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6章 囚牛1

第十六章 囚牛...

玉霄等人刚来到这幽静的院落内,还没进去,就听幽雅的室内传来了琴声,琴声悠扬,犹如高山流水,恰似山泉叮咚,那么的悦耳动听。

曲仙儿微笑道:“先不要进去了,我娘开始弹琴了,她弹琴不喜欢别人打扰的,来,小师弟,我带你去见一个好玩的东西。”

楚桂儿吃吃直笑道:“小师弟,你可不要害怕啊?”

洪袖儿笑道:“是呀,到时候别吓得尿了裤子,那就羞死人啦。”

玉霄一皱眉,暗暗的道:“究竟她们带我去看什么?什么东西这么可怕?”

但又怎能在三个小女孩面前丢了面子,随即道:“什么话,什么能吓住我?什么东西?”

曲仙儿幽幽道:“唉,这件好玩的东西,还是别带他看了,是不是小师妹们?别到时候吓坏了小师弟,再哭鼻子告咱们的状,那爹爹娘他们还不说咱们欺负小师弟吗?”

玉霄也是好胜的人,听到三个小姑娘这么说,气呼呼的道:“谁告状谁是小狗,我还没怕过什么呢,什么东西比你三个小师姐更可怕呢?”

楚桂儿伸手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说谁是东西呢?”

洪袖儿揪住了玉霄的右耳朵,也嗔道:“没大没小的,该打。”

曲仙儿吃吃笑道:“他就俩耳朵,你们都占了,我呢怎么办?唉,我就捏他鼻子吧。”

她说着,伸出小手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吃吃笑道:“来,打个鸣,鸡……”

玉霄暗暗的骂道:“好呀,你们这三个当师姐的,也真是够坏的。”

他也不客气,伸出手来就捏住曲仙儿的鼻子,笑道:“你也叫声我好学学,请师姐做个示范吧。”

曲仙儿脸微红,气呼呼的拿开玉霄的手,嗔道:“好了好了,别闹啦,别叫我娘听见,咱们还要去看好玩的东西吧,走吧……”

她一拉玉霄道:“小师弟,你要是害怕就别去了啊。”

玉霄叱道:“谁怕了,头前带路,去地府我都陪你去。”

“好吧,既然你不怕,那咱们走,不过,你可有个心理准备,那东西外表可很可怕的。”

三个小姑娘头前笑嘻嘻一蹦一跳的走着,不住的说笑着,还偷偷的不住的看着玉霄。

玉霄听他们这么说,暗暗的道:“莫非她们嘴上说的吓人的东西,就是……就是传说中的囚牛不成?这里叫囚牛峰,而且大师傅又是龙之九子之一,也好音乐,龙之九子之首就是囚牛,看来一定说的是囚牛了。”

想到这里,他暗暗的道:“待我诈她们一下,看看我猜的对不对。”

玉霄笑道:“三位师姐,那东西很可怕吗?”

曲仙儿吃吃道:“是呀,吓死你,啊……”

玉霄嘻嘻笑道:“不就是龙之九子的老大囚牛吗?有什么可怕的。”

三个小姑娘几乎同时失声道:“呀,你知道呀?”

玉霄暗暗好笑,心道:“你们这么说,那就证明说的就是囚牛了,既然你们都不怕,我怕什么?说不定囚牛只是表面吓人,其实性格温和也说不定,要不然,你们也不可能去看。”

曲仙儿暗暗称赞,心道:“这臭小子真的很聪明,一说就透,一猜就中,不过你虽然猜中,看到那么大的囚牛,又是那么吓人,你也会害怕,到时候吓哭了你,嘿嘿,那好玩了。”

三个小姑娘总是想法捉弄玉霄出气,一个是的确被玉霄气坏了,再一个是她们本就喜欢捉弄人玩,也都是很淘气的孩子。

四个人走来走去,渐渐的转到了那所幽雅寂静的屋子的后院不远,然后穿过一小片翠竹林,只见前面是一处碧水清潭,潭水似乎并不深,潭水几十丈远有块牌子,写着:前面危险,闲人勿进。

四个人轻手轻脚的走过牌子,来到潭水边,就见潭水岸边,有一些汉白玉的石栏,雕刻着花鸟鱼虫,煞是清雅。

玉霄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这一看,不由得也唬的心惊肉跳,只见潭水边,轻轻卧着一条金光闪闪的庞然大物,足足有两丈长,一丈高,全身金鳞,酷似传说中的龙的样子,两根长长的龙须,一对龙的犄角,微闭着双目,似乎在静听悠悠的琴声。

更为有趣的,只见囚牛趴在潭水边,闭着双目,但一条金色的尾巴却慢慢的敲打着节拍,似乎已经入了神。

玉霄长嘘一口气,暗暗的道:“看来囚牛好音的传说果然不虚,看来师娘弹琴是弹给囚牛听的,看不出来,这大家伙生的这么凶恶,可是这尾巴打的节拍却正在节拍上。

四个人没有人敢说话,都充满好奇的看着囚牛入迷的陶醉样,一个个虽然想笑,但只好忍住。

菁菁鸟和龙鱼也都十分好奇,它们都是异兽,也都是神兽,竟然有着彼此的好感。

就见菁菁鸟嗖的一声飞了过去,落在了囚牛的脊背上,龙鱼也不甘示弱,也化作一道金光飞了过去,趴在了囚牛的身边。

就连玉霄怀中的小马飞飞似乎也跃跃欲动,似乎对囚牛很有兴趣。

玉霄一个不备,走掉了菁菁鸟和龙鱼,暗暗的跺脚,心道:“这死鸟菁菁,死鱼龙龙,你们不怕呀?万一咬死你们,那怎么办?”

他一看怀中的黑马飞飞也想过去,气的伸手在马头上拍了一下,轻轻叱道:“不准动,再动我不要你了,反了你们了?”

飞飞看了看主人生气的样子,没敢再乱动,只好用好奇的目光远远的看着。

就见囚牛似乎未觉,只是睁开半只眼看了看金光灿灿的龙鱼龙龙,然后又把一双吓人的金睛闭了起来。

玉霄急的要命,但又不能大声叫,害怕惹恼了囚牛,万一囚牛发起怒来,那可不是玩的。

所以,玉霄只是不住的挥手,轻声道:“喂,菁菁,龙龙,你这俩畜生,谁叫你们乱动的?给我快回来!”

他不住的挥手,就见菁菁鸟和龙鱼丝毫不理他,好像眼中只是好奇这神兽囚牛了,竟然没听到一般。

曲仙儿、洪袖儿等人也是着急的很,曲仙儿嗔道:“喂,你怎么不看好你的两个宝贝?别万一被囚牛给吃了?哎呀……真是的,气死我了……”

玉霄也叹了口气,连连挥手轻轻道:“喂,快回来,回来呀!”

菁菁鸟似乎早就听见,这时又听到玉霄召唤,有点不耐烦,飞到囚牛眼前,扑扇着翅膀呱呱叫道:“臭玉霄,吵什么,没看见我们听音乐吗?别吵,别吵!”

玉霄这个气,暗暗的道:“这死鸟真是不知好歹,我是怕你被囚牛吃了。”

囚牛听到菁菁在眼前叫着,十分不高兴的睁开了眼睛,玉霄的心就是一跳,暗暗的道:“坏了,看来龙龙和菁菁要出事,我的天,气死我了。”

但当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就见囚牛并没有袭击菁菁鸟和龙鱼,而是伸出一只满是龙鳞的爪子轻轻的放在了嘴边,摇了摇,然后发出‘嘘’的一声。

菁菁鸟会意,一只爪子也伸出放在嘴边,对着玉霄也轻轻道:“嘘。”

玉霄是又急又气,又气又乐,他没想到,囚牛这么好音乐,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鸟儿和鱼儿在它身边,它不理会,竟然还告诉它们不要闹,静静听听音乐,玉霄无可奈何的摇摇头,没有办法,只好听之任之了。

玉霄坐在了地上,三个小姑娘也是一样,四个人紧挨着坐在了一起,均是手托着腮静静的聆听这飘渺悠扬的琴声。

这琴声的确太美妙了,琴音犹如泉水叮咚之声,丝毫没有半点嘈杂之音,这琴声好似龙吟凤鸣,是那么的悦耳悠扬,而且这琴声似乎还有一种安抚人心情的魔力,琴音宁静祥和,旋律舒缓轻柔,似甘甜的清泉浇灌着人的心灵,好似能洗去人那颗满是**的贪婪之心,令人的灵魂得到升华。

玉霄也忘了囚牛这种神兽的可怕,三个小女孩似乎也听的痴了,四个人就静静的靠在一起,微闭双目,仔细的聆听这美妙的音乐。

这悠扬的琴声足足响了有近半个时辰,终于琴声渐渐的停止,四个人和灵兽也都在如痴如醉的琴声中醒来。

玉霄的心猛然一震,暗暗的道:“我这是怎么了?这琴声怎么好似有什么魔力一样,我怎么忘了危险了?”

想到这里,他急忙睁眼观看,只见囚牛依旧一副沉醉的样子,似乎意犹未尽,尾巴依旧在轻轻敲打着潭水,击打着节拍。

而龙鱼就在囚牛嘴边不远处,菁菁鸟就在囚牛爪子不远处,玉霄这个气,暗暗的道:“你们就算新鲜好奇,远远的看也就罢了,何必走的这么近呢?你们不想活了?”

玉霄轻轻一招手,轻叱道:“菁菁,龙龙,还不回来?”

他刚这么一开口,就见原本沉醉于乐声中的囚牛猛地睁开金睛龙眼,一道金光就射了过来,然后扫了一眼眼前的两个神兽龙鱼和菁菁鸟,似乎也是十分新奇。

就见囚牛没有起来,而是伸出两只龙爪,轻轻的拍起掌来,就听到,啪,啪啪,啪啪……

囚牛的鼓掌似乎都有点旋律的感觉,玉霄简直都要被逗笑了。

菁菁鸟也跟着呼扇着翅膀,嘴里不住的叫道:“好听,好听,真好听。”

就见囚牛似乎听懂了菁菁鸟的人话,竟然伸出爪子,似乎是跟菁菁鸟打招呼,那意思好像说,真是知音难觅呀!

菁菁鸟竟然毫不畏惧,也伸出鸟爪,竟然跟囚牛的金龙爪碰了碰。

玉霄看的哭笑不得,暗暗的道:“看来囚牛没有恶意,竟然似乎跟鸟儿鱼儿都有好感,莫非天生异兽之间真的有一种共鸣不成?”

就见囚牛睁开了金睛龙目,忽然站了起来,高兴的在潭水中猛然吸了一口潭水,然后往空中一喷,就见清澈冰凉的潭水就好似雨点一般的下了起来。

更可笑的是,就见龙鱼飞腾跳跃,就在‘雨’中不住的乱飞,菁菁鸟也围着囚牛来回盘旋,而庞然大物囚牛也灵活的转动身子,在雨中扭了起来,看那样子,三只神兽,似乎在为彼此的共鸣而兴奋的跳起了舞。

小马飞飞似乎也看的兴奋不已,但看了看主人焦急的样子,只好不动,只是不住的叫道:“飞飞,飞飞……”

就见三只神兽舞了一会,忽然就见菁菁鸟呱呱叫着,没有再说人话,好似说起了鸟语,然后飞到了玉霄的肩头。

龙鱼也化作一道光,也飞进了玉霄的怀中。

与此同时,就见囚牛猛地也从潭水中跃起,一道金光一闪,就跳到了四个人的身边。

玉霄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庞然大物的就在眼前,比他高那么多,那血盆大口若是吞噬了他,简直都不够给囚牛塞牙缝的。

而三个小女孩似乎不止一次见过囚牛,看样子并不怎么害怕,曲仙儿大着胆子伸出白净的小手,轻轻摸摸囚牛的金鳞,盈盈笑道:“囚牛爷爷,你好呀?”

就见囚牛频频点头,似乎听懂了曲仙儿的问候。

玉霄看的惊奇,失声道:“它,它不吃人吗?”

楚桂儿轻叱道:“切,囚牛爷爷可好了,从不咬人的,我们常来找它玩,它最喜欢听音乐了。”

菁菁鸟不住的叫道:“呱呱,它很好,它不咬人,不要怕,不要怕。”

玉霄轻叱道:“死鸟,等会我再跟你算账,还有龙龙,真不听话,你看飞飞多乖。”

囚牛似乎看到了玉霄,似乎有点陌生,但似乎对玉霄有一种出乎意料的好感。

竟然伸出金龙爪看那样子似乎要跟玉霄握握手。

玉霄的心一阵乱跳,暗暗的道:“我若是一跟它握手,它要是忽然把我抓住,一把把我塞进血盆大口内,那我就完了。”

但他转念一想,又暗暗骂自己糊涂,暗暗的道:“囚牛就在我眼前,要想吃我对我有恶意,我能逃的了吗?还不是肉在砧板,任其宰割的份,看来它没有恶意,我不如大着胆子跟它打过招呼,免得激怒它,也免得被三个小姑娘小瞧了。

玉霄嘻嘻一笑,道:“喂,囚牛爷爷,你好呀,你这么喜欢音乐呀,哈哈,知音人呀,我也喜欢唱歌的。”

囚牛伸出龙爪跟玉霄只是轻轻接触接触,好似怕伤了玉霄似的,赶忙缩回了龙爪,这时听玉霄说他也喜欢音乐,不由得乐的摇头晃脑,又听到玉霄说会唱歌,不由得前面两只龙爪一阵乱拍,那意思似乎是欢迎玉霄来一段。

菁菁鸟呱呱叫着给解释道:“它说,叫你唱几首听听呢。”

玉霄苦着脸,暗暗的骂自己真是多事,他虽然会唱歌,但唱歌确实也不咋地,其实论唱歌的话,只有姐姐和悠悠的歌声最好听,她们总是说玉霄唱歌就跟狼叫似的。

玉霄无奈,只好道:“好吧,那我就唱一唱吧。”

玉霄清了清嗓子,然后唱道:“风吹过,雨飘过,白云脚下是我家,我家住在这宁静的村落,这里没有苦恼和烦闷,只有快乐……”

他唱起了悠悠经常唱的一首属于傲人族的歌,虽然歌曲旋律很好听,歌词也很优美,只是他唱的的确不咋地。

就见囚牛听了一半,然后捂住了耳朵,频频摇头,不住的发出一种怪声,似乎摇头叹息,叹息这声音污染了刚刚那美妙的琴声。

曲仙儿也听不下去了,嗔道:“别唱了,你这是唱歌呀?五音不全的,人家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简直能要人命,行了行了,我领教了。”

玉霄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嘿嘿,我都说了我唱的不好听,这首歌悠悠唱的可好听了。”

曲仙儿嗔道:“悠悠是谁?叫的好亲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