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92章 不让走

第292章 不让走

财生主和鬼难藏坐在一处,两人都已喝了不少,财生主更是醉醺醺的趴在桌上打盹,他仍是一个光头,却披了一身甲胄,红光满面,醉眼乜斜。鬼难藏也好不了多少,一张蓝脸透着红潮,坐在那里直打酒嗝。

“六弟,他两个怎么喝成这样,你也不知道拦着一些。”涟岚瞅着两人,远远便闻到酒气醺天,不由柳眉微蹙。

观彻宇苦笑道:“二哥、四哥率众先登,此番立下大功,将官们都来敬酒,他们是来者不拒,酒桌上的事,我哪里拦得住。难不成开罪了众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那也不能喝成这个样子。”涟岚轻哼道:“大哥也是有功之将,也不见得喝个烂醉就有面子。”

“大哥那是有名的面寒如铁,他说不喝,任南王都不好相劝,诸将谁来碰这个晦气。”观彻底笑了一笑,“二哥就不成,他是笑脸如佛,四哥则以义气自雄,诸将可爱跟他俩拼酒了。”

涟岚拿他没法,摇摇头不再言语。

“五妹,”财生主听到声音,晃晃脑袋,睁开惺忪醉眼,见涟岚就坐在一旁,眼睛一亮,抓起案上的酒坛,一摇三摆的走到桌前,脚下一软,坐到地上,冲着涟岚嘿嘿直笑。“五妹,你可回来了,我还没有给你庆功呢?来,喝一杯。”说着拿过案上的酒碗倒满,打个酒嗝,送到涟岚面前,脸红脖子粗的道:“五妹,喝。”

涟岚冷着脸瞅了他一眼,悄然一叹,接过酒碗,一饮而尽。

“好,好酒量。”财生主竖起拇指,呵呵直笑。

“好,涟岚女侠真是痛快。”

“是啊,不愧女神龙之称。”

众将见财生主抱着酒坛向涟岚敬酒,早就暗中偷瞟,及见涟岚面色不变饮了一碗,顿时纷纷叫起好来。

财生主眉开眼笑,回过头嘘了两声,让众将噤口。“五妹真是好酒量,这第二碗,我陪你喝。”他伸手拿了个空碗摆在面前,抱着坛子便倒。

“二哥,你喝醉了。”涟岚冷着脸道。

“没,二哥没醉,咱们打了胜仗,今天我高兴。谁都别拦着,咱们不醉不归。”财生主拿起两个酒碗,互碰了一下,端起笑道:“五妹,请。”

“喝,喝……”众将探头出来,纳喊助威。

“我看你真是醉了。”涟岚无动于衷。

“都胡喊什么呢,有酒有肉都塞不住你们的嘴。”顺时风挺身而起,冷叱了一声,众将老大没趣,缩回座位讪笑起来。

在座除了任广图被黄天军封为南王之外,顺时风、财生主都积功成为军帅,鬼难藏为师帅,在顺时风部下为将,一卦清、观彻宇、涟岚淡薄名利,虽在军中行走,却并无军职。财生主则早已独当一面,诸将军职都不及两人,见顺时风站了出来,哪里还敢起哄,只好低着头乖乖饮酒。

“老二,你今天也喝了不少了,大家连日苦战,都很劳累,还是早点休息吧。”顺时风上前拍了拍财生主的肩膀,便要将他搀起。

“别,大哥,我要跟五妹说说话。”财生主推开他,笑嘻嘻的蹲了回去,在怀中摸了半晌,掏出一个油布包,打了开来,却是一只碧玉晶莹的手镯,“五妹,以前二哥穷,没给你买过什么东西,这次我们攻打丽城,多杀了几个狗官,听说这个镯子价值连城,我特地给你留了下来。这东西,也只有你配得上。”

“二哥,你何必如此。私匿财物,可是违反军令的。”涟岚说道。

“屁……屁的军令。”财生主回头一指,“他们哪个没有私藏些金银珠宝,兄弟们提着脑袋卖命,还不是为了弄点钱财,娶房媳妇。这可是二……二哥拼了老命换来的,来,我给你戴上。”说着,伸出脏兮兮的手掌去拉涟岚的胳膊。

“朱汉拔。”涟岚一拂衣袖,霍的站了起来,气怒之下,不由喊出财生主的本名。

“怎么了?”财生主仰起脑袋,一脸愕然。

“哼。”涟岚冷哼一声,转身向围帐走去。

“五妹——,你给我站住。”财生主大喝一声,站了起来,身体微微摇晃。

“唔,”鬼难藏正坐着打鼾,被他这一声震的一个激灵,茫然的抬起头来。

“二哥,你别闹了。”观彻宇看出事态不对,难忙上前相劝。

“你走开,别管。”财生主一把推开他,快走几步,赶上涟岚,殷切的道:“五妹,这么多年来,二哥心里怎么对你,你就一点也不明白吗?”

涟岚神情微冷,质问道:“当年,咱们兄妹六个义结金兰,誓约如何,你可还记得?”

财生主咽了口唾沫,嘎声道:“气节自砺,道义相守。”

“可有儿女私情?”涟岚问。

“难道我们就不能……?”财生主泄气道。

“若是二哥真要以此相逼,那咱们兄妹的情谊可就到此为止吧。”涟岚口气坚决。

“五妹,咱们竹谷六友以气义相投,这些年在江湖上扶危济困,虽非出身名门,也未投过名师,但我六人转相师法,勤苦修行,技艺也颇不俗劣。财生主微喟道:“当年,我们以诚相交,直至今日,仍是不改初衷,此言可对?”

“不错。”

财生主又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朱汉拔虽非君子,自问也是顶天立地,如今大家投了黄天军,攻城掠地,斩将搴旗,我从不落人后,积功而为军帅,比起什么谦谦君子,也未必差了。而五妹自是难得淑女,有目共睹,我们兄妹相伴游历,若要不生爱慕之心,除非是瞎眼老僧,我往常虽托身佛门,可未真个出家,何况我这双眼睛可不瞎,难道这便错了?”

“你没错,是我错了,我不该以你为兄。”涟岚淡淡道:“况且,我已经心有所属,他说会娶我为妻,我已在心里答应他了。”

“二弟,有什么事情不能改日再谈,今天当着这么多将官的面,你让五妹情何以堪。”顺时风追了上来,暗自一叹。

其实六人结义,涟岚作为惟一的女孩子,兄弟几个自然视作珍宝,况她容貌性情都是罕见其匹。一卦清曾娶过妻室,观彻宇功法奇特,断绝五情,倒还没有什么,顺时风三个便不免有几分倾慕之意,只是顺时风面冷口讷,鬼难藏毒功缠身,面目丑怪,尚不敢唐突佳人,财生主心思活泛,经常变着法讨好于她,因此常被鬼难藏冷嘲热讽。

“是,是,今天喝多酒,说了不少胡话。被这小风一吹,清醒多了。”财生主轻轻讪笑,“五妹,你方才的话是骗我的吧?”

“千真万确。”涟岚仰起头,轻轻说道。

“那人是谁?”财生主脱口问道。

涟岚面颊微红,摇摇头,走出帐外。身影单薄,大有落寞之感。

“三哥,我去看看岚姐。”楚煌跟身边的一卦清打声招呼,跑了出去。

“嗯嗯。去吧。”一卦清夹了一筷肥肉,正要往嘴里塞,抬头一看,楚煌早跑的没影了,不由呆了一呆,摇着头轻声一叹。

“三哥,你叹什么气呀。”观彻宇好奇的问。

“六弟,三哥教你个乖,多看,少问。”一卦清将肥肉送到嘴里,连连赞道:“不错,不错,这肉煮的真烂。想吃肉呀,就得有耐心,煮不烂,塞牙。”

“是么,不过我吃素,清静。”观彻宇撇着嘴道。

……

“岚姐。”楚煌生怕涟岚走远,跑出帐外,四下一张望,见她快步向辕门行去,连忙喊了一声,使个‘循地金光术’,此起彼落,拦到涟岚身前。

涟岚听到喊声,娇躯一震,回头却未见到有人,涩然一笑,迈步时不妨楚煌施术落了下来,差点走到他身上,骇的娇呼一声。

“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楚煌嘻嘻一笑。

“要你管。”涟岚轻哼一声,绕过他便走。

“岚姐,”楚煌伸手抓住她小臂,皱眉道:“你去哪?”

“我……回竹谷。”涟岚也不回头。

“真的?”楚煌走到她迎面,涟岚却又别过头去。“朱二哥便是对你有几分爱慕之情,也算不得什么,今日事情说开,他也不是不知进退的人,你看他现在热衷功名,日后不难找个好娘子。涟岚素来大度,何必斤斤计较于此呢。”

“你也不必拣好听的说,我就是气量狭小,就爱斤斤计较。”涟岚挣着手腕道:“你放开我。”

“不放。”楚煌腼着脸道。

“哼。”涟岚心头气恼,抓着他的胳膊,低头咬了上去。

楚煌倒吸口凉气,做梦也未想到涟岚会用上这手。这还是那个英气夺人的女神龙吗?

涟岚抬眼瞟来,见楚煌面色古怪,掰了掰他的手指,楚煌倒是一掰就开,但他有五个手指,只要有一根卡在腕上,就休想挣脱。涟岚掰了半晌,却被他来回耍诈,无计可施,跺足嗔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让你走。”楚煌笑道。

“好,我不走。你放开。”涟岚无奈答应。

楚煌依言放开。涟岚揉了揉手腕,虽然楚煌并未舍得用力,雪白的腕上仍是留下几个红痕。涟岚瞪了他一眼,脚下一晃,化作一片红云,眨眼消失无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