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章 囚牛2

第十六章 囚牛2

新书推荐:

玉霄嘿嘿一笑道:“她是我们傲人族最美的小姑娘,除了我姐姐冷玉蝶之外,就她最美最可爱,唱歌也最好听了。”

曲仙儿眨眨眼,嫣然道:“那我呢?我跟她比起来,我们谁美?谁好呀?”

玉霄哈哈一笑道:“当然是你……”他拉长了声音,曲仙儿一听当然是你这四个字,高兴的跳起来道:“真的?”

玉霄接着说下去,道:“当然是你,没她好了,哎……差多了,差多了……”

曲仙儿又被他捉弄,气的拧住玉霄的耳朵,嗔道:“你真坏呀你,又气我!”

两个小孩子这么一胡闹,就见囚牛乐的前仰后合,似乎也觉得小孩好有趣一样。

曲仙儿气呼呼的从怀中拿出一支长约一尺多的碧色玉箫,只见这支碧绿色的箫,通身犹如翡翠一般翠绿,一看就是一件极品,曲仙儿嗔道:“我也吹点音乐给囚牛爷爷听听,也让你这臭小子听听,我比悠悠强多啦。”

曲仙儿暗自生气,她也不知为什么,一听到玉霄夸赞别的小女孩好,她就生气,她那里知道,这也就是一个女孩喜欢上一个男孩所产生的好感和嫉妒心在作怪。

但她这么小,那里能懂得什么男女之间的爱情,只是喜欢跟玉霄斗气,也喜欢跟玉霄在一起玩耍,虽然那不能说是爱情,可也是一种最纯真的懵懂爱恋。

曲仙儿得意洋洋的道:“我的这支玉箫是纯天然翡翠的,是我爹最心爱之物,也是一件宝贝,名叫凤鸣碧玉箫,我爹有两件奇珍,一件叫龙吟伏羲琴,乃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伏羲琴!而这碧箫也是一件宝贝,我爹送给了我,我箫吹的可好了,就连囚牛爷爷也最喜欢听我吹箫了,它除了喜欢听我娘弹伏羲琴,再就是喜欢听我吹凤鸣箫了,是不是囚牛爷爷?”

就见囚牛手舞足蹈,似乎求之不得,不住的点头,而且还拍着龙爪,似乎在欢迎曲仙儿吹奏一曲一样。

玉霄心中一动,暗暗的道:“哦,原来师傅也有一件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呀,我自己有两件,叶三哥也有个天机镜,师傅再有一件伏羲琴,这上古十大神器我就见过四个了。”

楚桂儿和洪袖儿似乎也知道曲仙儿的本事,不由得连连拍手道:“好呀,好呀,师姐,来一个,好呀……”

玉霄把嘴一撇,坏笑道:“先别叫好,等吹好了再叫好吧,我现在不说,等你吹好了,我再替你鼓掌吧。”

曲仙儿冲着玉霄一噘嘴,吐吐舌头,意思是说,你等着看吧,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就见曲仙儿正襟而坐,就靠着白玉雕龙的栏杆而坐,然后樱唇轻启,纤指轻轻按住碧箫的孔,找准了发音的位置宫、商、角、微、羽,然后按着熟悉的谱子吹奏了起来。

刹那间,就听悦耳飘逸的箫声响起,萦绕在碧水清潭。

箫声忽而低沉,忽而高昂,忽然舒缓,忽而柔情,低沉时,如泣如诉,犹如一个动情的少女轻轻的幽怨,高昂时,好似令人置身于惊涛巨浪的大海中,好似在电闪雷鸣的苍穹中飞舞,舒缓时,把人带入了一个纯净的世界,柔情时,更恰似少女温柔的在心爱的情郎怀中撒娇……

随着箫声响起,再看囚牛,忽然飞身跃起,跃入了碧水潭中,然后在潭水中忘情的随着箫声翩翩起舞起来。

那庞然大物的身躯,似乎不再那么拙笨,竟然犹如一个美貌少女一般的翩翩而舞。

菁菁鸟也不敢示弱,也振翅飞翔,在半空中盘旋了起来。

龙鱼化作一道光,飞入了潭水中,跟囚牛一起舞了起来。

就连黑马飞飞也是跃跃欲动,从玉霄怀中下来,在地上也高兴的手舞足蹈。

玉霄简直呆住了,他真没想到曲仙儿真的有这个本事,没想到她的碧箫吹奏的这么好,简直出神入化。

他更没想到,这凤鸣碧玉箫的音质这么好,简直真的犹如凤鸣一般空灵悦耳,不要说她吹的这么好,就算是平常不懂音律的人用这凤鸣碧玉箫乱吹一通,恐怕都是天籁之音,更何况她还真吹的不错。

的确,曲仙儿在吹箫的上面,的确下过苦功,她父亲就好音乐,善于吹箫抚琴,箫技和琴技出神入化,而她母亲也是这样的爱好音律,她耳熏目染之下,自小也是对音律有一种特殊的喜好,正由于她吹的果然不错,他父母又极其的宠爱她,这才把这支这么珍贵的凤鸣碧玉箫的宝贝给了她,她深爱这玉霄,贴身而藏,深怕遗失。

这一次,她本就想显显能为,震震这个小师弟,让小师弟刮目相看,她这做师姐的本事,而玉霄又故意的气她,她这一生气,更是拿出了看家本事,非常用心的吹奏起来,暗暗的要跟那个什么悠悠比一比,让玉霄知道,这世上的好女孩不止一个悠悠。

这也许就是女人的嫉妒心在作怪,这种心态,不但女人有,就算是小女孩也不例外。

玉霄暗暗的称赞,由衷的心中叫好,就算是悠悠唱歌好,也没有她这本事,也超不过她的箫声。

终于,她美妙的箫声结束,这悠扬的凤鸣之声也结束。

就见囚牛又是深吸了一口潭水,然后往空中一喷,犹如喷泉一般,又下起雨来。

曲仙儿盈盈而笑的站起来,道:“我吹的怎么样?”

玉霄不再玩笑,而是伸手轻轻鼓起掌来,诚心的赞道:“师姐,哎呀,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呢,我本以为,你除了凶和淘气之外,没什么了,没想到你还不算是废物呀。”

他前半句是诚心的赞美,后半句说着说着又开始玩笑起来。

气的曲仙儿一伸手又拧住了他的耳朵,嗔道:“你这人,说话只有一半是正经,下次你说话,只说一半好了,下半句还不如不说,臭玉霄,臭嘴巴……”

玉霄嘻嘻一笑,然后道:“师……你……真……对不对?”

曲仙儿听糊涂了,玉霄说一句顿一声,说的究竟什么玩意?

曲仙儿嗔道:“你说的什么玩意?什么对不对?”

玉霄哈哈大笑道:“不是你叫我说话说一半的吗,我只好说一半了,师姐的命令不可违嘛,对不对呀?以后呢,我就这么说话了,师傅要问呢,我就说师姐叫我这么说的。”

曲仙儿气呼呼的举起手道:“臭小子,就会气人!说,你刚才说我什么呢?”

玉霄嘻嘻笑道:“我说呀,师姐你呀,要是能改一改你这小姐脾气,对我这小师弟好一点,不再这么凶,那你真的是好师姐了,对不对?”

曲仙儿脸色忽然微微一红,轻声嗔道:“我对你好一点?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喂,我问你,那个悠悠有我吹的好吗?”

玉霄悠悠道:“你俩各有千秋了,你吹的好,她唱的好,并不矛盾呀。”

曲仙儿嗔道:“那我再唱首曲子,我就不信不如那个什么悠悠。”

洪袖儿吃吃笑道:“行了,行了,你跟那个什么悠悠呕什么气呀,他这臭小子故意逗你玩的。”

楚桂儿道:“就是,别玩了,咱们也该去见师娘了。”

玉霄笑道:“那我就下次聆听师姐鬼哭狼嚎的美妙歌声。”

曲仙儿气的用手使劲敲了他的头一下,嗔道:“你才鬼哭狼嚎的,真是乱用词。”

楚桂儿道:“就是,鬼哭狼嚎还美妙呀?”

洪袖儿道:“他这就叫用词不当,臭屁乱放,别理他,他坏着呢。”

玉霄看了看玩的正高兴的三只异兽朋友,不高兴的道:“喂,菁菁,龙龙,我们可要走了,你们不走,我可走了,你跟囚牛玩吧,别跟我玩了。”

就见这一句话还真有效,就见菁菁鸟扑扇着翅膀就飞了回来,呱呱叫道:“好了,好了,这就走,这就走。”

而龙鱼也化作一道金光从潭水中飞进了玉霄的怀中,气的玉霄拍了龙鱼头一下,道:“你看看你,一身的水,你要是喜欢玩水,我再送你进葫芦里的小河里游泳怎么样?”

龙鱼深通人意,玉霄的话它基本能明白,虽然它不会说话,可是它却懂,就见龙鱼不住的摆着尾巴,似乎是不愿意,然后又在玉霄的手臂上来回的翻滚,那样子亲热至极,似乎在讨好主人一般。

就见囚牛恋恋不舍的仰天嚎叫了一声,表情中充满了依恋之色,也许,在它心中,不但这些孩子可爱,能令它忘记寂寞,更可爱的是那三只神兽。

也许,他们都是神兽,都明白作为灵兽的寂寞和孤独。

的确,作为灵兽的确也太寂寞了,因为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自己,几乎每一个神兽都是独一无二的,虽然它们不是人,可是在内心的深处,又何尝不想有个伴侣?

可是它们却没有伴侣,就像囚牛一样,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只跟它一样的动物了,再也找不到一个伴侣,找不到一个母囚牛,即使能找得到,这天大地大,到哪里去找?

所以,只有它自己孤单寂寞的卧在碧水潭中,如今的它,寂寞的只有音乐才能抚慰它那颗孤独的灵魂了。

不但是它,龙鱼和菁菁鸟还有天马飞飞又何尝没有这种心情呢?

龙鱼也是独一无二的神鱼,想要找个于自己同样的鱼类真的太难太难了。

天马何尝不是?精卫鸟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情?

所以,囚牛不但没有伤害它们,反而把这三只灵兽当作了知音,也当作了寂寞时互诉衷肠朋友。

囚牛在内心中,渴望这些孩子经常来看望它,跟它玩会,因为在这一刻,它真的很开心,真的会忘记了寂寞。

所以,它虽然生的可怕,可是曲仙儿却并不害怕,因为她们也知道,囚牛对她们始终是友好的,把她们当作了朋友,根本不会伤害她们,它的样子虽然凶恶,可是它的心却是善良的。

一个真正喜欢音乐的神兽,一个真正喜欢音乐的人,又有几个心灵不是纯洁的?

曲仙儿挥挥手道:“囚牛爷爷,我们回去了,改天再来跟你玩。”

楚桂儿和洪袖儿也纷纷道:“是呀,改天找你玩,你睡觉休息吧。”

玉霄也挥挥手,也对这囚牛很有好感,就见囚牛似乎也明白挥手告别的意义,竟然也挥动着金色的龙爪,不住的摇摆。

菁菁鸟用鸟语不住的呱呱叫着,似乎也是在说再见。

龙鱼来回的翻腾,不住的摆尾,似乎是恋恋不舍。

黑马飞飞也是如此,似乎也意犹未尽。

终于,渐渐的离开了碧水潭,也看不到囚牛的身影了。

曲仙儿道:“这只囚牛听爹爹说,是祖师爷帝圣真君的坐骑,论年岁,估计也有二三百岁了,所以,就算爹爹他们在它面前都是晚辈呢,我们叫它囚牛爷爷,丝毫也不过分。”

玉霄点头道:“它居然还懂得音律呢,真是神兽。”

曲仙儿吃吃笑道:“是呀,你不知道呢,其实囚牛爷爷也会抚琴的,哈哈,不过呢,是乱弹琴,哈哈……”

玉霄道:“师姐,你刚才吹奏的那是什么曲子?真好听。”

曲仙儿得意的道:“那是爹爹做的曲子,名叫龙吟凤鸣曲,本来应该琴箫合奏的,那更是美妙,我爹爹就曾跟我娘合奏过这首曲子,我就听过,那简直太美了,囚牛爷爷最喜欢听我爹娘抚琴吹箫了。”

楚桂儿道:“我听爹爹说,想当年,师傅和师母就是因为有共同的爱好,都是深爱音律,师母这才不顾师傅龙逸师祖的反对,毅然嫁给师傅呢。”

曲仙儿笑道:“我爹和我娘情投意合,你爹娘还不是一样?你娘喜欢丹青书法,也是能写会画的,就因为师叔丹青的妙手,她们不才好的吗?”

楚桂儿嘻嘻笑道:“要说最奇怪的是洪袖儿的爹娘了,他爹力大无比,粗壮凶悍,根本不解风情,可是呢,袖儿师母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人,竟然会喜欢六师伯,嘻嘻,这真是奇闻呢。”

洪袖儿不高兴的道:“我爹怎么了?我爹虽然不通音律,不懂丹青,可是我爹他人好,为人耿直,不像某些人,油嘴滑舌的。”

玉霄一听她暗自讽刺自己油嘴滑舌,也笑着玩笑道:“其实呢,这都不是奇怪之处,最奇怪的是,人都说女儿像爹爹,可是袖儿师姐不像她爹爹呀,也幸好不像他爹爹,否则的话,那很难嫁出去的啦。”

洪袖儿气的一跺脚,就去追打玉霄,嗔道:“九师弟,你又捉弄我!你简直可恶死啦!”

玉霄嘻嘻笑道:“其实呢,七师姐,我早说你是捡来的了,不信你去问问师母去,你一定是捡来的,要不怎么长得不像六师傅呢?哈哈哈……”

洪袖儿被玉霄气的脸通红,气呼呼的在后追着玉霄。

曲仙儿叹道:“唉,这个九师弟,真能逗人生气,你看看,袖儿被她气的。”

楚桂儿吃吃笑道:“还说人家呢,你不也一样……”

四个人打打闹闹,嘻嘻笑笑的离开了碧水潭。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