斜瞅着楚齐,吞了吞舌头,嘿然道:“楚……小姐,你真是美过天仙呀,来,跟我老耿喝……喝一杯。”说着将酒碗递到楚齐面前。

楚齐冷着俏脸尚未说话。楚钟端起酒碗冷不丁的泼了他一脸,怒道:“喝,今天不喝死你,爷爷就不姓楚。”

耿大志酒劲一醒,瞪着眼道:“姓楚的,耿大爷给你老子报仇,你他/妈别不识抬举。”

“去你/妈/的,你是谁大爷?”楚钟拽过他的襟领,按到桌案上,响起砰的一声,耿大志闷哼一声,脑袋都木了半边。楚钟微微冷笑,捏开他的下巴,抓起一大坛酒灌了下去,“你个老小子,给你醒醒酒。”

“楚钟,你给我住手。”诸将听到动静,一个个转过头来,任广图皱起眉头,怒喝了一声。“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们拉开。”

几个将领慌忙上前将耿大志救下来,却无人敢招惹楚钟。顺时风嘿笑道:“两位今儿个都喝多了,手脚摩擦也是免不了的。来人,快把耿旅帅扶下去。”

众人醒悟过来,连忙招了几个兵卒过来,将耿大志扶住,只是楚钟这一灌,着实又让他喝了不少,耿大志走了两步,被夜风一吹,登时哇哇大吐起来。

众将纷纷掩鼻,躲到一旁暗暗窃笑。

“任叔,小侄身体不适,先行告退。”楚钟勉强拱了拱手,也不管任广图作何想法,大步冲出营帐。

“你看看这事闹得。”三人走进营地,刚巧撞到这一幕故事,一卦清连连摇头,大是不以为然。

“三弟,五妹,你们可回来了。”顺时风瞅见三人,连忙放下杯碗,大步迎上,“七弟,你怎么也来了?”

“大哥,我和三哥、岚姐是在城里碰上的。”楚煌嘻笑说道。

“哦,”顺时风也不多问,招呼道:“你们还未吃晚饭吧,正好南王设了酒宴,大家一起入座。”他笑着揽住楚煌肩膀,转身入帐。

顺时风一身戎甲,披散的长发也束在头顶,面孔瘦削一如往日,神气却大有不同,浓髭虽未修饰,反更增勇武之气。楚煌笑道:“多日不见,大哥神采是更胜往常了。”

涟岚两人微微偷笑,顺时风尴尬一笑,“南王说为将者应有仪容仪表,我也是不得不然。”

“风将军,这位是……”任广图见顺时风伴着一个少年走进大帐,神情热络,不由心头一动。

“南王,这是我七弟楚煌。他年轻虽轻,修为可丝毫不在我兄妹六人之下。”顺时风连忙介绍道。

“原来是楚少兄,广图早听东岳卓先生提起过你,想不到今日才得面见。”任广图含笑说道。他生的眉清目淡,面孔白晳,穿一件圆领白袍,头戴纱罗幞头,胡须廉廉,颇有儒雅之气。

楚煌微微一讶,想不到任广图如此神气,与绿林魁首,虬髯大将的预想颇不相符,拱手笑道:“楚煌见过任南王。南王文武兼资,雄烈过人,真可谓是见面胜似闻名也。”

“楚少兄谬赞了。”任广图礼让道:“快请入座。”

“我兄弟多日未见,该当先饮几杯。南王不必客气。”楚煌拱手笑了笑,随意找个位子坐下。顺时风告了个罪,和一卦清、涟岚返身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