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3章 俗礼1

第十三章 俗礼1

闯了这么大祸,只是道个歉,就算结束,这实在是一件太便宜的事了,而且玉霄还要拜师,也不能全把人都得罪了,玉霄本就是聪明人,心中什么都明白。

玉霄笑嘻嘻的抱拳拱手冲着四周道:“嘻嘻哈哈,各位叔叔伯伯,玉霄顽皮淘气,但真的不知道这夔牛鼓这么大的威力,不过呢,就算我知道夔牛鼓这么大的威力,恐怕我还是要敲的。”

这算什么道歉?这叫道歉?有这么道歉的吗?

曲仙儿忍不住了,不仅说道:“喂,你说什么呢?哦,你不知道要敲,知道了还要敲,你这是道歉呀?”

楚桂儿也道:“就是,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敲?”

玉霄哈哈一笑道:“知道了当然更要敲了。”

洪袖儿皱眉道:“这什么道理呀?”

玉霄道:“很简单呀,我问你们,你们对这种神鼓第一次见到的话,没有新鲜感吗?而且这鼓能把众位叔叔一起召集到这里来,我想见见闻名天下的九个神仙,既然只有夔牛鼓这么容易才能请他们来,那我当然更要敲了,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洪袖儿嘟囔着小声道:“反正都是你有理。”

玉霄悠然笑道:“今日能召集各位神仙汇聚一堂,多好的事呀,我觉得,我这么做不但没罪,而且还有功呢,大家说对不对呀?”

曲仙儿失声道:“啊?还有功,我的天,我简直不知说你什么好啦。”

洪袖儿道:“是有功,就赏他一百戒尺,叫他胡说八道的。”

就连九子都给弄的啼笑皆非,暗暗的苦笑,心道:“这究竟哪里来的坏孩子,居然能把做的错事说成好事,不但这脸皮够厚,这鬼心眼还真不少。”

但九个人都是长辈,这时看到四个小孩子纷纷斗口,也觉得挺有意思的,就不加阻止,任由四个孩子说笑。

玉霄嘻嘻一笑道:“其实呢,赏给我东西就不用了,你们已经赏了我了,你们送给我糖吃,又叫我好几声好哥哥,那不就是看我击鼓有功,故此才赏我的嘛?若是你们三个小妹妹觉得这些都太薄了些,那不要紧,等以后,再多给我买点糕点吃,然后多叫几声好哥哥,就算拟补了吧。”

三个小女孩再也在父亲怀中坐不住了,一个个纷纷跳了下来,气呼呼的道:“我赏你个大头鬼,无赖。”

“你有个屁功,瞪眼把错事说成好事,真是强词夺理。”

玉霄嘻嘻笑道:“其实我说的是事实呀,要不是我,你们现在能跟你们爹爹这么亲热吗?还不是我的功劳?”

三个小女孩实在是说不过他,气呼呼的转过头也不理他,只是用眼瞪着他。

叶方士咳嗽了一声,过来轻叱道:“喂,臭小子,叫你认错道歉,你这是道歉吗?别胡闹了,好好的赔个不是,不准再胡闹了,听到了没?”

玉霄微微一笑,道:“好,您老人家请回,霄儿知道啦,不玩笑了就是。”

他故意的整理一下衣衫,正色道:“九位叔叔伯伯,不管怎么说,玉霄因为好奇和好玩,才惊扰了各位,让大家匆忙的赶来,玉霄真是过意不去,不过玉霄真的不是故意的,请各位叔叔伯伯不要跟孩子计较,就不要生气了吧,人都说,生气容易老,要是叔叔伯伯爱生气,你们看看我这三个爷爷,不就是跟我生气生的,看看,都老成什么样了,花白的头发,满脸的褶子,你们看看,都老成他们那样多惨,所以说人不该生气,尤其是神仙,是不是?”

他前面一本正经,还真是道歉,说的九个人不住的点头,均是暗暗道:“恩,这孩子说的有道理,他一个孩子,见到这么大的鼓,一时好奇贪玩,根本不知这里面的厉害,这也是情理之中,还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一个十岁的孩子,跟他一般见识还真的不该。”

但玉霄后半句话,九个人本来不想笑,因为要保持着神圣和尊严,但这孩子的玩笑话也来得太突然了,令人根本毫无准备,一个个扑哧一声,再也忍不住了。

陶天喜笑的最是开心,拍手大笑道:“哎呀,表弟,你们从哪里捡来的这个活宝?哈哈哈,真是好呀,我喜欢,我喜欢,这样吧,做我儿子吧?”

谈天笑皱眉直摇头,暗自道:“还捡来的活宝,遇到这活宝,算是我们三仙倒霉,平白无故的这么大年纪多了个哥哥。”

三老有苦说不出,均暗暗的好笑,心道:“等他拜了师,你们就知道这活宝的本事了,到时候,气的你们哭笑不得,你们就知道了。”

玉霄不高兴,叱道:“切……你真是跟你表弟一模一样,一样的神经兮兮,谁做你儿子,那不就差辈了?去去去,想要儿子,自己娶个老婆生去。”

肃穆的大殿又是一片笑声,这孩子说话也太逗了。

那三个小姑娘本来正生气,这一来也被逗的嘻嘻哈哈。

就连应天生执掌教规这么一本正经这么严肃的人,几乎都笑出了泪。

那熊天燚脾气暴躁,争强好胜,但这时也被逗得哈哈大笑。

众人笑了一会,九子终于恢复了正常,纷纷咳嗽几声,立刻那些弟子们停止了笑声。

叶方士来到玉霄身边,冲着九子抱拳拱手道:“各位道兄,就请不要怪罪他了。”

曲天赋点头道:“算了,算了,我们不怪就是,不知各位师弟怎么说?”

熊天燚最是直爽,道:“还怪他什么?你没听他说呀,他个孩子,咱们要跟他一般见识,那咱们叫他爷爷,咱们当孙子了,他这么说,咱们还怎么怪?其实呢,我真被他气坏了,这臭小子,淘气的叫鸟在我头上拉屎,你说气不气人?但我要打他就是以大欺小,以老欺少,算了算了,就这么算了吧。”

玉霄嘻嘻笑道:“这位叔叔,真是抱歉,不要生气,是我鸟儿不听话,叔叔不要跟鸟一般见识。”他伸手拍了菁菁鸟鸟嘴一下,叱道:“臭鸟,早叫你拉屎的时候别飞上天去拉屎,幸亏你的屎小,要是跟石头那样大,那样硬,万一掉下来,打到了人,还不给人开了瓢呀?”

菁菁鸟都被玉霄气的直叫:“冤枉呀,冤枉,不是你叫我……”

玉霄又拍了鸟嘴一下,喝道:“闭住你的鸟嘴,听到了没。”

菁菁无奈,只好用翅膀捂住嘴,只是不住的呱呱呱叫着,似乎在诉苦告冤。

他这么一胡闹,又把九子给气乐了,熊天燚苦笑道:“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也不怪你,我也不怪鸟,怪我自己不小心还不行?”

他哭笑不得,喃喃道:“我的天,要是怪你,那就是我欺负小孩,要是怪鸟,那就是人跟鸟一般见识,行了,我是服了……”

其余的人纷纷表态道:“恩,我们也不怪就是,他必经是个孩子,而且是三位道兄带来的人。”

楚天祥道:“那三位道兄远道而来,带他来不知有什么事?”

叶方士叹了口气,然后原原本本把傲人族全族被灭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遇到了玉霄,只是把玉霄耍他们那一段给抹去没提。

九子听了深感同情,不住的点头又摇头。

叶方士说完,才道:“这个孩子本性善良,如今他孤苦无依,还励志要复仇,斩妖除魔,我们三人道术卑微,真的不能教他什么,而他自己说要拜各位仙长为师,于是我们就亲自送他来了,还请各位道兄,看在我们的薄面上,就收他为徒,不知各位道兄以为如何?”

九个人纷纷感慨不已,当听说这孩子不顾危险又回到傲人族,只是为了安葬父母,均被感动。

曲天赋喃喃道:“傲人族?傲人族?这个族的名字好怪,我似乎在那里听说过……”

他若有所思的沉吟良久,忽然眼前一亮,失声道:“呀,我想起来了,十年前,对,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有个年轻人说要拜师,我见那个年轻人乃是一个学道的人才,故此想收下他,可没想到,那年轻人立而不跪,坚决不给我叩头,还说什么,傲人族是从不给人叩头的,即使拜师也不会例外,我很生气,不磕头跪拜,怎么能算是拜师了?这礼节是千百年来最文明的礼仪,怎么能为了他一人荒废?可是那年轻人,也真是有骨气,竟然因为给我磕头的事,愤而离去,宁愿不学道术,也坚决不肯破了族规,这人很有骨气,……”

洪天福道:“是呀,我们也想起来了,那时,我们好像也都在场,这个人令我们印象太深刻了!”

原天宁皱眉道:“孩子,那你认识那个人吗?那个人叫什么来?我真不记得了……”

玉霄一听提及父亲,心中无名的怒火就升了起来,暗暗的道:“你们这些臭牛鼻子,墨守陈规,不就是磕头跪拜吗?不磕头就不能拜师?为什么这么迂腐?我们傲人族的人教人传艺,都不会叫人磕头的,可是你们就为什么不能省了这破礼节呢?要不是因为你们迂腐,我爹爹要是学了道术,再修炼了十年,他能死吗?还不是你们间接害了他?”

玉霄冷冷的道:“各位说的人就是我爹爹,他叫凌云翔,我是他的儿子,凌玉霄!”

九子又是一番感慨,不知道是为了凌云翔之死,还是因为他们父子都来到这里的机缘巧合。

曲天赋叹道:“这孩子孤苦伶仃,我们又怎么能不收?更何况又有三位道兄推荐作保,我们收下了!”

洪天福道:“是呀,我也同意。”

“恩,我们赞成。”

曲仙儿高兴的拍手道:“哈哈,对收下他,收下他。”

陶天喜皱眉道:“你不是讨厌他吗?那还这么高兴?”

曲仙儿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

陶天喜喃喃道:“唉,女人,女人,这么小的女孩都令人难懂,更何况大了的女人了。”

三老大喜,急忙一推玉霄道:“还愣着做什么?九位叔叔伯伯答应收你为徒了,去,见个礼去。”

曲仙儿笑盈盈的道:“快,快给我爹爹他们磕头呀,磕了头之后,拜了祖师爷,你就是玉虚宫的弟子了,也就是我的……哈哈……”

她越想越开心,暗暗的道:“等你做了我的小师弟,那我们就有机会找你出气了。”

谁知玉霄一动不动,微笑道:“三位老爷爷,你们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们傲人族的人拜师,不会叩头的!”

一时间,他一句话又是惊起了千层浪!

就听小道童们议论纷纷:“不磕头怎么拜师?”

“这是最起码的礼节嘛。”

“傲人族的人不愧叫傲人族,当真是够狂傲的,野蛮到一点都没有了礼节。”

玉霄闻听侮辱傲人族野蛮不懂文明,气的怒吼一声,厉声大喝道:“住口!不准你们诋毁傲人族!你们这些没有尊严的磕头虫懂个屁!这世上,只有我们傲人族的宗旨是最可敬的,我们讲究的是人人平等,废除任何没必要的俗世礼节,尤其是磕头跪拜,我们傲人族的子民,永远不会屈膝于任何人!宁死也永不会屈膝!我也是傲人族的人,我绝不会给我们傲人族的人丢人,虽然我们傲人族的人都死光了,但是,这世上的人和兽,神和仙,可以杀的死我们傲人族的人,可是却永远杀不死我们傲人族追求自尊,自爱,平等,公平,永不会跪倒在别人脚下的傲气和骨气!”

他一席话,令所有人变色,心中也是不平静。

难道人跪拜叩头真的是不顾尊严吗?

难道古往今来的文明拜师礼,磕头礼,这些文明的礼节真的像傲人族说的那样不顾做人的自尊吗?

难道这世上的人都应该像傲人族那样,永不屈膝跪拜于任何人和任何神佛吗?

傲人族,追求的那种超然的境界,究竟是对还是错?

一时间,所有人听了,均是暗自叹息,为玉霄惋惜,有的暗暗的道:“这小孩真是有病,你只要磕个头,不痛不痒的,就可以拜名师,学道术,延年益寿,也不用再四处流浪漂泊,不但保住了小命,而且还学了一身本事,多好的事?换任何人,不要说叫磕一个头,就是千个百个,只要能拜在神仙门下学道术,学法术,恐怕早有人做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