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8章 聪明人 机灵鸟1

第八章 聪明人 机灵鸟1

三仙研究了半天,怎么也感觉玉霄是必输无疑的,怎么也觉不出什么地方可以把明明输了的事能说赢了,这简直难以令人置信。

但玉霄却早就有了主意,其实早在骗用这天机镜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对策。

叶方士道:“喂,我问你,你是不是说过,只要天机镜是真的,能令你见到以前发生的事,你就把乾坤袋输给我的?”

玉霄微微笑道:“是呀,我说过呀,我言而有信,说话一向算数。”

叶方士道:“那好,我再问你,这天机镜是不是真的?你看没看到以前所发生的事?了没了解你走后傲人族都发生了什么事?”

玉霄一听傲人族的惨剧,脸色又黯淡了下来,但也只好点头道:“不错,天机镜果然是真的,如假包换,我也知道傲人族发生了什么事了。”

叶方士长出一口气,看到玉霄并没有抵赖,暗暗的高兴,道:“这不就结了,天机镜既然是真的,你也看到了以前的事,这不就证明打赌你输了?你就该把乾坤袋输给我,这那里不对?”

谈天笑也道:“是呀,怎么想都是我二哥赢了。”

小糊涂仙喝了口酒,道:“就是,你自己都讲承认了,还有什么话好说,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玉霄仰天哈哈大笑,然后道:“先不要管老糊涂叫大哥,管算命的叫二哥,以后叫我大哥好了,从此之后,老糊涂是老二,算命的是老三了,而你呢,小疯子,你就是四弟了。”

一席话气的三个老头胡子又翘了起来,小糊涂仙跳起来道:“告诉你,我是小糊涂仙,不是老糊涂!”

“我也不是算命的!我是通晓天命的神仙!”

“我更不是疯子,我是谈天笑,你这臭小子简直太可恶了。”

玉霄摆摆手道:“得了得了,就别解释了,你自己都叫自己小糊涂仙,那我问你,咱俩谁大?”

“废话,当然是我大了!”

“这不就得了,你既然比我大,就证明比我老,那我叫你老糊涂仙这又有什么不对?”

小糊涂仙醉乾坤气的使劲瞪了玉霄一眼,暗暗的道:“这孩子究竟多大,这是十岁的孩子?简直太不可议了。”

玉霄看了看三个人,笑道:“现在该我问你们了,我借镜子的时候是不是说过,我必须要用两次才行,第一次,我先看一下,第二次我再检验一下所发生的事是不是真,你们有没有骗我,对不对?”

三个人微微沉吟片刻,点头道:“对呀……”

玉霄笑道:“这不就得了,那就证明我赢了!”

三个人几乎都要跳了起来,谈天笑第一个就道:“这怎么算是你赢了?这话怎么说?”

小糊涂仙道:“就是,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玉霄笑道:“你本来就是老糊涂,这有什么奇怪的。”

叶方士皱眉道:“这……这难道算你赢?你什么意?我也不明白。”

玉霄笑道:“还不明白?真是三个老糊涂!好吧,我就解释给你们听吧,那意就是说,我必须用两次天机镜看一看傲人族所发生的事才算数,若是我用了一次,第二次我没用,那就是说,我说的话就没必要算数,因为我说的是用两次,不是用一次,既然我第二次没用,你们说,凭什么我算输了?”

“啊……啊……啊……”

三个人均是张大了嘴巴,半天也合不拢,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句话中原来是另有目的的。

叶方士只有了苦笑,拿出天机镜递给玉霄道:“那……那你再用一次检查一遍就是了。”

玉霄接过天机镜,看了看这天机镜,冷笑一声,然后随手一扔,又给扔进了烂泥中,悠悠笑道:“天机镜既然是真,第一次我看到的我就信了,何必再看第二次?对不起,小爷我没兴趣再看了!”

叶方士啊的一声,赶忙跳过去捡起来天机镜,怒道:“你又……”他话音刚落,立刻又出现一张笑脸,笑嘻嘻的道:“小……小玉霄,你就再看一次就是了……”

玉霄打了个哈哈,冷冷的道:“我看过一次我就信了,你的天机镜是真的,何必再看第二次?所以,我只要不看第二次,我就算没输给你乾坤袋,这一次打赌也算我赢了,你们凭良心说对不对,这赌究竟谁赢了?”

叶方士苦着脸道:“那你就再多看一次就是了,你多看一次,不就我赢了?”

玉霄冷笑道:“咱们打赌的时候,好像没说我必须要看第二次的吧?既然没说,那就证明,天机镜究竟看两次和看一次就是我说的算,既然我说的算,那我就选择看一次,那就是说,我只看了一次,没看第二次,只要我第二次不看,那刚才打赌的话就不能算数,我就没输,我的乾坤袋就没有输给你,这个你承不承认呢?”

三个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苦着脸,犹如嘴里被塞了个癞蛤蟆,这才知道从一开始就被眼前这小孩给算计了。

叶方士陪着笑道:“嘿嘿,嘿嘿,是……你……你赢了,乾坤袋你的确没输给我,我不要了还不行吗?嘿嘿,嘿嘿,我们三个人还有点事,这就告辞了,嘿嘿,再见……”

他含含糊糊的这就要走,想一走了之溜之大吉。

就听玉霄冷笑道:“好吧,你们走吧,到时候我就说,世上有三个老骗子,一个老糊涂仙,一个算命的骗子,一个疯癫的傻子,三个人加起来三百多岁,合起伙来欺负个十岁的孩子,而且输了不认账,就溜之大吉,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呀,好笑,有人要做乌龟王八蛋了……”

三个人哭笑不得,那里敢再走,小糊涂仙也赔笑道:“嘿嘿,小……玉霄,咱们算输了,算栽在你手了还不行,这么样吧,你有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你,你不是想报仇吗?要不我们收你为徒,传你道术,让你学成武艺为父母报仇好不好?”

玉霄用手一推这小糊涂仙,喝道:“去去去,请你跟我保持距离,哼哼,这世界人心险恶,你们三个人为了怕以后传扬出去,万一杀我灭口怎么办?离我远点。你们丧良心要杀我的时候我也好跑……”

谈天笑气的跳了起来,大骂道:“放屁,放屁,放狗臭屁,我们是正道中人,修仙之士,怎么能杀你灭口?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

“就是,我们三人都是好人,怎么能做出那种卑鄙无耻的事?”

玉霄道:“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有这个想法,这就叫以防万一,小心谨慎,常言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就是这个道理了,你们离我远点,我逃的时候也好逃,不至于遭了你们的毒手。”

三个老头均是摇头苦笑,没想到这十岁的孩子把什么都计划好了。

叶方士道:“那,那我们收你为徒好不好?”

玉霄轻蔑了看了三人一眼,冷笑道:“你们三个有什么本事?你们自己都说了,恐怕不是妖怪的对手,你们当师傅的都不是对手,教出的徒弟又能好到哪去?我就是全学了你们的本事,也没什么用,更何况,你们三个我算是看透了,一个呢,是酒鬼,糊里糊涂的,另外一个呢,是算命的,神经兮兮的,还有一个呢,智商也就只有我这么大,疯疯癫癫的,这样吧,我看外号要给你三个改一改了,你这酒鬼呢,就叫做糊里糊涂醉乾坤,你呢,就叫神经兮兮叶方士,至于你,就叫笨蛋傻瓜大白痴……”

三个人气的原地转了几个圈,被讽的真是抬不起头来,谈天笑苦笑道:“我们三个碰到你真是倒了霉了,二哥,这都怪你,你这卦怎么算的?”

叶方士也哭丧着脸道:“你以为我愿意?我都快被他气疯啦!”

小糊涂仙沮丧着脸道:“得了,别互相埋怨了,快给人说个好话吧,要不然,我这大哥成了二哥,咱们都要叫人家哥哥啦!”

谈天笑满脸都是笑,来到玉霄身边,嘻嘻哈哈笑道:“嘿嘿,嘿嘿,玉霄,只要你答应不做我们大哥,刚才那个赌不算数,这个……这个就送给你好不好?”

他说着,把手中的拨浪鼓晃来晃去,玉霄连看都不看,挥挥手道:“去去去,一边玩去,谁稀罕这玩意。”

叶方士也强自笑道:“喂,玉霄,只要你答应不赌了,那……那天机镜我输给你还不行?”

他狠了狠心,其实心里真舍不得,但若是平白无故的认了这么个十岁的小孩子做大哥,这以后还不被天下人笑掉大牙?所以,他宁愿把天机镜输掉,也不愿意认玉霄做大哥。

谁知玉霄看了看天机镜,根本就把这世间十大宝器之一的天机镜当作了垃圾一样的看待,冷笑道:“这破玩意谁稀罕?不要说天机镜我不放在眼中,十大神器都给我,我都不稀罕,你要有本事救我爹我娘,我把十大宝贝都送给你!若是不能救我爹娘,即使全天下的宝贝都给了我,我也不稀罕!去去去,拿走,别把这破镜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小糊涂仙叹了口气,赔笑道:“我说,咱们商量点事行吗?”

玉霄摆摆手道:“现在,我只问你们一句话,刚才咱们打了赌,说只要你们输了,你们就听我的话,我就做你们的小哥哥,还记得这句话没?”

三个人哭笑不得的点点头,玉霄接着道:“现在我赢了,你们是不是要兑现诺言?别忘了,咱们不管是孩子的打赌形式,还是大人的打赌形式,咱们可都做了,你们要是说话不算数我也没办法,那你们就做乌龟王八蛋,然后按你们自己所说的,车裂,马踩,不得好死就是了,你们说对不对?”

三个人简直都要哭了,现在他们是全明白了,一切都被这小孩给算计了,从用天机镜的时候,这小孩子就设下了陷阱,结果,不但天机镜他用了白用,反而令他们又输了一次,输的要管这小孩叫大哥,这简直都要窝囊死人了。

玉霄得意洋洋的道:“我呢,什么都不稀罕,你们没本事救我父母族人,就是全都免谈,现在呢,我就问你们说话算不算数?”

三个人哭丧着脸只好点点头。

玉霄悠悠道:“既然算数,那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叫一声大哥?不过,给我磕头呢,就免了,一个是你们也都这么大年纪了,再就是我们傲人族讲究人人平等,看不惯这种俗礼,所以磕头我给你们免了,还不快叫大哥?”

三个人是又想哭又想笑,但幸好玉霄没有叫他们行礼,否则的话,他们羞愧的连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玉霄摆摆手道:“来来,小糊涂仙,快过来见过大哥,从此之后,你就是我二弟了,来,过来拜见大哥吧。”

小糊涂仙万般无奈,张了半天嘴,终于涨红着脸挤出三个字:“玉霄哥……”

玉霄心里暗笑,暗暗的道:“我要不整整你们,看你们这些神仙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就来气,还想骗我的宝贝,哼哼,可笑,你们以为我傻瓜?”

玉霄装作没听见,皱眉道:“什么?没听见,对不起,我耳朵不好,大点声,大点声!”

小糊涂仙都快要哭了,气呼呼的道:“大哥!”

这一声声音还真不小,玉霄捂着耳朵怒道:“干什么?我又不是聋子,吵什么?来,三弟,过来见过大哥。”

叶方士也是一样,只剩下了皱眉叹息外加沮丧,若是给他一个选择,他宁愿把天机镜丢了,也不愿意选择碰到这个魔星。

叶方士没好气的也叫了声大哥,玉霄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招招手,把谈天笑叫了过来。

谈天笑万般无奈,不住的埋怨道:“我说不赌的,你们偏要赌,谁叫你贪图便宜,想要人家的乾坤袋,这倒好,乾坤袋没要到,还白白吃了大亏……”

玉霄忍住笑,道:“行了,行了,四弟,见到大哥要高兴,你看看你,干嘛不高兴呢,快过来……”

谈天笑哭丧着脸道:“大哥,大哥,大哥,霄大哥,你满意了吧?”

玉霄被逗得哈哈大笑,然后跳上去,用手摸了摸谈天笑的头,又摸摸小糊涂仙和叶方士的头,用手故意摸着还没有长胡子的下巴,故意咳嗽了两声,老生老气的道:“嗯,很好,很好,三位小老弟,大哥很高兴,你们很乖,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