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章 巧计拜师2

第十四章 巧计拜师2

新书推荐:

玉霄心里暗笑,但知道却不能笑,只要一笑就露馅了,这激将法就有破绽了,于是苦着脸道:“唉,那妖魔说,你去吧,十年后来找我报仇,我等着你,不行连你那九个饭桶师傅一起叫来,去去去去,就像轰小鸡似的就把我轰了出来,我大骂他道,我说,九子不是饭桶,是天下有名的神仙,不要说十年,就算我学八年,就能杀了你,你等着我的,我这就拜师学艺,回来就把你们狼族杀光,有本事你现在杀了我,不杀了我你会后悔的,那狼王呢,哈哈一阵狂笑,然后驾起黑风就走了,半空中却道,你去学艺去吧,不过呢,我看你傲人族的名誉怎么保得住,你们傲人族不是不跪拜吗?你要是去拜师,那九个饭桶一定会墨守陈规的,一定叫你磕头,那时候,你傲人族立下的永不屈膝于他人的誓言就是狗屁了,而等你为了报仇,不但跪倒在地拜师后,又学了一身狗屁不是的道术,跟饭桶你是学不好的,最后呢还是死于我手,那就更可笑啦,哈哈哈哈,他笑着就驾着黑雾,消失了,任凭我怎么骂他,他也不杀我,就让我去报仇。”

他一看,只见九子的脸一个个都气青了,洪天福道:“大师兄,我这就下山找那个狼王比比,看我不杀了他,好好的出出这口恶气!”

“对,咱们立刻下山!”

“对,下山!”

玉霄叹道:“九位仙长恐怕去了,那狼王就逃了,而且那里遥远,又是妖魔聚集之地,多危险呀,所以不要去了吧,玉霄之所以不能跪拜,一个是傲人族的规矩,再一个就像狼王说的那样,拜倒之后,就坏了傲人族的名声,万一,再要学了九位仙长的道术打不过他,那不更丢人现眼的叫他嘲笑我跟饭桶学了打不过他,又拜倒在饭桶脚下,各位仙长说对不对?”

他也够坏的,左一个饭桶,右一个饭桶,看起来是替九子着想,其实那意思就是说,我要是拜师磕头了,万一到时候打不过人家,更不是被妖魔笑掉了大牙说拜在饭桶脚下了?所以还不如不拜师呢,免得丢了傲人族的脸,也报不了仇被妖魔取笑。

这九子哪里受过这些,气的横眉立目,简直都要气疯了!

玉霄一看他们生气的样子,暗暗的发笑,心道:“只要你们生气就好,我的激将法加上山海经,顶了那些破磕头礼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三个小姑娘都被气坏了,曲仙儿气呼呼的道:“爹爹,一定要收下他,传他道术,然后打败狼王,叫那坏蛋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咱们不是饭桶!”

楚桂儿也道:“就是,那妖魔太可气啦!”

洪袖儿道:“也太狂了,居然没把咱们放在眼中,一定要收下他!就不要叫他磕头了,免得妖魔嘲笑咱们墨守成规,看扁了咱们!”

原天宁和楚天祥在九子中是最有智谋的人物,这时不免有点怀疑,但察言观色,又看的出来,玉霄并没有说谎,虽然知道,那些话不见得就是妖魔说的,但也知道,妖魔反正是说不出好话来是真的。

原天宁道:“我问你,妖魔真的这么说的?”

玉霄心里一动,暗暗的道:“看来九子中也有明白人,哼哼,但你也休想识破我的计策。”

玉霄苦着脸道:“可不是嘛,其实比这说的还难听,我就不说了。”

楚天祥道:“你真的是妖魔放回来的?真的凭几句话就可以保住命?”

玉霄故意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个孩子难道撒谎吗?”

众人不仅点头,暗暗的道:“是呀,孩子有几个撒谎的。”

但转念又一想,不仅苦笑道:“你这个孩子慌撒的还少吗?”

玉霄站起来道:“大家请想,我被妖魔堵在了洞内,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哪里逃去?要不是我用激将法激怒妖魔,把他僵住,他怎能饶我?我又怎能逃生?我这么小,又不会飞天遁地,大家说,我要不是用计把妖魔气坏了,让他跟我打这个赌,我能逃得了命吗?”

谈天笑一听信了十分,暗暗的道:“还真是那么回事,我若是妖魔,这孩子这么说,说学十年道术报仇,问我怕不怕,敢不敢放了他,我也会放,不放就是胆小。”

叶方士想起打赌的事,也信了十分,暗暗的道:“可不是吗,这孩子当真是机灵,要不是因为机灵,我们也不会上当。”

小糊涂仙却在暗暗庆幸,暗暗道:“幸亏当时他说拜师不用磕头也行,问我们敢不敢赌,真要是赌了,看来输的又是我们,到时候不叫他大哥,改叫他爷爷,我的天,那我们还不如死的了好,万幸万幸……”

齐天寿道:“这还用问吗?这孩子没有撒谎,要不然,整个傲人族都完了,连山海老人都死了,独他安然无事,不就是因为他这么一跟妖魔打赌,激怒了妖魔,那妖魔被气的才放了他,顺便大骂了咱们嘛?这是明摆着的事。”

原天宁和楚天祥也不禁连连点头,因为他们怎么想,玉霄这番话也合情合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要不然,实在也解释不通,他小小的孩子怎么逃离的了。

熊天燚道:“咱们收下他,就免了他的拜师礼,拜祖师礼,然后传他道术,叫他报仇,让那可恶的狼王知道,咱们不是饭桶!”

九子几乎异口同声道:“对,收下他!”

玉霄暗暗的好笑,但却摆手道:“不必不必,各位仙长不要坏了规矩,在下还是告辞了。”

他转身就走,三个小姑娘拉胳膊的拉胳膊,拦住他的拦住他,大叫道:“爹爹,你们不要叫他走,收下他,收下他呀!”

曲天赋叹了口气,缓缓道:“玉霄,你回来!我决定免了拜师礼了!”

玉霄停下了脚步,转过头道:“那仙长这百年的规矩?还有,怎么向圣帝祖师交代呢?在下还是不拜师了,免得坏了规矩,告辞了!”

曲天赋叹道:“孩子,你站住,如今山海老人已经死了,知道山海经秘密的只有这只鸟了,你要是走了,山海经岂不是失传了,你对得起山海老人的一片苦心吗?所以,你留下,就叫鸟儿背出山海经,我相信,祖师爷一定会明白我们的苦衷,知道我们是迫不得已的。”

原天宁暗暗的道:“就算这孩子说的话有水分,不过就为了山海经的秘密,免了他的拜师礼,也说的过去了。”

原天宁道:“是呀,山海经不能失传,这可是前辈的心血,你忍心吗?”

玉霄暗自冷笑,暗暗的道:“哼哼,装的大仁大义,还不是为了我的山海经?师傅?大公无私?哼哼,狗屁!”

但他达到目的,知道不能再说什么了,免得这些人再强留下他,抢了他的鸟,那就不好办了。

玉霄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拜师吧。”

众人一听这个气,那么多人磕破了头,想拜师都难,而他,不但不用行拜师礼,到好像是别人求他似的。

九子心里更是生气,暗暗的骂道:“别不是这臭小子真的把我们天帝九子当作了饭桶!”

玉霄抱拳道:“各位师傅,玉霄有个条件,希望各位师傅不要藏私,玉霄决定跟九位师傅都学学,万一学一个师傅的道术打不过妖魔,我觉得九个人的都学了,不应该打不过妖魔吧,各位师傅说对不对?”

陶天喜最不爱生气的人,都气的要命,这时听到这话,跳起来道:“你只要学会一个人的道术就完全可以报仇了!你以为我们是饭桶呀?真是气死我了!”

曲天赋点头道:“也好,各位师弟,咱们九人就都传授他道术,恩……这样吧,他每个地方待一年,咱们分为上清,玉清,太清三个门,也就是说,他在每个门待三年,就叫他先在我玉清门待三年,然后去上清,再然后去太清,大家以为如何?”

“请师兄做主,我们同意。”

原来,天帝九子虽然一个师傅,学的一样的道术,可是却分为三个门户,虽然都属于玉清教,可是却有三个门户,曲天赋,楚天翔,洪天福在玉清门,而熊天燚,原天宁,龙天罡在上清门,应天生,齐天寿,陶天喜则在太清门。

玉霄躬身作了个揖,就算是行了拜师礼了,玉霄道:“那既然如此,徒儿参见九位师傅!”

曲天赋苦笑道:“免礼,免礼,罢了罢了。”

他心里暗自苦笑,暗暗的道:“免礼,还免什么礼,这礼都给你免了,唉,没有办法,就算是为了跟妖魔赌这口气,就算是为了山海经,也只能收下他,不拜师就不拜师吧,这恐怕千百年来都是一件新奇事了。”

他看了看四周,正色道:“玉霄,既然拜了师,从今后,你就是玉虚宫的人了,玉虚宫戒律极严,以后可不准这么胡闹顽皮了,听到了没?”

玉霄吐了吐舌头,低头道:“是,霄儿明白,霄儿会改的,以后还要师傅多多教导,让霄儿明白做人的道理。”

九个人听到这番话,纷纷点头。

曲天赋道:“霄儿,拜师礼虽然都给你免了,可是你也必须给祖师爷鞠个躬,这是最起码的,可不能免,这个你同意吗?”

玉霄笑道:“当然同意了,这是基本的礼貌,霄儿哪能这么不通情理。”

曲天赋叹道:“好,各位师弟,这拜师礼虽然给霄儿免了,是咱们不得已,霄儿可以不给祖师爷磕头,那咱们就只好代替霄儿给祖师爷磕个头,也算是替代了吧。”

玉霄暗暗的冷笑,心道:“你们怎么这么迂腐?给我免了也就罢了,居然傻的替我磕头,真是有意思。”

但他不能说什么,只好答应。

曲天赋道:“三位道兄不是玉虚门的人,不好见祖师爷,请三位稍后,我们带霄儿拜过了祖师爷再来招呼三位道兄。”

说着,九子鱼贯而入,就连三个小女孩也跟随而去,玉霄只好跟着三个小女孩走在了后面,心里也好奇看一看圣帝真君究竟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三老看着玉霄等人走的背影,不仅暗暗庆幸不已。

叶方士喃喃道:“唉,看来咱们还是聪明的,多亏没跟他打这个赌,否则的话,那咱们直接跟他平辈哥们论称,降了两级,变成孙子啦。”

谈天笑喃喃道:“万幸万幸,谢天谢地。”

小糊涂仙微笑道:“谁说我糊涂?我看我是聪明的,我就知道咱们要输,正所谓难得糊涂,哈哈……”

三个人庆幸不已,而玉霄却跟九子直奔了祖师爷祭拜处,去参见祖师爷。

九子带着玉霄穿宅越户,左穿右绕,这才来到了后堂,只见后堂正中,有一张巨大的画像,是用白布画成,那时纸张还没有造出来,只能用布代纸。

就见那张白布长一丈二,宽七尺,画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左手白剑,右手红剑,脚踏祥云,威风凛凛的不可一世,当真画的是栩栩如生,犹如真人一般的威风!

这幅画正是出自于九子之中最善于书画的楚天祥之手,这副画的下方正中,还有个牌位,上面写道:玉虚宫三清祖师爷圣帝真君之灵位。

灵牌有一个檀香木做成的香炉,炉内香烟袅袅,室内布满了香气。

就见九子恭恭敬敬的跪倒在牌位前,就连三个小姑娘也不敢再淘气,也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

曲天赋磕头道:“师傅在上,弟子今日破例免了拜师礼收凌玉霄为徒,这孩子身世可怜,又有本族的祖训,不能跪倒给师傅见礼,而且他又是唯一一个能传承山海经的人,故此,弟子才破例免除一切礼节,收他为徒,请师傅谅解弟子们的苦衷,弟子们九人替代入门弟子凌玉霄把这拜师礼补上,请师傅原谅。”

说着,九个人恭恭敬敬的在牌位前每个人磕了九个头,就连陶天喜这么爱玩笑,也不敢多说什么,那几个小姑娘随着父亲也是叩头不止。

只有玉霄,依旧傲立于圣帝真君的画像前,暗暗的道:“你就是圣帝真君呀,哼哼,不要说是你的画像,就是你本人还活着,我也不给你磕头,唉……这九个老头还真迂腐,竟然替我磕头了,也好,只要不让我屈膝跪拜那就行了。”

九个人磕头完毕,然后站起身道,曲天赋道:“霄儿,磕头礼我们九个师傅替你拜了,你就给祖师爷上柱香,然后鞠个躬吧。”

玉霄答应一声,然后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道:“祖师爷,霄儿有礼,并非霄儿不懂礼貌,而是我们祖训不能给师祖叩头,再说了,有这么多师傅替我叩头了,您老也不差我这几个头,对吧?要是你老嫌这头磕的少了,那不妨显灵再叫师傅们多给您老磕几个,是不是师祖?您说对吗?”

九子听了气的啼笑皆非,实在没想到,玉霄说说话,就免不了玩笑起来,竟然这么祷告。

曲天赋暗自苦笑,暗暗的道:“这臭小子真是够坏的,哦,师祖嫌头磕的不够,显灵后,还叫我们磕,而你还是不磕头,这小子,简直坏透了。”

应天生把脸一沉道:“恩……不可无礼!”

玉霄吐吐舌头,然后点燃了香,笑道:“师祖,霄儿不给你叩头,就给你多点炷香吧,请师祖莫要怪罪,霄儿一定好好学道,将来以后,替天下扫尽妖魔鬼怪。”

曲天赋一看祭拜完毕,道:“师傅,徒儿们,就告退了。”

说着,九个人陆续退了出来。

从此之后,凌玉霄也正式拜了天帝九子为师,成为了玉虚宫门下的第三代弟子。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