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4章 巧计拜师1

第十四章 巧计拜...

玉霄心中高兴,知道自己这一计策成功了一半,但他假意不以为意,反而还有点生气,气呼呼的随着三个小女孩又回到九子、三老的面前,傲然的往哪里一站。

玉霄鼻子里哼了一声,懒洋洋的一抱拳,道:“各位仙长,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既然不收在下为徒,那我走就是,各位莫不是因为我搅扰了各位的清修,私自敲击夔牛鼓要责罚我不成?好吧,反正玉霄就在这,是生是死,我也没放在心上,更何况这小小的责罚了,你们随便吧!”

九子和三老均是暗自苦笑,这那里是十岁的孩子,简直比一个大人更是难缠的很,而且更出奇的是,这孩子说出的话头头是道,总是义正言辞的站在理上,叫人啼笑皆非。

这要是一个大人这么样,那就有点叫人觉得这人强词夺理有点讨厌了,可他一个孩子这么样,不但不令人厌恶讨厌,反而令人更暗生欢喜之心。

曲天赋苦笑道:“孩子,我们都说了不计较你敲鼓的事了,又怎么会责罚你呢?”

玉霄不高兴的道:“那你叫我回来做什么?有毛病呀?”

曲天赋板着脸不仅道:“恩……”

叶方士气的在玉霄头上拍了一下,叱道:“臭小子,这怎么和长辈说话的?不可无理。”

玉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有什么话就说吧,我还要赶回傲人族去。”

叶方士皱眉道:“你回傲人族做什么?”

谈天笑道:“就是,傲人族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啦!”

玉霄冷笑道:“我当然要回去啦,哪里是我的家,我爹娘就葬在哪里,我呢,回去挖个坑,然后把自己埋在爹爹的坟旁,就算死了,也没有客死他乡呀。”

小糊涂仙笑骂道:“你真有病呀?好好的死什么?”

玉霄黯然道:“这里的师傅不收我,我也不能给傲人族丢人,又不能报仇,我一个小孩子又不能自力更生,而且我报不了仇,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与其活着受折磨,受世人的侮辱冷漠,不如死了算了,不像某些人,那么没有骨气。”

三老是又好气又好笑,九子也是一样,均是哭笑不得,因为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岁孩子能做出的事,说出来的话,简直太令人惊异了。

叶方士轻声道:“小子,几位仙长叫你回来,那就是有商量的余地,你不要不知好歹了,好好的哀求一下各位仙长。”

玉霄冷冷的道:“对不起,傲人族的人是不会求人的!”

叶方士气的使劲哼了一声,悻悻的走开了,喃喃道:“唉,我真是被他打败了,我服了行吧,服了……”

曲天赋轻轻摇头,九个人互相看了看,曲天赋开口道:“小……朋友,我问你点事好吗?”

玉霄道:“问吧。”

曲天赋道:“我问你,刚刚那鸟背得是什么呀?”

玉霄皱眉道:“你耳朵有毛病呀?山海经呀!就是山海老爷爷写的山海经,这死鸟,又没事背山海经玩,真是烦人。”

菁菁不仅叫道:“坏玉霄,死玉霄,你……”

玉霄暗道不好,心说话,这笨鸟,要是说出来我指使它这么做的,就不好看了,气的他使劲在鸟的鸟嘴上敲了一下,喝道:“闭住你的鸟嘴,听到了没?我没叫你说话,再要多话,我先把你毛拔光了,然后烤着吃了!”

菁菁气的使劲扑扇了下翅膀,叫道:“不说就不说啦,你厉害,我也服了行吧。”

在场看到的人实在忍不住了,轰然大笑,这鸟儿竟然学着叶方士的话,令人不禁觉得更是好笑。

曲天赋微笑道:“那……你的山海爷爷呢?现在在哪呢?”

玉霄眼圈红了,叹道:“这还用问呀?他当然是死啦,他把心爱的菁菁鸟和龙鱼都给了我了,他要是没死,能给我吗?他老人家的尸体,三位老……爷爷也都看到了,而且呢,叶爷爷借给我天机镜,让我看到了以前发生的真相,而谈爷爷呢,就借给我他心爱的仙剑,当时呢,没有铁铲什么的,我没法给爹爹和爷爷挖坑埋葬尸体的,是谈爷爷好心,把他的叫什么的龙渊剑借给我挖的坑,是不是三位老爷爷?”

叶方士脸都红了,这天机镜哪里是他借给人家,根本就是人家用激将法,然后跟他打赌赢了去的,但这时,哪里能说这些,要是说出来,一切都露馅了,那他简直没脸见人了,不仅尴尬的道:“是……是呀,是呀,他说的对,山海老人的尸体我们看到了。”

谈天笑的脸更红了,他那里愿意把仙剑借给人家挖坑挖坟的,根本就是打赌输给人家的,但也只能顺口答音了。

九子不由得肃然起敬,曲天赋道:“哎呀,叶道兄爱天机镜如宝,竟然素不相识就借给玉霄用,而谈道兄更是令人可敬,竟然甘心把手中的仙剑借给他挖坟掘墓,这更是令人敬佩,这种舍己为人的侠义精神,正是我正道中人应该学习的楷模呀。”

谈天笑脸更红了,连连道:“哪里哪里,惭愧惭愧呀……”

他是真觉得惭愧,因为那种时候,论情论理,他也该借给人家孩子用用仙剑,虽然用途不对,可是当时并没有别的工具,也只能借给人家用了,但是,他爱惜宝贝,哪里肯借,若不是人家孩子用计跟他赌,又不惜跟他在烂泥堆里赌爬滚,他根本不会借,他是真觉得对不起眼前这孩子。

但玉霄却煞有其事的道:“是呀,三位爷爷为人可好了,玉霄真的很感激。”

应天生道:“那山海老人死后,没有把山海经交给你吗?”

玉霄心中冷笑,暗暗的道:“看看,想骗孩子的宝贝吧,哼哼,我即使有,能给你们吗?我还要利用山海经报仇呢,怎么能轻易给你们?想要山海经,必须付出点代价才行,那就是收我为徒,传我道术,否则,哼哼没门。”

玉霄故意叹了口气道:“唉,别提了,当时呢,我外公正好过世,我哭着跑到山上去找山海爷爷想办法救我外公,可我刚爬上山,傲人族就出了大事,妖怪就来了,我进了洞,山海爷爷正好奄奄一息了,说自己阳寿已尽,这就不行了,临死把龙鱼和菁菁交给了我,然后给我一个写满了山海经的羊皮……”

“啊……那……那后来呢?那张羊皮呢?”

玉霄不紧不慢的道:“唉……别提了,正在这时,就听洞外狼王来了,爷爷一看妖怪来到,为了不让山海经落入贼人手中,只好忍痛烧毁了,他暗地里告诉我说,山海经烧毁了没有关系,因为他把所有山海经的内容都教给了小鸟菁菁,菁菁是只神鸟,都背了下来,叫我慢慢的记录在案,以后令山海经流传于世间,也不负他们一家人的心血,说到这里,他就把羊皮书用火焚毁了。”

所有人都唏嘘感叹,曲天赋叹道:“唉,可惜一部奇书,就这么毁掉!”

玉霄心里暗笑,然后接着道:“山海经被烧毁后,老爷爷就把鸟和龙鱼送给了我,然后他交代完就死去了,就在这时,妖魔找到了洞口,正好把我堵在了里面!”

他说到这里,众人不仅失声,虽然知道他现在还活着,可是也知道是九死一生的凶险。

就连三老都惊道:“那……你不是自己跑出来的?不是侥幸逃脱的?”

玉霄使劲敲了身边诧异发问的谈天笑一下,叱道:“你傻呀,白痴,大笨蛋,我一个孩子能逃脱妖魔的魔爪?”

谈天笑摸着头道:“那……那你怎么没死?”

曲仙儿也催促道:“是呀,你既然被妖魔堵在了洞内,怎么没死呢?”

洪袖儿道:“就是呀,狼王没吃你吗?”

楚桂儿道:“你快说啊。”

玉霄咳嗽一声,忽然道:“我好渴,也好累呀,各位仙长能否行个好,赐给我个座位,然后容我喝点水慢慢讲呢?”

众人又气又笑,暗暗的道:“这孩子是真坏,真会钻空子,大家越是心急,他就趁机提条件。

但众人现在哪里能跟他计较这些,有道童按吩咐搬来了座位,然后端上来一碗茶,玉霄慢慢的喝着水,心里暗笑道:“你们大人坐着,让我们小孩站着回话,岂有此理,我不弄个座坐坐,也显得我掉价了。”

曲仙儿催促道:“你快说呀,后来怎么样了?”

玉霄咳嗽一声,一伸手道:“喂,小妹妹,还有糖吗?挺好吃的,有的话再给我两块,我润润嗓子再给你们讲故事。”

曲仙儿嗔道:“无赖!骗了我们的糖吃,还不够呀!”

所有的大人啼笑皆非,又被逗笑了,实在没想到这孩子这么会利用手段,知道三个小姑娘好奇,就故意气气她们,顺便再沾点便宜。

三个小姑娘满脸的不高兴,一个个只好从兜里翻了翻,嗔道:“那那那,都给你行了吧?”

还真不错,三个人又找出两块糖来,玉霄也不客气,吃到了嘴里,洋洋得意的笑了。

洪袖儿催促道:“这总行了吧,都给你了,说吧,后来怎样了?你为什么没事呢?”

就连三老都奇怪,他们自然不知道玉霄是靠追日靴脱逃的,虽然知道玉霄有追日靴和乾坤袋,但却并不知道玉霄是靠这个逃走的。

他们还以为,玉霄是去找山海老人,恰好躲过了一劫,等妖怪找来,他提前逃离的,后又赶回去的。

玉霄接着道:“当时呢,的确是够危险的,幸好我临危不乱,只是说了一番话,就令妖魔放过了我。”

众人惊呆了,几乎一起失声道:“啊?几句话?”

玉霄故意道:“九位仙长,我看还是不说的好,我怕说出来九位仙长会生气的,到时候九位仙长本来活一百岁的话,那这一生气,就短寿十年,那不就只能活九十岁啦?”

熊天燚使劲哼了一声,道:“我们还不至于那样,你就不必挂心了,就说吧!”

曲天赋道:“是呀,你就说吧,我们不会生气的。”

但众人很是奇怪,他跟妖魔说话,关九子什么事?九子为什么会生气?

众人猜想不透,实在不明白他究竟说了些什么话,能保住小命的。

玉霄心中暗乐,暗暗的道:“你们不生气?不生气才怪呢,我要不气的你们拍案大叫,我就不是玉霄。”

他早就打好了坏主意,表面上不动声色,叹了口气道:“唉,当时呢,妖魔抓住了我,问我山海经在哪里?我说呢,山海经刚烧了,不信你们就搜,那妖魔看到烟灰,知道我没说谎,于是就想杀我,说只要我跪倒在地,叫他爷爷,就可以饶了我,大家想想,我能屈服妖魔吗?很明显他是想先羞辱我们傲人族,想让我屈膝跪倒,坏了傲人族的名声罢了,于是我坚决不屈服,那妖魔气急败坏的要杀我,我当时大叫道‘有本事你别杀我,十年后我杀了你,你是不是怕我报仇?才杀我。’,那妖魔就一阵狂笑,说就凭我别说十年,就是一百年也不是他对手,我就说,‘你别得意,我去拜名师,去拜天帝山九子为师,学十年道术,回来找你雪恨,’那妖魔说……说……”

他又故意的拉长了音,就是不往下说,急的众人抓耳挠腮。

洪天福大叫道:“那妖魔说什么?你快说呀!”

玉霄叹道:“我怕说出来九位仙长会生气的,还是不说啦!”

不但九子想知道答案,听妖魔说什么,就连三老都想知道答案。

三个小姑娘跳起来,催促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什么事都说一半,叫人家着急,你就快说呀,妖魔听到你去拜我爹爹他们学艺,他说什么呢?”

玉霄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就直说了,那妖魔又是一阵狂笑,大笑道说,我本想杀了你,但你既然说找我报仇,而且是拜天帝九子那九个饭桶为师,那我就饶了你,不要说你拜九子那九个饭桶为师学十年道术就想报仇,就算那九个废物一起来找我,我都不惧,等他们来了我就打败他们,让世人都知道我的厉害,不要说九子,就算九个饭桶的师傅还活着,就是那圣帝真君从棺材里爬出来,我都不惧分毫,既然你要拜师找我报仇,好,我就饶了你,快去找九个饭桶拜师去……”

他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巨响,熊天燚使劲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把桌子拍的粉碎!

那边洪天福也是性情暴躁,听到妖魔这么辱骂九子,实在是气得要命,也是把桌子拍碎!

熊天燚哇哇大叫道:“气死我也!这妖怪竟然如此的狂妄,如此的放肆!”

九子一个个脸早就被气青了,他们虽然知道妖魔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但也没想到这么羞辱他们,一个个真是怒不可遏,气愤填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