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10章 天帝山1

第十章 天帝山1

三老一小在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走的并不快,本来只有千里的天帝山,其实要是御空快点飞行,紧赶时间,三五天就应该到了,不过因为玉霄太小,故此才没有飞的这么快。

玉霄还是一样的淘气,时不时的捉弄三个老头,让三个老头生气,时不时的也逗三个老头,让三个老头开心,时间越久,三个老头真是越舍不得离开玉霄,因为他们发现,玉霄除了顽皮之外,本性真的很好,真的是一个好孩子。

就这么,在上一直又走了七八天,这一日正在半空飞翔,忽然间,原本晴朗的天阴霾了起来,刹那间就是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叶方士不仅骂道:“这什么鬼天气!”

四个人无可奈何,只好落下来先避避雨,否则的话,在半空飞翔,万一一个雷电劈了下来,那可不是玩的。

山脚下就有一棵大树,这棵参天大树树冠犹如一把伞一般,正是避雨的好地方。

玉霄也是直皱眉,虽然天热,下点雨不冷,可是这天说变就变,也是令人反感。

见到这棵大树,四个人高兴的很,必经不用挨淋了。

四个人来到树下,可刚刚驻下,忽见龙鱼化作一道光飞向了前面不远处的林中!

玉霄很喜爱这条龙鱼,知道龙鱼拿他做了朋友,也不把他放进了葫芦中了,每日里就把它跟菁菁一起带在身边,而这龙鱼也不到处跑,可今日却飞进了林中!

难道龙鱼要离他而去?

龙鱼飞了过去,菁菁鸟呱呱叫着也追了上去。

玉霄大叫道:“喂,你们做什么去,快回来,这么大的雨!”

就见龙鱼和菁菁鸟没有理会,依旧飞进了不远处的林中。

玉霄气的使劲跺跺脚,叹道:“嘿!这俩坏东西,真不教人省心,三位老弟,我去追它们,这就回来。”

说着,他默念追日靴的口诀,化作一道光也追了上去。

小糊涂仙笑道:“早叫你别让它们这么自由了,该拴起来的拴起来,该关起来的关起来,看看,龙鱼跑了吧,菁菁也飞了吧?”

叶方士神色凝重,正色道:“大哥此言诧异,刚刚这阵雷电暴雨来得太蹊跷,定有缘故,怕不是什么珍禽异兽,就是妖魔鬼怪,而龙鱼通神,精卫鸟通灵,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咱们也追上去看看。”

谈天笑也道:“对对对,万一真要是什么妖魔,把大哥伤了怎么办?快,赶紧追上去!”

这几日的相处,四个人虽然依旧斗口玩闹,但是在内心中三个老头早就把玉霄当作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的看待。

三个人并不搭话,冒着瓢泼大雨也追了上去!

但三个人刚追到林边,就见玉霄和一鸟一鱼竟然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而且玉霄怀中好像还抱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什么玩意。

玉霄又跑回到大树下,嘻嘻笑道:“我以为什么呢,原来是发现了只小狗,哈哈,既然菁菁和龙龙喜欢,我就带它回来了。”

说着,玉霄把怀中黑乎乎的东西抱了出来,三个人一看真是大跌眼镜。

原来,只见玉霄怀中的小动物只有一尺来长,就跟龙鱼和菁菁差不多大小,只不过惨的是,这小狗真是太难看了,一身黑乎乎的毛,全身焦黑如炭,毫不起眼。

不过,这条看似小狗的东西,竟然对玉霄很是亲热,在玉霄怀中很是温顺,还不住的用舌头舔着玉霄的小手,那意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样。

而菁菁鸟跟龙鱼似乎也对这么个黑乎乎的东西很有好感,也是奇怪的在玉霄旁边看着。

玉霄抱着小狗狗,喃喃道:“噢噢噢,小狗狗,你的爸爸妈妈呢?”

就见怀中的貌似小狗的黑呼呼的东西,不住的摇头,那意似乎是听懂了玉霄的话,告诉玉霄它也没有了爸爸妈妈。

玉霄轻轻抚摸着它的黑毛,叹道:“唉,原来你也是可怜的小狗,那你就跟我在一起吧,恩……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呢?”

他认真的沉一会,忽然笑道:“有了,不如就叫你飞飞吧,小龙也会飞,菁菁也会飞,只是你却不会飞,不过你放心,等我也学会飞了之后,一定带你一起飞,飞飞,哈哈,这名字还不错,喂……菁菁,小龙……你俩可不准欺负它,知道吗?”

菁菁鸟不住的叫道:“呱呱呱,知道,知道啦……”

谈天笑看到玉霄怀中那么难看的黑乎乎的东西,扑哧笑道:“你要这么个东西干什么?难看死了。”

玉霄叹了口气道:“我一进到林中,就看到菁菁和龙龙围着它直转,三个家伙玩的很开心,等见到了我,这小家伙很是亲热,跳到我怀里来了,我一看,这么大的雨,先抱回来再说吧,既然它也是孤单的,我就养着了,难看怕什么,我看它也不难看呀,你们看看,真的不难看,就是生的一身黑毛罢了。”

玉霄说着,手里摆弄着刚刚得回来的小飞飞,看了半天,忽然道:“咦,不对呀,怎么看它也不像小狗呀,这是怎么回事?三弟,你来看看,这是什么呀?”

叶方士也不由得仔细看看,就听玉霄自言自语道:“我看这小飞飞不像狗,有点像马呢,你看看,狗哪里有这么长的脸,而且马的鼻子跟狗的鼻子大不相同,还有,你看看它的蹄子,咦,这不是小马驹吗?”

叶方士看着看着,忽然失声道:“哎呀!我的天!这……这怎么可能?”

玉霄皱眉道:“什么呀,一惊一乍的。”

叶方士神情十分的激动,连忙道:“这……这是天马呀!对,看它这样子应该就是天马!”

小糊涂仙和谈天笑也失声齐呼道:“啊!天……天马!”

他们知道,叶方士不但医卜星相精通,更对于珍禽异兽有点研究,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玉霄哈哈直笑,笑道:“天……天马?笑死人了,它会是天马?你看看它黑不溜秋的。”

叶方士皱眉道:“我也搞不明白,要说它不是天马,可是它的确像极了天马,你看看它,你们仔细的看看,看看它肋下是不是有鼓鼓的东西?再看看它额头上,是不是有角?”

玉霄用手摸摸这小黑马的头部,摸了半天,道:“那有角呀,不信你摸摸。”

叶方士讶异道:“不会吧,我摸摸看。”

他伸手就要摸,手还没等碰到这黑呼呼的小飞飞,就见小飞飞蹭的一下昂起了头,嘴里发出怪声,对着叶方士示威,十分不友好,那意好像是说,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咬你,它的叫声奇怪的很,既不像狗的叫声,也不像马的,那声音怪异至极。

但仔细听听,那声音好像在叫飞飞飞飞,好像就是在叫玉霄给它起的名字一般。

吓得叶方士妈呀一声,苦笑道:“我的天,看来你的这些鸟啊,鱼啊,马啊什么的,对你都十分友好,可是对我们却太不友善了,你自己摸摸看,看看它肋下是不是有点鼓鼓的。”

玉霄仔细的摸摸,一摸不仅也失声道:“呀,还真是有点鼓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鼓出来似的。”

叶方士正色道:“不会错了,这应该就是天马驹,只是它刚出生不久,头上的犄角还没长出来,肋下的翅膀还没生出来罢了,只是有一点我真的不懂,天马乃是神兽,不过据说,天马应该是纯白色的呀,只是鼻子嘴巴那是黑色的毛才对,怎么这个小马驹,全身一身黑呀,这也太奇怪了,莫非不是天马?唉……想不明白。”

玉霄哈哈笑弯了腰,玩笑道:“有什么想不通的,依我看呀,估计这小飞飞一个不小心被雷劈中了,把它原先白毛给烤成黑色的啦!”

他玩笑的胡说八道,叶方士却一拍巴掌道:“对对对,这场雷雨看来就是这小马出现的原因了,这场雨之所以下的这么怪,一定就是因为它的缘故了。”

玉霄淘气的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对你个大头鬼呀,你以为我白痴呀,被雷劈中它早死了,就算不死,也烤熟了。”

叶方士摸着头,苦笑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这场雨下的怪,就因为它的缘故,你没看你的龙鱼和菁菁都追了过去?龙鱼和菁菁鸟都是天生异种神物,见到另外一只神物,当然会新鲜和有感应了,所以才不听你的追了上去,那……还有,你再看看这天,这雨不停了吗?”

玉霄看了看天,讶异的道:“咦,还真停了,呀,看,彩虹,那边出彩虹了……”

果然,雨渐渐的停了,远远的天际出现了一条彩虹桥,甚是漂亮美丽。

叶方士感慨的道:“唉……这就叫异兆,但凡神物出现的地方,总会有不可议的变化,你看看,那条彩虹,多美,这应该就是天马驹子无疑了,也许它之所以是黑毛,只因为太小,说不定大了后,慢慢的黑毛褪掉,该长白毛了……”

小糊涂仙苦笑道:“若这真是天马,那……咱们的小大哥可真是福泽深厚之人呀!”

叶方士苦笑道:“但凡天下灵物,自有灵性,你没看这龙鱼和菁菁鸟,跟他多要好,你再看这小马,对他多温顺,可是咱们若是碰它们,那可就倒了霉了,这就叫天下灵物自有其主,勉强不来的。”

谈天笑道:“看来这灵兽又是原该咱们大哥所有呀,要不然被他捡到,而且还这么跟他投缘呢。”

三个人议论纷纷,眼神中满是羡慕之色。

玉霄完全没注意,根本就没信叶方士的话,在他眼中,这就是一匹怪模怪样的小马,一匹可怜的没有了妈妈的小马。

玉霄看到雨过天晴,放下了怀中的小马驹,挥挥手道:“喂,你到底有没有爸爸妈妈呀?你若有爸爸妈妈就去找爸爸妈妈去吧,我也要走了,咱们再见吧。”

叶方士失声道:“你……你放它走?”

玉霄道:“废话,它说不定是自己走丢的,它爸爸妈妈会担心的,它也会想爸爸妈妈的,就跟我一样,没有了爸爸妈妈,心里不会好受的,我怎么能因为喜欢它,就抱走它,不管它的感受呢?”

叶方士连连摇头,苦笑道:“唉……小……小祖宗来,我真不知道你是傻还是聪明了,它可以说十之**就是天下间灵兽之一的天马,这可是神仙想要的坐骑都没有的机遇呀,你呢,白白的捡到了个宝,却要放它走,唉……”

玉霄冷笑道:“你们这些神仙真是,看到人家是异兽珍贵,就想据为己有,就不管人家自不自由,快不快乐吗?哼,我们傲人族的人最讲究的是自由,平等,快乐,自尊自爱的,从不勉强别人,更不会伤害别人,它即使真的是天马,要是喜欢自由,喜欢到处飞,我也不能贪婪的占有它,还有龙龙和菁菁,若是喜欢自由,不喜欢跟着我,它们随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都不会拦着它们,因为我们傲人族最尊重自由了,不管是人还是兽,都一律平等的。”

三个人闻听不仅感慨万千,小糊涂仙叹道:“唉……世上像你们傲人族的傻子可真不多了……”

玉霄怒道:“什么?你说谁傻子?”

小糊涂仙连忙改口道:“不不不,我是说,像你们傲人族这样好品格的好人不多了。”

玉霄这才笑了,小糊涂仙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暗暗的道:“笨蛋,好人就是傻瓜,尤其是你们傲人族这样的烂好人,跟傻瓜有什么区别?”

玉霄看了看小马驹,只见小马竟然没有走,反而又跳了回来,不住的在玉霄身边磨蹭,似乎不愿意离开他。

叶方士苦笑道:“我说,小哥哥,这灵物自有其主人,它是认定你是它的主人了,它是不会走的,你就带着它吧。”

玉霄抱起了小马驹,喃喃道:“喂,你真的不走吗?”

就见小马驹竟然连连点头。

玉霄叹道:“你喜欢跟着我不成?”

小马驹又是点头不止,玉霄笑了,轻轻道:“好吧,既然你自愿跟着我,那我就收下你,咱们做个好朋友。”

他看了看菁菁鸟和龙鱼,一本正经的道:“喂,龙龙,菁菁,我说的话你们听见了吗?你们要是想走,想自由,喜欢到处飞,你们要是离开我,我不会拦着你们的,你们走不走?要是走的话,现在就走吧,我看这里挺好的,有山有水的,你们自己拿主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