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2章 九子1

第十二章 九子1

玉霄也太气人了,糖,吃了,哥叫了,可却是白吃白叫,这三个大小姐哪里受过这样的捉弄,一个个气的清秀的脸都红了。

就连那些看见的大人们也没想到玉霄这么坏,大家原本都以为玉霄这么说了,那明显是同意把鸟给她们玩了,可是他吃了糖,人家也喊了他哥哥,任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不同意。

一时间,大家都被弄得啼笑皆非,既生气,又想笑。

曲仙儿搂着父亲的脖子,嗔道:“爹爹,这是哪来的坏蛋,太可恶啦,他欺负人,他骗了我的糖吃,还让我叫他哥哥,可是他还是不肯给我鸟玩。”

曲天赋本是很严肃的脸实在也严肃不了了,早就被玉霄给逗得哭笑不得。

看了看淘气的女儿,心里暗暗道:“这次好了,平日里你这么聪明,淘气调皮的捉弄别人,这一次遇到厉害对手了吧,唉……孩子们真是天真可爱。”

但他也只好安慰,柔声道:“噢噢噢,乖,不要生气,小哥哥跟你闹着玩的。”

那边楚桂儿也抱住谈天笑道:“叔叔,这小坏蛋是哪里来的?真坏,坏透了,叫我们管他叫哥哥,还把我们的糖都吃了,我们以为他借给我那只鸟玩呢,谁知道这坏蛋白白的占便宜。”

那边洪袖儿抱着小糊涂仙也撒娇道:“就是,而且他坏的还得了便宜卖乖,气死我们啦……”

小糊涂仙暗暗的好笑,心道:“他只是骗了你们块糖,骗你们叫声哥哥,这还是轻的呢,你们还不知足呀?我们三人都被他好一顿捉弄,你们呀,跟他比起来差远了。”

玉霄吃吃笑个不停,然后拍着手唱着儿歌道:“噢噢噢,羞羞羞,三个小娃流鼻涕,找妈妈叫爹爹,找不到爹妈,哭的稀里又哗啦,羞羞羞,不害羞……”

他唱完了,拍了菁菁鸟嘴一下,道:“来,菁菁,唱,一二,唱!”

菁菁鸟也跟着唱了起来,呱呱叫道:“羞羞羞,羞羞羞……”

三个小女孩正在撒娇生气,听到玉霄在一边唱着歌取笑她们,一个个红着脸跳了下来,掐着腰,鼓着嘴,气势汹汹的瞪着玉霄,简直想冲上去狠狠的一拳打在玉霄这张可恶的嘴上。

玉霄也毫不示弱,微笑道:“喂,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还想请我吃糖呀?对不起,小哥哥我给了你们一次面子了,你们再请我吃,我可就不吃了,对了,我问你们件事。”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问什么问,什么事?”

玉霄微笑道:“我想问你们,你们今天洗手了没?怎么刚刚我吃那糖好臭呢,一定是你们没洗手吧?”

“你!你胡说八道,我们洗手了!”

“爹爹,你看他呀,多可恶,气死人了。”

玉霄吃吃直笑,看到这三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大小姐被自己气成这样,他很满意,暗暗的道:“叫你们神气,你们的爹不就是天帝九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洪袖儿气呼呼的伸出白玉一般的小手,怒道:“拿来!”

玉霄眨眨眼道:“什么呀?”

洪袖儿嗔道:“糖,把糖还给我们,你既然不借给我们玩,那你把糖还给我们!”

玉霄哑然失笑道:“你眼睛有毛病呀?没看到我已经吃了?”

洪袖儿嗔道:“我不管,你吃了我们的东西,不给我们玩,就要还给我们。”

玉霄皱眉道:“喂,你们送给我们吃的时候,可没说叫还给你们吧?”

洪袖儿怒道:“我现在说了,还不晚吧。”

玉霄点头道:“不晚,不晚,那这样吧,我半个时辰后还给你也不晚吧?”

曲仙儿嗔道:“为什么半个时辰?别说你半个时辰,你即使要去市集买去,也要半天呢,你怎么还给我们。”

玉霄笑道:“不用半天,只要半个时辰就好。”

谈天笑苦笑道:“喂,仙儿,袖儿,你们别跟他讲了,你们说不过他的,吃亏的是你们。”

叶方士暗暗的苦笑,心道:“唉,这三个小姑娘看来又要被捉弄了,别说你们斗不过他,就连我们三仙都被他耍的团团转。”

楚桂儿皱眉道:“你半个时辰就能飞去市集买去?你吹点了吧?我爹爹他们御剑飞行,也要一个时辰呢。”

玉霄笑道:“这还用买?刚刚你们没洗手,我吃坏了肚子,半个时辰我去方便一次,那糖自然就会还给你们了……”

三个小姑娘这才明白他想说什么,一个个红了脸,曲仙儿大骂道:“流氓,恶心。”

玉霄笑道:“你们说要糖,可并没说要原装的呀,我给你们加工过的不是更好吗?”

“你……你不要脸,耍赖……”

曲天赋看到几个小孩子斗口,也是心中高兴,有时候,这里也实在太安静了,有点有趣的事看一看,他也觉得蛮好的。

曲天赋道:“仙儿,好了好了,算了。”

“爹!你看他,多气人,坏死了。”

曲天赋道:“他是咱们的客人,人家跟你开开玩笑,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啦。”

“客人?这坏蛋来咱们这做什么?不欢迎他,赶他走,对了,谁带他来的?真讨厌。”

谈天笑苦笑道:“是……是我们三个。”

三个小女孩闻听是三仙带的坏玉霄来得,一个个叽叽喳喳围住了三仙。

这个道:“好呀,原来是你们,以后再也不理你们啦……”

“带他来做什么。”

三仙被三个小女孩好一顿斥责,半天,曲仙儿忽然道:“哎……对了,刚刚谁敲的夔牛鼓,吵死人啦,对了,是不是这个坏蛋?”

玉霄哈哈一笑道:“聪明,聪明,正是你小哥哥我,怎么样,我做的曲子不错吧,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三个小女孩又围住了玉霄,曲仙儿骂道:“好呀!真是你这坏蛋!我们正学字呢,你就敲个没完没了,你怎么这么讨厌?”

“你为什么敲鼓?”

“为什么弄的这么乱,你简直可恶。”

玉霄道:“为什么?三个字……”

“三个字?”

玉霄悠然道:“我高兴!这三个字就是答案,满意了吗?”

曲仙儿挽住曲天赋的手臂,不断摇晃着道:“爹爹,他妄动夔牛鼓,犯了门规,您罚他,使劲的罚他,对了,打他三百鞋底,罚他跪在这里一天不准吃饭,然后负责清扫院落……”

“还有叫他上山劈柴,砍竹子。”

“这还不够,一定要打手心,用戒尺打他手心。”

玉霄微笑道:“我看,干脆罚我吃光你们的糖,然后罚我在这里听你们叫我三百声好哥哥吧,唉……这么罚我还不如一天不吃饭呢,你们的声音还没我小鸟菁菁的声音好听呢,你们要是叫我哥哥,那声音就跟乌鸦似的,我要是吃饭都要吐了……”

“爹,你看他,多气人。”

曲天赋哭笑不得,柔声道:“算了,刚刚他不知道咱们这里的规矩,爹都说算了的,怎么出尔反尔呢?而且他不是咱们玉清教的徒弟,爹也没权利罚他。”

曲仙儿看了看三仙,跳到三仙的面前,嗔道:“这坏孩子是你们带来的,你们罚他,对了他是你们什么人?”

楚桂儿道:“是呀,你们打他屁股,狠狠的打,不打我们不干,不干……”

叶方士苦笑,暗暗的道:“打他?他不捉弄我们,我们就谢天谢地了,哪里敢得罪这小祖宗。”

玉霄微笑着走到三老的近前,咳嗽声道:“我说三位老……”

他故意把声音拖长,然后道:“三位老爷爷,你们说,我做错了什么?该不该罚呢?要是我真有错,请三位老……爷爷,罚我吧。”

三老的心一跳,暗暗的道:“我的小祖宗,你要是当面叫我们老弟,叫我们老脸往哪里放?我的天,还真不能得罪他,得罪了他,这臭小子,当面说打赌我们输了,输了叫他大哥,这叫我们怎么下得了台,以后还怎么见人?”

小糊涂仙赶忙笑道:“哪里,霄儿,没什么错,没有错。”

楚桂儿惊呼道:“他……他私自敲夔牛鼓没错?”

小糊涂仙苦笑道:“没什么错,他,他不知道呀,不知者不怪嘛,而且他是孩子,孩子贪玩这不能怪他。”

楚桂儿惊道:“啊!这么大错没错?那……那上面明明写着字了,不叫乱动,他依旧动,岂不是明知故犯?”

谈天笑干咳一声,解释道:“他不认字嘛,不认字你叫他怎么认识?他既然不认字,怎么能怪他?”

曲仙儿叫道:“那他骗我们糖吃,也没错?”

叶方士劝道:“人家不是说了嘛,你们自愿给他的,他没管你们要,你们既然给了人家,证明你们好客,虽然你们请他吃糖,是想借小鸟玩,其实是想交换,可是呢说借小鸟玩,没提前说明,他又没答应你,也不算失信呀,你们说对不对?”

“那……那他骗我们叫他哥哥,这又怎么说?”

叶方士苦笑道:“那你们都几岁了?”

曲仙儿道:“我刚十岁啦。”

楚桂儿和洪袖儿道:“我们九岁啦。”

叶方士道:“这不就结了,他也十岁了,应该比你们都大,你们出于礼貌叫声哥哥,这又有什么不对?”

三个小女孩你看我,我看看你,一起气呼呼的道:“你们……你们都帮着他,不和你们玩了。”

三个人实在也找不出玉霄做错了什么,虽然他很气人,但说来说去,却都站在理上,叫人有气生不得。

玉霄悠然笑道:“看了没,我没有错吧,事实胜于雄辩,公道自在人心嘛,谁若是说我错了,大家就站出来指出来,要有道理才行呀,不要像那些不懂事的小姑娘似的,就只会撒娇耍赖,估计还没断奶了吧?”

洪袖儿,曲仙儿,楚桂儿,三个人气呼呼的使劲瞪了玉霄一眼,吐了吐舌头,气的转过了头。

一场闹剧完毕,曲天赋皱眉道:“咱们先不要进殿了,估计各位师弟们就要来了。”

的确,这夔牛鼓的鼓声声震四野,其余的八个山峰都听的清楚明白,不知内幕情况下,哪里能不赶来。

一个小道童道:“师傅,这些人都跪在这里大半天了,求您收为门下,请师傅定夺。”

曲天赋看了看这些人,不由得皱皱眉,缓缓道:“各位乡亲,大家都回去吧。”

那些人跪倒不住的叩头道:“求仙长开恩,我们是诚心学道的。”

曲天赋微笑道:“各位的心我明白,可是我们的徒弟已经够了,实在不好意思,大家请回吧,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缘学道的,大家先请回。”

这些人依旧哀告,恳求收入门下。

玉霄看不下去了,气呼呼的站出来大声道:“我说,你们还要不要脸?人家不收你们,就走吧,死皮赖脸的,磕头不止,有什么意思?再说了,没事学什么道?回家种种地,结婚生孩子,享受天伦之乐,多好,你们有家有口的,来这里学道?你们真是有毛病,我要是像你们那样,有爹有娘,有姐姐有朋友,有媳妇有孩子的,学个屁,走吧,别在这不要脸了。”

这些人一个个唉声叹气,但一听也有道理,人家不收,就只好离去了。

这些人万般无奈,只好下了山。

整个囚牛峰似乎安静了许多,曲天赋道:“三位道兄,咱们都回大殿等候吧,仙儿,袖儿,你们去学字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

那十余个孩子乖乖的答应一声,然后纷纷退下。

但这三个女孩依旧没有走,曲天赋皱眉道:“你们为什么不走?”

曲仙儿道:“爹爹,各位叔叔们就要来了,这里多热闹,我们不走了,而且我们看着这臭小子来气,所以不走。”

玉霄哑然失笑道:“看着我生气还不走,这是什么逻辑?”

曲仙儿道:“爹爹,他来咱们这做什么的?”

“就是,三位叔叔,你们带他来这做什么?”

叶方士道:“此事说来话长了,仙儿,你们不要怪他,他除了淘气顽皮点,实在是个好孩子,他很可怜的,爹爹娘都死了,就他一个人了,我们带他来就是拜你爹他们为师,他是来学道的。”

曲仙儿惊呼道:“他……他是来拜师的?”

楚桂儿也失声道:“他来拜师就这么胡闹?”

洪袖儿道:“就这种徒弟谁还敢收?”

曲仙儿忽然笑道:“不不不,收下他,爹爹,您一定要收下他,不要叫他走。”

洪袖儿也赶忙道:“对对对,收下他,别叫他走,他呀,真是好孩子。”

楚桂儿也接口道:“是呀,既然是三个叔叔介绍来的,就证明这孩子不是沾亲就是带故的,而且他这么可怜,咱们就当做好事也应该收下他。”

三仙有点蒙了,三个小孩子变得也太快了。

这三个小女孩被玉霄气了一顿,反而替玉霄讲起了情,三个人只好叹息,孩子真的是说变就变。

玉霄也是大奇,暗自笑道:“看来,她们是贱骨头,莫非人都是贱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