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章 俗礼2

第十三章 俗礼2

新书推荐:

他们说的真是不错,刚被打发走的那些虔诚的拜师者,在哪里跪了一个多时辰了,为了表示拜师的心诚,不但跪了一个时辰,头也不止磕了多少了,不要说叫他们跪一个时辰,就算叫他们像狗一样的爬上山,一步一个响头磕上山,只要能拜师学道术法术,他们也愿意。

那些求神拜佛的人,这种虔诚的事做的还少吗?

但在玉霄眼中看来,那些人这么做,还不如死了的好,活着丢人现眼,没有了做人的尊严,跪倒在神佛俗人的脚下,简直可耻至极!

可是玉霄不同,他是傲人族的人,虽然他是个孩子,可是他也决定,宁死也要捍卫傲人族的尊严,也不能在这些俗人的眼中丢人!

虽然在俗人眼中磕头就跟吃饭一样的正常不过,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可是在傲人族的眼中,却是奇耻大辱!

大殿内忽然一阵沉默,十年前,九子就被凌云翔那种为了自尊,宁愿不学道术,宁愿放弃任何东西的骨气和傲气触动了内心中那被禁锢了的自由和尊严。

而十年后,又被凌云翔只有十岁大的孩子触动!

而且这孩子简直比凌云翔更有骨气和傲气,凌云翔那时必经是成年人,而他,只是十岁的孩子而已,一个十岁的孩子,竟然也要誓死捍卫自尊,这究竟是什么力量驱使他这么做的?

要知道,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又这么小,若是没人管,没人理,根本难以活下去,而且如今,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杀人的猛兽,到处都是妖魔鬼怪,他更是无法活下去了!

可虽然这样,这孩子竟然依旧不屈服,他幼小的心究竟在想什么?

九子呆住了,一个个的用满是诧异、敬佩的目光望着这个淘气可爱精灵十足的孩子,半天,没有人说一句话。

大殿内就这么沉默了一会,静的每个人的心跳声都听得到。

终于,曲仙儿走到玉霄面前,轻声道:“喂,你傻呀你,就叫你磕个头这么简单而已,你何必这么固执?你没了爹娘,没人管没人理,你怎么活?算了,就一个头,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姐妹拜师也都磕过头呀,大家都磕过头,没有人会笑你的。”

楚桂儿和洪袖儿也近前轻声劝解道:“是呀,快去吧,就一个头的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做人不要这么固执,去吧。”

玉霄本来跟三个女孩好开玩笑,但这时关系到傲人族尊严和自己做人尊严的事,他再也不玩笑,冷冷的道:“你们走开!在你们眼中,磕头就跟吃饭一样,没什么大不了,可在我们眼中,磕头就是奇耻大辱,我们傲人族的人可杀不可辱,我爹娘都是那么有骨气,我们傲人族的人不屈服于妖魔,宁死也不出卖朋友,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捍卫着傲人族做人的尊严,难道我能做出对不起傲人族的事?这个我办不到!九位仙长,磕头我是不会磕的,不知你们肯不肯收我为徒?”

三老叹息一声,他们本以为玉霄只是说不跪拜叩头,一个孩子的话当不得真,说不定到时候就会屈服了,可没想到,玉霄是说到做到,竟然怎么说的就怎么做了,害的他们白白说了一番好话,结果,还是一场空。

小糊涂仙尴尬一笑道:“各位……各位道兄,我看,这礼节就算了吧。”

谈天笑道:“就是就是,他们傲人族的确有这么个规矩。”

叶方士道:“他一个孩子,现在不明礼仪,大家以后可以慢慢教他嘛,至于现在呢,就不要勉强他了。”

应天生皱眉道:“这算什么话?这规矩是千百年的规矩,怎么能因为他一人就破了呢?”

齐天寿道:“就是,而且他要是不按照礼仪来,那我们以后还怎么收徒弟?以后的徒弟都像他这样特殊,那还怎么管理?”

九子议论纷纷,但最后的结论,还是不能破了规矩。

玉霄冷笑道:“既然各位墨守成规,我也不勉强,我这就告辞就是!”

他这就要走,急的曲仙儿和洪袖儿她们跺跺脚,曲仙儿拉住了玉霄,轻声道:“你先别走,我去求求爹爹。”

玉霄苦笑不已,他把三个小姑娘一顿捉弄,而她们竟然帮他说好话,这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洪袖儿不住的埋怨道:“你呀你,你一个人去哪里?怎么活下去?真是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楚桂儿叹道:“古板,唉……我们也去求求爹爹去,你先不要走。”

说着,三个小女孩一个个扑到父亲的怀里撒娇,纷纷替玉霄说好话。

陶天喜也不住的劝解道:“算了,算了,要不这礼节就免了吧。”

应天生叱道:“糊涂!就算咱们不计较,可是师傅他老人家呢?要是在天有灵,得知咱们这么收徒,还不会被气坏了?就算不给咱们磕头,也必须给咱们师傅磕个头。”

曲仙儿央求道:“爹爹,您就开恩吧,他一个人无父无母了,多可怜呀,求求你开恩吧,就免了他的礼节吧。”

曲天赋哑然失笑,故意道:“喂,他不是捉弄过你们三吗?怎么反而替他说情了呢?”

曲仙儿脸一红,轻轻道:“那有呀,那些都是小事,他要是自己走出去,他就完了,你叫他怎么活?”

那边楚桂儿和洪袖儿也纷纷劝说自己父亲。

终于,曲天赋道:“各位师弟,我可以给他免了,不给我磕头也就罢了,罢了,不知各位师弟呢?”

楚天翔道:“也罢了,我们也不差他这么个头。”

接着,九子纷纷表态,表示不给自己磕头,也就算了。

但九子虽然这么说,但所有人都一个看法,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给师祖磕头,这是最最起码的礼仪,这一点无论如何不能改。

玉霄就静静的听着,一句话都没说,等着他们到底什么结果。

众人商量完毕,曲天赋正色道:“喂,凌玉霄,我们可以不让你磕头,看在三老的份上,又看你死了父母,一个孩子可怜的份上就算了,可是,你必须要给我们师傅磕个头,这个是最起码的,这个无论如何都不能免。”

曲仙儿开心的道:“喂,还不快谢谢我爹爹叔叔他们?”

玉霄闻听,冷冷一笑道:“各位仙长,在下多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也不会给你们师傅磕头的!一个头我也不磕!对不起,我们傲人族的人不需要别人可怜!”

曲仙儿气的跳了起来,气呼呼的走到玉霄面前,伸出小手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下,怒道:“你傻呀?三拜九叩都给你免了,只是叫你给师祖爷爷叩个头,你都不行?你有毛病呀?我们这么辛苦的替你说好话,三位叔叔这么大老远的来,替你求情,你就这么样?”

楚桂儿也简直被气疯了,也跑来道:“你爹娘都死了,你这么小,你不想活了?”

洪袖儿道:“你一个人怎么活?你怎么这么固执呢?”

玉霄不理她们,正色道:“各位仙长,我傲人族的人不用人可怜,我是不会磕一个头的,包括你们的祖师!”

曲天赋被气的脸都青了,本来,他可怜玉霄这么小就身遭大难,又看玉霄可爱,这才勉为其难的,把玉霄拜师给他们磕头的礼节免除,只是叫他给自己师傅创教祖师圣帝真君磕个头就算了,这本就是开了天恩了,可没想到,玉霄依旧是固执自己的意思,竟然连祖师爷都不拜,简直太可恶了。

熊天燚本就脾气暴躁,也是由于玉霄可爱,逗得他很开心,又有三老求情,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可没想到,玉霄竟然这么做,简直把他气坏了!

熊天燚气的一拍桌子,怒道:“好!你跟你爹真是一样的臭脾气!比你爹还倔!既然你不知好歹,我们就不管你了,你喜欢走就走吧!”

曲天赋叹了口气,缓缓道:“孩子,这规矩我们实在不能破,你……你自己看着办吧,若是肯,就留下,不肯,我也没办法了,三位道兄,小弟已经仁至义尽了。”

小糊涂仙不住的苦笑,连连道:“是是是,我们很感激各位道友开恩,唉,这小子,我真拿他没办法。”

叶方士哭笑不得,道:“霄儿,难道你真的不想活了?你不想报仇了?”

玉霄冷笑道:“当然想,可我若是屈服于这些俗礼,做出有辱傲人族尊严的事,即使我报了仇,我爹娘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我的,所以,我坚决不拜!三位老爷爷,多谢你们,你们费心了!”

他冲着九子一抱拳道:“既然各位不肯通融,那我也不勉强,天大地大,自有我去的地方,告辞了!”

他说着,转身大踏步的就走!

曲仙儿跺脚道:“好好好,你去死,我恨死你了!”

楚桂儿也叫道:“我们从没见过你这种傻瓜!”

三仙呆住了,摇头不语。

玉霄走了几步,轻轻的碰了碰菁菁鸟的爪子,轻声道:“该你出场了,按我教给你的做。”

菁菁鸟会意,玉霄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就听菁菁鸟忽然在玉霄肩头大声的背起山海经来!

就听菁菁鸟大声叫道:“山海经,海外篇南经,地之所载,**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

这六七十个字的山海经海外南经开场白,它就这么清楚的背了出来!

它这么一背不要紧,原本就很静的大殿,听的清清楚楚,九子刹那间就是一愣!

就连三老都愣住了,他们也不知道菁菁鸟会背山海经。

玉霄暗暗的祈祷道:“爹,娘,你们在天之灵保佑吧,若是山海经都不能引诱他们中计,那我大仇不能报,霄儿就随你们死了也就罢了!”

他虽然定好计策,但心里也不敢肯定能凑效,但这是唯一的法子了,他也只好试一试了,他早就想好了主意,只是这是最后一招罢了。

山海经他不知道真实的价值,可是九子哪里能不明白?

这件事早就轰闻动了整个世界,山海老人一家,历经万难,徒步而行,走遍整个大地,才写了这部山海经记实录,经中记载了风土人情,珍奇异兽等等难得的东西,乃是一部奇书,更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宝书,因为得到了山海经,就完全可以按经上所说,去找寻那些珍奇异兽和失去的宝物,如何能不令人心动?

山海老人励经磨难写山海经的事,早就轰动了人间,无论是妖魔鬼怪,还是神仙修道之士,都早就有耳闻,那狼王屠杀傲人族的族人,目的也是为了得到山海经,好依照山海经的内容,去寻找修仙练道的奇药神药。

修道的九子,当然也不例外,而且九子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今的天帝九峰上有四只灵兽,分别是,囚牛,睚眦,蒲牢,狴犴也就是龙之九子所生的四子。

真龙据说生了九子,但九子长得都不像龙形,而他们天帝九子就上按真龙九子命名的,早就渴望找齐真龙所生的真正九子,也就是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负屃,螭吻这九个神奇灵兽,只是无处找寻,也许山海经就有记载,这当然是最好的线索了。

而眼前这孩子的神鸟,竟然会背山海经,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

眼见着玉霄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口,九子几乎异口同声的叫道:“且慢!不要走!”

玉霄一听暗暗的道:“看来有门,哈哈,我就觉得这计可行。”

但他假装不知,依旧往前走。

而菁菁依旧来回的背那一句山海经,九子一见大是着急,又碍于面子不好亲自拦住,但要是让他走了后,这世上的人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山海经的秘密了,那岂不是天大的憾事?

曲天赋叫道:“仙儿,袖儿,桂儿,快去叫住他,就说我们有事要问他,快去!”

三个小女孩闻听高高兴兴的追了上去,大叫道:“喂,喂,你不要走,先不要走!”

三个人冲上去,左右就拉住了玉霄,道:“喂,我爹爹他们叫你呢?你没听见呀?”

玉霄假意装糊涂,皱眉道:“叫我做什么?”

“傻瓜,我爹爹他们说不定改变主意,你快回去吧,快呀……”

玉霄随着他们回去,心中暗喜,但装作满脸的不高兴,慢慢的走,慢慢的在想对策。

他又把话想好了一遍,觉得是万无一失,心中暗笑道:“我这么一说,你们想知道山海经的秘密,又听到我这么说,一定会改变主意的,肯用山海经的秘密顶了那狗屁拜师礼节的。”

他一路早就想好了对策,这次他绝不能出错,因为他知道,若是不能学道术,报仇就真的无望了,而这次是最后的一搏,他万万不能大意和再胡闹了。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