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9章 飞翔2

第九章 飞翔2

玉霄哈哈笑道:“其实呢,做阎王的女婿也很不错的,只是可惜,阎王存在了这么久,恐怕他的女儿都比你大了,所以不适合我,否则的话,我一定做阎王的女婿,到时候,我就给改改生死薄,给我爹娘,爷爷奶奶,我们傲人族所有的人都改成活一万岁,让他们都长生不死,然后呢,我就给那些坏蛋,都给他们改成死于非命,不是叫他们掉在粪坑淹死,就叫他们喝水呛死,走摔死,吃饭噎死,总之啦,都不得好死……”

叶方士再也忍不住了,被玉霄逗得放声大笑。

他一辈子也没见过像玉霄这样的孩子,这孩子淘气来时,能把人活活气死,鬼起来的时候,能把人活活骗死,可若是天真可爱起来的时候,又能叫人喜欢死,要是故意说话逗人开心的时候,那真能叫人笑死。

叶方士三人早就暗暗的喜欢上这小孩子了,打赌虽然是玉霄赢了,若他们硬是耍赖,或者像玉霄自己说的那样,来一个欺负孩子,硬抢硬夺得,或者杀人灭口,那玉霄哪里能这么欺负他们。

但他们本就是正派中人,虽然不能说是多么好的人,可也不是坏人。

而且也不知为什么,三个人在内心中倒是希望这孩子欺负欺负自己,因为在这过程中,他们真的被欺负的很开心,常常会忘记了寂寞和苦闷。

三仙本就是好玩好开玩笑的人,这时遇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孩子,心中当然也是喜欢的很。

玉霄也是一样,对这三个疯疯癫癫犹若小孩子一般的老人,心中也是颇感亲切,也许,因为他自小就喜欢在爷爷奶奶身边撒娇顽皮的缘故吧,故此才这么爱捉弄这三个老人,每每看到这三个老人,他又想起了最疼爱宠他的外公,和蔼可亲的爷爷,慈祥的奶奶,他们如今已经不在,这一生再也不能看到他们了,也许,他们只活在他的心中,只会出现在梦中了。

但在蔚蓝的天空中飞翔,穿梭于飘飘的白云之间,当真是他梦寐中都想的事,这时高兴的他,忘记了烦恼和痛苦,两手犹如鸟儿一般的来回扇着,嘴里大叫道:“飞呀……飞呀……噢噢噢噢,我会飞了……我会飞了……”

叶方士心里也十分心酸,他目睹了这惨剧,又目睹了玉霄那份孝心,他为了救亲人,宁愿什么宝贝都不要,只是这一点他就已经很感动。

玉霄用手一指前面的两个老头,笑道:“冲呀,追上他们,小白鹤,加油,加油……”

白鹤一声长鸣,化作一道光,就追上了前面飞翔的小糊涂仙和谈天笑。

小糊涂仙正躺在酒葫芦上,那样子潇洒舒适至极,还拿出酒来慢慢的喝着,边喝着酒边俯瞰天下的美景。

谈天笑也坐在剑上,在旁边跟小糊涂仙聊着什么,有说有笑的。

玉霄看到这两人,不由得又笑了,吃吃坏笑道:“菁菁,我命令你现在冲上去,在他们两人的头上拉点鸟屎,然后回来见我。”

菁菁鸟嘎嘎叫道:“明白,明白……”然后振翅就冲了上去。

叶方士失声道:“你呀你,又冒坏啦,真拿你没办法。”

玉霄笑道:“你就知足吧,我要不是坐你的白鹤跟你在一起,那现在倒霉的人可是你啦,咱们看好戏吧。”

就见菁菁鸟一声不响的,忽然飞在小糊涂仙的上方,真的拉了一点鸟屎!

小糊涂仙正在美,忽然这点鸟屎就落在了酒杯中!

气的小糊涂仙抬头一看,只见菁菁鸟呱呱叫着,然后猛然飞下,又在谈天笑的脑门啄了一鸟嘴,然后呱呱叫着就飞回到玉霄肩膀上了。

小糊涂仙把这杯酒泼掉,气的大骂道:“死鸟!臭鸟!”

谈天笑摸着被啄中的脑门,也骂道:“不但这死鸟可恶,更可恶的是这臭小子!”

玉霄嘻嘻一笑,冲着两个人扮个鬼脸,道:“喂,这么不小心呀,我鸟儿正屙屎呢,你们也不看着点,哈哈……”

菁菁鸟叫道:“玉霄,玉霄,我没屎了,只好啄了他一下,这样行吗?”

玉霄哈哈大笑道:“好,做得好,我很满意,真是聪明的菁菁。”

他抱住菁菁亲了一口,笑的前仰后合。

四个人就这么一飞来,玉霄依旧时不时的淘气的逗着三人玩玩,天黑的时候,终于在一处有人烟的小镇落了下来。

三个老头找了一间大房,玉霄也真是困了,脱掉满是泥泞的衣服,好好的洗了洗,然后就倒头大睡。

临睡觉之前道:“喂,我可告诉你们,别趁我睡着了,就偷我的乾坤袋和追日靴这些宝贝什么的,听到了没?”

三个老头苦笑着摇摇头,谈天笑道:“你这点孩子怎么这么多疑呢?唉……真是被你打败了……”

玉霄不放心,脱下追日靴放进了乾坤袋中,然后把乾坤袋系在了腰中,然后压在了身下,这才放了点心,然后又对菁菁道:“喂,菁菁,你给我看着点,谁要是来我这里动我的东西,你就叫醒我,然后用力的啄他,明白吗?”

菁菁道:“明白,明白。”

于是,菁菁鸟就趴在玉霄的乾坤袋上迷糊了起来,那条龙鱼也是一样,就在玉霄的身边趴着一动不动。

玉霄交代完毕,实在是困乏了,这才打个哈欠睡着了。

小糊涂仙叹了口气道:“唉……这孩子,心太重,常言道,难得糊涂,他太精明了,以后恐怕会有很多烦恼。”

谈天笑道:“我看是淘气才对,我就从没见过这么坏这么淘气的孩子。”

叶方士哈哈笑道:“三弟,你人称疯疯癫癫,你就好到哪里去了?我看你俩正好一对活宝,哦……不对,是三个活宝,还有你那表哥,嘻嘻哈哈,加上你疯疯癫癫,再加上这小娃娃,若是在一起,恐怕整个天帝山都要被你们弄的乌烟瘴气了。”

谈天笑道:“恐怕我哥俩加起来也不及他一个人,这下看来,天帝山的牛鼻子们有的受了。”

小糊涂仙道:“只是我始终不懂,他说不磕头,那……那怎么能拜师呢?那些牛鼻子固执的很,守旧的很,他不磕头跪拜,谁肯收他呢?”

谈天笑道:“就是,我也这么想,我觉得也不可能呀。”

叶方士道:“那你们不跟他打这个赌?你们不是觉得能赢的吗?那赢了他,不就不必受他的气啦?”

谈天笑一听打赌,立刻哭丧着脸道:“我发誓,我再也不赌了,唉……我真没输的这么惨的,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多鬼技俩,叫我不得不认输,他竟然要跟我比在泥里打滚,你说说,我怎么也这么大岁数了,像他似的在泥里乱滚,我这老脸还往哪里放?而且在泥里滚还不止,竟然说不分胜负的话,就比赛吃泥,你们说说,我能不认输?”

叶方士皱眉道:“你还好,他竟然跟我比咬自己,直到咬死自己为止,我的天,神仙也怕了他了。”

小糊涂仙哈哈大笑,大笑道:“你们自以为聪明,没想到却被人家算计,人家从一开始借你的天机镜用的时候,就憋着耍赖了,早就找好了借口了,叫你们无可奈何,而且人家小孩子还借着这个借口,不但耍赖成功,而且还跟咱们赌一睹,把咱三都给赌进去了,幸好他没说跟咱们赌叫他爷爷,若是他说输了管他叫爷爷,那咱三干脆都撞死得了,哈哈哈……”

“万幸万幸……”

“看来这一次说不定这小子真有什么本事不用磕头就能拜师呢,所以我没跟他赌,要是咱们输了,你没听他说吗?就管他叫爷爷的,你说说,这个险咱们可不能冒。”

“大哥聪明……”

“二弟你也不差呀……”

谈天笑哈哈笑道:“喂喂喂,辈分错啦,大哥在那睡觉呢,你是二哥,你是三哥,我是小老弟,哈哈……”

三个人哭笑不得,越想越好笑,看了看玉霄破旧满是泥泞的衣服,小糊涂仙道:“三弟,去给大哥买套衣服来吧,他这衣服都弄脏了,给他丢了,别叫天帝山的人笑话……”

谈天笑点头道:“对,看来二哥不糊涂,我这就去……”

他说着,捡起玉霄脱掉的衣服,然后顺手丢在了外面的破烂堆了,就走了出去,上衣铺去买衣服去了。

玉霄这一觉真是睡的好香,但梦中忽然又梦见了天机镜中看到所发生的事,他又一次冲向了幻影,又一次看到了那几个残杀自己亲人朋友的妖怪,他不顾一切的大喊大叫道:“我要杀了你们……”

他猛地醒来,抬头一看,只见天光大亮,一夜已经过去了。

他擦了擦汗,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然后坐起来摸了摸系在腰上的乾坤袋,一看乾坤袋依旧还在,这才放了心。

谈天笑微笑道:“吆,大哥醒了呀,起来吧,吃完饭咱们赶了。”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也起来洗脸,看到玉霄也是满面是笑。

玉霄揉揉眼睛,伸手捡起旁边的衣服,不由得浑身一震,失声道:“我……我的衣服呢?我的衣服呢?”

谈天笑嘻嘻笑道:“昨夜我看你的衣服全是泥脏死了,这不去给你买了几件新的,那几件衣服太破太脏了,我给丢了……”

他还没说完,就见玉霄跳下床来光着屁股就使劲敲了他白头一下,怒道:“你丢在那里了?快带我去找!谁叫你多手的?讨厌,快!找不到衣服,我打爆你的头!”

谈天笑哭笑不得,喃喃道:“这真是马屁没拍对地方,拍在了马腿上了,我这是何苦,花了钱,还被人打。”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哈哈大笑,玉霄怒吼道:“笑个屁,要是找不到我的衣服,我把你们全扒光了,叫你三个臭老头光屁股,丢哪里了?”

谈天笑皱眉道:“院外的垃圾堆里了。”

玉霄跳起来使劲又敲了谈天笑一下,忿忿的道:“找不到回来再收拾你!”

他也不顾**的乾坤袋了,也没有穿衣服,就这么**裸的就跑了出去,在垃圾堆里找了起来。

谈天笑揉着被敲痛的头,喃喃道:“真是倒了霉了,做好人吧,做好人吧,好心不得好报,唉……”

就见玉霄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衣服,简直高兴的跳了起来,然后捡起衣服就走。

院外也有别的住店之人,看到一个小男孩跟疯子似的光着屁股在垃圾堆里找东西,一个个又是惊讶又是好笑,不由得哄堂大笑。

一个也只有他这么大的小女孩也看到了这一幕,也吃吃捂着嘴红着脸不住的笑。

玉霄冲着这些人大喝道:“笑,笑个屁,有本事你们也脱了溜一圈?”

他说着飞步跑回了房间内,对着三个老头,怒道:“我可警告你们,以后不准动我任何东西,尤其是我这件衣服!”

小糊涂仙陪着笑问道:“旧的还要干什么?你生这么大气做什么?三……四弟是好心……”

玉霄眼圈红了,忽然哭道:“你们知道个屁,在你们眼里是几件破衣服,可在我眼里比什么乾坤袋,追日靴都要重要,你们知道吗?这件外衣是我娘亲手给我缝制的,这条裤子是我外公送给我的,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娘死了,外公死了,就只有这几件衣服陪我了,大火把什么都烧没了,就只有这几件衣服穿在我身上没被烧了,呜呜呜……”

三个老头刹那间什么都明白了,一时间只觉得泪从心生,不由得心都要碎了。

这孩子不顾一切的找衣服,原来这衣服是他死去的母亲做的,他看到衣服,就会想起母亲,他小小的心,竟然这么有情有义!

三个人都被感动了,更了解他的痛苦了。

谈天笑陪着笑脸,轻轻道:“我……我不知道,对……对不起了,不要难过了……”

玉霄哭了一会,看到谈天笑这样子,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暗暗的道:“人家也是好意,也不知道这衣服的重要性,我怎么能怪他,三位老爷爷对我这么好,其实处处都是在让着我,把我当他们自己孩子看待,我真的不该老是欺负他们……”

想到这里,他擦了擦泪,然后抱住谈天笑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多谢你了,四弟,你也是好心,算了算了。”

他说着,捡起买来的新衣服,嘻嘻笑道:“还不错,不大不小,看来你并不疯癫呀,应该叫你聪聪明明的老头。”

谈天笑只有苦笑,摸着脸暗暗的道:“这小孩子的脸真是六月的天,真是变得快……”

玉霄道:“我先去洗洗我娘给我做的衣服,然后咱们再走。”

他仔细的清洗干净了以前的衣服,然后小心翼翼的找了个布包连同那张羊皮的山海经一起包裹了起来,放入了乾坤袋内,叹道:“这衣服就这一件了,我不能穿了,穿坏了娘再也不能给我做了,等我想娘的时候,我再拿出来看看……”

三个老头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却平静不了,不住的叹息,可叹眼前这丧父丧母失去一切的孩子,他是多么的可怜。

玉霄收拾好行囊,笑道:“咱们走吧。”