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章 夔牛鼓2

第十一章 夔牛鼓2

小糊涂仙气的伸手在玉霄的头上弹了个脑崩,叱道:“臭小子,还敲?你惹得祸还嫌不够呀?快过来,向道长认错。

他说着,拉着玉霄来到那老道的近前,道:“霄儿,这就是玉清教掌门人人称仙音琴剑的曲天赋,曲道长,还不快去认个错?”

玉霄暗暗的道:“这就是那天帝九子之首的曲天赋,玉清教的掌门人呀,哼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只见曲天赋被气的脸上也不是颜色,心里真是大奇,他也没想到,这孩子淘气起来这么令人束手无策,能把人惹得又哭又笑,又气又怒的,真是太胡闹顽皮了。

玉霄笑道:“老爷爷你也好,不过呢,道歉我看就算了吧,因为我没什么错,道哪门子歉呀,大家说对不对?”

一席话,把那些小道士给气的议论纷纷,一个道童再也忍不住了,怒道:“还没错呢?你这错,要是玉清宫的弟子,这就叫扰乱玉清宫,谎报军情,论理应该责打一百竹板,然后禁闭半年,这还算是轻的了!”

玉霄吐吐舌头,笑道:“只可惜我现在不是玉清宫的弟子,还有,我也没错,不是有句话说嘛,不知者不怪呀,而且你们这面鼓既然不让敲,就该封起来,或者是写个条子什么的,告诉人家不要动。”

那小道士气呼呼的道:“你眼睛瞎呀,没看到鼓上面有字?上面不明明写着,闲人勿动吗?”

玉霄看了看鼓,上面还真有字,但他嘻嘻一笑道:“嘿嘿,抱歉的很,我不认字,还有,既然写着仙人勿动,那我又不是神仙,为什么不能动?”

“嗨!是闲人,不是仙人。”

玉霄继续打岔道:“就是呀,是仙人呀,我说了我不是神仙呀,既然说仙人勿动,那就是说,神仙不准动,而我不是神仙,这动动有什么关系?”

“闲人是……是闲人……就是游手好闲的人叫闲人,你懂不懂?”

玉霄笑道:“那仙人呢?仙人是不是也是游手好闲的?没事了不是吃饱了就打坐吗?那还不如闲人呢,所以说,闲人和仙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曲天赋面沉似水,道:“恩,放肆,这里有师傅在,你们搭什么话?他是个孩子,又是人,你们不准这么没礼貌。”

玉霄也不看这些人,看了看树顶上,叫道:“喂,菁菁,龙龙,飞飞,你们三个死东西去哪里了?再不回来,我可就不要你们啦!”

他这一敲鼓,三只灵兽都受不了了,都嫌吵得慌,菁菁和龙龙飞上了桂树,飞飞马则躲在了桂树后,这时听到玉霄叫它们,一个个又飞了回来。

玉霄抱起飞飞,龙鱼跳上他的手臂,菁菁站在了他的肩膀上。

就听菁菁鸟不住的叫道:“臭玉霄,坏死了,吵死了,耳朵都被你震聋啦……”

玉霄照着菁菁的鸟嘴拍了一下,道:“去,跟道长说声对不起,跟他说我不是故意的。”

菁菁鸟叫道:“你做了错事叫我道歉?岂有此理。”

玉霄拍了它鸟嘴一下,道:“你去不去,不去我烤了你吃!”

菁菁鸟连忙道:“去去去,这还有公理吗?还有道理可讲吗?”

菁菁鸟无奈,只好飞到曲天赋的面前,不住的叫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大人不计鸟儿怪……”

曲天赋看了大惊,失声道:“哎呀,这……这条鱼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龙鱼?这……这鸟居然会说人话!奇哉,怪哉……”

他刚想摸摸菁菁鸟,菁菁早就飞了回去。

小糊涂仙道:“道兄,我跟你说过了,这个孩子福泽深厚,将来定是栋梁之才,你看看,这龙鱼和精卫鸟都对他服服帖帖,还有,这黑乎乎的小马驹也不是寻常之物,应该就是天马呀,道兄,他只是贪玩,请你不要怪罪。”

曲天赋长叹一声,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他说的对,不知者无罪,而且他又是个孩子。”

正在这时,又听到一阵嘈杂声,又有人到这边赶来,而且来得都是一些不大的孩子,最令人瞩目的是十几个孩子簇拥着三个小女孩,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的赶来了这里。

三个小女孩生的一个比一个秀丽,一个比一个活泼,虽然年纪都在十岁左右,可是看的出,都是美人坯子,长大后肯定都是娇滴滴颠倒众生的大美人。

就见中间一个身穿粉色衣服的小女孩脆生生的道:“爹爹,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夔牛鼓敲得这么急?”

另外两个小女孩,一个身穿绿衣,但两只衣袖却是红的,一个着鹅黄色衣服,一个个也不禁道:“是呀,究竟谁敲的鼓,而且杂乱无章的,难听死了,吵得我们功课都做不好啦。”

玉霄一看这三个小女孩,不仅又想起了自己的好友悠悠,囡囡,妮妮以及姐姐她们了,暗暗的道:“这三个小女孩比我大不了几岁,长得真好看,像极了悠悠和姐姐,唉,姐姐,悠悠,你们在哪里呢?”

曲天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玉霄道:“来,小玉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女儿曲仙儿,那位呢是我师弟楚天祥的千金楚桂儿,这个呢,是我师弟洪天福的女儿洪袖儿,这位小哥哥呢,叫做凌玉霄,你们几个小朋友认识一下,以后呢,要多亲多近,不准淘气。”

玉霄点头道:“哦,原来是几位小妹妹呀。”

就见洪袖儿,楚桂儿以及曲仙儿白了玉霄一眼,连理都没理,玉霄暗暗的道:“呸,神气什么?你们的爹不就是天帝九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曲天赋道:“喂,袖儿,桂儿,仙儿,你们还认识这三位叔叔伯伯吗?快去见过叔叔伯伯。”

这三个女孩看到了小糊涂仙等人,一个个欣喜的很,一个个的高兴的拜倒在地道:“侄女见过三位叔叔。”

三仙十分高兴,一人抱起一个来,道:“吆,都长这么大了,叫叔叔们好好看看……”

三个小女孩每人都用手摆弄着三仙又长又白的胡子和眉毛,十分的淘气。

三个小女孩,尤其是见到了谈天笑,更是开心的很,因为谈天笑是天帝九子最小的小师弟陶天喜的表弟,而且谈天笑也跟孩子似的,就喜欢跟孩子玩。

洪袖儿摆弄着谈天笑得小辫子,撒娇道:“谈叔叔,您多久没来啦?也不想我们了。”

曲仙儿也道:“就是,我们可想您啦。”

谈天笑把手中的拨浪鼓递给了曲仙儿道:“呐,叔叔来得匆忙,就有个拨浪鼓,你们拿去玩吧。”

“切,谁稀罕呀,每次来你都送我们拨浪鼓,看来,是你喜欢玩拨浪鼓才对……”

菁菁鸟看到这么多小女孩和小孩子,似乎也想起了傲人族的孩子们,不由得高兴的叫道:“哈哈,好玩,好玩,拨浪鼓好玩……”

三个小女孩正在高兴,听到有人说话,转眼一看说话的竟然是那个不起眼的难看的小鸟,一时间齐声惊呼,争先恐后的来到玉霄身边看着菁菁。

洪袖儿眼尖,一眼又看到了龙鱼,不仅失声道:“呀,你们看这条鱼,真好看,全身金色鱼鳞,这应该是金鱼吧,呀,鱼怎么能离开水呢?那不会渴死了吗?”

龙鱼似乎也听明白了这些人的话,听说会渴死,竟然直起了身子,尾巴来回的摇摇摆摆,那意似乎说,谁渴死了,我还没死呢。

三个小女孩更是新奇了,一个个伸手就要摸。

玉霄喝道:“别动,咬到了你们,我可不管,到时候,哭鼻子找妈妈,我可不管。”

菁菁鸟高兴的叫道:“不会,不会,我不咬人,我不咬人,她们可爱……”

玉霄照着它的鸟嘴拍了一下,怒道:“闭住你的鸟嘴,不准你理她们。”

玉霄刚才跟她们打招呼,被她们瞧不起,理都没理他,他心里十分不高兴,所以,也不叫鸟理她们。

菁菁鸟捂住了嘴,不住的道:“我不说啦,不说啦。”

曲仙儿叫道:“喂,小鸟,是你在说话吗?你好,你好呀,再说一句……”

洪袖儿道:“这鸟就是鹦鹉吧,不过这鹦鹉真难看。”

“这鱼就是金鱼吧,不过金鱼没水为什么还不死?”

三个小女孩叽叽喳喳的议论着,玉霄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少见多怪,孤陋寡闻,还鹦鹉,还金鱼,笑死人了……”

他扮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曲仙儿靠近玉霄,轻轻叫道:“你……你叫什么来?这位小哥哥,你的鸟好好玩呀,借我玩玩行吗?”

洪袖儿也凑过来道:“是呀,这鱼也挺好玩的,借我们玩玩吧。”

楚桂儿看到玉霄怀里抱着个黑乎乎的东西,又道:“这又是什么?”

玉霄把脸一扭,连理都不理,鼻子里哼了一声。

曲仙儿那曾受过这种冷落,跳上去大叫道:“喂,叫你呢!你聋啦?”

玉霄摸着耳朵,怒道:“你吵什么?没聋也叫你跟震聋啦!”

曲仙儿吃吃直笑,道:“那叫你为什么你不答应?”

玉霄怒道:“那我刚才叫你们,你们为什么也不答应?”

三个人这才明白,原来这小孩是生刚才的气呢。

洪袖儿道:“我们……我们刚才没听见嘛,你生气啦?”

玉霄哈哈一笑道:“我为什么生你们的气?你们以为你们自己是谁?我刚才也是没听见,你们有什么事?”

楚桂儿微笑道:“借我们玩玩你的鹦鹉和小鱼呀。”

玉霄哼了一声道:“你们想玩吗?”

曲仙儿一看有门,连忙笑道:“是呀,我们玩玩就给你,我们请你吃糖呀。”

玉霄接过她递过来的一块糖果,一点也不气,就扔进了嘴里,微笑道:“恩,挺好吃的,还有吗?”

楚桂儿和洪袖儿也拿出了身上的几块糖,递给了玉霄,玉霄还是不气,也放到嘴里吃了,然后道:“真好吃,谢谢你们啦。”

曲仙儿眨眨眼道:“那你肯借给我你这会说话的小鸟玩了吧?”

玉霄道:“你们借东西就这么借吗?就叫你呀你的?我应该比你们大吧,你们说应该称呼我什么呢?”

曲仙儿脸色微红,轻声道:“应该叫你哥哥。”

玉霄道:“哦,那你们怎么不叫呢?”

曲仙儿小声道:“小哥哥,你好呀。”

玉霄道:“那你们俩呢?小妹妹?”

楚桂儿和洪袖儿也叫道:“哥哥。”

玉霄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叹道:“好吧,哥哥你们也叫了,糖我也吃了,那就只好……”

他故意的把声音拉长,曲仙儿开心的道:“你借给我们玩啦?哈哈……”

她话音刚落,就听玉霄接着道:“我吃了你们的糖,你们又叫了我声哥哥,不过呢,还是不能借给你们玩,真是抱歉抱歉。”

几个大人都在有趣的看着四个孩子说笑,一个个的看着微笑的点头。

这时听到玉霄又在冒坏,人家叫了哥哥给了他糖吃,他竟然还是不给人家玩,一时间,就连曲天赋都被逗得忍禁不住的笑了起来。

三个小女孩可真气坏了,这小子也太气人了,糖也吃了,哥哥也叫了,他竟然不借给玩,当真是可气。

曲仙儿嗔道:“你……你什么人呀,我都叫你哥哥了,又给你糖吃了,你为什么不借我们玩?”

楚桂儿气呼呼的道:“是呀,怎么骗人呢?”

洪袖儿道:“说话不算数。”

玉霄哈哈一笑道:“喂喂喂,我怎么说话不算数了?你叫大家评评理,这里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我什么时候亲口说,只要你们叫我哥哥,给我糖吃,我就给你们小鸟玩的?我说过吗?我说过吗?既然没说过,又怎么能说说话不算数?”

曲仙儿道:“可是你!可是你吃了我的糖,又叫我们叫你哥哥的,那怎么算?”

玉霄悠悠道:“我吃你们糖,是你们自愿给我的,我可没问你们要吧?你们叫我哥哥,是自愿叫我的,我可没勉强你们吧?我也没说,吃了糖,你们叫了我哥哥,我就一定给你们小鸟玩的吧?其实呢,你们的糖不好吃,我也不喜欢吃,但是呢,你们给我了,我要是不要,岂不是让你们面子上不好看?所以,我顾着你们的面子,只好勉强把那破糖吃了下去,你们说,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

三个小女孩被气的跳了起来,气呼呼的道:“你……你强词夺理……”

“你简直是……简直是……”

玉霄悠悠笑道:“我简直是天下第一懂得体谅别人的好人,多谢夸奖……”

三个小女孩气的跺跺脚,嗔道:“他坏死啦,气死人了……”

三个小女孩有的扑到三仙的坏里,曲仙儿扑进了父亲的怀里。

玉霄心里暗笑,他也是故意气气这三个不可一世的小姑娘的,从刚才这三个小女孩一走出来,就前呼后拥的,显得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不可一世,他打招呼理都不理他,所以他才故意气气她们,教训她们一下。

三个小女孩哪里受过这种气,简直都要被气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