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章 天帝山2

第十章 天帝山2

就见龙鱼飞起来跃入了他的怀中,看那意思是不准备走。

而菁菁鸟却叫道:“笨玉霄,笨玉霄,谁要离开你了,我们看到了它,我们去找它玩来,你不要误会,不要误会,别忘了,我还要背……”

小鸟菁菁刚想说,我还要替你背山海经让你拜师呢,但似乎想起了玉霄的叮嘱,赶忙一个翅膀捂住了嘴,飞回到玉霄肩头,嘎嘎叫道:“我不说,这是秘密,这是秘密……”

玉霄被逗得哈哈大笑,笑道:“好吧,你们既然都喜欢跟着我,那我就带着你们,咱们四个就是好朋友了,我不会关起你们来得,你们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喜欢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好不好?”

叶方士不住的摇头道:“唉……天意……真是天意,这些好东西怎么就没叫我遇到呢,唉,老天不公平,不公平呀……”

玉霄道:“还愣着干什么,咱们走吧,继续飞吧,应该快到了天帝山了吧?”

谈天笑道:“再走一百多里就到了,现在天也快黑了,咱们先住店,明日再走。”

四个人又开始飞了起来,落在了一处小镇上,暂时的住了起来。

第二天天一亮,四个人才御空飞行,往天帝山主峰囚牛峰飞去!

天帝山共有九个山峰,方圆千里都是属于天帝山山脉的范围,天帝九子就分别在不同的九个山峰上。

九个山峰犹如一个环形,团团把中间一块地围住,几个山峰遥遥相对,每一个山峰均是隔着三四百里的距离,中间却是城镇。

天帝山创始人帝圣真君斩妖除魔,把天帝山方圆千里的妖魔几乎斩杀殆尽,所以,在天帝山环绕的山脉内,是一片和平宁静的景象。

后,天帝九子分别镇守九个不同的山峰,犹如保护着圈中的百姓,保护着天帝山方圆千里的太平。

九个山峰都是用龙之九子的名称命名的,天帝山上主峰就是囚牛蜂,其他的还有,睚眦峰、嘲风峰、蒲牢峰、狻猊峰、赑屃峰、狴犴峰、负屃峰、螭吻峰九个山峰。

天帝九子是帝圣真君亲传的弟子,每一个都是道术高强,九人继承了师傅的遗志,联手创办了玉清教,传艺授徒,名震四方,可以说是名震天下第一的修真之士。

如今,玉清教的掌门人正是帝圣真君的大徒弟曲天赋执掌玉清教,居住在囚牛峰,真龙所生的九子不是龙形,是形态各异,而且各有所好,老大好音乐,而曲天歌也是酷好音乐,尤其是善于用一把玉箫和瑶琴,人称仙音琴剑,端的是一位道术高超的道士。

睚眦峰的是天帝九子的熊天燚居住,此人脾气暴躁,争强好胜之心特强。

嘲风峰的是天帝九子的原天宁居住,此人城府极深,乃是天帝九子中的军师人物。

蒲牢峰的是龙天罡,此人最善水性,水性最是高超不过。

狻猊峰的是齐天寿,此人不爱动弹,最善于养生之道。

赑屃峰的是洪天福,此人力大无比,为人最是直爽。

狴犴峰的是应天生,此人最是善于诉讼,执掌刑法,铁面无私。

负屃峰的是楚天祥,此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乃是九子之中最有学问的人,善诗词歌赋,绘画等等。

螭吻峰的是陶天喜,乃是天帝九子中最小的一个,乃是小师弟,此人就是疯疯癫癫谈天笑的表哥,最是好玩好闹,没个定性,犹如顽童一般的胡闹,人送外号嘻嘻哈哈陶天喜。

天帝九子道术高强,给有所好,各有千秋,治理的天帝山方圆千里之内太太平平,妖魔根本不敢正视天帝山一眼,均是避而远之,敬而畏之。

叶方士骑着白鹤带着玉霄,飞上了云端,直往天帝山的主峰囚牛峰飞去。

囚牛峰原名叫做龙首峰,后改为囚牛峰,山峰高耸入云,十分的险峻。

玉霄望着秀丽挺拔满是仙气的高山,不仅问道:“这里就是天帝山吗?”

叶方士点头道:“不错,这里就是天帝山了,你要拜师就要见过天帝山掌门仙音琴剑曲天赋曲掌门,记住了,不可顽皮胡闹,天帝山可不比别处,我们会给你说好话的,但至于你能不能拜他们为师,还要看你的造化了。”

玉霄嘻嘻而笑道:“你就放心吧,不就是那几个牛鼻子吗?我拜他们为师是看的起他们,你就放心吧,他们肯定收我的。”

叶方士叱道:“不可胡说八道,你要是守着他们的面说他们牛鼻子,那到时候人家怪罪要打你屁股,老爷爷我可不管啦。”

玉霄伸手就敲了叶方士头一下,道:“你说什么?你谁爷爷?我可是你大哥。”

叶方士哭笑不得,但只好好声道:“喂,我说大哥,咱能不能商量点事呀?”

玉霄哈哈一笑道:“不用说,我知道,你不就是怕我在牛鼻子们的面前叫你三个小弟弟吗?你就放心吧,我会给你们留面子的,我在牛鼻子的面前,我就喊你们为爷爷,这还不行吗?”

叶方士心里宽慰,连连陪着笑道:“多谢,多谢,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但他心里却暗暗的道:“这臭小子,连我想什么都知道,唉,看他这聪明劲,说不定还真有办法说服那几个老顽固,而且不用磕头就可以拜师呢,此子真是福缘深厚,只是看他小小年纪就身怀数宝,可见此人的机缘运气了,看来将来此人说不定是天下最有名的人物!”

他正想着,忽然头又被敲了一下,就听玉霄道:“我叫你们爷爷也行,不过,我叫你们几声爷爷,等没人的时候你们再给我叫回来,我叫你们几声,你们就叫我几声才行,我可不能吃亏。”

叶方士刚刚高兴的心一下子又沉了下来,失声道:“你……你叫我们再管你叫回爷爷吗?我的天!”

谈天笑坐在剑上苦笑道:“算了,你还是别叫我爷爷了,我们可跟你玩不起,你叫我们十几声爷爷,等以后我们再叫你十几声,我的天,我们这么大岁数了,叫的出口吗?算了,你叫我们老头就行了。”

小糊涂仙飞在空中,悠然的喝着酒,刚刚听到玉霄说当着九子的面给他们留面子,叫他们爷爷,他心里还很开心,这时听到,这爷爷不是白叫的,以后他们还要叫回来,他刚喝下去的酒一口就喷了出来,连连道:“对对对,你别叫了,我真是怕了你了。”

玉霄哈哈大笑,道:“笨蛋,笨蛋……”

谈天笑苦笑道:“好,你叫笨蛋也行,千万别叫我们爷爷,我们可跟你玩不起。”

玉霄笑的直不起腰来了,吃吃笑道:“你们真是笨呀,我是说,我叫你们几声爷爷,将来以后你们见到我再叫几声大哥,这样叫回来,谁叫你们叫我爷爷了?哈哈哈……”

谈天笑气的笑骂道:“臭小子,又耍我们,你呀你,真是怕了你了,到了天帝山可不准这么调皮了。”

玉霄表面连声答应,心中却不痛快,暗暗的道:“天帝山那九个牛鼻子,真是太可恶了,我要不气气你们,也对不起死去的爹爹,我爹爹来拜你们为师,你们竟然要我爹爹叩头,假如你们不这么迂腐,收了我爹爹为徒,传给他道术,我爹爹能死吗?臭牛鼻子,你们虽没有杀我爹爹,可是也间接害死我爹爹,我要不好好整整你们,也对不住爹爹。”

他是越想越气,的确,凌云翔前来拜师,就因为这磕头的问题才忿忿离去,但这收不收徒的事,也不能勉强,而且这九人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这种事,当然怪不得天帝九子,可是玉霄小孩子心性,心痛父母之死,就把怨恨迁怒在了只要得罪过他亲人的所有人身上了。

囚牛峰浮云飘渺,雾气朦胧,仙山就若隐若现的傲立于天地间。

四个人直接从空中飞下,落在了囚牛峰上。

再看囚牛峰正热闹,前来拜师的人络绎不绝,已经排成了一条长龙,似乎都在殿外等待。

只见一所大殿高达数十丈,雄伟壮丽,大殿正中一块特大号的牌匾,上面红底金字,写着三个大字:玉清宫。

道观内香烟袅袅,阵阵香气扑鼻,萦绕在四周,令玉清道观更是有一种神秘的仙家之气。

最令人奇怪的是,玉清大殿门口附近,居然还有一个高一丈宽一丈左右的圆圆的大皮鼓,这特大号的皮鼓倒是吸引了玉霄。

玉霄看了看这雄伟庄严的道观,暗暗的道:“这里真不错,的确是风景优美呀,嗯,我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四个人径直来到大殿门口,小糊涂仙道:“玉霄,我们进去见掌门,你呢就在这里等待,明白吗?”

谈天笑低声叮嘱道:“记住,不可乱闯,我们去见见掌门,给你说说情,替你说说好话。”

叶方士也低声道:“是呀,玩闹归玩闹,这里可不准调皮了,知道吗?”

玉霄吐了吐舌头,笑道:“知道了,三位小老……”

小糊涂仙把脸一沉,道:“恩……”

叶方士也沉下了脸,谈天笑皱眉道:“别忘了,你别乱说,明白吗?”

玉霄哈哈一笑道:“我还没说完呢,三位爷爷,辛苦了昂,霄儿静候佳音就是。”

他说着,摸摸三个人的白胡子,嘻嘻而笑。

叶方士哭笑不得,这孩子真是变得快,叫人有气生不得,又叫人很喜欢,简直令人琢磨不透。

叶方士道:“我们会尽力的,等我们叫你的时候,你再进来。”

玉霄挥挥手道:“去吧去吧,真罗嗦……”

三个老头摇着头,他们三人从没有做过别人的说客,这次竟然为了个小孩子厚着脸皮去求人收下他为徒,可谓是生平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

玉霄看着他们走进玉清宫,扮个鬼脸道:“什么了不起的,我还用你们讲好话?我见到这几个牛鼻子我就能对付的了。”

他说着,抱着小飞飞,带着龙龙和菁菁四处走走看看,一会看看亭廊石柱,一会看看假山流水。

最令他奇怪的是,就见玉清宫门口跪着足有百十来人,一个个虔诚的跪在玉清宫门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人为什么要跪倒在别人脚下?为什么要跪倒在神的脚下?

人能不能活的有点尊严!

玉霄淘气的走到一个年轻人的后面,忽然叫道:“喂,这位大哥,你们在干嘛呢?”

就见那年轻人伸出手指轻轻竖在嘴边,轻声道:“嘘,不可高声喧哗。”

玉霄哑然失笑,问道:“你们跪在这干嘛呢?大热的天,有毛病呀?”

那人瞪了他一眼,叱道:“去去去,小孩子瞎闹什么,我们在拜师呢,为了显示我们的赤诚,我们都跪了一个时辰了,为的就是能感动仙长,收下我们为徒的,别在这闹,一边玩去。”

玉霄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走开了。

他看了看那些赤诚的人,轻蔑的看了一眼,边走边低声道:“哼,为了拜师就跪倒在地,做人的骨气哪里去了?一群没有骨气的孬种,哼,要是叫小爷我拜师磕头的话,不要说修道学法术,就算叫我活一千年,我也不愿意磕头拜师,宁愿不学道术,活五十岁就死,也不愿意多活一千年,哼,我们傲人族的子民可没这么没骨气,可没这么没尊严的孬种。”

他看了看这些人,心中一阵的反感,暗暗的道:“我想好的计策不知道行不行,嗯,到时候随机应变,我就不信玩不了那九个老牛鼻子。”

他看了看菁菁鸟,轻声叮嘱道:“菁菁,这次就看你的了,别忘了我教给你的话,明白吗?”

菁菁鸟呱呱叫道:“明白,明白,菁菁是天下最聪明的鸟,不会错的。”

玉霄怕菁菁忘记,又道:“你直到见到我说,既然不收我,非要我叩头,我绝不会叩,因为我们傲人族的人绝不能做出有辱傲人族尊严的事,既然各位爷爷不收,那我就告辞了,这时呢,我转过身子要走,你呢,就大声的背山海经,那些人一听你背的是山海经,一定好奇的叫住我,我就有话说了,你一定不要错哦……”

菁菁鸟连连道:“明白明白,错不了,忘不了,错了你把我烤着吃……”

玉霄轻轻的摸着菁菁的羽毛,在菁菁的鸟嘴上亲了一口,微笑道:“我的好菁菁,你真是最聪明的鸟。”

他说着,就坐在大殿石阶上慢慢的等待着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