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1章 夔牛鼓1

第十一章 夔牛鼓1

天炎热的很,阳光穿过树荫照耀在这个香烟袅袅,烟雾弥漫的玉清大殿上,发出七彩耀眼的光,更让人有一种庄严和肃穆之感。

山上满是桂树,桂树有的高大十几丈,大批的桂树的树荫,几乎覆盖了整个囚牛峰,常言道,八月桂花香,如今正是桂花飘香的时刻,到处都是淡黄色的小花,到处都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而那些虔诚拜师的人依旧跪在地上低着头静静的等候着,一动不动,虽然有大批的树荫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可依旧是挺热,这些人汗流浃背,也不擦一擦,仿佛只要乱动,就是拜师的心不诚,会得罪神仙一样。

玉霄不屑一顾,越看这些人越不顺眼,心道:“这些人都怎么了?看来,还是我们傲人族的人活的有尊严,也最可爱,唉……只可惜,有骨气有血性的人通常都不得好报。”

玉霄只是坐了一会,就十分的无聊,暗暗的道:“这三个死老头,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出来?莫非是那牛鼻子正在睡午觉?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看了看周围,一眼看到了大殿左侧的那面巨大的皮鼓了,暗暗的笑道:“我就敲敲鼓,吵得你们自己出来看,省的我在这等了,哼哼,我是个孩子,到时候我只是敲鼓玩玩,那三个老头又是你们这些牛鼻子的朋友,他们替我说好话,你们又看我是个孩子,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能怪孩子呢?”

他打定主意,一看没有人注意他,他这里站站,那里走走,一会就来到了那面巨大皮鼓的近前。

然后他看看左右没有人管他,拿起架子上的鼓槌就敲了起来!

这鼓槌甚大,他只能拿的动一个,只好两只手抓住一个鼓槌咚咚咚咚的敲了起来!

就听鼓声震天动地,咚咚咚直响,似乎整个天帝山都被震动了!

菁菁鸟急忙捂住了耳朵,大骂道:“臭玉霄,吵死啦,吵死啦……”

说着,振翅就飞向了巨大的桂树,这才觉得好了许多。

那条龙鱼也是一样,被这声音吵得一道光追着菁菁去了。

那天马飞飞也逃走了,躲在了桂树后。

玉霄也感觉这面大鼓的声音似乎特别的大,而且还似乎有一种魔力,一种振奋人心鼓舞斗志的魔力,这巨大的鼓声似乎可以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觉得很好玩,依旧敲着鼓,竟然真的喜欢上了这玩意!

他那里知道这面皮鼓的来历,这面皮鼓是异兽夔牛的皮制成的战鼓,夔牛是一种异兽,巨大无比,只有一足,据说,夔牛世上只有三头,一头被黄帝所获,杀之取之皮做成了战鼓,就是这面鼓了,另外一头据说被秦始皇所获,还有一头不知踪迹。

用夔牛皮做成的战鼓,声可传五百里,黄帝为了打败强敌蚩尤,用夔牛皮做成了战鼓鼓舞人心,在作战时,战鼓隆隆作响,犹若奔雷,压住了敌人的作战号角,所以士气大振,这才打败了蚩尤,可以说,这面鼓也是一件稀世珍宝。

天帝山共有九个山峰,方圆千里都属于天帝山玉清宫管辖,而这九个山峰也奇怪,犹如一个圆形,围绕着天帝山,而天帝上的主峰囚牛峰差不多就在这个圆中央的位置,每个山峰相隔约三百多里,而囚牛峰跟其余八个几乎一样远近,都是相隔三百多里。

而这面鼓只要一敲动,如雷鸣一般的战鼓声可传五百里,而囚牛峰于其余八个主峰都仅隔着三百多里,所以,这面鼓一响,其余八个山峰均是听的清楚,这面鼓从不轻易动,只要一敲,那就是说,这是掌门有重要事情召唤,或者就是有强敌入侵了,所以,其余八个主峰的人立刻会前来查看。

这面鼓轻易不会敲,更是严禁人动,没有掌门的命令,没有一个人敢动,玉霄哪里知道这些,这一来可惹了祸了。

那些跪倒在地的拜师人,一看这孩子这么放肆,竟然敲鼓,弄的整个庄严肃穆安静的山谷一片嘈杂之声,吓得脸都变了色。

玉霄正在敲鼓玩,忽见大殿内慌慌张张就走出了一伙人,这些人,除了三仙之外,还有一个老道,只见那老道年纪也就在五六十开外,红红的脸,白发参半,脸上没有半点皱纹,身穿道袍,腰系丝绦,背插拂尘,好一派仙风道骨。

不但这老道出来了,就连囚牛峰所有居住的人几乎都忍不住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这夔牛鼓敲得这么急促,难道有妖魔入侵不成?

玉霄一看人都出来了,心中暗笑,暗暗的道:“哈哈,这就不用摆架子了吧,别看你们是什么破神仙,全都要出来迎接小爷我,哈哈,我可比你们面子大多了。”

玉霄看到人出来了,假装没看见,依旧在使劲的敲着战鼓,而且打的还十分的有节奏感,就听鼓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一来可把三仙给气坏了,暗暗的道:“这小祖宗真是能惹祸,一会看不住就给你闯出大祸来,唉,气死我了。”

谈天笑大叫道:“喂,住手!”

但他们的声音哪里能盖的过战鼓声,玉霄暗笑依旧敲着。

他正敲着,就觉得有人在后使劲一巴掌就拍向了他的屁股。

玉霄也够坏的,心道:“好呀,这是谁打我呢?是不是那些牛鼻子,哼哼,我就装作不知,敲你一鼓槌,哈哈,未来的徒弟要是打了师傅一鼓槌,这也有趣的很了。”

他也没看是谁,鼓也不敲了,当屁股被人打了一巴掌时,他转过身二话不说,照着那人的头就敲了下去。

“哎呀”那人痛的叫了一声。

玉霄一看,原来打他的是叶方士,叶方士不备,没想到玉霄又发坏,这一来敲在头上,就听到咚的一声,头上就起了个小包。

玉霄一看是叶方士,吃吃笑弯了腰,笑道:“你……你打我做什么?”

叶方士气的一手捂着头揉着,一手指着玉霄道:“你这臭小子,你胡闹什么?”

玉霄不以为意的道:“你眼有毛病呀,没看我敲鼓玩吗?”

小糊涂仙气的胡子翘起来多高,大叫道:“废话,谁不知道你敲鼓玩?我们是问你,谁叫你敲的?”

玉霄哈哈一笑道:“废话,谁能命令我敲呢?当然是我喜欢敲,自己敲的。”

谈天笑哭笑不得,叱道:“你知不知道这面鼓的来历你就敲?你知不知道,这面鼓是不能随便敲得?”

玉霄故作惊讶道:“啊?敲鼓不行呀?”

谈天笑板着脸道:“当然了!”

玉霄又问道:“既然敲鼓不行,那把这鼓摆在这里做什么?摆在这里又不叫敲,摆着不是多余?既然不让敲,就应该别摆,既然摆着,就应该叫敲,摆着不叫敲,又名目堂皇的摆着,那不是有毛病呀?”

三仙被气的啼笑皆非,知道是说不过他,讲理也讲不过他,只好对着那老道道:“道兄,这孩子顽皮,请不要见怪,他不知道这面鼓的来历,更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那老道面沉似水,也是被气的膛目结舌,但碍于面子,而且对方又是个小孩子,实在不好计较,只好摆手道:“算了算了,孩子贪玩胡闹,算了……”

但他心里却暗暗的道:“这孩子,刚刚听这三人说身世可怜,父母亲朋都被妖魔所害,他为人至孝,富有爱心,活泼可爱,简直把他夸得那么的好,现在看来,可爱真是说不上,淘气顽皮倒是真的。”

谈天笑拉着玉霄的手,轻轻道:“小……玉霄……”

玉霄心里暗笑,故意道:“老……”

他这老字一开口,三仙脸上就变了色,暗暗的道:“坏了,这臭小子肯定是怪我们呵斥他,要当面叫我们老弟了……”

他们正在着急,就见玉霄故意一顿语气,干咳了一声道:“老爷爷,三位老爷爷,大爷爷,二爷爷,三爷爷,小孙孙不知呀,请不要见怪,常言道,大人不见小人怪,我是个孩子,若是三位老爷爷跟孩子一般见识的话,那干脆三位老爷爷叫我孩子爷爷,三位老爷爷你们说对吗?”

他一口一个爷爷,心里却在数着数,暗暗的道:“我数着叫了几声,到时候,你们再给我叫回来。”

他表面上说给三人听,实际上是暗自告诉那老道听的,那意无非是,我是个孩子,贪玩本就是孩子的天性,我敲鼓玩,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这些牛鼻子要是怪我,那你们就是跟孩子一般见识,你们论年纪做我爷爷的岁数了,要是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咱们就倒过来,你们叫我爷爷好了。

这老道哪里能听不出来,心里暗暗的道:“这臭小子,真是够坏的,也够机灵的,这么一说,我们谁也没法怪他了,他为自己找了借口了。

叶方士摸着被敲疼的头,苦笑道:“喂,霄儿,我告诉你这面鼓的来历,这面鼓呢是异兽夔牛的皮做成的战鼓,乃是当年黄帝大战蚩尤时,留下的,黄帝为了战胜强敌蚩尤,于是剥下了夔牛的皮做成了战鼓,这面战鼓的鼓声可以传出五百里之远,轻易是不能乱敲的,只要一敲鼓,天帝九峰你另外的那些爷爷就要立刻驾着法宝御空飞来了,因为这面鼓只要一敲,就证明有大事发生,不是有重要事,就是有强敌入侵,所以,你惹祸了,那八位爷爷一会就匆匆忙忙赶来的,明白了吗?”

玉霄还真不知这里的内情,这一听,心里暗笑道:“早知如此,我就多敲几下,这些牛鼻子,迂腐的很,不肯收我爹爹为徒,害的我爹爹没学成道术丧命,折腾他们一下倒也不错。”

玉霄听了连连点头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霄儿不知道呀,不过也好呀,我既然来了,大家都聚在一起,大家见个面也是好事嘛,不过,你们这些大人也真是奇怪的,尤其是那个什么叫黄帝的,真是讨厌死了……”

三仙吃惊的张开了嘴,失声道:“黄帝惹你了?”

玉霄做出哭的样子,抽泣道:“虽然没惹我,可是他太坏了,你们想想,人家夔牛招他了惹他了,他这么残忍,抓住了人家夔牛不说,还凶残的剥掉了夔牛的皮,喂,你们说说,他不残忍吗?简直坏死了,坏蛋,喂,这里谁是黄帝?给我把他叫出来,我要好好的用鼓槌敲他几下。”

三个老头被气的又想哭又想笑,不但是他们,这里一起出来的十几个道童一个个再也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就连那些跪着的赤诚拜师的人,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也快要笑破了肚皮,那为首的老道开始时还板着脸,故作庄重,可听到玉霄这么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玉霄故意发怒道:“喂,你们都不是好人?都是坏蛋,都没有同情心,人家夔牛被活活的扒皮拆骨,死的这么惨,你们不但不伤心,还在这笑?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呀?良心都叫狗吃了?还有,最可气的是,还把人家夔牛的皮风吹日晒的,不好好安葬,都是没良心的坏人。”

他说着,然后转过身,猛地抡起鼓槌咚咚咚又连着敲了十几下,惊得三仙赶忙一个个过来抓胳膊的抓胳膊,抢鼓槌的抢鼓槌,把他给抱了起来。

叶方士气的胡子翘了起来,刚刚笑的肚子疼,现在又被气的肚子疼,气的叶方士骂道:“喂,你怎么还敲?你这臭小子,真是被你气死了!”

玉霄坏笑道:“当然要敲了,你想想看,黄帝那坏蛋做这鼓不就是因为夔牛皮做鼓敲得响吗?而这里挂着这鼓,不就是因为鼓也是敲得响吗?那就证明,大家都喜欢听战鼓响,越响大家就越喜欢嘛,要是不然的话,那怎么不用猫皮做鼓,不用狗皮做鼓呢?”

叶方士抱着他,气的用手又照着他屁股就是几巴掌,怒道:“我看,该用你的皮做鼓,臭小子,还顽皮?”

玉霄叹道:“唉,可怜的夔牛呀,人们因为你的皮做鼓响,才杀你,但杀了你之后,你的皮做成的鼓就没用了,你死的太没价值了。”

谈天笑哭笑不得的道:“那依你说,怎么才有价值?”

玉霄哈哈笑道:“这还用说,既然人家夔牛牺牲了生命做成了鼓,大家又喜欢听这鼓声,那就应该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敲,这样才不负夔牛的性命呀。”

小糊涂仙连连摆手道:“好了好了好了,二弟三弟,你们就别跟他讲道理了,你们是说不过他的。”

玉霄叹道:“夔牛老兄,也只有我在意你,真的喜欢你,不像某些人,杀了你,又不用你了,唉……我刚刚多敲几下,就算是我对你的一份关心吧,让你的战鼓声,好好的吵一吵这些冷漠的人,唉……只可惜,我不能总敲你,不能总让你有用武之地,真是对不住了,不过,我保证,只要我一有机会,我一定会再敲你的,让你威风八面,叫全天下人都听到你的怒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