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18章 志意非常

第318章 志意非常

“现在苍角军的大营当中。”楚煌微喟道:“不过日后,恐怕得叫飞虎营了。”

“我可以出来了吗?”陈鱼扶着箱子慢慢站起,她在箱中蛰伏的久了,两腿都有些酸麻,那步子便迈不出去,娥眉紧蹙,脸色颇不好看。

“我扶你出来歇一会儿。”楚煌扶住陈鱼腰肢半揽半提的助她抬步出来,回手阖上箱子让她暂且坐在上面。

“没事的。”陈鱼轻啮着粉唇说了一声,一边握着拳头轻轻捶着腿,娇怯的样子让楚煌忍不住笑了笑。她虽是兰毓的庶母,论起年纪确也比她大不了几岁,只是素来仪态端方,不见喜怒,看起来老成许多。

“我失了踪影,不过一半天,府中定有察觉,此间恐也不是稳便之地,不知公子有何打算?”

“夫人放心。我既然将你带出王府,自会护卫你的周全。”楚煌淡淡一笑,“今日任南王整合五部人马,无疑是见我四叔新丧,无人能与他相抗。他本就权位最尊,近日新下兰泽,功高盖世,更是急于聚合兵马,以免号令旁出。黄天军传檄天下,气焰熏天,收纳四方之众既多且杂,韩志公等赤青白三族乃是宗法旧制,主从之间势如铁板,任南王不会打他的主意。卢追星夫妇是他故交,起兵之初便多有招揽之意,我四叔新丧,他部下骄兵悍将,如十步杀之类都是江洋豪客,桀骜不驯,昔日被人公大将张无量延揽,未甚建功,如今军权在握,兵强马壮,自起兵之日便独树一帜,任南王想将此一部人马收为己用,恐非易事。”

陈鱼凝眉道:“楚庄虽丧,但公子今日晋位一等侯,位列五大总管之一,苍角军无首而有首,任南王纵然想一家独大,也不敢贸然签署军令,调拨你麾下兵马吧?”

楚煌摇头笑道:“我和侯嬴等将外无血战之分,内无一日之亲,徒以我为大将军内侄,暂且相安罢了。若彼等不惬于任南王的号令,必以我尸其名,以侯嬴的老谋深算,所谋如何,尚且难知。任南王欲达成其称王南国之目的,必然对我口蜜腹剑,心怀鬼胎。今日着我几位义兄拔寨南征,显亦不愿我们兄弟多有往还。我若久留此地,轻则有禁足之险,重则有性命之忧。”

“黄天军兵烽方起,为善为恶,天下莫不张目以待。若以势利之争各怀避忌,衰亡之象现矣。是以我思之再三,不如封金挂印,离军而去。既不为侯将之尸位,亦不为南王之掣肘,诸人相安,我亦无事,岂不是上计?”

陈鱼愕然道:“黄天军兵威正盛,龙飞九五,亦是应有之分。多少人攀龙附凤惟恐不及,公子正值年少,又术法高强,却不以功名为重,弃置高位又是为何?”

楚煌退坐一旁,缓缓道:“若我尸居其位,恋栈不去,南国定有不测之忧。使我四叔尚在,必率十万之众,争胜于两军之前,而不肯优游府苑,和南王争权较势。自将一军,我则未能。争名夺利,亦非心愿。且我辈立志成道,岂能以功名为念?”

陈鱼眼眸流转,浅浅一笑:“妾身生性愚鲁,向不闻壮士之志,燕雀自小,亦所心惭。公子志意不群,真乃一洗俗耳。”

楚煌不再多言,从身边的地席上翻出一件道袍,却是他南行时穿的那件,后来楚庄去世,他便改换素着,至今尔然。

“你这身衣裳行路多有不便,还是换上这件衣袍,作个道者打扮,有道是,僧道莫欺,旁人莫测高深,便可少些麻烦。”

陈鱼轻应了一声,双手接过袍服。她一身锦衣绣裤,虽是素色兰花,也不掩美态。钗环钏铒,备极周致,虽无光彩迫人,却也都恰到好处。她本待为兰修儒去钗摘铒,尽些夫妻情分,只是早已心怀去意,这些金银手饰价值不菲,可备日后不时之需,落在府中也实在无谓。

“现在离天黑还有些时候,你换了衣袍,还能休息片刻。我已吩咐执戟兵士,明日午前不得入帐。若无特别事端,料想他们也不敢擅闯。外间逻卒正多,此时不便脱身。我为营中主将,行止常在人耳目以内。侯赢兄弟又是术法高手,不可不防。”

楚煌道出心中疑虑,见陈鱼面有忸怩之色,不由哑然失笑。这睡帐虽是宽大,却也只铺些卧具,军中行宜从简,楚庄性情豪迈,楚煌自负其能,也不需多设遮敝。只是陈鱼素来端谨,虽是落难之中,也不愿太失分寸。要她当着楚煌的面宽衣解带,实在有些羞赧难抑。

楚煌心头暗笑,灵机一动,伸手措起木箱,竖立到卧席前面,这木箱有五尺多长,竖立起来,再打开盖子,宛然一张屏风模样,虽是粗笨一些,也尽可用了。

“多谢公子。”陈鱼拿着袍服,快步走到木箱后面。那箱子高及她胸脯,看来还需矮矮身子。

楚煌轻咳一声,指了指帐门,小声道:“我到门口守着。”

陈鱼面颊微红,微垂着眼眸掠了掠发丝,见他背着身在门口站定,刺溜一声隐没在木箱后面。

窸窸窣窣的响声传来,楚煌微微一怔,这时虽已是后晌,营中逻守之声仍不稍断,他纵然耳聪目明,若非心有专注,也不该将这些微声响听的这般仔细。

想到晚间便要离营而去,心头颇有几分如释重负的感觉,此行南来时日虽不甚长,所经异变也让人心生困倦。不但兰泽国覆亡,黄天军势力猛涨。兰修儒半生沉浮,最终也不得善死,楚庄何等英雄,却不免饮恨沙场。算只有兰毓堪怜,正不知流落何方。一世人黯淡收场,戏台上又何曾有片刻寂寞?

“公子——”陈鱼一声轻唤将楚煌从沉想中拉回。她已经将皂袍换上,素洁的裙裳叠好了放在卧席上,金钗银珥也都一一摘下摆在一旁,清瀑般的乌发披散下来,衬着雪白如玉的面颊,宛然一副水墨图画。她手拿一把篦子轻轻梳着长发,皂袍穿在身上倒底有一点宽松,两臂因为篦发的关系,使得胸前的轮廓若隐若现,看起来和一妙龄少女别无二致。楚煌微微一怔,几乎忘了她曾是兰泽王妃,而且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女儿。

“怎么?……是不是有哪里不对?”陈鱼见他脸色有些异样,心头莫名的起了一丝忐忑,微微侧起身子,将道髻扎起来。

“夫人真乃神仙中人也。”楚煌笑道。

陈鱼闻言一愕,盯了他一眼,掏出一方锦帕将席上的手饰包起,微声道:“我哪有毓儿好看。”

楚煌一笑不语,兰毓自然是天仙化人,他所识女子中只有鹿静堪与比埒,孙绰、白如萱则其流亚。至于姑射仙子,谪仙子那等真仙之流,又不可用凡俗之规矩尺量。

兰毓本是兰泽王女,正可谓花之富贵者也。当年韩门遭裴行寂迫害,兰毓为救助韩氏兄妹,逆犯王者之怒,不顺严父之命,宁愿遁迹荒山,受尽苦楚。亦和牡丹之不奉圣旨,惟顺物性,触帝之怒而被贬谪千里的遭际何其相似。而其身怀美材,不求人知又一如幽兰,只堪自怡悦,不可持赠人。

谈情说爱者滔滔皆是也,而独不知求其自爱,求其可爱,此情此爱又从何而生?是亦强人所难而已。

陈鱼之美艳脱俗,又可谓花之君子者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其妩媚别致处又非人人可赏。

楚煌心中虽有这一段计较,却未有宣之于口。盖草木之物,终少一段灵气。自文人骚客延入诗文,名花美人已成俗谈,真情假意又如何得辨?若使人误以为口齿轻薄之徒,岂不是冤哉枉也!

“晚间我们离营而去,将来恐不免风餐露宿,你可以先睡会儿,走的时候我叫醒你。”

“我这身裙裳可能带着吗?”陈鱼拾起换下的衣物,眼眸中满是怅惘之色。

“这倒无妨。”楚煌笑道:“等你寻到了兰毓姐妹安顿下来,这些衣服再穿也不迟。”

陈鱼轻轻点头,将包着手饰的锦帕塞到衣褶里,想了想道:“你也劳累了一天了,晚上还要损耗法力,你也躺下来养养精神呀。我虽不知你用什么方法离开,但这万军之中,恐怕不是容易。”

“此事我自有打算,夫人尽管放心便是。”楚煌默然道:“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收起来。”

陈鱼一声不响的将卧席铺好,又将棉被抖开,钻了进去,回头见楚煌将那卷衣物往袖里一投,便失了踪影,眨眨眼眸道:“回头要不要将这床被褥带走,日后若是找不到宿处,想必有用的很。”

“可以。”

楚煌抿抿嘴唇,将箱子盖好放倒,便靠着箱子阖起眼睛。陈鱼虽是美艳无双,任南王却非一般好色之徒,想来即便发觉她失了踪影,也不至于兴师动众,大肆搜寻,更别说闯他的兵营了。楚煌虽萌去意,却未透露于任何人知道,再加上他暗怀荒芜影刀善于变化,不别而行料想不至出现什么拦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