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章 九子2

第十二章 九子2

他那里知道,三个小女孩其实是心中的气没出来,要是他走了,就不能找他出气了,可若是他做了这里的徒弟,那就有的是时间捉弄他出气了,故此三个人才这么说。

几个人正在说话,忽见半空中一人御剑而来,一道金光落了下来。

就见来人手拿一把仙剑,身穿道袍,面白短须,仙风道骨,来得正是嘲风峰的原天宁,原天宁多谋善变,乃是九子中有名的军师。

此人一把剑,名叫白玉辟邪剑,剑是纯白玉做成,洁白的剑身,毫无一点暇癖,乃是一把神器。

就见原天宁收起仙剑,擦了擦热汗,一看大师兄就在大殿门口,急忙过来道:“掌门师兄,不知有何大事,这么敲鼓?”

曲天赋苦笑着摇摇头,叹道:“贤弟,你来了,来得好快呀。”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道红光一闪,一人从半空飘落,来人身材高大,生的是十分的粗野,红胡子红脸膛,一看就是一个脾气暴躁,性格刚猛正直的人,来得正是睚眦峰的熊天燚,熊天燚用的是一把赤霄燚焱剑,剑身血红色,也是一把神器。

熊天燚来到就大叫道:“大师兄!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何敲鼓敲的这么急?究竟出了什么事?莫不是有妖魔入侵?咦,不对呀,那有什么妖魔呀?”

三仙也笑着前来跟二人打过招呼,二人也见了礼,熊天燚依旧问道:“到底怎么了?可吓死小弟了,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了呢?”

曲天赋苦笑道:“没有什么大事,什么事也没有。”

熊天燚大吼道:“没有事?那……那这鼓是那个王八蛋敲的?谁叫他敲的?”

他话音刚落,玉霄可不高兴了,大叫道:“喂,牛鼻子!是小爷我敲的!怎么样?”

他这一叫牛鼻子,可把在场所有的老道气坏了,本来他们就对这小孩挺生气的,现在看这小孩这么大胆,守着老道叫牛鼻子,哪里能不气。

熊天燚大奇,一看说话的是个孩子,怒火就消了一半,道:“这孩子谁家的?以前怎么没见过?说,是你们三仙哪位的私生子?”

三仙哭笑不得,叶方士赶忙道:“熊大哥,不要乱说,他……他是我们带来的,可不是我们的,他会生气的……”

他刚说到这,熊天燚就觉得天上忽然掉下点东西,正落在脸上,用手一摸,原来竟是一块鸟屎。

他抬头再看,只见一只鸟飞到了这小孩子肩膀,呱呱叫道:“我完成了任务啦,这一下正着。”

玉霄哈哈大笑道:“很好,做的很好。”

原来,玉霄气他说他是私生子,故意的捉弄他,就偷偷的叫菁菁去拉屎。

熊天燚根本没留神,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坏,气的擦了擦脸上的鸟屎,挥起拳头就要打,嘴里大骂道:“臭小子!原来是你作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了!”

玉霄更是滑头,早就躲在了叶方士的身后,把叶方士一推,大叫道:“喂喂喂,你要不要脸?你这么大的人欺负个小孩子?丢不丢人?丢死人了,你打吧,你打我就是以大欺小,以老欺少,来呀,来呀……”

熊天燚脾气暴躁,火性大,但听玉霄这么说,怎么也无法追究了,而且对方是个孩子,他一个长辈怎么能跟孩子一般见识,那也太掉价了,所以,只好生闷气,气呼呼的道:“喂,三位道兄,这淘气的孩子哪来的?真是太顽皮了,好好管教才对。”

三仙暗暗苦笑,心道:“还管教他,他不管教我们,我们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但也只好连连说好话,赔笑道:“是是,熊大哥不要生气,他是太顽皮了。”

玉霄悠然笑道:“喂,下次注意点,我鸟儿拉屎,可不会选地方的。”

熊天燚摆手道:“这臭小子,算了算了,大哥,是这孩子敲的鼓?唉……难怪,这孩子这么淘气,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

玉霄微笑道:“哎,此言差矣,我是想各位叔叔伯伯了,而且听说,九位叔叔伯伯道术高强,这才前来见一见,既然我来了,当然叫九位伯伯一起了,大家一起热闹嘛。”

原天宁一直没说话,只是盯着玉霄肩上的精卫鸟,手臂上趴着的龙鱼了,原天宁看了半天,惊呼道:“大……大师兄,这鸟,莫非是精卫鸟?这鱼……莫非是龙鱼不成?呀,他竟有此宝!”

玉霄赶忙护住了龙鱼和菁菁,道:“不准打我宝贝的主意,你们是名门正派,不是强盗,要是抢我的东西,我可骂人了。”

原天宁和蔼的道:“你都说了,我们是名门正派,修道之士,怎么能抢你东西呢,你放心吧。”

他话音刚落,就见空中又是闪过三道光,又落下三个人来。

一个人身材高大,比熊天燚还要高壮,但满脸正气,生的也并不难看,但手中的兵器不是仙剑,竟然是一柄巨大的斧头!

另一个正好跟他相反,生的是风度翩翩,白净的脸面,而他手中的兵器一不是剑,也不是刀,竟然是一把扇子。

最后一人,也是相貌堂堂,但腰中却盘着一条长鞭,而且除了一条鞭之外,还有两把分水峨嵋刺。

楚桂儿和洪袖儿见了,亲昵的叫了声:“爹爹。”然后张开小手跑进了前面那用斧头和扇子的人怀里。

使斧头的正是九子之中的大力开山神洪天福,手中用一把巨斧,名叫开天霹雳斧,是力大无比,勇猛绝伦。

而那个文质彬彬的人正是楚天祥,也是九子中最有学问的人,手中玄机山河扇,也是一把神器。

而最后那人,却是九子之中水性最高的戏水蛟龙龙天罡,用的是一条龙筋凤骨鞭,腰中是两把龙须玉泉刺,是水中最好用的兵器。

紧接着,时间不大,天空中纷纷又飘身落下了几人,正是九子中的几位。

狻猊峰的是齐天寿,用的是栖霞剑。

狴犴峰的是应天生,执掌刑法,用的是玉龙金睛笔、生死轮回牌。

最后到的一位正是最小的老九,谈天笑的表哥,嘻嘻哈哈陶天喜,此人没事身上也总有个酒葫芦,背后背着两把刀,一长一短,这两把刀长的叫日刀,是雷刀,发出时,含有奔雷之声,短的叫月刀,是风刀,发出时,犹若飙风,合起来叫做日月风雷刀,也是一件神器。

陶天喜一落下来,就皱眉道:“怎么啦,敲鼓敲的跟崩豆似的,到底出了什么大事啦?”

谈天笑叫道:“表哥,好久不见。”

陶天喜一看是表弟,笑嘻嘻的道:“嘻嘻,哈哈,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淘气敲得鼓?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吧,你这疯疯癫癫的毛病还是老样子呀……”

玉霄越看越好笑,只见陶天喜看年纪也就是四五十左右,头发都还没白,而谈天笑却在六十多岁了,竟然管他叫表哥,真是太有趣了。

玉霄吃吃笑道:“我说,四……哦,谈爷爷,哈哈,嘻嘻,你管他叫表哥?他多大了?”

谈天笑白了玉霄一眼,道:“有什么不对吗?”

玉霄道:“当然不对了,你最起码比他大个二十多岁吧?”

谈天笑道:“大了十八岁而已。”

玉霄道:“这就是了,他比你小,你叫他表哥?”

谈天笑道:“人家辈大,明白了?”

玉霄笑道:“哦,原来如此呀,看来我的辈分也不小呀,是不是四……”

谈天笑使劲咳嗽了一声,皱眉道:“喂,说什么呢?臭小子,亏你还笑的出来,你看看你惹得祸,看看弄的大家都兴师动众的来了,你说你该不该打?”

众人正在那里议论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这时听曲天赋大体说明了原因,一个个眼睛瞪得有包子一样大,简直气的都要吐血了。

半天,原天宁道:“曲师兄,我是先来的,我的所有徒弟这就会大批赶来,这……我先去通知一下,叫他们别来了。”

“不错,我也是先来的,我们以为出了大事,有妖魔前来攻山呢,我们去阻止他们来。”

这八子只有陶天喜徒弟不多,只是一个人来的,其余的均是先到,叮嘱弟子随后赶来囚牛峰接应,共同御敌的,这时一看竟然是孩子的恶作剧,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若劳师动众的让弟子们都来了,简直更不像话,所以,赶忙就要通知弟子们不要来了。

曲天赋长叹一声,道:“各位师弟既然来了,就不要着急回去了,我派人通知他们也就是了。”

他看了看身边几个弟子,道:“尹宫,岳商,刘角,史微,佟羽你们五人带着几个弟子去各处通知一声,叫各大弟子都不要赶过来了。”

天帝九子之首的仙音琴剑曲天赋,最是善于音乐,他的兵器是龙吟伏羲琴、凤鸣碧玉箫,他的龙吟伏羲琴,也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凤鸣碧玉箫也是神兵,更是乐器,而他手下的五大弟子,就是以音乐的发音谱宫、商、角、羽、微作为名字命名的,后面五大弟子的名字连起来,正好是古之音乐的发音字。

天帝九子纷纷摇头苦笑不语,实在没想到,今日竟然是一个十岁孩子的恶作剧,当真对这孩子是哭笑不得。

三老,九子,相互谦让,大家一同走进了玉清大殿,然后纷纷落座。

三个小女孩在各自的父亲怀中,不住的用眼睛白玉霄,而且还不住的扮着鬼脸。

玉霄也在叶方士怀中,这时也不再胡闹,鸟儿菁菁落在他右肩头,龙鱼在他左肩头,怀中他抱着的是飞飞小马驹。

大厅一时间静了起来,只见袅袅青烟阵阵,弥漫了大殿。

陶天喜最是好动,也是小孩子心性,这么肃穆场面是真的不惯,他首先打破沉静,嘻嘻哈哈笑道:“哈哈,嘻嘻,有趣,有趣,这小子这玩笑开的好,有趣,真有意思。”

齐天寿皱眉道:“九师弟,不要闹,今日闹的还不够吗?”

陶天喜哈哈笑道:“算了,各位师兄不要生气,这孩子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咱们哥们聚在一起聚聚,热闹热闹也没什么不好的。”

曲仙儿嗔道:“陶叔叔,你也帮着他?”

陶天喜哈哈笑道:“那怎么办?打他屁股?好,我来打吧。”

他嘻嘻哈哈的来到玉霄身边,但却小声道:“喂,小子,我假意打你几下,你就喊痛,然后你就去道个歉就完了,明白了没。”

玉霄暗笑,心道:“看不出,这老头也蛮有意思的,看这样子不愧是我四弟的表哥,还暗中帮着我呢。”

就见陶天喜从叶方士怀中抱过玉霄,然后抡起巴掌照着玉霄就打了几下,嘴里道:“叫你胡闹,叫你胡闹,还敢不敢了?还敢不敢了?”

其实他打的真不痛,但玉霄假意装痛,叫道:“哎呀,好痛呀,叔叔,我不敢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敢了。”

陶天喜刚打了玉霄几下,一听玉霄这么说,这就要停,忽然觉得头上被什么东西啄了一下,痛的他哎吆一声,放下了玉霄,捂住了头。

抬头一看,啄他的竟然是那只难看的菁菁鸟,原来菁菁鸟看到玉霄喊痛,还以为玉霄真的被欺负,这鸟虽然喜欢跟玉霄斗口,但从内心中早把玉霄当作了朋友和主人,什么都听玉霄的,这时看到主人挨欺负,哪里能允许,正好他在玉霄肩头,飞起来就顺势啄了陶天喜一嘴。

菁菁鸟刚啄完了陶天喜,再看玉霄身上的那条龙鱼也跃跃欲试,而那小黑马也摆出架势,嘴里不住的闷哼,似乎陶天喜再要是敢无礼,就要不客气一样。

玉霄看了哈哈大笑,亲昵的抱住了飞飞,然后招手换回菁菁,用手轻轻抚摸着三个神兽,柔声道:“多谢你们啦,你们对我真好,真是好菁菁,好龙龙,好飞飞。”

陶天喜苦着脸,道:“喂,管好你的宝贝好不好,好凶的鸟,我的天,疼死我了。”

众人看了是啼笑皆非,但这庄严的大殿,只好忍住。

叶方士抱拳道:“各位道兄,各位大哥,这孩子太淘气,希望各位大哥道兄看在我们的份上,就不要怪他了。”

九子哪里好说别的,一个是跟三仙的确是好友,再一个是,玉霄是个孩子,大人再生气也无法跟个孩子计较。

叶方士一推玉霄低声道:“去,好好的道个歉,别再顽皮了,听到没?”

玉霄暗暗的道:“恩,我的确应该先道个歉,因为还要拜师呢,得罪了他们就不好了。”

他也上前,准备道歉,以便等会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