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5章 入门1

第十五章 入门1

九子带着玉霄祭拜完祖师,玉霄就算是正式玉清宫的弟子了,虽然玉清宫的弟子不少,但是,弟子也分为好多种,一种是师傅亲传弟子,一种就是徒弟带传的弟子。

第一种,无疑就是师傅最器重的徒弟了,这种徒弟一般不会多,只有七八个而已,曲天赋亲传的弟子除了以音乐发音命名的宫商角羽微五大弟子之外,就只有自己的女儿曲仙儿,以及几位师弟送来的女儿洪袖儿以及楚桂儿了。

洪袖儿和楚桂儿的父亲也是九子其中的人,也正好是玉清门中人,而玉清门有个曲仙儿,他们正好也有女儿,三个女孩作伴也是一件好事,所以,这二人才送女儿到了囚牛峰来学艺。

楚桂儿和洪袖儿在囚牛峰的时间比在家住的时间还要久,只是每日里她们的母亲必然会隔三差五的来一趟,看望一下女儿,她们的母亲也是道术高手。

第二种,无疑就是那些大批的普通弟子了,这些弟子一般道术都是一般,师傅根本不在意不重视,只是收来壮壮门面,所以由师兄代传武艺罢了。

而玉霄却不能算是第二种,只能作为亲传弟子。

一个他是好友大力推荐而来,再一个是身怀奇宝山海经而来,更何况,九子发誓要教好他,因为还要靠他杀了那妖魔,也好雪一下被妖魔羞辱之辱,更何况,玉霄太过特殊,拜师礼都免了,而且还是九个师傅带他给祖师爷行了拜师礼,这种事千百年来根本是绝无仅有的奇迹。

所以,九子十分的重视玉霄,拿他当作是亲传弟子。

若是不论男女亲传弟子一起算的话,玉霄是属于最小的,也就是九师弟。

陶天喜开心的就像一个孩子,掰着指头给玉霄算老几,嘴里喃喃道:“小宫,小商,小角……一,二,三……加上仙儿,袖儿,桂儿……呀,你也是排行在九呀,哈哈,我也是九师弟,真是太巧了,我就知道咱俩有缘,哈哈哈……”

他说着,高兴的抱起了小玉霄,来回举了半天,在玉霄的小脸颊上亲了两口。

应天生把脸一沉,道:“恩……九弟,你现在是师叔,将来也是他的师傅,怎么能这么为老不尊,没大没小的?”

陶天喜根本不买七师兄的账,嗔道:“你管得着吗?我喜欢,我愿意,这又不是在师傅的灵前,又不是在你的山上,我就喜欢跟孩子玩,我愿意,我愿意,气死你,气死你……”

其余的八子不由得苦笑,他们知道自己这小师弟其实就是个老顽童,就喜欢跟孩子玩在一起,总是有一颗童心,似乎永远都长不大。

不过九子却很佩服陶天喜,因为在他们九个人中,虽然陶天喜天真烂漫,胸无城府,活泼可爱,可是呢,论修道上,他的八个师兄论真本事,真能胜过他的还真不多。

所以,就算打起来,一对一的话,八子还真没有一个能有胜算赢的了自己这小师弟。

陶天喜悟性奇高,可谓是学道的奇才,只是可惜的是,脾气太过随和,总是跟孩子似的,所以难成大事。

应天生碰了个钉子,但也无可奈何,知道惹不起这小师弟,也管不了这小师弟,只好不理他。

陶天喜冲着他扮了个鬼脸,吐吐舌头,对着玉霄道:“甭理他,他就爱拿着那些戒律吓唬人,咱们玩咱们的,要不这样吧,你做我小弟弟,咱们一起玩吧?”

谈天笑也过来凑趣,道:“是呀,你管他叫弟弟?我的天……我们都管他叫……”

他说着,赶紧一捂嘴,暗自骂道:“自己差点说漏了,下次一定要小心。”

楚天祥打开玄机山河扇扇了扇,喃喃自语道:“唉,这次热闹了,一个嘻嘻哈哈陶师弟,一个疯疯癫癫谈兄弟,再加上个这么个淘气鬼,还有三个小淘气,我的天,这次咱们天帝山真的热闹了。”

玉霄心里暗笑,也很喜欢陶天喜这么没有架子的师叔,他道:“师叔,你先放我下来呀,小心呀,我的鸟儿可啄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陶天喜猛然醒悟过来,想起了现在还疼着的头,半空中哎呀一声,就把玉霄撒了手。

玉霄暗骂自己笨,这一下要是摔着了,屁股不被摔成两半才怪。

不过还没等玉霄落了地,叶方士手快,伸手就接住了玉霄。

玉霄苦笑道:“我的天,我的好师叔,你真不愧是我三……爷爷的表哥,果然是一对活宝。”

叶方士照着他的头就是一巴掌,轻叱道:“臭小子,怎么跟师叔说话的?”

玉霄二话不说,伸手就在叶方士头上敲了一下,吃吃笑道:“这一次是你接住了我,没让我摔着,我就奖励你一下吧。”

叶方士苦着脸道:“唉,真是好心没好报呀,下次不管你,把你屁股摔三瓣。”

曲天赋故意脸一沉,轻叱道:“恩……不可胡闹,九师弟,你先不要玩闹,以后再跟他玩。”

陶天喜还是比较听大师兄的话,连连道:“好嘛,好嘛,不玩就不玩,还有什么事?”

曲天赋道:“玉霄,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的八位师傅。”

曲天赋用手一指熊天燚道:“这位呢,是你二师傅,居住在睚眦峰,手中赤霄燚焱剑乃是一件神兵利器,你去见过二师傅,虽然不必磕头,也至少鞠个躬。”

玉霄无可奈何,一看自己鸟儿在他头上拉屎的人就是二师傅,赶忙赔笑,一鞠躬道:“嘿嘿,二师傅有礼,玉霄虽然不能给二师傅叩头,那玉霄就多鞠几个躬吧,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这三鞠躬,一般都是有的人家死了人,有人前来祭拜,祭拜的人才用的礼节,可这小子居然来了这么一手。

熊天燚被玉霄气的啼笑皆非,本来他脾气不好,但见到玉霄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气不来,熊天燚连连摆手道:“算了算了,二师傅还没死呢?你这坏小子,过来。”

玉霄微笑道:“嘿嘿,师傅有什么事就说吧,玉霄就不过去啦,免得师傅把霄儿……嘿嘿……”

熊天燚暗自好笑,暗暗的道:“看来这小子真的是太聪明了,想要骗他对付他,真是不容易。”

熊天燚故意板着脸道:“我叫你,你不过来,就是违抗师命,那就要罚。”

曲仙儿拍手道:“哈哈,好呀,罚使劲罚,就罚他三天不许吃饭,一天不准喝水,哈哈……”

玉霄白了她一眼,扮了个鬼脸。

玉霄叹道:“唉,谁叫你是师傅呢?唉,这年头,做徒弟的就要被师傅欺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唉,你要是记恨我的鸟在你头上拉屎,你要打就打吧。”

他这么一说,先把话挑明了,要是熊天燚处罚他,那就是记恨他,鼠肚鸡肠,做师傅的不大度。

楚天祥暗暗的称奇,心道:“这小子果然是聪明绝顶,这么一说,任谁也不能再惩罚他了。”

就见玉霄来到熊天燚近前,嘻嘻一笑,问道:“师傅有何赐教?”

熊天燚看到玉霄这样,想笑又不敢笑,怕一笑再要教他,更不好教了,只好板着脸,然后忽然俯下身,伸手在他屁股上‘啪啪’就是两巴掌,然后摆摆手道:“去吧,去吧,这是二师傅送你的见面礼,二师傅收徒弟就这么个规矩,这可不是二师傅记恨你,明白吗?”

这两下打的其实并不重,玉霄看的出来,这二师傅内心中其实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

玉霄嘻嘻一笑道:“多谢二师傅的礼物,下次霄儿一定再叫鸟儿多来点礼物也回敬二师傅就是……”

熊天燚被他气得举起手,作势要打,玉霄早就躲在一边去了,嘻嘻直笑。

曲天赋沉声道:“霄儿,不要胡闹了,这位呢,是你三师傅原天宁,你三师傅住在嘲风峰,手中一把白玉辟邪剑,剑身是纯白玉做成,也是一把神器,你三师傅在我们九人中,可谓是智谋超群,你可不要在他面前耍小聪明。”

玉霄一看是原天宁,暗暗的道:“恩,果不其然,我这条计策差一点就被他识破,要不是我早有准备,我又是个孩子,想骗他还真不容易。”

玉霄又是一躬,笑道:“见过三师傅。”

原天宁心中也是称赞玉霄的聪明伶俐,这时用手轻轻摸着玉霄的头,微笑道:“恩,好孩子,好孩子,记住,以后要遵守门规,不可这么顽皮了。”

玉霄道:“是,霄儿谨记在心。”

原天宁摸着玉霄的头,本来还很温柔,忽然曲指就在玉霄脑门上弹了一个脑崩,微笑道:“去吧,这也是师傅送你的见面礼。”

玉霄捂着头,哭丧着脸道:“唉,各位师傅的礼太重了,霄儿能不能不收呢?”

三个小女孩吃吃直笑,曲仙儿笑道:“师傅的礼那有不收的道理?去吧,还有四师傅呢,去见过四师傅吧。”

曲天赋微笑道:“这位呢,就是你四师傅蒲牢峰的龙天罡,你四师傅是我们中水性最好的,手中的法宝是龙须玉泉刺,龙筋凤骨鞭,去,给四师傅见礼。”

龙天罡是一个瘦子,个头不高,但却很白,显见是被水泡的。

龙天罡心中也不讨厌玉霄,虽然玉霄搅闹玉清宫,令他匆忙赶来白跑一趟,可是心中并不恼恨。

这时看玉霄过来见礼,一想起玉霄的顽皮,龙天罡微笑道:“既然三位师傅都送你礼物了,那我也不能例外呀。”

他说着,轻轻一脚踢在玉霄的屁股上,笑骂道:“记住了,下次再要淘气,我可就不客气了,到时候,把你丢进水里喂乌龟。”

“这是你五师傅齐天寿,你五师傅最善于养生炼气之术,也是我们中医术最好的一位,你五师傅手中的仙剑栖霞剑,霞光万道,是有名的神器。”

齐天寿微微点头,笑道:“霄儿,师傅还有一个特点,你大师傅没说,那就是师傅太懒,也懒得送你礼物了,所以,你以后呢,要听话,不要淘气,再要这么顽皮,就算师傅再懒,也要送你一戒尺。”

玉霄微笑道:“多谢师傅,唉……要是各位师傅都像五师傅这么懒得动弹多好呀……”

“这位是你六师傅,人称大力开山神,这把兵器呢就叫做……”

玉霄嘻嘻笑道:“斧头嘛,劈柴的斧头,我认识的。”

洪天福被玉霄气的又差点笑了,然后举起斧头,道:“胡说八道,我先劈了你,把你当柴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