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章 入门2

第十五章 入门2

洪袖儿吃吃笑道:“爹爹,你也好好送他份重礼,九师弟骗了我们的好东西吃,好可恶呀。”

洪天福大笑,然后道:“霄儿,师傅的这把斧头名叫开天霹雳斧,重一百九十九斤。”

玉霄惊道:“呀,这么沉?你用来做兵器呀?唉……你要是不去种地,真是太可惜了。”

洪天福暗自好笑,心道:“这小子哪来得这么多废话,而且笑话不断,这孩子真有意思。”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在玉霄的鼻子捏了一下,板着脸道:“小淘气,不准胡闹了。”

玉霄揉揉鼻子,嘻嘻笑道:“六师傅的开天霹雳斧不知跟开天辟地盘古斧比起来怎么样?”

洪天福眼中立刻充满了神光,失声道:“你……你知道盘古尊神的神器开天辟地斧在哪里?”

玉霄嘻嘻一笑,道:“嘿嘿……不知道。”

洪天福这个气,心道:“不知道你说什么。”

玉霄笑道:“不过,既然师傅喜欢斧头,等霄儿找到了开天辟地盘古斧,一定送给六师傅。”

洪天福大笑道:“好孩子,好孩子。”

洪袖儿嗔道:“爹爹,你就送他捏鼻子一下的礼物呀?这礼物也太轻了,还不如几位师傅呢。”

玉霄嘻嘻一笑,又是吐吐舌头,故意气气洪袖儿。

“这位呢,是你七师傅狴犴峰的应天生,玉清宫的刑法就是你七师傅定的,你七师傅铁面无私,若是你犯了教规,可是定罚不饶,你可要小心,他的法宝是玉龙金睛笔,生死轮回牌。”

应天生虽然最是严厉,不苟言笑,但是就算他这么严厉的人,也数次被玉霄逗得开怀大笑,其实内心中对玉霄甚有好感。

应天生一晃手中的玉龙金睛笔,沉着脸道:“你要是不听话再要这么淘气,我这金睛笔就刺你屁股,看到没,我这生死轮回牌,就当板子打你屁股,听到了没?”

玉霄望着这只三尺长的金笔,只见上面金龙盘绕,煞是好看威武,又看了看那面一尺宽,三尺长左右的金光灿灿的金牌,只见金牌上也是金龙盘旋飞舞,若隐若现,栩栩如生。

玉霄轻轻摸摸金笔和金牌,喃喃道:“七师傅,你这兵器是真金的呀?这要是卖了估计能卖不少钱吧?”

在场的人又被逗得嘻嘻而笑,没想到玉霄这时候还能说几句笑话。

应天生也是忍不住要笑,只好强自忍住,一伸手,扭住了玉霄的耳朵,轻叱道:“我的话听到了没?”

玉霄哎呀一声,赶忙闪了开去,苦着脸道:“好疼呀,你这礼物更重,听见啦,不就是说你的玉龙金睛笔和生死轮回牌可以做刑具用吗。”

陶天喜一拉玉霄,道:“甭理他,他就这样,整天黑着脸,就好像咱哥们都欠他钱似的。”

曲天赋看到小师弟又来疯言疯语的,居然跟这孩子论起了哥们,不由得哭笑不得,故意沉着脸道:“九师弟,你这怎么算的辈分?你是做师傅的,要有个师傅样才行。”

他用手一指楚天祥道:“这位呢,是你八师傅,也是你小师姐楚桂儿的爹爹,你八师傅最有学问,善于音乐,绘画,诗词歌赋,无有不精,你祖师爷的画像就是出于他的手笔,他的玄机山河山,画龙点睛笔,是宝中之宝。”

玉霄道:“哎呀,八师傅你好呀,没想到八师傅手这么巧,这么厉害呀,祖师爷的像画的太好了,有时间一定要教教霄儿画画,霄儿亲手给死去的爹娘画张像,以便想爹娘的时候,可以看看画像。”

楚天祥闻听不由得又是心酸又是感动,心酸的是可怜这孩子这么小就孤苦伶仃的,感动的是,这孩子虽然顽皮,可是却真的挺有孝心。

楚天祥微笑着摸摸玉霄的头,道:“好,只要你喜欢学,八师傅一定教你。”

曲天赋笑道:“这位最小的是我们的小师弟,这个不用我介绍你也知道吧,他就是你那个疯疯癫癫谈爷爷的表哥,人送外号嘻嘻哈哈陶天喜,最是好动,孩子心性,你可不要学他呀。”

陶天喜鼓着嘴道:“大师兄说什么呢?这个叫霄儿跟着学,那个叫霄儿跟着学,怎么到我这,就不叫他跟着我学了?我的法术不比你们差,不服咱们比比。”

曲天赋哈哈笑道:“你的法术我们做师兄的都很佩服,可是你的人,却是差了许多,就知道胡闹,霄儿,正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蹋,你只学你小师傅的道术就行了,你小师傅的两把刀可是厉害的很的,长一点的叫日雷刀,短一些的是月风刀,合起来就叫日月风雷刀,十分厉害的。”

陶天喜哈哈笑着,蹲下身子道:“小兄弟,别听他们的,哥哥我最喜欢你的淘气,你要加油,还有,咱们论咱们的,别叫我师傅,叫我大哥就行。”

曲仙儿走过来,然后在陶天喜的耳朵边大叫道:“喂,陶叔叔!”

陶天喜捂着耳朵,苦笑道:“做什么?要把我吵聋呀?”

曲仙儿嘻嘻笑着,用手摸着陶天喜微白的胡须,道:“陶叔叔,你看看你胡子都白了,还跟着孩子论兄弟?真是的,你多大了呀?”

陶天喜嗔道:“我愿意,我喜欢,谁说我头发白了?我不过才十岁,我还是个孩子呢,你要是喜欢,我叫你小妹妹,咱们一起玩好不好?”

曲天赋一听是越来越不像话,一把拉过了小师弟,皱眉道:“师弟,别闹啦,你呀你,说你什么好,就喜欢跟孩子玩,有时间再玩吧,现在不是场合,叫人家笑话。”

就见曲仙儿走到玉霄面前,先吃吃笑了半天,然后故意板着脸道:“恩恩恩,霄儿,快过来见过六师姐。”

玉霄皱着眉,道:“小……六师姐……”

曲仙儿伸出手摸着玉霄的头,柔声道:“乖,好乖,九师弟,师姐的糖甜吧?”

玉霄点头道:“嘿嘿,甜,还有吗?再给我点?”

曲仙儿温柔抚摸着他头的手,忽然使劲敲了下去,嗔道:“我给你个大头鬼!这是师姐给你的礼物,好了,下次再要没大没小的,可要重罚你。”

玉霄苦着脸,摸着被敲痛的头,喃喃道:“这明明是公报私仇嘛。”

曲仙儿道:“说什么呢?”

玉霄叹道:“没,没说什么,我说,师姐的礼物好珍贵呢。”

曲仙儿笑的嘻嘻哈哈的弯下了腰,然后笑道:“七师妹,该你了。”

就见洪袖儿笑盈盈的招招手,微笑道:“来,九师弟,来见过七师姐。”

玉霄无奈,笑道:“七师姐,你也要送我礼物吗?是不是跟六师姐一样的礼物呢?不过太没创意了。”

洪袖儿嘻嘻笑道:“我哪能送你一样的礼物呢,当然是换点新鲜的了。”

她说着,忽然伸出小手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下次不可再调皮了,听到了没,否则,拧掉你耳朵!”

玉霄挣脱开,揉着耳朵喃喃道:“我的天,你比悠悠和我姐还凶呢,看以后那个男生敢娶你。”

洪袖儿嗔道:“你说什么?你再说?”

玉霄道:“没没,我说七师姐的小手真白呢,你爹爹生的这么难看,你这么好看,该不是你是捡来的吧?”

洪袖儿气的挥起手就打玉霄,怒道:“喂,你说什么?谁捡来的,臭小子,还胡说八道!”

楚桂儿拦住了洪袖儿,微笑道:“哎,师姐,咱们都是做师姐的,小师弟淘气咱们慢慢教嘛,怎么能打人呢?对不对,小师弟?”

玉霄赞道:“恩,还是八师姐通情达理。”

楚桂儿轻飘飘的来到玉霄面前,嘴里轻叹道:“唉,可怜的小师弟,看看,耳朵疼了吧?头也痛了吧,真是的,做师姐的怎么能打人呢,而且这么打人不对呀,下手也太……”

她刚刚还笑眯眯的,当说到这里时,猛然跳起来就敲了玉霄头一下,然后左手拧住了玉霄的右耳,右手拧住了玉霄的左耳,吃吃笑道:“这么打人真的不对,下手也太轻了,像师妹我这么教训他,他才会记住错误嘛。”

玉霄痛的急忙伸手在她头上弹了一下,楚桂儿疼的一摸头,就撒了手,不由得怒道:“好呀,师姐教训你,你还敢打师姐呀?”

她松开了手,玉霄借机赶忙闪过一边,喃喃道:“我的天,你比母老虎还凶呢,八师傅这么文质彬彬的才子,怎么有你这么个凶女儿,看来,你也一定是捡来的。”

“好呀,你还说?看我们怎么收拾你!”

三个小女孩一起又要追打玉霄,曲天赋脸一沉道:“恩,不可胡闹,仙儿,你们这是干什么,做师姐的不可欺负小师弟。”

玉霄笑道:“各位小师姐的小手还太小,打不痛霄儿的,各位小师姐,下次多吃点饭啊。”

曲仙儿嗔道:“你就爱贫嘴,叫师姐就行了,怎么叫小师姐?”

玉霄哈哈笑道:“各位师姐就因为还小,才叫你们小师姐呀,等到各位师姐大了,那我就叫你们大师姐了,可等到各位师姐老了呢,那我就叫你们老师姐了,再要等到师姐们都……”

洪袖儿就知道他后面没好话,连忙打岔道:“住口!就这么叫吧,随你便了,不过,师姐们可要提醒你,不可再这么顽皮了,知道吗?”

玉霄暗暗好笑,心道:“你们也是个孩子,比我也好不了那去,装什么呀。”

九子三老也看的好笑,暗暗的道:“看来,这天帝山迟早被这群孩子给闹的乌烟瘴气了。”

曲天赋道:“仙儿,袖儿,桂儿,带你小师弟下去,见见你娘,叫你娘给你小师弟找个房间,记住,不可再胡闹了,做师姐的要有做师姐的样子才行。”

曲仙儿脸微微一红,轻声道:“是,爹爹,九师弟,跟我们来吧。”

玉霄笑着冲九子道:“九位师傅,霄儿先下去了,各位师傅,要走的时候,霄儿不送你们了,多多见谅。”

九子微微点头,玉霄又来到三老的面前,微笑道:“既然小师姐们都叫你们叔叔伯伯,那我就不能叫你们爷爷了,也只好叫叔叔伯伯了,三位叔叔,霄儿很感激三位叔叔的照顾之恩,请三位叔叔多留几天。”

小糊涂仙摸摸玉霄的头道:“霄儿,你现在是正式的玉清宫弟子了,以后呢,要好好学习,知道吗?叔叔会常来看你的。”

谈天笑拍了拍玉霄的肩膀,微笑道:“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问你九师傅,你九师傅最是好说话,他人很好的。”

叶方士道:“霄儿,记住了,别再顽皮了,明白吗?”

玉霄微笑道:“知道了,那我走啦。”

他说着,忽然伸出手来,在三老的头上每人敲了一下,哈哈笑道:“三位老……叔叔,这是霄儿感激你们的礼物,霄儿穷的要命,只好这么感激你们了,哈哈,嘻嘻……”

三老摸着头,不住的苦笑摇头,苦笑道:“这小子,就是这么顽皮,我看是难改了。”

谈天笑道:“总算他还有点良心,还对咱们说声谢谢。”

九子望着玉霄一蹦一跳的离去,也是感慨不已。

曲天赋叹道:“唉……这孩子真是满可怜的,其实,他爹的死,咱们也算是有点责任吧,那时要是收他爹为徒,也许他爹不会被妖魔所害了。”

九子嘴上不说,但内心都有点歉意,齐天寿道:“其实这也不能怪咱们,咱们总不能破了规矩。”

陶天喜道:“什么不能破?这不就破了规矩了?”

应天生道:“他是例外,一个是他身世可怜,看在他可怜的份上,再就是他又是三位道兄推荐来的,这也是看在朋友的份上,还有这孩子身怀异宝,乃是福泽深厚之人,于咱们有缘,而且他的鸟也是山海经唯一的知情者,要是他走了出了点什么事,山海经奇书就此失传,是对咱们后世子孙的一大损失,于情于理,才替他免了拜师礼。”

叶方士道:“是呀,我大体替这孩子看过相,这孩子可以说,是千百年来少有的奇才,尤其是他的机智和幽默,还有他的运气,更是少有的,各位道兄能破除门规,收他为徒,实在也是他自己的造化,他爹那有他的这种运气和机智,这也就他爹不能拜入玉清门下的原因了。”

小糊涂仙道:“这都是天意呀,天意。”

谈天笑道:“可不是天意嘛,要不傲人族的人都死了,就他没死,要不,只有他去找山海老人,要不他能遇到咱们,要不他能打……对不对?”

九子、三老均是感慨不已,议论纷纷。

而玉霄却很高兴,必经他的计策成功了,成功的没用行拜师礼就拜了名师,那报仇就有希望了。

其实他本心不想学什么道术,只想像父母那样,娶个媳妇,生个孩子,然后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就得了。

可是命运偏不随人愿,他无可奈何的只有选择学道,然后去替父母报仇,然后去找失散的姐姐,去找自己的好友犇犇和悠悠等人,然后再想办法找寻能救活父母的灵丹妙药,能救活傲人族所有人的灵丹妙药,这就是他活下去所有的动力和人生目标。

做人都有一个梦想和目标,不知你们自己呢,是什么梦想,是什么人生目标?

三个小姑娘一蹦一跳的走着,玉霄就跟着,就这么也不知走出去多远,终于,三个小姑娘在一个门户外停了下来。

曲仙儿小声道:“九师弟,我带你去见我娘去,我娘就是你的师母,去了不准胡说八道的,知道吗?”

玉霄苦笑道:“我能不能不去?”

曲仙儿道:“当然不行了,我娘法术也很高的,是龙女山龙逸祖师的徒弟,听我爹说,龙女山跟我们天帝山渊源极深,祖师爷圣帝真君跟龙女山的龙逸祖师是一对情侣呢,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才没有在一起,于是,咱们祖师创办了玉清宫,龙婆婆呢,就紧挨着咱们天帝山创办了玉龙派。”

楚桂儿道:“不但曲师娘是龙女山的人,就连我娘也是。”

洪袖儿道:“是呀,我娘也是龙女山的人,也是龙婆婆的徒弟,不过龙婆婆早就过世了。”

曲仙儿道:“我娘是四师姐,桂师妹的娘是六师妹,袖儿的娘是五师姐,我们的娘都是亲师姐妹,我们也是亲师姐妹,这就叫亲上加亲了,嘻嘻……”

玉霄听着,他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很多复杂的事,但既然带他去见师娘,总的要见见。

到了这里,就只能听人家的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